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来这个男人温柔起来是这样子的
    “好,我答应你,四点到致远公司对面的安静一会儿咖啡屋见面,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但如果你没有给我满意的解决,薛长轩,我可是不怕你的!”

    安静一会儿咖啡屋…撄…

    在燕城还是很有名气的连锁店,致远公司的对面确实就有一家。

    听到简水澜答应,薛长轩的心底一阵澎湃。

    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2:53了,距离约会的时间就剩余一个小时又七分钟,开车过去也需要将近半个小时。

    幸好他最近有些时候直接在公司里住下,这边备了不少的衣物偿。

    “水澜,谢谢你,我一会儿就到那边。”

    结束了通话,薛长轩马上给秘书电话。

    “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马上让花店里送来一束99朵的香槟玫瑰,务必包装完美。记住,二十分钟内一定要送到我的手里,否则你明天就不用过来上班了!”

    99是他对她的感情,香槟玫瑰是简水澜最喜欢的花朵。

    他很快找了一身适合约会的西装,又到浴室里用十分钟的时间将浑身上下都清洗一遍,又将头发吹得又型。

    见这几天因为云水溶的事情情绪不好,便有些不修边幅,他又很快将下巴新长出来的胡渣刮了个干净。

    换上一身崭新的西装,他看着镜子里精神的自己,也许简水澜会喜欢的吧!

    新来的沈秘书在二十分钟之内一路狂奔,终于将薛长轩要的99朵香槟玫瑰送到了他的办公室里面。

    因为一路狂赶的缘故,一张娇俏白皙的脸此时涨得通红,额头上更是沁出了细密的汗水。

    推开办公室的门时,看到显得特别精神特别帅气的男人时,沈秘书一颗芳心都要沦陷了。

    她大口地喘息着,胸口也是起伏不定,若是往日里薛长轩可能还有兴趣去看一眼这样的风景。

    然而今天,他的心思都在简水澜的身上了。

    看到那一束包装精美的花束,薛长轩从沈秘书的手里接过,深深地嗅了一口气,只觉得满肺腑里都是这花的芬芳,他难得朝着沈秘书柔和一笑。

    “沈秘书办事效率果然不错,你现在肯定很累,就先下班回去休息吧!”

    沈秘书看着眼前高大俊美的男子,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就移不开了。

    原来这个男人温柔起来是这样子的!

    她低低一笑,喘息着出声,“谢谢薛经理!”

    薛长轩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有路过的女职工朝他望来的时候,眼里都是惊艳。

    对于那些人的表现,他特别满意。

    只希望能够给简水澜留下一个好的印象,他是真心想与她重新开始的。

    **

    “云小姐,他们约好在安静一会儿咖啡屋见面。”

    话筒里传来的声音,让云水溶浑身一僵,一颗心更是跌入谷底。

    他们怎么敢这样对待她!

    “简水澜,你是不是真的见不得我好?你自己都已经是顾家的少夫人了,为什么还想着从我的手里抢夺走薛长轩?想要我一无所有,白日做梦!”

    “薛长轩,你在知道我有孩子的情况下还与简水澜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见面,你想过我与孩子的感受吗?你们欺人太甚了!”

    安静一会儿咖啡屋……

    云水溶的脸色有些惨白,更是在心底一阵咬牙切齿。

    但她还是很快地给自己画了个精致的妆容,但看起来是个淡妆,很好地修饰了她脸上的缺陷,又挑了一身衬她肤色的连衣裙穿上,外头披了一件小香风的外套,脚上则是平底四季鞋。

    要不是因为怀孕的事情,她死都不想穿上这样的平底鞋,一点儿都不衬托她的气质。

    而且在简水澜的面前,还得矮上大半个头,一点儿气势都没有。

    她整理了一番,看了下时间,距离下午4点还有二十分钟左右。

    走出了房间,正看到薛夫人走了过来,手里端来了一碗鸡汤,正朝她笑着。

    “水溶这是打算出去?来,妈让厨房给你炖了些补品,先吃了再出去也不迟。”

    云水溶自然不会拒绝薛夫人的关心,毕竟现在整个薛家,她能依靠的只有她了。

    薛夫人越对这个孩子重视,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

    “谢谢妈,我好感动啊!”云水溶冲着薛夫人笑了起来。

    “来,妈端着,咱们下楼吃,吃完了再出去。对了,你这是打算去哪儿?”

