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耻辱,是吗?我会给你更大的耻辱
    那可是他的孩子啊!

    就算再怎么不喜欢薛长轩,不喜欢云家的任何一个人,可一个尚未出世的孩子,始终是无辜的!

    “我对你从来就没有任何的感情,一开始就没打算给你机会。偿”

    “薛长轩,话已经说到此了,我希望从今往后,别再***扰我,也别让云水溶来***扰我辱骂我,更别利用你的身份指定我去做什么事情,也许你也是知道的,容承祯是琉笙的好朋友,我在致远发生的事情,绝对隐瞒不了琉笙。撄”

    简水澜又喝了几口咖啡,看到那一杯咖啡的价格,掏出了一张五十元人民币放在了桌上。

    “我觉得我和你有aa制的必要……”

    简水澜刚要起身的时候,突然觉得后背一冷,随即有液体从她的后背顺势滴落下来。

    “简水澜,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要脸,明知道他是我孩子的爸爸,你还不知羞耻地勾引他,一边与顾少结婚,另一边与长轩哥哥偷偷地幽会,你说如果顾少知道了,还会要你吗?”

    身后简水溶的声音响起,简水澜只觉得身后一阵冰冷,黏腻的感觉透过薄薄的衬衫贴在了后背上。

    她缓缓地回头看着,此时简水澜的手里正端着一杯温热的咖啡,想也没想直接朝着云水溶那一张脸泼了过去。

    她泼得又准又狠,一下子云水溶整张脸都是咖啡,就连脸上还有身上,全部都是。

    精致的妆容也花了,右边的假睫毛也掉落下来,少了假睫毛的衬托,右眼平淡了许多。

    云水溶颤抖着手抚上脸上的咖啡,似笑非笑地盯着眼前的女人,眼里的恨意一展无遗。

    随即目光落在轴上那一束包装精美盛放得刚刚好的香槟玫瑰上面,那是薛长轩准备的吧!

    有多久,股长轩没有送她花朵了?

    有多久,他们两人没有在一起好好地喝一次咖啡了?

    云水溶狼狈地笑着,带着凄厉与厌恨,脸上有些发疼,因为那是一杯带着温热的咖啡。

    看到云水溶出现,又见她一过来就端着后面的咖啡泼向简水澜,万一那是一杯热咖啡,那岂不是要烫伤了简水澜的后背?

    好好地约会,竟然让这个女人给破坏了!

    薛长轩阴鸷地盯着云水溶,最后起身朝她走去,一巴掌狠狠的甩了过去。

    “云水溶,谁允许你这么做的?谁允许你这样说她的?你就这么确定我是孩子的爸爸?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谁知道你在外头跟多少个男人发生了关系?”

    咖啡屋的人不算多,但这边的动静不小,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视线。

    简水澜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的闹剧,若不是被云水溶泼了一杯冷咖啡,她很乐意成为这里最好的观众。

    看着眼前的两人闹起来,她说过云水溶这个女人不值得她去动手除掉,一个薛长轩就足够将她彻底给毁了。

    薛长轩不爱她,还是选择与她在一起,不过是为了云家大小姐的身份罢了。

    当初说爱她爱得要死不活,可最终不也是选择了权势?

    看到她这个云家真正的大小姐被逐出云家,他马上就见风使舵,选择了云水溶。

    这一巴掌绝对没有比之前她撕了简水澜所有照片而得到的那一巴掌轻上多少,一个趔趄,云水溶直接摔在了地上。

    被打过的脸火辣辣地疼着,很快就肿了起来。

    云水溶捂着脸,嘴角上因为咬到而流出了血迹,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又甩他巴掌的男人。

    就因为她泼了简水澜咖啡,所以他这样打她?

    上回是因为撕了她的照片,这一次是因为泼了咖啡。

    薛长轩打她的两次,全都是因为简水澜这个女人!

    而这一次,薛长轩竟然连她肚子里的孩子也顾不上!

