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小澜,别忘记了,我们是夫妻
    顾琉笙下班之后去接她再回家烧饭,吃饭刷碗也需要时间,还要空出半个小时午睡,她觉得中午的时间确实有些不够了。

    “你要的检讨书我会给你,但是,不管你的理由有多么足够,中午还是必须回来,上下班也由我接送,小澜,别忘记了,我们是夫妻!”

    他再次拉上了她的手,“往后一切不变,包括出门牵着你的手!撄”

    他索性直接将她整个人扯到了怀里,在她的唇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只是最后在简水澜的坚持下,她还是开了自己的车子偿。

    顾琉笙有些气急败坏,只恨不得将她抓回来狠狠地折腾一番,这个女人最近这脾气倒是见长了!

    **

    “顾总,半个小时之后,千胜公司的李总会过来,详谈这一次的单子。”

    顾琉笙头也不抬地出声,“我很忙,千盛的李总,就由你接待!”

    “这样子怕李总要觉得我们公司看不起他了……”

    顾琉笙抬眼淡淡地瞥了一眼宋微,那一记眼神带着几分冷意让宋微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我说了我很忙!”

    宋微认命地离开了。

    此时顾琉笙新建了文档,大大的标题就挂在最上面,“检讨书”。

    从上班到现在才十几分钟,他已经打了大半页的文档,此时十指在键盘上优雅地翻飞着。

    他想起简水澜写检讨书的时候挣扎了那么久,当时他还觉得好笑,现在才知道惩罚她写检讨书,到最后是在为难自己。

    现在终于轮到他来写检讨书了。

    而且还该死的一万字。

    顾琉笙笑了笑,飞快地打字。

    他突然想起之前简水澜写的那一份最后一段充满了威胁性的话:“亲爱的顾先生,今天你罚我写一万字的检讨,我必将此事深深刻印在骨子里,一辈子磨灭不去,下回你可千万别栽在我手里,我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

    所以这一次他是栽在了她的手里?

    **

    不想薛夫人又想让家庭医生过来给她检查,或是亲自带她去医院检查,云水溶便跑了一趟医院,并将检查结果递给薛夫人。

    “妈,检查出来结果了,我和孩子都很健康!”

    薛夫人仔仔细细地将检查报告看了一遍,很满意地点头。

    “你和孩子好就好,上回那么一摔,我都担心摔坏了我的宝贝孙子。”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薛父一回来就看到她们二人笑容满面,忍不住问了一口。

    薛夫人起身朝他走了过去,接过他递来的外套,又将手里的检查结果递给他看。

    “水溶上医院检查了下,孩子很健康!”

    薛父接过看了一眼,很是满意对于云水溶的态度也好了许多。

    “孩子好就好!晚上吩咐下去,给水溶做一顿好吃的补补。”

    他将孕检报告递还给薛夫人,“长轩还是没有回来?”

    薛夫人的面色有些愤怒,云水溶也有些尴尬,从她住进来的到现在薛长轩真的一次都没有回来,就像是铁了心一样,对她与孩子不闻不问。

    云水溶走了过来,朝着他们嫣然一笑。

    “爸、妈,长轩哥哥可能忙着公司的事情没时间回来,长轩哥哥向来最为注重事业,肯定是一心都扑在了公司上。”

    见云水溶这般懂事,薛夫人很是欣慰,奈何这一段时日薛长轩还真的没有回来一次。

    想到之前那一巴掌,薛夫人既是心疼又愧疚,然而打了几次电话,薛长轩都不愿意接,她也没有办法逼迫他回家。

    薛父的脸色却是一下子就沉了下来,“爱回不回!”

    说着就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云水溶低下了头,眼里都是失落,她给薛长轩打了多少次的电话了,然而薛长轩始终不愿意回电话。

    再这么下去……

    想到这里云水溶的脸色也沉了几分,一个简水澜就让他这样鬼迷心窍吗?

    薛夫人将检查报告藏好,回头看到云水溶失落的模样,走了过来拉住了她的手。

    “你也比多想,长轩是个懂事的孩子,也许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了。”

    云水溶摇头,“妈,我只是担心长轩哥哥在外头吃不好,每天又都这么忙,不如……我明天去公司看看他,也好安心。”

    薛夫人的脸色好了许多,“就你懂事,也好,我明天让厨房给炖点儿补品,你就顺道送过去让他补补身子,可别累垮了才是。”

    “我知道了,妈!”

