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顾琉笙,你不要脸,不许再说了
    最后顾琉笙结束了通话,朝着她走来。

    两人的手电筒让房间亮了许多,而简水澜也看到顾琉笙身上*的,可想而知他是冒雨过来。

    外头那么大的雨,就算撑了伞走几步路也是要被淋湿的。

    “外头劈雷劈疯了,你也敢过来,就不怕被雷给劈了?偿”

    静默许久,简水澜终于出声。

    顾琉笙直接将湿掉的外套脱了下来扔到了一旁的沙发上,最后朝着大床走去,将手机往床上一扔,手电筒的光亮朝上。

    “晚上这边停电,吓到了吧?”他抬手摸了摸她柔软的长发。

    简水澜朝着后面一躲,躲开了他的大手。

    “别以为对我好,我会原谅你!”

    “横竖你就这么一句台词?没别的?”

    顾琉笙在床上坐下,长臂一伸将床上的女人捞到了怀里,狠狠地亲上了那张小嘴,也不管简水澜是否反抗,直接扑到在床上狠狠地品尝了一番。

    可毕竟不是自己的家里,顾琉笙也没打算在别人家的床上将自己的小妻子给办了!

    他喘息着看着身下小脸熏红的小女人,只觉得她的双眼迷离,犹如映了许多细碎的小星星,带着光芒。

    被她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瞧,顾琉笙只觉得浑身都烧了起来。

    “宁可躲在这里,也不愿意回家?你倒是翅膀长硬了不少!”

    顾琉笙喘息着,抬手轻柔地触碰着那一张娇俏的小脸,带着淡淡地温热,细腻而红润。

    “眼不见为净,你没听过吗?”

    简水澜气愤地想去推搡他的身子,奈何顾琉笙完全没有下去的意思,只这么将她压着,却也不敢太过用力。

    一开始还想着这边是苏焕的地儿,可看到简水澜的态度,顾琉笙就觉得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撒。

    他冒着雷雨赶来这边,还一口气爬了二十楼,就担心她在这里一个人害怕。

    然而这个女人一点儿好脸色也吝啬给他,既然如此他也无需再放纵下去。

    索性再次封住了她的唇,依旧是霸道的姿态,让简水澜躲避不及,随即感觉到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游移,身上的裙子很快就被他扒得干净。

    这个时候她还能不知道对方又想做什么了吗?

    好不容易躲避开他的吻,暂且得到新鲜的空气,来不及呼吸上几口,简水澜便匆忙出声。

    “顾琉笙你给我下去,这里可是苏焕的地儿,你别想这个时候……”

    “啊——”

    突然的充实让她忍不住惊呼出声,那一道声音却是带着几分娇软,连她自己听了都觉得害臊,随即整个人犹如飘摇在大海里的船只。

    低沉的喘息在她的耳边响起,简水澜情难自禁地将双手抱在了他的肩膀上,昏暗中她只觉得浑身一阵阵颤栗,酥麻流窜在四肢百骸。

    彼此的喘息声交杂着,外头的风雨依旧,电闪雷鸣也依旧。

    而他们似乎没有听到外头的轰鸣雷声,只剩余彼此的存在。

    果然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是最乖巧的,顾琉笙将自己深深埋入她的身子里,看着她低吟的样子。

    完全没有之前一脸倔强的模样,只有魅惑可人,让人欲罢不能。

    这一晚上,他尽情发泄了好几次,直到简水澜承受不住睡了过去,他还是不停地折腾着,只觉得浑身都舒畅了不少。

    舍不得离开,事后,顾琉笙趴在她的身上,脸上所贴放的那一片柔软让他再次心猿意马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小区送来了电,屋子里一片亮堂堂。

    雷声减少,雨势依旧。

    顾琉笙抱着沉睡的简水澜来到浴室将二人都冲洗干净,才又抱着她回到了房间。

    因为屋子里的帘子都拉上,屋子里也就两人,索性什么都不穿直接躺在了被窝里。

    怀里温香暖玉,顾琉笙抱着她很快就睡了过去。

    失眠了几个晚上,现在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上一觉。

    折腾了一晚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简水澜浑身酸疼,比被鬼压床还要疲惫,她翻了个身直接撞入一片带着清冽香气的怀里,吓得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一片白皙的胸膛,风光无限,她慢慢地朝上望去,最后落在那张俊美的脸上,顾琉笙这个时候竟然还在睡?