    他怎么会顾得上呢?

    说不定薛长轩还指望这一巴掌可以将孩子给打没了!

    云水溶捂着火辣辣的脸,凄然地望向简水澜。

    “你满意了?姐姐,看到长轩哥哥这样打我,你满意了是吧?你看看他现在为了你连我们的孩子都不要了,你是不是心里头很舒服?”

    简水澜嗤笑了声,“云水溶,谁是你姐姐了?别每次一见着面都要我提醒你!”

    简水澜想到自己后背上的咖啡黏腻得难受,又见自己也给云水溶泼了一杯咖啡,她拿起自己的包包朝着薛长轩望去。

    “薛长轩,关于产品找谁拍摄的事情,我希望你别再动用自己的职权,否则,我会动用顾家的权力,到时候难看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她再也不看他们一眼,朝着外头走去。

    薛长轩想要挽留,然而看到简水澜后背的咖啡污渍,他很快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朝着她走去。

    只是就要披在她的肩上,却让简水澜很快地躲开了,她回头看着薛长轩的动作,眼里闪过一丝怒意。

    “你应该明白,我不稀罕!”

    没再去看薛长轩受伤的眼神,她推门离开。

    薛长轩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看到简水澜离去,心里有些不甘,他想说,“我送你回去!”

    然而话卡在了喉咙里,怎么都发不出来。

    回头看着还坐在地上捂脸痛哭的云水溶,薛长轩折回去,取过简水澜放在桌上的那一张五十元,塞在了钱包里,而后取了一张卡付了账。

    见着薛长轩要走,云水溶起身朝着他跑了过来,揪住了他的袖子。

    “长轩哥哥、长轩哥哥……”

    薛长轩很快甩开了她的手,神色默然。

    “你抢夺走属于水澜的一切,我只恨当初眼瞎,才会选择跟你在一起,简直就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耻辱!”

    也是最大的遗憾。

    好不容易可以有一次见着她的机会,没想到全让这个女人给破坏了。

    薛长轩没有再理会狼狈的云水溶,很快离开了咖啡屋。

    她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耻辱……

    薛长轩,你真这样想,我倒不是不介意真让你实现!

    耻辱,是吗?

    我会给你更大的耻辱!

    她冷冷地笑了开来,一张平日里柔美的脸,此时狰狞一片。

    将来你最好别怪我,这可是你自找的!

    感觉到周围朝着她看来的目光,她狠狠地瞪了回去。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三个人都走了,剩余桌上那一大束香槟玫瑰暗自散发芬芳。

    周围一片狼藉,服务员过来清理了一番,见那一大束香槟玫瑰最终没有被取走,索性就放在了柜台上。

    **

    简水澜回到西江月圆的时候,顾琉笙已经回来了。

    他看到简水澜后背上湿漉漉的一大片污迹,部分头发在后背粘成一股,还有一股咖啡的味道。

    看到她朝着房间走去,直接拉住了她的手。

    “怎么了?谁泼你咖啡?”

    在身后,不可能是她自己泼上的,而且还是这么大的面积。

    “除了云水溶还能有谁?”

    简水澜轻嗤了声,随即一笑,“她也没占到多少便宜,我朝着她正面泼了一杯热咖啡呢!”

    可惜云水溶来得有些晚了,否则刚上来的热咖啡必定要泼得她一脸火辣辣的滋味。

    “烫着了吗?”

    一听到是云水溶,顾琉笙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

    “没有,我去洗洗。”说着朝着房间走去。

    顾琉笙很快拨通了朗月的号码,“怎么保护少夫人的?没看到她被人泼了咖啡?”

    “少夫人被泼咖啡的时候我人在外头,没能及时阻止,是我失职了!”

    “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少夫人在哪儿被那女人给泼的咖啡?”

    幸好不是热咖啡,否则这么下去,她的后背可承受得住?

    这个女人就这样不会照顾自己,还不愿意他接送上下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