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我的女人从来就不需要别的男人为她出气
    朗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少夫人约了薛长轩见面,消息被云水溶知道了,云水溶赶来之后二话不说端起了别人喝剩的咖啡泼向了少夫人,不过云水溶也占不了太多便宜,少夫人将自己喝了几口的咖啡全都朝着云水溶的脸上泼去了,薛长轩也甩了云水溶一巴掌,替少夫人出气!”

    “我的女人从来就不需要别的男人为她出气!”

    顾琉笙结束了通话之后,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简水澜好端端地怎么就约了薛长轩见面?

    等简水澜沐浴之后,又吹干了头发,换上一身白色的睡袍之后推开了浴室的门。

    将换下来的衣物一股脑地全都塞到了洗衣机里面,除了她的贴身衣物用一个蓝色的盆子装着。

    到了客厅,发现顾琉笙正一脸阴沉地坐在沙发上,看到她立即出声。

    “过来。偿”

    简水澜自然知道顾琉笙喊她做什么,刚才与朗月的通话她是听到的。

    她在沙发上入座,随即将腿也抬到了沙发上,正好搁放在顾琉笙的大腿上,舒服地往身后一靠,一副女王的模样。

    “想问什么就问吧!”

    顾琉笙看着搁放在大腿上白净的双脚,大手轻轻地将它们握住。

    小小的脚丫子在他的掌心里格外好看,指甲更是修剪整齐,几个脚趾头小巧精致。

    顾琉笙把玩着她的双脚,好一会儿才松开,整个人欺压过去,将娇俏的她压在了柔软的沙发上,他沉声问她。

    “为什么要去见薛长轩?他对你的心思你还不晓得?”

    “晓得!可若是不去见他,谁知道薛长轩又想做出什么事情了,今天竟然直接找我的上司要求让我去金荣给产品拍照,我见薛长轩是为了与他说清楚,让他别再纠缠我,谁知道云水溶也知道这消息,二话不说就朝我泼咖啡!”

    她抬手抱住了顾琉笙的脖子,“你说薛长轩哪儿来的自信认为我会选择跟你离婚与他在一起?虽然你也不是那么完美,可他还不够与你放在一个层次里相比!”

    就冲薛长轩当年的选择,她对这个男人就从没有好感到完全的不会有好感。

    “所以我们不会离婚,而你也不会跟他在一起。”

    他霸道地吻住了她的小嘴,深深地品尝了一番,一直到了两人都呼吸不畅的时候才松开。

    此时简水澜已没有刚才的疏离,白皙的脸上有些泛红,唇上的颜色深了几分。

    那一双如浸入水中的黑宝石此时更是水润润的格外好看,看人的时候有些迷离,顾琉笙轻轻的亲吻着她的眼皮。

    “你很重,下去!”

    一出声,才发现声线娇软。

    顾琉笙轻笑了声翻身在她的身边躺好,犹豫处于太过边缘的状态,他只好侧过了身子将怀里的女人抱在了怀里。

    “小澜,答应我,我们永远都不离婚!”

    区区一个薛长轩他还不放在眼里,当初他没有将这一段感情坚持下去,而是选择了后来拥有云家继承人身份的云水溶时,他就彻底地失去了简水澜。

    “看你的表现!”

    若是失望的话,她也没有必要守着一个让她觉得失望的男人过一辈子。

    顾琉笙还想再说点儿话,简水澜却已经推开了他的胸膛。

    “晚上我来烧饭还是你?或者……我们叫外卖吧!”

    顾琉笙取来旁边的薄毯子给她盖好,又亲了亲她的唇角。

    “我去烧饭。”

    **

    云水溶回到薛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当她一脸泪水,花了一脸妆容,加上右边的脸高高地肿起,唇角也带着血迹地出现在薛家人的面前。

    薛父与薛母都被她的形象给吓了一跳。

    特别是薛夫人下午的时候还看到云水溶高高兴兴地出去,一到晚上却是狼狈地回来,目光落在她平坦的肚子上,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她朝着云水溶走了过去,拉住了她的手。

    “水溶,你这是怎么了?孩子,没事吧?啊?”

