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不冷战,不闹脾气,不离家出走?
    可是昨晚上……

    虽然浑身疲惫不堪,可她开始抬起了小脸,朝着他的薄唇覆了过去。

    既然不愿意松开手,那就让她爽一把再说,反正每次都是这个男人卖力伺候偿。

    唇上被突然吻住,顾琉笙只觉得浑身一颤,一股熟悉的酥麻从心底窜流过来撄。

    偶尔几次她主动,都让他欲生欲死,这一次他更是没打算放过她了。

    唇齿相碰,顾琉笙见她难得的主动,更加卖力地伺候着,看着身下的女人犹如消融的水一般。

    一场欢愉之后,简水澜疲惫不堪,顾琉笙却是精神焕发,并未离开她的身子。

    他愉悦地出声,“要不要答应我不再跟我闹脾气了,不跟我冷战了,也不离家出走!不答应的话,我们再来一遍!”

    眼见顾琉笙还打算继续折腾下去,简水澜只好求饶地答应。

    “我答应跟你回家就是!”

    “不冷战,不闹脾气了?”

    他狠狠一动,只听得简水澜沉吟出声。

    脑子里虽然有些空白,但简水澜还是没打算这么快妥协。

    “这个得看情况。”

    “看这样的情况吗?”

    他又用力地动了下,觉得这样还不够,“要不我们再来一遍。”

    他就做到她这脾气变好。

    眼见顾琉笙没轻没重起来,简水澜最后还是妥协了。

    “我答应你就是!”

    “不冷战,不闹脾气,不离家出走?”

    她迷蒙地睁开眼看他,看到他发上的汗水,轻轻的出声,“嗯……”

    顾琉笙这才满足了,却也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又狠狠地发泄了一次,只觉得通体舒畅。

    **

    这么一闹,已经过了午饭的时候。

    简水澜昨晚上本就吃得不多,昨晚上被顾琉笙欺负了那么久,早上还被欺负了几次,整个人犹如蔫了一样。

    两人洗漱干净,顾琉笙看着外头淅淅沥沥的小雨,直接让宋微点了外卖送来千禧园。

    简水澜狼吞虎咽地吃了不少,才将流失的体力给补充回来。

    白天黑夜的混战,她现在浑身都是淤青,自己看了都觉得惨不忍睹,还好顾琉笙这几次都自觉了些许,最起码穿了衣服只要领口高点儿都看不到。

    顾琉笙见她这么吃着,担心吃坏了胃,忙抢过她手里的筷子。

    “吃慢点儿,我又不跟你抢!看到她唇边的米粒,便取了纸巾擦去。”

    简水澜抢过他手里的纸巾与筷子,瞪他。

    “要你管!”

    “不闹脾气……”顾琉笙幽幽地出声。

    “我……”

    她轻哼了声,继续吃饭。

    “那一天我回顾家了,爷爷给你准备了你喜欢吃的菜,没看到你过去,爷爷还是很失望的,改天我回顾家,你陪我回去一趟。”

    “哼,不去!顾家老宅我再也不去了!”

    乌烟瘴气的,她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去那边受气。

    “什么叫你再也不去了?你是我合法的妻子,顾家老宅也是你的家。”

    “呸——”

    简水澜直接唾弃,“那是我哪门子的家?你看看那屋子里居住的都是些什么人?你妈还给你养了两个貌美如花的小妾呢!我可没有那样的家,也没有那样的亲人!”

    自从知道顾夫人想要她的性命,她就觉得自己与她这一辈子算是势不两立了!

    她再是软弱,也绝对不会去跟一个想要她性命的人低头。

    顾琉笙有些头疼,凡是说到顾家,这个女人就跟炸毛的猫是一样的。

    将碗里最后一口米饭吃下,她又给自己盛了一碗,顺道将盘子里的菜倒了一些进去,便大口大口地吃着,偶尔喝上一口汤。

    真是好养!

    顾琉笙无奈地摇头,“这么久没吃东西,别一下子吃得太饱,万一撑着了!”

    “我撑着那也是我的事情,跟你有毛线关系?”简水澜反问,又往口中塞了一块肉。

    不可理喻!

