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对于一个不干净的男人,你觉得我简水澜会看得上眼?
    中午的时候简水澜找不到人跟她一块儿吃饭,秦筝出差一个星期每天活着就跟打仗一样。

    大半夜的时候才有时间打个电话跟她诉苦,梳洗之后就躺在酒店的大床呼呼大睡。

    自从知道白莲接近她是有目的的,简水澜一直对她有着防备之心。

    虽然表面上还是友好,然而能够避开还是尽量避开,譬如说吃饭偿。

    万一因为恨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往饭菜里扔点儿什么东西,到时候吃亏的还不是自己?

    虽然暗中有朗月保护,可她还是选择了万事小心。

    可拒绝了那么多次白莲的邀请,此时若是再拒绝的话,怕是要引起对方的怀疑。

    顾琉笙说了,暂时不打草惊蛇,看看白莲到底想要做什么。

    能够让白莲为了佟莉选择来此报复,也许并不简单,例如白莲的背后还有人,说不定这一次可以一网打尽。

    当然这些都是顾琉笙的猜测,可是顾琉笙所顾虑的,就有他的想法。

    中午白莲邀请她,简水澜想了想选择了公司的食堂,毕竟公司人多。

    “我还想着请你到外头吃点儿好的,没想到你还选择了公司的食堂。”

    简水澜收拾着桌上的资料笑道,“公司的食堂有好几道菜我挺想吃的,而且刷卡就可以很方便,几块钱解决的问题,到外头餐馆吃,老实说还是有些贵了!”

    “有老公的人还担心什么贵!”

    白莲笑了起来,“那就食堂吧,我也觉得公司食堂的饭菜特别好吃,比起学校食堂简直好太多了!”

    二人很快来到了食堂,正是下班时候,来到这边吃饭的人不少。

    两人很快打了饭菜寻了空位入座,今天的菜色很不错,两荤三素,瓦罐是萝卜排骨汤,还有饭后水果。

    在公司里这样的饭菜已经算是很丰盛了。

    简水澜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到口中,口齿不清地出声,“我最喜欢食堂的红烧肉了,简直一绝!”

    回头她得让顾琉笙学学这食堂的红烧肉,特别下饭。

    白莲也尝了一口,随即点头。

    “我也觉得这红烧肉的味道很不错,肥而不腻!”

    两人正吃着,突然听得白莲的手机传来“叮——”地一声。

    白莲取出手机查看短信,神色微微有些变化,想着简水澜就坐在她的对面也看不到她编辑的信息,很快就编辑了一条:

    她对我似乎有戒备之心,前几次失败之后,可能引起了她的怀疑吧!我认为计划可以再缓缓!

    发送之后,她很快删除了两人的聊天记录,而后将手机往桌上一放,继续吃饭。

    另一头杨络也来了食堂,打了饭菜正在寻找座位,远远地看到了简水澜他们这一桌,杨络端着饭菜朝着他们走来。

    “两位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二人听到声音纷纷抬头去看,见是杨络,简水澜立即将自己的包包从一旁取走。

    “杨总监坐这里吧!”

    杨络在简水澜的身边入座,“听说今天食堂的饭菜还不错,我便来这里吃了,没想到你们两人也在这里。”

    而后看向简水澜,“中午没回去?”

    简水澜笑了笑,“没有,来来回回太过麻烦,而且回到家里还要他还要烧饭做菜,浪费不少时间,索性就在公司里吃,吃饭还能在茶水间休息一会儿。”

    公司里没有安排宿舍午休,不过茶水间那地方还是可以摆放躺椅在那边睡一会儿,一般也都是女同事在那边休息。

    杨络听到简水澜的回答倒是有些诧异,难道他们家里都是顾琉笙下厨?

    他还真无法想象那么一个矜贵高冷的男人下厨是什么样子的!

    顾氏集团的总裁,不应该是前前后后有不少佣人可以使唤的?

    但杨络也没有多问,只是笑了笑。

    倒是白莲听到这话有些诧异,“家里都是你老公烧饭?”

    “也不一定,我偶尔也会下厨,他烧饭我就洗碗,我烧饭他就洗碗,都有分工的!”

    “那你可真幸福,这年头肯下厨的男人还真的不多了!”白莲一脸的艳羡。

    简水澜朝着白莲一笑,“将来你肯定找个更好的男人嫁了,对了,你不是挺喜欢陆屿的吗?我就觉得陆屿还挺不错的!”