    云水溶一听到这话,立即含笑点头。

    “不过出门可要注意点,可别磕碰到了,特别是前几个月一定要小心!”薛夫人再三吩咐。

    **

    忙碌了一天,顾琉笙终于将万字检讨书写完,又检查了一遍,觉得没有问题之后,便打印了一份下来。

    二十几页的a4纸张,还带着热意,他用订书机订好,装入了文件袋。

    总算是可以交差了!

    想到这里,顾琉笙忍不住松了口气。

    这几天的闹剧,应该会在今晚完全落幕吧!

    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五分钟下班。

    他想了想还是给简水澜打了个电话,“下班后我去接你!”

    “我自己开车过来,一会儿我直接回去就是,不用过来接我了!”

    简水澜很快就挂了,顾琉笙看着已经结束的通话,脸色阴沉了几分。

    罢了,既然她坚持,他若是不肯退让一步,这性子使起来不知又要闹成什么样子。

    收拾了下,他便离开了公司。

    简水澜也是准时下班,将桌上整理了一番,又看到这一期印刷下来的杂志,厚厚的一本。

    她取了一本打算带回去藏着,毕竟这也算是她的作品。

    秦筝出差去了,与白莲依旧保持着友好的办公同事形象,只不过对白莲有了戒备。

    白莲看到她在收拾东西,便问,“晚上要一块儿吃饭吗?”

    “不了,回家吃饭,中午没回去,我老公都已经全是意见了。”

    简水澜笑了笑朝她挥手,“我先下班了,明天见!”

    白莲只好笑着与她道别,随即也很快离开了办公室却是朝着隔壁的办公室走去。

    看到陆屿正在里面收拾他的器材,便问他,“陆屿,晚上一块儿吃饭!”

    陆屿听到声音,懒懒地抬起了头看她,“没空!”

    “到了晚上还能有什么事情,工作不都忙完了?我请客!”

    陆屿却是将器材收拾好,取了包绕过她就离开了。

    看到陆屿的背影,白莲的脸色有些苍白,却还是很快地追上。

    “要不……你送我回家就是,我还没有买车,都是挤公车回家,现在又是下班高峰期,看在我们有过一次关系的份上,送我回去,怎么样?”

    她很自然地攀上了他的胳膊,一脸的娇笑。

    若是以往陆屿还觉得白莲挺好相处,也是个不错的女孩子,然而自从那一晚知道她想对同个办公室的同事下手,便对她有些厌恶与戒备。

    能在饮料里下了药,这样卑鄙的手段,他陆屿看不上。

    如果不是当日喝了那些东西无法抑制,他也不会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此时见着白莲就这样抱着他的胳膊,陆屿直接将她的手甩开。

    “白莲,少碰我!”

    白莲虽然被他甩开了手,却也没有停止脚步。

    巧笑嫣然地出声,“又不是没碰过,你一晚上,你不也对我那样疯狂吗?不如……晚上一块儿吃饭,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如何?”

    “对于一个脏的女人,你觉得我会看得上你吗?”陆屿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虽然是脏了,可你不也上得津津有味吗?陆屿,我是真的喜欢你,就算没有男女之情,可是那一晚之后,我觉得我对你确实有了心思,我们好好交往吧!”

    看到白莲穷追不舍的样子,陆屿只有厌烦,没想到这个女人平日里看着乖巧得很,说话却是这样的大胆。

    他不耐地出声,“别再跟着我,否则……”

    “将我们滚地板的视频发出来让大家看看?那有什么的,就算你换了自己的脸,我也说那是我们两个人滚地板,你觉得我会担心吗?反正视频里的男女主是你和我!公司里的人可不少人知道我白莲正在追求你呢!”

    她重新攀上他的胳膊,“晚上去我那边吧,正好明天早上还能够一块儿上班,你去了之后,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关于简水澜的!”

    为了一个秘密然后出卖自己的节操?

    陆屿嗤笑了声,将自己的胳膊从白莲的臂弯里伸了出来。

    “我没有告诉过你吗?自从知道小简结婚之后,我对她就没有别的念头了,我为什么要去知道她的秘密?”

