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小澜,别害怕,我很快就到
    她看着手里的钥匙,最后放到了自己的包包里。

    幸好还有苏焕,不然她可就要去找容**oss了!

    谁让他突然安排秦筝出差呢!

    她用钥匙打开了对面苏燃的房间,看着里面的摆饰,都是粉色的,显得有些梦幻偿。

    果然是小女生,却是个为爱极端的小女生。

    打开衣柜看着里面满满的衣服,什么风格的都有,颜色也很鲜艳,看起来都是大牌子。

    她从里面翻找出一条睡裙,便离开了房间,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

    十一点了,她就没打算回来?

    一整天没有见着简水澜,顾琉笙的脸色是臭的!

    在公司里抑制不住地发了几次脾气,回到家里看着冷冰冰的屋子。

    顾琉笙差点儿又控制不住脾气,他被气得连晚饭都没吃,这个女人竟然打算有家不回了?

    大清早就不见了人影,都半夜了还没打算回来?

    秦筝已经出差,毕竟来不及将钥匙交给她,所有的酒店旅馆也不会给她办理入住,那么她是去了哪儿?

    难道宁可露宿街头也不愿意回来这里?

    就因为他在?

    顾琉笙强忍着给她电话的冲动,直接拨打了朗月的号码。

    “少夫人去哪儿鬼混了?”

    话筒里传来朗月冷漠的声音,“少夫人下班之后就开始找酒店旅馆,结果都被以住满的理由拒绝,便去了酒吧喝酒,在酒吧里遇上了唐卿,前天晚上少夫人落下的外套被唐卿捡走了,现在少夫人在苏家大公子的地方,千禧园这边。”

    原来是找到了住的地方,而且还是去了苏焕那边。

    宁可去苏焕的地方也不愿意回家?

    一想到有可能孤男寡女放在一起,顾琉笙就恨不得去狠狠将苏焕揍上一顿!

    那边朗月顿了下,又接着说,“苏焕送少夫人到千禧园没多久就离开了,现在那屋子里就少夫人单独一人。”

    顾琉笙几次打算亲自去一趟千禧园将她带回来,可一想到她的臭脾气,就算他去了,也不会得到任何的好脸色看,到最后弄成两人心情都不好。

    还不如放她一人在那边,最起码有一个人心情是平静的。

    将手机往一旁扔去,他直接朝着浴室走去,再出来之后身上穿着柔软的睡袍他直接躺在了沙发上,却是没有睡意。

    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了!

    失眠吗?

    顾琉笙刚叹了口气,便听到外头滴滴答答的雨声,声响不小,雨势挺大的。

    他只好起身去将窗子关好,隔着玻璃看着外头的雨势,一道闪电劈了下来,几乎要将整座城市照亮,很快便是震耳欲聋的轰隆声响起。

    顾琉笙忍不住蹙了下眉头,朝着沙发的方向走去。

    他突然想起一事,简水澜会不会害怕?

    沐浴之后,简水澜一身清爽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外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暗暗庆幸有苏焕收留她,不然她今晚只会更加凄凉。

    不过这闪电与雷声让她有些害怕,每一道划过的闪电令整个夜里有那么一瞬间亮如白昼,接着是轰隆隆的雷声就像是在附近炸开一般,简水澜只得走了过去将帘子拉了下来。

    门窗都是关着的,可是雷声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她干脆关闭了客厅的灯,回到了房间里,将房门锁上,又将窗帘也拉了下来。

    躺在了床上,屋子里的灯光却是没有关上。

    毕竟独自一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外头风雨交加电闪雷鸣,总归还是会害怕的。

    简水澜闭上了眼睛,却死活睡不着,外头的雷声依旧,隔着窗子还是可以清晰地听到。

    她这是失眠了?

    取出手机玩了一会儿,突然铃声响起,把她给活活吓了一跳,看到是顾琉笙的来电,眉头立即皱起,这个混蛋男人打算将她吓死不成?

