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苏焕你做什么,快给我放手
    苏燃比起简水澜,她自然要选择苏燃。

    “顾伯母愿意让我留下来,我自然是高兴的,这些时日在家里闷着,回去跟我爸妈说一声,他们自然也会愿意,就是不知道顾少知道的话……”

    她垂下了眼眸,没有再说,但手里修剪花枝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阿笙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你能够留下来陪我说说话,想必阿笙也是高兴有个人陪着我的,就是阿笙回来的次数不多,除非他爷爷让他回来,他才不情不愿回来一趟。偿”

    说到这里,顾夫人又轻叹了口气。

    这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就由不得她了。

    **

    当天,苏燃就将东西整理了一番,都放在了一只箱子里。

    苏夫人虽然不愿意苏燃再与顾家扯上什么关系,可是看到她从顾家回来之后整个精神都有很大的变化,心里高兴却又担心。

    这一旦越是沉沦下去,还怎么将她拉出来?

    她急急忙忙地给苏焕电话,希望苏焕可以劝劝她,却不敢给苏父电话,要是让他知道估计得对苏燃动手。

    苏焕正在公司接到他母亲的电话时,开着车匆匆忙忙回来,此时苏燃已经整理好东西,正拖着行李箱走到了庭院的门边。

    苏焕风风火火走了过来扯过她的行李箱直接扔到了一旁,拉住了苏燃的手,只恨不得再一巴掌甩下去。

    但他知道这一巴掌下去不会打清醒她,只会让她做出更为极端的举动。

    “苏焕你做什么,快给我放手!”

    苏燃狠狠地盯着他看,清亮的双眼因为激动而泛红。

    苏焕自然不会放手,“你这是又打算做什么了?”

    一手被苏焕抓在手里,可苏燃还是扬起了下巴高傲地盯着眼前的苏焕。

    “自然是去顾家住上一段时日,你不知道吧,顾夫人亲自邀请我过去陪她住上几天,这样的荣幸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只要她住进了顾家老宅,一来可以得到顾夫人的喜欢,二来说不定也能够让顾老爷子看重。

    若是顾琉笙回来了,她还能有接近他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遇。

    与其窝在苏家被人像看犯人一样的看守着,还不如走出苏家到顾家那边。

    在那里,她才会有机会。

    与华楚楚,与沈蓉蓉同时站在同一个高度竞争。

    她是苏家的大小姐,比起华家与远在湘城的沈家,只高不低。

    苏焕一阵冷笑,“苏燃,你别忘记了你是苏家的大小姐,而不是放在别人家里让人评头品足!你要知道顾家老宅现在放的可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两个,顾夫人让你现在过去,那心思别告诉我你不懂得!”

    “琉笙已经结婚了,他就没有离婚的打算,水澜那么适合他,他是疯了才会看上你们!”

    苏焕被苏燃的神经病给气得不轻,这个固执极端的女人还是他从小疼着的妹妹吗?

    什么时候她变成了这样子?

    同那些廉价、庸俗的女人一样了?

    “结婚了,还是可以离婚的!”

    苏燃狠狠地甩开了苏焕的手,“哥,你少阻止我接近幸福,你们不给我机会,我自己争取,反正我早就说过了得不到他,我活着也没有意思了!”

    “真是疯了!”

    苏焕看向他的母亲,“妈,燃燃都这个样子了,你还要随着她吗?再这么下去,她就只能够去精神院住着了!”

    苏母一脸的无奈,“可我能够怎么样?”

    “你们今天谁也休想阻拦我,我要去顾家心意已决。妈,哥,你们少阻拦我!”

    苏燃狠狠地瞪着他们二人,今天她非要踏出苏家的大门。

    林管家远远地站着,苏焕立即下了命令。

    “去将大门给我关了,从今日起苏燃要是敢给我踏出大门,就给我打断了她的腿,与其出去丢人现眼,我更宁愿将你藏在家里一辈子,好吃好喝供着,少出去给我丢人现眼!”