    云水溶的脸色便有些失落,“想出去散散心,想必对孩子会好些。”

    薛夫人立即点头附和,“对对对!是该出去散散心,顺道将平日里走得近的姐妹带出去逛逛街,有人陪着也好。”

    二人下了楼,看到云水溶慢慢地喝着鸡汤,薛夫人回了一趟房间。

    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张银行卡,她笑着将银行卡递给云水溶。

    “卡里的钱不多,你先拿去买点儿东西,看到喜欢的就买下来,这本来是长轩要做的,然而那孩子这几天老是使性子,回头他回来了,妈就教训教训他!这卡里的密码是长轩的生日。”

    看着手里的银行卡,云水溶立即将银行卡还给了薛夫人。

    “妈……这不妥,我哪儿能够拿你的钱呢?”

    薛夫人笑了起来,“哪儿不能了?妈给你你就收下,看到喜欢的就买下来,可别委屈了自己,你可是即将是我们薛家的媳妇了,还是薛家长孙的母亲。”

    云水溶看着重新回到手里的银行卡,薛夫人出手就算不大方,但对她来说也绝对不会少。

    一想到之前顾琉笙给简水澜一口气买了那么多名牌的衣服,她就记到现在,这一次她一定要去将自己的场子找回来。

    一碗鸡汤喝完,云水溶只觉得整个身子都暖和了不少,她冲着薛夫人一笑。

    “妈,这鸡汤真好喝,喝得我都浑身暖洋洋的,可惜了长轩哥哥不在家里,不然长轩哥哥也是喜欢这个味道的。”

    薛夫人笑了起来,“你这傻孩子,这可是放了安胎的药物,男人哪儿需要吃。”

    看到云水溶一头披散下来的乌黑长发,薛夫人忍不住蹙了下眉头。

    “对了,妈想跟你说你这都怀了孩子,看你这头发长得这么快肯定是要与孩子抢营养的,妈是建议你寻个时间去将头发先剪了,等到孩子出生之后你若是喜欢留着长发就留长发。”

    云水溶一摸自己的头发,这可是她花了不少钱才保养出来的头发,乌黑柔顺。

    平日里都舍不得晒太阳就怕晒伤了发质,若是要将头发剪掉的话……

    她暗暗咬了牙,朝着薛夫人点头,就连声音都软了几分。

    “妈说的是,我寻个时间去将头发剪短了,毕竟现在一切都以孩子为主,能够留下这个孩子,我已经够感激妈了。

    她握上了薛夫人的手,眼里有着满满的真诚,“但毕竟是第一次怀孩子,有很多不懂得的地方,恰好妈生了长轩哥哥这么优秀的儿子,往后这一方面的知识就劳烦妈多告知我一些。”

    薛夫人也一直很满意自己生了薛长轩这样优秀的儿子,听到云水溶这一番话心里更是舒坦。

    “妈自然是不会吝啬的,好了好了,不是要出门去玩吗,多买点儿喜欢的,早点儿回家!”

    **

    薛长轩是在下午3:50到达安静一会儿咖啡屋,虽然一路很赶,可他还是提前了十分钟。

    若是迟到了,只怕简水澜要觉得自己对她的不重视。

    桌上摆放着大束的鲜花,他点了一杯美式咖啡,便开始等待,目光一直朝着外头的玻璃门望去,只盼可以早点儿见到日思夜想的人儿。

    下午4:20,简水澜才带着包包朝着杨络的办公室走去,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进来!”

    简水澜推门而入,看着里面正在忙碌的杨络。

    “杨总监,我想请假一个小时,我约了金荣公司的薛经理谈话,就在外头的安静一会儿咖啡屋,一会儿下班就不会来办公室了。”

    杨络点头,“你去吧,既然是公事便不算是请假,若是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

    简水澜冲着他露出一笑,“谢谢杨总监!”

    等到简水澜离开了办公室之后,杨络露出一丝惆怅与惋惜。

    薛长轩从下午3:50就开始等,一直等到下午4:30,整整四十分钟过去了,简水澜尚未过来。

    她是忙得忘记了时间,还是有心想要让他多等一会儿?

    就算是等到夜里,等到天明,他也甘之如饴。

    只是这期间他想了许多,生怕她最终还是不肯过来见他。

    香槟玫瑰散发出来的香气,很清新,夹杂着咖啡的香气,让人忍不住想要深深呼吸。

    一直到了下午4:35,薛长轩终于看到了玻璃门外的那一道纤细娇美的身姿。

    几天不见,现在的她整个人似乎都有些变化了,很柔和很耐看的美,让人移不开视线。

    真正的名媛应当就是她这样子吧!