    孩子,孩子……

    他们的眼里只有孩子的存在!

    可曾有过她云水溶吗?

    豆大的泪水滚落下来,云水溶虽然心中不爽,可也清楚地记得现在她也只剩余孩子了,如果没有孩子的存在,那么薛夫人也绝对不会这样对待她。

    “妈……孩子很好,孩子没有事……”

    她泪眼婆娑地看着眼前的贵妇人,“妈,长轩哥哥竟然为了姐姐打我,他不要我和孩子了,他讨厌我和孩子!”

    “到底怎么回事?”薛父也走了过来。

    云水溶捂着脸哭着出声,“姐姐约了长轩哥哥见面,被我发现后姐姐就朝我泼了一杯咖啡,长轩哥哥还打了我,爸,妈,我该怎么办?我和孩子该怎么办啊?”

    薛夫人心疼地将云水溶抱在怀里安慰,“长轩这是鬼迷心窍了啊!还有这简水澜还真无法无天了?以为是顾家的少夫人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你放心,我明天就去找顾夫人说说,她这个媳妇可是要不得,否则早晚有一天给顾少戴了绿帽子还不自知。”

    薛父虽然也憎恨简水澜的嚣张,但还是记得顾少的身份不是他们轻易能够惹上的,云家就是最好的例子,现在的云家只差没有宣布破产。

    薛父很快拨打了薛长轩的号码,那边倒是很快接起。

    “爸!”

    “你眼里还有的这个爸爸吗?”薛父怒其不争地询问。

    薛长轩自然清楚薛父找他所为何事,肯定是云水溶回到了薛家将今天傍晚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否则薛父不可能是这样的语气。

    “爸,我知道你在生气什么,但是我的婚姻,我想自己掌控,当初为了得到云家的支持,选择与云家联姻,可是我现在才知道我对云水溶一点儿都没有感觉,爸,我不会与她结婚。”

    薛父立即就笑了,只是笑得有些阴冷。

    “对她没有感觉,她会怀了你的孩子?之前燕城多少人知道你们二人高调订婚的事情,现在说要悔婚,你还嫌我们薛家不够丢人?”

    云家如今的状况,他自然是不满意的,然而再不满意,云水溶也已经怀了薛家的孩子。

    他们薛家是不可能让孩子流落在外!

    “爸,这事情我自然会处理好,至于孩子的事情,我压根就没打算要这个孩子,而且这个孩子还不一定是我的!”

    薛父的脸色立即难看了起来,他看着眼前一身狼狈的云水溶。

    对于她的品性还是有些了解的,加上她对薛长轩的感情,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怎么可能不是薛家的孩子!

    “薛长轩,你马上回来,商量与水溶的婚事!”

    说罢,薛父立即结束了通话。

    再不把事情给定下来,只怕这个简水澜要毁了他的儿子,毁了薛家。

    婚事……

    云水溶也听到了薛父的谈话,她忐忑地从薛夫人的怀里抬起了狼狈的小脸,朝着薛父望去。

    “爸,我还能与长轩哥哥结婚吗?长轩哥哥他……他不要孩子了!”

    薛夫人看着云水溶的样子,抬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好了,好了,你先去将身上洗洗,换一身干净的衣服,看你这脸肿成这样,一会儿我让林医生过来给你看看,顺道看看孩子有没有怎么样。”

    云水溶的脸色有些苍白,但还是很快地摇头。

    “妈,我没多大的事情了,孩子很好,我只是有些累,一会儿洗洗就去睡了。”

    很明显薛夫人并不放心,“可你这脸肿成这样……这长轩下手也真没个轻重,为了只狐狸精这样子伤害你,也不怕伤了肚子里的孩子!回头他回来了,我帮你教训回来!”

    “脸倒是不疼,我疼的是心……”

    云水溶擦着脸上的泪水,“妈,脸上的伤我一会儿用药膏擦一遍,明天就能够消下去了,你们不用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