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顾琉笙,你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
    简水澜满意了,拉上了秦筝的手。

    “走,我们回家,男人什么的全都给我滚——”

    两个酒鬼!

    顾琉笙将简水澜直接横腰抱起朝着他的车子走去,不顾简水澜一口一个秦筝地囔着,此时秦筝也一副生离死别地哀嚎偿。

    “不要分开我们啊……水澜……水澜……救命啊……”

    朗月干脆将秦筝扛在了肩上,朝着那两辆白色的车子走去。

    **

    回到西江月圆,顾琉笙将简水澜放开,看到她还算清醒,又见自己身上一身酒味,便去了浴室。

    沐浴之后,换了身干净的家居服,看着镜子里自己脸上明显的巴掌印,还有唇上的伤,眸色一深,这个浑身都是刺儿的女人,胆子真是不小!

    他回到房间取了几块创可贴贴在了肩膀上被咬的地方,牙齿够尖利的,每个牙印都带着血。

    来到客厅,看到前面的场景脸色立即一变。

    他这是娶到了酒鬼?

    但见简水澜将橱柜里顾琉笙的藏酒搬了一瓶出来正窝在门边的角落里一手端着红酒一手抱着瓶子,一个人喝得畅快,双眼更是迷离一片。

    他迅速地走了过去,抢走了酒杯,然而那剩余一小半的红酒被她双手死死地抱在怀里,拽都拽不出来。

    “小澜,松手!”

    “给本宫滚开!”

    简水澜抱着红酒,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幸好顾琉笙躲避及时,生生避开她这突然的一脚。

    “小酒鬼,都这么晚了,你这样子怎么睡?”

    眼前醉意朦胧的女人盯着他看,小嘴一瘪似乎想到了伤心事,豆大的眼泪就砸了下来,砸得顾琉笙措手不及,连安慰都不知该如何安慰,只有将她连着她怀抱里的酒瓶抱在怀里。

    “乖,把酒瓶给我,我们洗洗就睡,好不好?”

    此时顾琉笙觉得自己完全就是在哄孩子。

    简水澜却是扑在他的怀里哭,偶尔喊一声妈,喊得顾琉笙心疼不已。

    她如今这一副样子,也是他造成的!

    **

    这一晚上,顾琉笙就这么抱着他家的小酒鬼在沙发上坐了一夜,。

    前半夜简水澜又哭又闹,一直到后半夜也许是累了,抱着酒瓶乖乖地睡下。

    顾琉笙看着她哭得发肿的眼皮,又见她手里的酒瓶抱得紧紧地,担心吵醒她又接着闹,只得任她抱着睡。

    而他则是安静地抱着她,浑身都是酒味,一个晚上过去,客厅里都是浓郁的味道。

    顾琉笙觉得家里的橱柜里的酒往后还是该上门锁,省得这个女人拿去喝。

    这一晚上到底喝了多少,竟然喝成这一副德行。

    天亮的时候,顾琉笙换了个抱她的姿势,发现她的手有松开的迹象。

    连忙接过那一瓶被她抱了一整个晚上的酒瓶,将酒瓶放到了桌上,而后将她放在沙发上,又到屋子里取了一条毯子给她盖好。

    屋子里都是酒味,一晚上之后浓郁的酒香也都发臭了。

    他将窗子打开,试图吹散屋子里的气味。

    朝着厨房里走去,很快开始了今天早上的忙碌。

    简水澜醒来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外头阳光明媚,想到早上要上班急急地爬了起来,才发现自己处于沙发上,整颗脑袋疼得要裂开一般。

    抱着发疼的脑袋,想着这样的状态怎么去上班,还有她怎么会在这里?

    细细一想,昨晚上的记忆如潮水涌来,有些片段却还是模模糊糊。

    她记得跟秦筝吃完饭又去了酒吧,跳得正起兴呢!

    简水澜抱着脑袋下了沙发,嗅到一股酸臭总夹杂着酒臭的味道差点儿将自己给熏晕。

    她到底是喝了多少酒,怎么臭成这般了?

    就连客厅里也都弥漫着这一股怪异的味道。

    想也不想,直接朝着浴室冲了过去。

    顾琉笙将早饭准备好出来的时候客厅沙发上的女人已经不见,倒是浴室里传来的流水的声音,这是被自己给熏醒了?