    而且……

    她很快意识到被子里两个人什么都没穿,又想到昨晚上的事情,整个人都羞得通红。

    这个男人最后做了多少次她都不记得了,只知道后来她累得睡死过去。

    两个人的身子贴放一起,她甚至枕着他的胳膊而眠,刚才一翻身现在整个人都贴在他的胸口了。

    简水澜几次想要朝着旁边挪位置,又担心吵醒了他。

    在她为难的时候,顾琉笙倒是睁开了双眼,从迷离到清亮一片,只用了短短一瞬的时间。

    看到怀里正盯着他看得女人,顾琉笙笑了下,直接翻身覆了上去,肌肤相贴如此紧密,顾琉笙只觉得每一个细胞都舒坦得叫嚣。

    简水澜感觉到他大清早出现的反应,一张脸就红了起来。

    “你个混蛋,还不下去!”

    “昨晚上是谁求着我不要走,一会儿轻点儿,一会儿慢点儿的?”

    顾琉笙轻笑着在她的耳边低语,顺势含住了饱满如玉的耳垂,简水澜只觉得整张脸都烧了起来,特别是从耳朵上传来的感觉,酥酥麻麻的,忍不住轻颤起来。

    “顾琉笙,你不要脸,不许再说了!”

    她一下子熏红了一张脸,这个混蛋!

    “那些话分明就是你说的。”

    他低低地笑着,翻身下去,直接将她整个人抱在了怀里,看着她羞红的小脸,目光深邃了几许。

    “不许再跟我冷战了,有什么话不能够好好说,偏偏有家还不愿意回,住在这里,要是我昨晚上没过来,你岂不是要害怕一整个晚上?”

    简水澜这才想起自己还在气头上呢,怎么可以就这样轻易饶了他!

    “让开!”

    一想到两个人竟然还光溜溜地抱在被子里,若是之前还说得过去,可是现在没看到她正打算与他继续冷战下去吗?

    被这么被他抱着,只觉得浑身的不自在,连气势都减弱了三分。

    “不让开,除非你答应我不闹脾气了,好好和我回去过日子,往后我不对你隐瞒就是。这一次我是有错,我给你道歉,是我没有出来好事情,将来不会了!”

    他更是搂紧了她的身子,也只有这样子她的爆发力似乎不会太过可怕。

    道歉……

    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给她道歉?

    若是犯点儿小错,他态度诚恳地认错,倒也不会与他计较太多。

    可是这一次顾夫人想要她的小命!

    “以后你妈妈要是再对付我,你还会隐瞒吗?”

    “不会隐瞒了,隐瞒一次被你冷落这么多天,你觉得我还有胆子?”

    顾琉笙苦笑,这几天被她闹的,他这日子都不好过了。

    “那你放开我!”

    看在他昨晚上冒着电闪雷鸣过来,还爬了20楼上来的份上,她可以不与他计较太多,然而也不会再像以往那般信任了。

    顾琉笙自然不会这么快松开,“那你先答应我,不跟我闹脾气了,不跟我冷战了,也不离家出走!要是不答应的话,就这么抱着吧,咱们谁也别想离开这里。”

    说着,他似乎没有打算松开的打算,紧紧地将她抱着,脸埋入了她的秀发里,嗅着发丝上的清香。

    一双手也没打算闲着,直接在她的身上游移,所到之处,如撩火一般。

    简水澜被他这么一碰,忍不住哼哼出声,只觉得浑身舒服又带着渴望。

    自从顾琉笙尝过荤之后,寻找到机会就绝对不会放过她,这几天彼此闹着脾气,倒是没有这般亲密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