    拍着胸脯,她微微地吐了口气,直接拒绝接听。

    但是很快铃声又响起,依旧是顾琉笙的来电。

    她再次毫不犹豫地拒绝接听,这么晚了,这个男人不去睡觉到底想做什么?

    等了会儿,铃声终于不再响起,却是来了短信提示声。

    她打开一看,是顾琉笙发来的:开门,我在楼下!

    此时顾琉笙的脸色是臭的,外头风雨太大,他就是撑着伞也被淋湿了。

    然而站在楼下给他的小妻子电话,竟然一次次拒绝接听,无奈之下只得发了短信。

    这边的大门是需要钥匙的,若是白天还有人出入也就省得钥匙,然而这么晚了,又是风雨交加的夜晚,早已不见人影。

    简水澜被吓了一跳,这顾琉笙是疯了?

    这么大的风雨他就在楼下?

    许是她久久没有给予回复,顾琉笙又发了一条信息:我在千禧园,快给我开门!

    若是平日里她是绝对不会去开门的,可听到一声声轰隆隆的雷声时,她只得咬咬牙下了床。

    万一被雷给劈死了,顾家人能够饶了她?

    不情不愿地下了床,在玄关处找到可视对话机,果然看到顾琉笙在下面候着,她刚按下解锁键,手都尚未离开,突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简水澜被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尖叫出声。

    漆黑一片,她完全动弹不得,被这突如其来的黑暗吓得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着,许久之后才意识到,是不是停电了?

    整个小区突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顾琉笙心里一急,幸好听到了大门传来解锁的声响。

    他推开了大门,这才松了口气,否则让简水澜摸黑从二十楼爬下来他也是舍不得的。

    顾琉笙迅速地拉开了沉重的大门,此时小区停电,也许很快就会发电送来,但这样的天气让简水澜单独一人在屋子里,他也是不放心的。

    电梯已经不能用了,他只好选择爬楼梯,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借着光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顾琉笙也有些庆幸,简水澜迟了点儿给他开门,否则怕这个时候电梯停电,他正被困在电梯里等待救援,这个小女人使性子倒也是时候。

    四周漆黑一片,因为看不到耳朵比平日里更为灵敏,外头的雨声似乎更大了,偶尔的闪电透过窗帘,可看到隐约的白光。

    简水澜被刚才一吓整个人抱着膝盖蹲着,好不容易才缓了过来,她摸着黑按着刚才的记忆,朝着房间慢慢摸索过去。

    突然轻快的铃声响起,房间里因为手机屏幕的关系倒是亮了不少,简水澜这才得以看到脚下的路,朝着床上走去,看到来电显示是顾琉笙。

    她很快就接了电话,耳边传来对方醇厚的声音。

    “小澜,别害怕,我很快就到。”

    低沉的嗓音透过话筒,听到耳朵,似乎也到达了心脏的地方,犹如一阵暖流。

    这个时候听到他的声音,似乎带着喘息,她这才想到小区应该是停电了,那么电梯是不能用的,顾琉笙爬楼梯吗?

    这里可是20楼!

    随即又暗暗庆幸刚才给他开了门,否则她不是要摸黑爬楼梯下去?

    这大半夜的又是陌生的地方,就算有电她也不一定有胆子爬下去。

    “在屋子里等着,别乱走,小心磕碰到了。”

    黑暗中,顾琉笙在楼梯上一步步往上爬,一边跟着简水澜说话,省得她害怕。

    二十楼对他来说并不难,爬了没多长时间就到了。

    “我到了!”

    这边门上的面顾琉笙是知道的,他输入密码,推门而入。

    屋子里漆黑一片,看到一道门里有微弱的光,顾琉笙便朝着里面走去,果然看到坐在床上的简水澜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一边跟着他说话。

    外头的动静,简水澜朝着外头望去,正见着顾琉笙同她一样,开着手电筒聊天,二人就这么相互直直地望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