    顾琉笙也没打算再理会她,默默地吃着。

    看到顾琉笙终于放弃了念念叨叨,简水澜这才满意了,将饭菜扫荡了大半,终于觉得胃都撑满了,实在是舒坦。

    她将自己吃过的碗筷,还有一个空盘端到了厨房里清洗干净便放在碗柜里,洗干净了双手才离开了厨房。

    餐桌上,顾琉笙还在吃,吃得优雅缓慢,偶尔瞥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心里有些气却不知该怎么发。

    虽说愿意跟他说话,也愿意跟他回家,然而却让他总觉得缺点了什么。

    就像这吃饱了之后她只洗了自己用过的碗筷,也早早地离开了餐桌。

    顾琉笙放下手里的碗筷,朝着沙发上玩手机的女人望去,一本正经地开口。

    “我觉得家里必须多一条规矩!”

    “什么规矩?”简水澜头也不抬。

    “为了我们夫妻二人能够和睦相处,但凡饭桌上还有人尚未吃饱,对方不得离开餐桌,也不得只洗了自己吃过的碗筷。”

    简水澜嗤笑了声,将手里的手机往旁边一放。

    “听到你提条件,我倒是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前些时候你让我写了一万字的检讨书,我觉得像你这一次所犯下的错误,你也必须写一份万字检讨书,正好今天明天不需要上班,你就将这检讨书写出来吧!”

    “记得不得抄袭网络上的检讨书,也不得使小聪明,若是不过关的话,那就给我重写,写到我满意为止!”

    所以,报复的机会来了?

    “小澜,顾总的时间很宝贵,每天许多合同需要签字,我觉得没有必要将时间放在写检讨书上面,况且这事情我一次次地跟你道歉过了,也跟你保证不会再犯,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写检讨。”

    深呼吸了口气,顾琉笙又道,“写检讨是为了正确对待错误并勇于面对与改正,既然我已经严重意识到自己处理这事情并不妥当,所以绝对不会再犯。”

    他将桌上的饭菜收拾了一下,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简水澜朝着他的背影扮了个鬼脸,凭什么她都没犯错就需要写检讨,而他真正犯错了呢?

    她才不会相信他所说的话,若是顾夫人再对付他,只怕顾琉笙还是一声不吭将所有的事情全都隐瞒了下来,毕竟顾夫人是他的母亲。

    相处了三十几年的,她简水澜与他认识也都没有一个年头,自然比不上!

    越想越觉得糟心,索性在沙发上躺下,看到顾琉笙将碗筷都刷新干净。

    简水澜轻哼了声,“顾总的时间宝贵,那少夫人的时间就一文不值了?”

    “同样的错误不会再犯第二次,你所说的检讨我认为不需要写!”

    “不写你就回去西江月圆吧,我觉得苏焕这里挺好的……”

    “既然吃饱了,那就回家!”

    顾琉笙打断了她的话,直接将她从沙发上拖了下来。

    “顾琉笙你做什么?给我放手!我在这里好好地,为什么要给你回去?”

    “不冷战,不闹脾气,不离家出走?你忘了吗?还是要我做到你想起来?”

    顾琉笙冷哼了声,觉得这个女人有些时候还是要以强硬的手段,才会乖乖听话。

    做到……

    她自然知道顾琉笙话里的意思,“你也不怕有朝一日精尽人亡!”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顾琉笙再不理会她,带着她回到房间收拾了一番东西,便带着她出了门,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简水澜一路上哀怨地盯着他的后背瞧,只恨不得瞧出两个窟窿来!

    两人进了电梯之后,顾琉笙看了一眼手里的纸袋,里面是一件外套,他的神色沉了沉。

    “有必要跟你说一件事情,往后少与唐卿有过多接触,最好是再也不见!”

    唐卿……

    朗月暗中保护她,只怕所有的行程都会跟顾琉笙吐露,顾琉笙对她的行踪更是了如指掌,从他的手里取过纸袋。

    “我这两天去的那家酒吧是唐卿开的,遇上也没什么,之前在记忆坊两次帮我解围的人也是他,之前将外套落在他那边,被他捡来还了,所以昨晚上请他喝了一杯酒,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是没什么不对,但你需要注意自己顾少夫人的身份,老是出现在酒吧里像话吗?”

    “不像话那就别让我当顾少夫人啊,你以为我稀罕这个身份?”

    她转过了脸看到电梯门打开,率先走了出去,将顾琉笙丢在身后。

    所以她现在是有恃无恐了?