    云水溶与她相比,只能被贬得什么都不是。

    他看到简水澜推开了玻璃门,目光在咖啡屋扫了一眼,屋子里的人并不多,所以很快视线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面无表情地朝着他走来,薛长轩露出笑容,优雅地起身手捧着大束的香槟玫瑰递到她的面前。

    “水澜,我知道你喜欢香槟玫瑰,所以带了一束过来,你也别多想,我只是觉得这是你喜欢的,所以就顺路带了一束过来,送给你!”

    简水澜并没有理会他手里的花束,直接在他的对面入座,朝着服务员吩咐。

    “给我来一杯焦糖玛奇朵。”

    薛长轩捧着花束还是放在了她的面前,“我希望你能够收下!”

    简水澜轻笑了声,“我要是收下了你送的花朵,你觉得我老公能饶了我?那醋坛子能把顾家给掀了,倒是薛长轩你胆子还真是不小,就不担心我老公一个不爽断绝了所有与薛家业务的来往,我想薛家一定承受不住。”

    她顿了一下,随即又笑了起来,“别说有顾夫人,我出车祸全是顾夫人一手策划,意在取我的性命,现在我老公对她恨得牙痒痒的,只恨不得与她脱离了母子关系呢,所以想怎么对于薛家,更是可以随心所欲!”

    薛长轩本来听得简水澜提起顾琉笙心底有些不爽,然而听到后面的时候脸色就变了。

    “你说……你那一日出车祸是顾夫人所为?”

    “是啊,你的亲姑妈想要我的命呢!所以顾家与薛家的关系怕是不会太过坚固。”

    简水澜笑了下,纤细的手指搭在桌上,轻轻地敲着,带着节奏感。

    薛长轩想到当日简水澜倒在血泊的情景,那时候他整颗心都被揪疼了,就担心她有个万一。

    幸好命大,最后没有伤着脑袋,若是伤在脑袋上流了那么多的血,只怕伤势惨重。

    姑妈想要对简水澜下手,他是知道顾夫人不喜欢简水澜,顾家也没有人承认她的身份,除了顾琉笙。

    但顾琉笙是顾家的掌权人,他既然承认了,其余的人也不能够将简水澜赶走。

    除非暗地里做出什么不光明的事情来。

    “顾家并不适合你,水澜,你何不考虑就此离开顾家……”

    “打扰了,请慢用!”

    年轻的服务员将一杯刚泡上的焦糖玛奇朵送上了桌,薛长轩看着自己面前的咖啡就剩余一小半。

    为了能够与简水澜多坐一会儿,薛长轩便吩咐,“请再给我一杯美式咖啡!”

    “好的,先生,请稍等!”服务员礼貌地点头。

    刚被服务员打断话,薛长轩朝着简水澜歉意一笑。

    “水澜,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留在我的身边,往后我一定不会让你受任何的委屈,也一定不会让云家再伤害你!”

    “云家算个什么东西,能够伤害得了我?当年不过是我年纪小,势单力薄,现在我既然是顾家的少夫人,云家敢动到我头上来?”

    她笑意盈盈地喝了一口咖啡,将瓷白的杯子往桌上一放,此时她将所有的笑意敛去,目光淡然地盯着面前的男人。

    “薛长轩,你的纠缠就是对我最大的伤害,云水溶一次次地辱骂我,就是你给我带来的,所以我希望往后你别老是纠缠着我不放,我已经结婚了,而你也已经订婚了,甚至连孩子都已经有了!”

    听到她的话,向来意气风发的男人有些惆怅,他也不明白怎么他们就走到了这个地步。

    从还是年少的时候喜欢到现在,可最终还是没有走到一起。

    他的坚持被权益所蒙蔽,最后选择了云水溶,当初的选择也就成为了现在痛苦的来源。

    是他的不够坚持,才会让自己走到这一步,错失了彼此。

    “孩子的事情我也会解决的,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的隐患。水澜你能不能够答应我,等这些事情过后,给我一个机会?毕竟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虽然后来我做错了事情,可对你的心意真的一直都没有改变!”

    简水澜残忍一笑,这个男人对待自己的孩子够狠!

    不会留下任何的隐患,他是想要拿掉孩子吗?——

    题外话——谢谢189****2019送给本文1张月票,qiangwei88662送给本文3张月票!今天更新一万字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