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怎么办,我好像有点儿迷恋你了
    云水溶回了房间,薛夫人的脸色就沉了下来,薛父此时也看向她。

    “必须让长轩尽快结婚,结婚之后性子也稳了下来,省得还老是与简水澜那个女人厮混一起,这像什么话!”

    薛夫人何尝愿意自己的儿子到现在还老是与简水澜厮混一起,她轻叹了声撄。

    “你说得倒是容易,让他结婚,他会出现吗?”她觉得这一次的薛长轩是铁了心的偿。

    “再不结婚肚子都要大起来了,婚礼上该怎么准备,该宴请什么人,这事情就交由你去办!回头再找人算算什么日子适合,尽快将婚礼订下!”

    薛父的话一出来,就不会再更改。

    薛夫人只有点头的份,“我知道了,这事情我会好好办妥的!”

    但她也知道想要让自己的儿子妥协,怕是有些困难了。

    她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娶到自己心仪的女人,可是若是简水澜那就算了。

    还不如娶了云水溶,毕竟现在云水溶还怀了薛家的骨肉。

    **

    三天之后,云水溶就坐不住了,她躲在房间里悄悄给云夫人电话。

    “妈,长轩哥哥这么长时间都不见我,我连近他身的机会都没有,还怎么与他发生关系?那薛夫人成日里就担心她的孙子有个意外,一口一个林医生地喊着,万一被查出来……”

    另一边云夫人含着冷笑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既然薛长轩对你无情无义,那你就按着当初我给你的第二条路去走,反正这也是薛长轩他自找的!想要甩开我们云家,那要看他有没有本事!”

    “那还真便宜了简水澜,我还打算用这个孩子让她无法在顾家待下去!”

    一想到自己被她泼了一杯咖啡,薛长轩还对她动手,就恨不得去将她给撕碎!

    云夫人笑了,“顾家她也不会待得太过长久的,除了顾少,顾家人还有谁承认她的身份了,别忘记了,顾家老宅顾夫人还养了两个女人,什么意思不是很清楚吗?”

    “小溶,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你牢牢地抓住薛家少夫人的位置,而不是将心思落在简水澜的身上,明白吗?”

    “我知道了,妈!等到我稳坐薛家少夫人的位置时,再好好地与简水澜算账!”

    虽然是咬牙切齿的话,然而云水溶还是放轻了声音。

    “你能这么想就好,记得要稳得住气!还有,行事一定要隐秘,若是让人发现,可就什么都完了!”

    云水溶捏着拳头,神色阴狠。

    “妈,我会小心行事的,薛长轩对我如此,那也是他活该!”

    结束了通话,云水溶便仔细地将自己打扮了一番。

    脸上的伤势已经完好,没有留下一点儿痕迹。

    她将自己打扮得清纯动人,又穿了一身秋日的连衣裙,外头套了一件米白色的外套,最后戴了墨镜,遮掩去半张的脸,便离开了薛家。

    **

    云水溶一路上将车子朝着郊外的地方行驶,最后来到了一处酒店,办理了入住。

    没等上多久,就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云水溶将手机放下,起身开了门。

    房门外站着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年纪看起来并不大,不过长得还算让人满意。

    没有薛长轩的俊朗,没有薛长轩的贵气,然而自有一股吸引人的气质。

    “进来吧!”她轻轻的笑着。

    男子很快就进来了,他看着眼前的女人,似乎对她的姿色还挺满意的。

    “我是陆萧,你是云小姐?”

    云水溶笑着点头,倒了一杯红酒递给他。

    “陆萧,尝尝看!”

    陆萧接过红酒与她的杯子轻碰了下,“没想到云小姐长得这般美丽动人,看来这一场交易,我并不亏!”

    他喝了一口酒,凑了过去,在她的耳边轻呵了口气。

    云水溶娇笑着,被一个男人这样调戏,一张白皙的小脸也有些泛红起来。

    想到自己目前的情况,还是别让人发现她喝酒了,所以云水溶也只是喝了几口,便将杯子放到了一旁。

    她走到陆萧的面前,抱住了他的腰,对于这个男人的身材还是很满意的。

    高大,俊美,脱了这一身西装,或许与薛长轩相差不大。

    “陆萧,你要记得往后我让你来,你就必须过来,还有,此事不得告知别人,明白吗?”

    “美人在怀,还可享受,我有什么不明白的?”

    陆萧反问,很快就吻住了对方的小嘴。

    两人发展得很快,没一会儿就躺在了酒店的床上,陆萧毕竟是夜店里的人,伺候起女人来什么都肯做,技术也极好,云水溶很快在他的身下迷失了自己。

    这个那人能够给她快乐,其实养着也很不错。

    陆萧年轻气盛,加上这方面的经验丰富,很满意身下的女人此时的模样,简直让人欲罢不能,很快的耳边就传来女人承受不住的声音。

    陆萧发泄了好几次,才算满足,云水溶无力地躺在床上,整个人还处于有些抽搐的状态,全身酥麻不堪,甚至是薛长轩从未给过她的滋味。

    她虚弱绵软地靠在男人的怀里,抬手抱住了他。

    “你这服务我很满意。”

    “没有采取安全措施,你就不怕怀了我的孩子。”

    这些年来,他服务过的从来都是有防护措施的。

    “我就是想要怀上你的孩子,放心,荣华富贵少不了他的!”

    云水溶笑了起来,亲吻着男人好看的眉眼,“怎么办,我好像有点儿迷恋你了,以后没钱了就告诉我,不要留在夜店了。”

    这样的男人,一想到他曾经伺候过的女人,她就觉得有些酸意。

    她也是有需求的,不如就留在她的身边,薛长轩不给她的,全都从这个男人身上要回来!

    况且,这个男人的服务技术这样好,令她很满意。

    “看来云小姐很满足我的服务,只要云小姐出得起价钱,我自然随时恭候。”

    “有什么是我出不起的?”

    云水溶从枕头底下,取出一叠厚厚的钱递给他。

    “这样,满意吗?不够的话,我再给!”

    陆萧接过那一大叠厚厚的钱,放到了一旁,抱住了身边的云水溶。

    “这么多,那我再伺候你一遍!”

    “哦……陆萧……嗯,再快点儿……”

    此时男人已经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忙碌了起来。

    云水溶感叹这个男人的体力真好,而她也很快沉迷在他给予的快乐。

    原来这样的快乐并非只有薛长轩才可以带给她的!

    薛长轩,这可是你自找的!

    一想到将来别人的孩子要喊薛长轩一声爸爸,她就觉得心底说不出的痛快!

    这些可都是薛长轩逼迫她的,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她也从未想过背叛。

    可是为了一个孩子,为了能够与他结婚,她只能够走上这一条路了。

    “宝贝儿,舒服吗?”

    身上的男人边忙边在她的耳边低声问她,这样年轻漂亮的女人比起他以往伺候过的女人要好上许多,陆萧自己也觉得特别享受。

    “陆萧……好舒服……”

    她完全沉沦在陆萧带给她的快乐当中。

    以往只有她取悦薛长轩,就算不适也都强硬忍着,而现在她终于能被人这么取悦一回了。

    **

    一个星期后,秦筝终于回来。

    这一个星期虽然居住在酒店,饭是管饱的,但是太过忙碌,每天晚上都加班到半夜。

    这样的工作还是让秦筝消瘦了一圈,就是黑眼圈也都出现了。

    一回到公司,便约好了简水澜中午不论如何都不得回去陪顾大男神吃饭,两人一到中午便选了附近一处餐馆。

    简水澜看到秦筝一个星期消瘦了不少,下定决心,“中午我请,管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