    没有这些念头是最好的,省得我还要吃醋呢!

    走到停车场,陆屿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他刚坐进去就看到白莲要开另一边的车门,立即给车门落了锁。

    车子缓缓地开了出去,只将白莲留了下来。

    白莲看着远去的车子,神色有些不好,随即一跺脚。

    这个陆屿就这样看不上她?

    就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发现她并非处了?

    她抿着唇,眼里都是怨恨,一想到简水澜,神色都阴深了几分。

    **

    简水澜将车子才走出车库没多远就看到前面一道颀长高大的身影,看到那一顶熟悉的黑色鸭舌帽,还有那一身休闲的打扮,只觉得双眼一亮。

    好多天没有看到他了!

    “应寒!”

    她轻轻喊了一声。

    声音不大,然而应寒还是听到了,回头一看,见是简水澜,立即就笑了起来。

    今天的应寒并没有带墨镜与口罩,只是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压得低低的。

    可简水澜这样的角度还是看清楚了那一张过分漂亮的脸蛋,难怪他的小雪花这般多。

    应寒朝着她走去,停在她的面前。

    “好些天不见了!”

    “是啊,好几天都不见你了,最近都很忙?”

    应寒点头,“嗯,今天出去谈关于剧本的事情,才刚回来,这几天会比较忙碌一些,可能要拍新戏了。”

    “真的?”

    简水澜立即高兴了起来,“是在燕城吗?如果在燕城的话,周六周天我有空还能去探班!”

    一想到能够去探班,简水澜就想着一定要将秦筝带过去。

    看到简水澜明媚的笑容,应寒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有不少戏份是在燕城,是部现代都市题材,到时候在哪儿拍我给你电话,不过具体的尚未完全确定下来,所以还不能够告诉你!”

    简水澜也能够理解,毕竟都是尚未确定下来的事情,不好透露,两人边走边谈,一直到上了电梯。

    一个16楼,一个是17楼,电梯很快就在16楼的地方停下。

    简水澜正要跟应寒道别,却听他问起,“最近怎么不见你早上去运动?”

    “最近懒,爬不起来。”

    她尴尬一笑,确实有好几天没有去运动了,特别是与顾琉笙发脾气的这一段时日。

    这两天许是见她的脾气还在,顾琉笙也没喊她起来跑步了。

    “还是要多运动更健康!特别是这天气越来越冷了。16楼已经到了,有空的话就到我上面坐坐,当然了,也可以喊上顾先生。”

    简水澜立即点头,“会的!”

    她朝着应寒挥了挥手,走出了电梯。

    看着那一道纤细的背影离开,应寒露出迷人的笑容,一双异常清亮的眸子微微弯了弯。

    输入密码推门而入,便嗅到了从厨房里传出来的香气,简水澜换了鞋子直接朝着厨房走去。

    瞧见顾琉笙正在忙碌的身影,油锅里正炸着猪排,味道特别香,旁边还有一盘已经烤好的鸡翅,她迫不及待地伸出了手。

    听到旁边的动静,顾琉笙侧过脸去看,正瞧见简水澜一只手正伸过去拿鸡翅,立即出声阻止。

    “想吃就先将手给洗干净了!”

    悻悻地缩回了手,简水澜冲着他轻哼了声便离开了厨房。

    这一次顺道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舒服的睡裙才出来,而顾琉笙已经将晚饭都准备好了。

    一道烤鸡翅,一道用新鲜的生菜垫着的竹排,放在白色的陶瓷盘子里特别好看。

    还炖了肉,两盘青菜,还有一锅炖汤,两个人的晚饭,已经很丰盛了。

    简水澜立即取了手机将桌上的食物一张张拍好了照片,然后迫不及待地抓了一块烤翅津津有味地吃着。

    这个男人虽然脾气不好,包庇坏人,然而厨艺还是很不错的!

    “明天晚上给你做一桌海鲜,我去接你。”

    所以这是打算用美食诱

    惑她了?

    简水澜撇唇带着几分不屑,“别这么看不起我,我是那种受不了美食诱

    惑的人吗?还有……顾琉笙你没毛病吧,我不让你送我上下班,是不想你太累,太麻烦了!”——

    题外话——今天更新一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