    林管家听到苏焕的吩咐,立即过去将大门关上还落了锁。

    苏燃红了眼地看着那两扇大门被关上,回头插着苏焕望去。

    “哥,你这是打算逼死我吗?”

    “我这是为了你好,你堂堂苏家的大小姐像个什么样子了?你放心,大哥会给你一个好的归宿,你将来要嫁的人不需要像顾家这样门槛高,但一定会是个对你好的男人!”

    苏焕看向林管家,“还不快将大小姐的行李带进去,今日之后都给我看牢了大小姐,谁让她踏出大门你们就不用留在苏家了!”

    他看着林管家将行李给拖走,自己也重新拉上了苏燃的手。

    奈何苏燃直接没有形象地坐在了地上,撒泼一样地直接咬上了他的手。

    苏燃完全没有口下留情,咬住不放,只恨不得要死这个阻拦她幸福的亲人。

    苏母看到苏燃这样咬着苏焕,脸色都白了,特别是看到血迹从白色的衬衫晕染开来。

    苏焕也是煞白了一张脸却硬是没有出声,她跑了过去去推苏燃。

    “燃燃,你快松开,那是你大哥,你这是要咬死他吗?燃燃,松口啊燃燃!”

    苏燃没有松口,只这么死死地咬着,恨不得将他手臂上的肉给撕咬下来。

    可惜了隔着一层衬衫,让她咬得极为不过瘾,那一双发红的眼带着恨意。

    恨意……

    苏焕有些发怔,这个从小疼爱着的妹妹竟然如此恨他!

    苏母看到苏燃压根就不松口,吓得哭了出来,只得去捏她的鼻子,希望她能够松口。

    果然苏燃没有坚持多久就因为无法呼吸涨红了一张脸,不得已才松开了口,一把将苏母的手甩开,大口地呼吸着,她恨恨地盯着他们两人。

    “你们这是打算逼死我吗?”

    “开门——”

    正在此时,一道染上怒气的洪声在外头响起,庭院中的三人都被震撼住。

    苏燃的眼里闪过一抹惧色,随即神色又冷了下来,她今天不论如何都要离开这里。

    很快有佣人取了钥匙过来将大门打开,苏父进来,佣人立即又将大门给关上。

    苏父看着庭院里的一切,自己的妻子满脸泪水,儿子手臂上都是血。

    而女儿则是没有形象地坐在地上,嘴上还有血迹,眼里都是发狠的恨意。

    他二话不说直接过去一巴掌甩在了那一张娇俏的脸上,这一巴掌不轻,苏燃直接摔在了地上,苏母见此上前推了一下苏父。

    “有你这么教育孩子的吗?你怎么能够打她?”

    苏母走到苏燃的身边将她扶起,看到苏燃已经发肿的脸一阵阵的心疼。

    “燃燃,燃燃……”

    苏燃压根就不领情直接推开了苏母,苏母没想到苏燃会对她动手,直接摔在了地上。

    苏焕赶紧将她扶起,抱住了她的身子。

    “妈——你怎么了?”

    “你这个孽女!”

    苏父走了过去一巴掌又甩了过去,“苏燃,你再这样子下去,就给我滚出苏家,我没有你这样丢人现眼的女儿!”

    “滚就滚,你以为我稀罕在这里,要不是妈和大哥阻拦着,我早就走了!”

    苏燃挨了两巴掌,此时对于苏家的人只剩余一腔的恨意。

    “燃燃,你少说两句啊!”苏母在一旁劝着。

    苏父面色铁青地指着她,“滚,马上给我滚出苏家,苏家没有你这么丢人现眼的女儿!”

    说完这一句话,苏父捂着心口脸色一片惨白,苏焕见此脸色一变,立即上前将苏父扶住。

    “爸,你怎么了?妈,快去让医生过来。”

    苏母见苏父不对劲一下子也被吓住了,立即差遣佣人去将医生找来。

    而苏焕则是背着苏父很快朝着里面走去。

    苏燃颓败地坐在地上,看着那紧闭的大门,冷冷地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