    说到陆屿,白莲笑了起来,白皙的脸上染上了一片嫣红。

    正说到陆屿,那边陆屿端着饭菜走了过来。

    “什么事情聊得这么开心?”

    杨络看到陆屿在白莲的身边入座,正坐在了他的对面。

    “正聊你,你还真来了!”

    “是啊,说人人到!”简水澜也笑他。

    倒是白莲娇娇地笑着,往他的碗里夹了红烧肉。

    “他们说你挺不错的,我也觉得你很好!”

    陆屿拿起筷子将那一块红烧肉给白莲夹了回去,浅笑。

    “我不喜欢别人吃过的东西!”

    刚才染在双颊上的嫣红,因为陆屿的举动而消逝,白莲只有尴尬一笑。

    “亲都亲过了,现在还嫌弃我来了!”

    二人的互动让简水澜与杨络都有些好奇,这两人现在已经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了?

    杨络看到这两人的互动,便朝着简水澜使了个眼色。

    “小简,正好下午有事情吩咐你,吃饭的时候不好谈工作,省得影响他们两人的胃口,我们到一旁谈。”

    看到杨络的眼色,简水澜立即会意端起了盘子。

    “那好!”

    两人朝着另一旁的空位走去,将这地方让给他们二人。

    陆屿倒是无所谓,他来这边就是担心白莲对简水澜与杨络使坏,白莲有把柄在他的手里,他倒是不担心她闹腾得太过厉害。

    “白莲,别想着对他们二人下手,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现在的职位不错,若是想在这里好好的工作最好将所有的心思都收起来,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白莲低头默默地吃着,听到他这话的时候,抬眼看他。

    “陆屿,对你来讲我就是那么卑鄙的一个人吗?当天……我只是心急想要得到你,并非针对水澜,我们都已经发生关系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够跟我尝试交往,也许你会发现我是最适合你的!”

    “我向来最讨厌有心计的女人,而你就是其中之一,我不管你当日到底是想要对付谁,但是我告诉你别想在这里做坏事,小心报应!”

    陆屿也没打算跟她坐在一块儿吃饭,端着饭菜朝着别桌走去。

    一下子白莲这边就剩余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她轻叹了口气,默默地吃着。

    **

    下午一上班,杨络就找上门了。

    “小简,过来我办公室一趟!”

    简水澜将资料保存,而后关闭了电脑,又将一些重要的资料锁在了抽屉里,这才拿了手机离开。

    看到简水澜的举动,白莲一脸的若有所思,果然跟她姐姐所说的一样,这个简水澜的戒备心不轻。

    以往她姐姐在这里办公的时候,简水澜就防备着,如今依旧如此。

    这么做是担心她毁了她电脑里的资料还是拿了她的东西?

    不过销毁简水澜电脑里的资料她倒是觉得没有必要,因为她知道简水澜都有备份的习惯。

    毁了电脑里的,她身上还有一份,不是白白让人起了疑心?

    那边的人已经开始催促她赶紧动手,上回那么好的机会白白便宜了陆屿,又让陆屿对她充满戒备,还抓了她的把柄。

    想要再找一次适合的机会,怕是不容易了。

    简水澜来到杨络的办公室,便在沙发上入座,杨络泡了一杯茶水给她。

    “我们也有跟金荣那边有业务合作,他们有一批产品需要拍摄,以前都是陆屿直接过去,这一次对方指名要你过去,说是美妆产品,还是女性更为懂得,而且也知道你在校的时候获过不少的拍摄大奖。”

    金荣公司,薛家的产业,看来找过来的是薛长轩!

    薛长轩这一次是打算逼她出面了?

    “杨总监,我觉得有些不妥,陆屿在拍摄上比我强了许多,而且他可是获过国际大奖的人,算起来我不过是刚入门的菜鸟罢了,虽说是美妆产品,但我们公司杂志上也做过不少,那些不都是陆屿拍摄的?”

    杨络点头,“是这么说没错,不过这一次金荣那边指名要你过去,你若是不愿意去,我跟那边说下。不过……金荣的薛经理,你们应当认识吧!毕竟薛家与顾家还是有渊源的!”

    简水澜也没打算隐瞒,“是认识,不过我跟薛长轩不对盘!”