    不过窗子开了这么会儿,屋子里的酒臭味倒是消散不少。

    简水澜将浑身上下全都洗了一遍,吹干了头发,整个人也清醒了许多,虽然依旧头疼欲裂。

    她走出了浴室,打算给杨络打个电话请半天假,来到客厅的时候看到顾琉笙已经坐在餐桌上,真朝着她这边看来,见她一身清爽地出现在面前,整个人心情都好了许多。

    “早上熬了粥,还买了你喜欢吃的包子,过来吃点。”

    看了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便又出声,“已经帮你请了一天假,吃饱了回房间再睡一会儿。”

    简水澜轻嗤了声,看都不看桌上一眼,在沙发上找到包包,找出了手机,没有任何来电。

    随即想到昨晚上跟她一块儿疯狂的秦筝,她回来了,秦筝会不会被扔在酒吧?

    她捂着发疼的脑袋,皱着秀气的眉头在沙发上坐下,很快拨通了秦筝的号码,估计这个时候秦筝还在睡。

    响了好久,那边才接起,传来秦筝睡得迷糊的声音,还有点儿沙哑,“水澜……我的天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为什么外头一片敞亮?”

    “九点多了,你在哪儿?”

    “我的头……我的头好痛啊,我在哪儿……好像在家里啊,呜呜呜,上班迟到了……”

    “你的状态比我好不了多少,别去上班了,请假吧!”

    两人聊了几句,便结束了通话,一些片段偶尔从她的脑袋里蹿了出来,简水澜想到昨晚上秦筝似乎打架了,还特别勇猛地占了上风!

    她捂着脑袋痛苦地将小脸埋在了沙发上,只觉得脑袋沉重得像是搁放了不少的石头。

    一只温度适合的手贴放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揉捏着,简水澜立即将他的手甩开。

    “不需要你假惺惺,让开!”

    顾琉笙轻了声,并没有任何的退让,反倒将她抱在了怀里,一只手紧紧地扣在她的腰间,另一手在她的额头上的几处穴位揉捏着。

    倒是舒服了几分,但简水澜还是没打算给他好脸色看。

    “别以为对我好,我就会原谅你,咱们没戏了!”

    “闭嘴!”顾琉笙只是淡淡地出声。

    看到她乖巧地将眼睛闭上,一副享受的模样,不禁微微露出一丝很浅淡的笑意,知道这个时候她不会跑,便也松开了左手,双手在她头上的穴位轻轻按揉着。

    “往后不许喝这么多酒了,还有,也别跟秦筝出去喝酒了,发酒疯起来真的很可怕!”

    发酒疯?

    简水澜突然就睁开了双眼,“谁发酒疯了?”

    “秦筝将人给打了,还有你……”

    他将自己的脸凑近,“看到了吗?还有点儿痕迹,今天我是没法子去上班了。”

    让人知道他被女人给打脸了,还不知道私下该怎么笑话他。

    简水澜这才看到他左脸上还有点儿痕迹,回忆了下昨天的情况,朝着他嗤笑。

    “活该!”

    而后又看到了他下唇的伤口,已经有些结痂,但昨晚上分明被她给咬了。

    似乎还不止咬了这么个地方啊!

    目光落在他的白色衬衣,是哪边的肩头被她给咬了?

    “此事算起来是我有错在先,所以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小澜,再敢去酒吧跳舞,我非打断了你的双腿,看你还敢不敢跳!”

    一想到昨晚上她在台上犹如妖精一般撩拨着台下的男人,他就恨不得去挖了那些男人的双眼,洗干净他们的记忆。

    “啧——”

    简水澜直接甩开了他的手,起身就要朝着她的房间走去,鼓励生很快将她的手拉住,用力往自己的方向拽来。

    简水澜整个人摔在了他的怀里,怒目瞪他。

    “你想打架?”

    “在我的面前最好将你所有的爪牙都收起来,打架是个女孩子会说的话吗?起来吃饭,吃完再睡。”

    他率先起身拉着简水澜的手朝着餐桌走去,完全无视被拖在后面一脸怒容的女人。

    早餐很丰盛,熬了香糯的粥,好几样精致的配菜,还有一笼热气腾腾的包子,不可否认都是她所喜欢吃的。

    撇着唇在顾琉笙的对面入座,看着他盛好了粥放她的面前,又将几样可口的小菜都推到她的面前。

    “昨晚上你到底是喝了多少,现在屋子里还都是味儿。”

    “已经减轻了很多,还有……你别跟我说话,跟你说话我就头疼。”

    看着桌上的食物吗,想了想又憋了一句,“我可是不想吃你准备的,是你一直要求我吃的!”

