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孩子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
    已经多少天没有见着他了,再见没有欣喜若狂,只有他的厌恶?

    “孩子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但是云水溶,我不会娶你,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了!所以我希望你最好赶紧搬离薛家,别给我惹麻烦!”

    “孩子的事情,你怎么解决了?难道你真要为了姐姐不要我,不要我们的孩子?撄”

    此时云水溶有些激动起来,对于简水澜的嫉妒从达到从未有过的高度偿。

    凭什么她都已经结婚了,薛长轩还要为了简水澜而伤害她与他们的孩子?

    简水澜到底是给薛长轩下了什么药,让他这么多年来对她始终念念不忘?

    薛长轩嗤笑了声,“我从来就不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况且他还不一定是我的孩子!解除订婚的事情,我会很快做出,不论薛家是什么态度,我绝对不会退让,而你云水溶也只能够接受!明白吗?”

    看到她惨白的脸色,看起来柔弱,若是以往他必定将她拥入怀中轻声安慰。

    然而现在看起来却只觉得厌烦,简水澜遇上事情可不会这样子,只有咄咄逼人。

    那气势,那气场,就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从来不会是云水溶这样无助的模样。

    想到那个女人,薛长轩的眉目柔和了许多,可惜了她从来不给他机会。

    但他也不是知难而退的男人,早晚有一日他会等到她!

    那一瞬间的眉目柔和还是让云水溶捕捉到了,这样的神色只有一个可能,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在她的面前想到了别的女人!

    简水澜,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今天所有的屈辱,全都是你赋予我的!

    深呼吸了口气,隐藏所有的凌厉与恨意。

    “妈不会让你这么做的,她很在乎这个孩子,长轩哥哥,这个孩子我打算留下来了,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他,我都决定留下,毕竟他是你的孩子,是妈妈的孙子,也是我期盼了这么长久的孩子,我爸妈知道我怀了你的孩子,也都很高兴,这么多人期盼着他出生了。”

    许是因为站这么久有些累了,她朝着一旁的沙发走去,在柔软的沙发上入座,她看着办公桌上热气腾腾的炖品,努力地挤出一丝笑意。

    “长轩哥哥还是趁热吃了吧,这是妈的心意,她一直都对那一天打了你的事情特别内疚。”

    薛长轩也是深呼吸了口气,脸上都是不耐的神色。

    “云水溶,你是没有听到吗?我让你出去!”

    “我等你吃完了再回去,这样子对妈也有个交代!”

    薛长轩直接起身,带着保温盒走了出去,直接将所有的食物全部倒在了垃圾桶上。

    云水溶出去的时候只看到他一股脑儿全部倒了进去,随即很快折回了办公室将保温盒递给她。

    “现在,可以滚出去了吗?”

    云水溶犹如雕塑立在门边,看着薛长轩递来的保温盒,迟迟没有接过,大颗大颗的眼泪砸了下来。

    很久之后她捂着脸哭出了声,泪水从指间溢了出来。

    薛长轩轻叹了声,“云水溶,我们是走不回去了,或许一开始就不应该走下来的,此时我已经看清楚了自己对你没有丝毫的感情,跟你在一起不过是个错误,现在知道这是个错误,那就没有必要再一直错下去了!”

    “真的要这样子吗?真的不能够回去了吗?长轩哥哥……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都已经订婚了,有孩子了,现在你不要我……姐姐有什么值得你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的?”

    她哭着上前,扑到了他的怀里,“长轩哥哥,我那么那么爱你,毫无保留地爱你,也许之前有什么地方让你误会我,可是我对你的爱从来就没有变过,也从未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孩子真的是你的。”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骗你,长轩哥哥我求求你了,不要拿掉我么的孩子,不要这样子对我,好不好?”

    豆大的泪水,沾湿了单薄的衬衣,贴在了胸口的位置,薛长轩看着怀里哭得不能自己的女人。

    许久之后,最终还是抬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水溶,别哭了,我们不适合。”

    虽然厌恶她,不再喜欢了,可毕竟当了他这么久的女人。

    此时见她哭得不能自己,薛长轩还是觉得有些不忍。

    就不能够好聚好散吗?

    “怎么就不适合了?我们交往了那么长的时间,不都好好地吗?你别不要我,我就剩余你和孩子了,长轩哥哥,从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喜欢上你了,一直到现在从喜欢到爱,别因为姐姐不要我和孩子好不好?我比姐姐还要爱你,我不能没有你啊,长轩哥哥……”

    云水溶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身子,她看上薛长轩确实是因为他外在的因素比别的男人都要好,可也是这么优秀的他最终让她死心塌地。

    对薛长轩,她确实从喜欢到爱,是真正付出了感情的。

    为什么对他死心塌地的不是简水澜,而是云水溶?

    如果简水澜对他的感情有云水溶对他的一半,那就足够了。

    他不奢望那个女人能够爱他几分,只要在他的身边就足矣。

    薛长轩看着怀里哭泣的女人,缓缓地松开了手。

    “水溶,咱们好聚好散吧,拿掉孩子,我会给你适当的补偿,我不爱你,所以没有办法跟你结婚,孩子虽说是无辜的,但生下来我也不会疼他,不会欢迎他来到这个世界,与其这样子还不如就别让他来到这个世界。”

    看到别的办公室偶尔有人探出头来,他将云水溶拉进了办公室,并将办公室的门关上,看着脸色惨白,哭得满脸都是泪水的云水溶。

    “我妈虽然喜欢这个孩子,但跟你生活一辈子并不是我妈,所以我希望你可以看清楚事实,选择好聚好散,还能够得到我给你的补偿,否则的话,云水溶,最终受伤的也只是你!离开我,找个真正爱你的男人,你的条件不差!”

    “你对我就真的这样无情?”

    听到他残酷的话,云水溶的目光淬上了恨意,这个男人真的因为简水澜而蒙蔽了双眼。

    明知道与简水澜不会有结果却还是犹如飞蛾扑火,将真正爱他的女人摒弃,早晚有一日他会后悔的!

    现在因为有感情的缘故,所以她用真心对待,有朝一日一定会将她逼迫得不得已使出手段。

    反正她云水溶这一辈子是不会放过他的,就是死,也要拉着这个男人。

    这样的恨意,薛长轩第一次在云水溶的眼里看到。

    平日里所见的只有她的讨好与满足,或者最近的失落与伤心,从未有过恨意这样强烈的情绪。

    “长轩哥哥,你要记得孩子我要留着,我也要你,我不会因为你不要我就离开薛家,从订婚那一日开始我就从未想过要离开你,我会让你知道全世界只有我最爱你,至于姐姐……早晚有一日你会因为你的执着而后悔的!”

    云水溶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接过他手里的保温盒,转身离开,再没有迟疑与眷恋。

    不论她最后做出了什么事情,全都是这个男人与简水澜逼迫的!

    谁都别想怪她!

    看着云水溶几乎是颤着身子离开,薛长轩眉头紧紧皱着。

    这个女人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从未在她的眼里看到这样疯狂的情绪。

    薛长轩没有追上去,只狠狠地喘了几口气,既然不要那就尽快解决,否则早晚成为麻烦。

    与云水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至于孩子,也必须早点儿拿掉!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差不多快到下班时间了。

    不如中午再去见她一面……

    只是想到那个隐藏在暗处的女保镖薛长轩有有些退缩了,那可是一招就能够将他放倒的女人,有她在,他又该怎么接近得了简水澜?

    他想了想,最终拨通了一个号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