    她迟疑了下,又道,“杨总监,这件事情还是安排陆屿去做吧,我会找薛长轩说清楚的,他不会为难我们部门的!”

    本来就是薛长轩不对,他们设计部门本就有单独的摄影师,以陆屿为首,这些事情一直都是陆屿等人接手,跟她简水澜没多大关系。

    她也就是在华楚楚过来的时候答应华楚楚的要求,帮忙拍了几张照片。

    “如果是旧识的话,还是比较好说话的,但如果让你为难的话,你可以直接说,这本来就是金荣那边提出的无理要求,我会去拒绝的。”

    她知道今天薛长轩会想出这样的法子,明天可能会想出别的法子,还不如直接迎战。

    “杨总监客气了,这事情倒也不算为难,我会去与他说说,倒是因为我的缘故给杨总监添麻烦了。”

    对此她深表歉意,毕竟金荣那边对他们公司来说这一次合作的也不小。

    杨络摇头,“我知道你身份特殊,虽然致远里知道你身份的人不多,对于薛经理必然是有解决的办法,然而,若是真的为难了那就直接拒绝。”

    “我虽然不喜欢下属仗着自己特殊的身份,在公司里享受一些特别的待遇,然而这些事情本来就与你的工作没有关系。”

    简水澜对与杨络还是有些感激的,这个上司从她进公司之后教会了她不少。

    就算当时佟莉在的时候几次陷害她,可杨络并没有因为她是新人而区别对待,甚至是公私分明的。

    回到办公室之后,简水澜拿出杨络给她的薛长轩的名片。

    所有能够联系到薛长轩的号码全部都让她拉黑了,而她也没有兴致去背一个与她无关的男人的手机号码。

    见着白莲并不在办公室里,她用办公室的固定电话,她拨通了名片上那一串手机号码。

    三声之后,对方倒是接听了,“你好,哪位?”

    “你不就是为了逼迫我跟你见面吗?薛长轩,像你用这样的手段逼迫我跟你见面,你是不是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那边的人听到这声音的时候,很显然是激动的。

    “水澜,你终于愿意给我电话了!你若是不愿意来我公司给产品拍照也不是不行,就是……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我想请你喝杯咖啡,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薛长轩,我觉得我们没有见面的必要,还有别给我惹上麻烦,别总是见了面之后,云水溶又该来指责我的不是了,而且你都已经是云水溶的未婚夫了,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去见一个女人,薛长轩,你这样子不觉得自己很渣吗?”

    对于她的咄咄逼人与指责,薛长轩似乎并不放在心里,他甚至是低低一笑的。

    “以后云水溶都不会再找你麻烦了,我已经跟她说清楚了,我会与她解除订婚,更不会与她结婚,我压根就不爱她,当初选择跟云水溶在一起,我承认我是为了云家继承人这个身份。”

    “可是……我现在想明白了,水澜,对于不爱的女人我真的没有办法与她过一辈子。”

    薛长轩有些激动,他拿着手机将办公室的门给反锁上,走到角落的一棵大盆栽旁边。

    白皙修长的五指轻轻地抚过上面的绿叶,就连声音都柔和了几分。

    “水澜,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的感情始终都没有改变过,从你初中的时候,一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都是我的错,后来我不该鬼迷了心窍,才会让我们两人越走越远……”

    简水澜已经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薛长轩的话,“一直以来都离得很远,从未近过!薛长轩你少白日做梦了,对于一个不干净的男人你觉得我简水澜会看得上眼?”

    “还有你别忘记了我现在最新的身份,见了面你可是要喊我一声表嫂的,不过你没打算娶云水溶也好,这样子就省得她还得随你喊我一声表嫂呢!”

    一口一个姐姐已经够恶心死她了,再一口一个表嫂,她会忍不住想要拿鞋子去甩云水溶的脸。

    薛长轩想起自己过去的荒唐,苍白一笑。

    “那时候是我的错,我不该答应云水溶与她在一起,水澜,不管怎么说,跟我见一面好不好?就半个小时也好,只要你答应,我马上撤下让你给产品拍照的活儿,还是用原来的摄影师。”

    简水澜也觉得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有些话可能要当面讲对方更容易死心。

    这个薛长轩她希望可以一次性地解决!——

    题外话——嗯,今天会有一万字,一会儿还有一章5千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