    “多吃点,吃完去睡,今天就在家里陪你。”

    “我下午是要去上班的,谁稀罕你陪着了。”

    “我给你请了一天的假,你这样子的状态去公司也集中不了多少精神,在家里养着。”

    看到简水澜没打算吃,顾琉笙只好拿了一只包子递到她的面前。

    “尝尝,这包子可不便宜。”

    简水澜自然知道那一笼只有四个的包子能够被摆放在他们家的桌上自然不会便宜到哪儿去。

    这桌上就算是碗里的粥,那些米也都是宋微给送来的,据说一斤几百块钱。

    除了好吃点儿,她也没吃出什么特别之处了。

    简水澜接过,不爽地咬了一口,果然唇齿留香,心情都好了许多。

    肯吃他给的食物,最起码证明还没真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虽然面对眼前的男人心情不大美丽,然而桌上的食物都挺可口的,简水澜吃了不少。

    包子都吃了三个,剩余的一个让顾琉笙给吃下。

    吃得有些撑,她也没直接回到房间里睡觉,大爷一样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高大的男人收拾饭碗,长得好看就是了不起,连收拾碗筷的动作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她默默地下了沙发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顾琉笙见她走的是以前她睡的房间,而不是主卧,看着那一道纤细的背影,忍不住双眸一黯。

    刚将碗刷碗,就接到顾老老爷子的电话。

    “阿笙,你都好久没有回来老宅了,晚上回老宅吃饭,难道要看爷爷一个人吃饭吗?”

    听到顾老爷子浑厚的声音,顾琉笙本想拒绝的,但想着简水澜现在对他的态度,也许回老宅会是个转机,于是很爽快地答应。

    “可以是可以,不过……顾家那两个女人弄走了吗?我可不想让我老婆为了那两个女人生气。”

    “这……晚上让你妈将她们二人支走就是。”

    “也就是说这么久了,还是没有弄走?爷爷的办事能力也不过如此啊!”

    “你你……你这个臭小子,难道要我一个长辈去赶两位晚辈?还不是你妈答应的,你怎么不去找你妈将她们弄走?我跟你妈说了,你妈舍不得弄走,我有什么法子,难道翻脸吗?”

    顾老爷子立即就来了脾气,连音量都提高了不少。

    “妈又不找我吃饭,这不是爷爷你找我吃饭?”

    “晚上记得回来吃饭,爷爷绝对不会让她们二人出现在你面前就是。”

    “行,就今晚,下回不将她们弄走,别想着我带小澜回去!”

    顾老爷子面对孙子的威胁,重重地哼了声,挂了电话。

    拿着厚厚的一堆报纸与杂志来到简水澜的房间门口,拧动门把,发现从里面反锁。

    他只好去将那一大串钥匙找出来,打开了房间的门,屋子里门窗紧闭,简水澜四肢敞开睡得正欢。

    他放轻了动作将房门关上,将窗户打开,有清新的空气吹了进来,见简水澜没有盖毯子,又走到床边拿起一旁的毯子给她盖住。

    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不会照顾自己?

    这些年,她一个人都是这样过来的?

    云盛倒是狠心,一门心思地宠着别人家的女儿,倒是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扔了。

    真是有眼无珠!

    一记吻,轻轻地落在她的唇上,看到她蹙了下眉头,本想深入这个吻的,最后不想吵醒她还是念念不舍地离开了。

    从十点到下午三点,顾琉笙一直都待在房间里。

    看看杂志,看看报纸,看看手机里的资讯,偶尔抬眼看着熟睡的女人,竟然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慨。

    因为早餐吃得晚,也都吃了不少,又见简水澜熟睡,索性省去午餐。

    打算一会儿醒来,吃点儿水果,冰箱里还有蛋糕。

    简水澜一口气直接睡到了将近四点,醒来的时候神清气爽了许多,头疼也都缓解了许多。

    她从床上坐起,看到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忍不住就皱眉。

    “顾琉笙,你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

    “我们是夫妻,本就该如此,去梳洗一番,我去洗点儿水果。”

    他放下了手里的杂志,看着那张一脸不悦的娇俏的脸蛋,又说,“晚上回老宅陪爷爷吃饭。”

    简水澜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不去,要去你自个儿去,想让我去顾家老宅送死吗?”

    “有我在,他们不会动你。”——

    题外话——鱼儿的完结文《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穿越:王爷,你快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