    顾琉笙大步跟了上去,拉住了她的手。

    “往后别再说不稀罕这个身份的话,还有,与你提起唐卿不过是要告诉你,他这个人并不简单,少去招惹为妙。”

    “你怕他?”

    简水澜回头望他,眼里都是笑意。

    “我是怕你受了伤,唐卿的出现,你不觉得可能是有预谋的?”

    顾琉笙停下了脚步认真地盯着她看,“你不觉得唐卿的眼睛跟晋晗的眼睛很像吗?”

    虽然没有见过唐卿本人,但是从朗月所调查出来的部分,他对唐卿的身份还有点儿了解,唐卿的照片他也是见过的。

    所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唐卿的眼睛是跟顾晋晗很相似,然而……你不会怀疑他也是你们顾家人吧?”

    “别忘记了你也是顾家人!”

    “啧——”

    她哪门子的顾家人了?

    “唐卿的真实身份现在尚未查到,但是二叔花名在外,虽然目前没有爆出什么私生子之类的,但是谁知道是不是有几个私生子在外。不过唐卿的眼睛是跟晋晗相似,但也不代表他就是二叔的私生子,毕竟这世上相似的人也不是没有。”

    唐卿……

    那个等着她离婚的男人!

    简水澜也没打算将唐卿的话说出来,知道自己再不点头,只怕顾琉笙又该要长篇大论了。

    “知道了!”

    她淡淡地点头,朝着前面走去。

    **

    简水澜是同意了回西江月圆,并且住回了主卧,然而……

    大清早的,简水澜被顾琉笙从被窝里挖出来吃早饭,这些天简水澜情绪不好,顾琉笙知道她睡眠不够脾气更大。

    索性也就不找她一起运动,打算熬过这几天脾气好些再说。

    早饭很丰盛,简水澜吃得饱饱的,等到顾琉笙吃过了便将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番,到厨房将碗筷都清洗干净。

    想到自己停在酒吧的车子已经被朗月开了回来,她走到沙发上取过包包,神色颇认真地看向顾琉笙。

    “往后不用送我去上班了,来回我自己开车就可以,还有以后中午我会在公司里吃,就不回来了,来来回回的,连午睡时间都不够!”

    正取外套的顾琉笙听到这话,默默地将外套穿上,回头看着简水澜。

    “你这还是打算继续闹脾气?”

    “我这怎么算是闹脾气了?我不过就是想要省点儿时间,再说了,老是麻烦你来来回回地送我上下班,又不顺路,中午直接在食堂里不就可以了,致远的食堂还是很不错的,你在公司吃,以前不都是让宋秘书给订餐送去的?”

    简水澜看到顾琉笙越来越沉的脸色,又接着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样还能够省得回来,本来中午就没多少时间,还要花费时间煮饭,吃完还要洗碗擦桌,午睡的时间都没剩余多少了。”

    “不麻烦!”顾琉笙淡淡地应了声。

    取了公文包朝着她走去,拉上她的手。

    “中午休息半个时间就足够了,睡那么长时间反而没精神,送你上下班花不了多少时间,一点儿都不麻烦!”

    “你不麻烦我麻烦啊!”

    她一下子就甩开了他的手,“走路就走路,别动手动脚的,我又不是看不得路,哪儿还要像个小孩子给你牵着。”

    简水澜率先走了出去。

    看着被甩开的手,顾琉笙的神色又阴沉了几分,这个女人还说没有闹脾气!

    他几步上前重新拉上了她的手,“简水澜,把话都说清楚,否则今天谁都别上去上班!”

    “你是**oss,不去上班也不会有人扣你工资,我不过是致远的一个小小的员工,顾琉笙,你能不能别闹了?再不走,我可就要迟到了!”

    “像以前一样不好吗?为什么要改变?还是说其实你心底始终不肯原谅我之前对你的隐瞒?这事情在我看来已经翻篇了,我也承认了错误并且跟你保证会改正……”

    “一点儿诚意都没有,说好的检讨书呢?你隐瞒的事情我不打算跟你计较了,只是……”

    她甩开了他的手,扬起漂亮的下巴,目光清澈地看着眼前矜贵俊雅的男人。

    “我觉得以前过的日子虽然不错,然而太过浪费时间,你看看现在多少人中午还跑回家吃的?都是直接在公司里吃了午饭然后休息。”

    中午12点准时下班,下午两点准时上班,期间就只有两个小时——

    题外话——平安夜快乐!谢谢qiangwei88662送给本文3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