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很想你,中午一起吃饭,我去接你
    医生来得很快,测血压,测血糖,还做了心电图等。

    一系列下来,给苏父开了药吃下,才见苏父的脸色平缓了下来。

    “苏总血压高,加上心脏弱,容易引起胸痛或是晕厥等症状,平日里最好别再受刺激,仔细静养着就能慢慢恢复。撄”

    苏父心脏这些年来有点儿问题,苏焕是知道的,受不得气,这一次是被苏燃给气着了。

    苏焕将自己手臂上的伤口让医生也处理了一番,便让林管家送走了医生偿。

    他看着躺在床上昏睡的父亲,又见母亲一脸的担忧,抬手轻拍着她的背部。

    “妈,被担心,爸他没有事,醒来别让他气着就好。”

    “能不气吗?看看燃燃那一副样子,连我都要让她给气死了!”

    苏母无奈地摇头,“她简直就是疯魔了,现在又跟顾夫人凑一起,顾家已经住了两个女人,此时燃燃住过去算什么?”

    苏焕虽然不赞同顾夫人的做法,但若不是苏燃跑去顾家,顾夫人也不会让她平白无故住进去,说到底还是苏燃鬼迷心窍。

    “妈,此事我再劝劝她。”苏焕一想到苏燃也是一心的疲惫。

    苏母点头,“你们这些没一个让人省心的,你去看看她吧,被你爸爸这么打了两次,估计心底也不好受,我就担心她又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

    最近的苏家已经让苏燃惹得乌烟瘴气。

    **

    苏焕朝着外头走去,问清楚了佣人才知道苏燃还在庭院处待着。

    他走了过去,看到苏燃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坐在地上,只是一边的脸上高高地肿起,看起来狼狈而可怜。

    纵然苏燃再如何,始终是他的妹妹。

    苏焕走了过去,在她的对面蹲下身来,抬手将她垂落下来的刘海拨开,却让苏燃一手给挥开了,她眼里的冷意看得苏焕心底一寒。

    “我不需要你的惺惺作态,苏焕,你是不是觉得我给你丢脸了?可是我追求自己的幸福有错吗?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阻拦我?我爱他,没了他会死,你也不允许吗?”

    “他不爱你,这是事实!苏燃,你就醒醒吧,琉笙不爱你,从未将你放在眼里,不管你耍什么手段,他的眼里也不会有你,你这样固执又极端还死缠烂打的女人,你若是男人的话,你会喜欢吗?”

    至少他知道顾琉笙不会喜欢。

    如果死缠烂打就可以得到他的话,那么顾琉笙早就被那些女人给瓜分了。

    “你年纪确实不小了,也许给你一段婚姻能够让你从这一段感情清醒过来!”

    但是他担心的是会不会祸害了别的男人。

    苏燃冷笑,“没有去争取又怎么会知道呢?”

    她站起了身朝着屋子的方向走去,以她现在的形象完全不能够出现在顾家,还不如用这几天自己养好了伤,也让他们放轻了警惕,自己找个机会离开这里。

    看到苏燃离去的身影,苏焕很快拨打了个号码。

    “给我马上停了苏燃所有的银行卡。”

    此时他们的父亲被气得不轻,然而苏燃完全没有丝毫的紧张,一心只有高攀不得的男人。

    苏焕吐了口气,手里的铃声突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很熟悉的号码,很熟悉的名字。

    原本无奈冰冷的眸子,此时沾染上一丝柔情,这一次他没有再犹豫,很快接起。

    “你在哪儿?”

    对方低沉的声音很快透过话筒传来,“燕城,要我去苏家,还是你自己出来?”

    “你在盛放酒吧等我,我晚点儿过去。”

    对于苏焕的干脆,对方似乎很高兴,语气都轻快了几分。

    “好,我等你。”

    结束通话,苏焕想到要见的那个男人,只觉得心中一口抑气舒缓了许多。

    回屋子里跟管家交代了一番,又去看了一眼苏父,苏焕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便离开了。

    **

    顾琉笙为首,身后跟着一群精英朝着会议室的方向走去,宋微取了资料远远地跟上。

    一场会议结束,助理在一旁整理着记录,宋微也收拾了下桌上的东西。

    见着会议室里很快就剩余他们几人,顾琉笙也收拾了东西打算走人,宋微立即跟上。

    “顾总,鱼儿已经上钩了!”

    顾琉笙点头,“上钩就好,剩余的静候等待。应寒的背景可调查到了?”

    一听到应寒的背景,宋微立即蹙眉。

    “应寒的背影很神秘,目前尚未查到蛛丝马迹,但是有一点他接触过的家族不少,这么多的大家族反倒无法让人确定,而且应寒只是他的艺名。”

    艺名?

    顾琉笙停下了脚步,他看着身边的宋微。

    “接着查,我可不相信任凭宋微的能力查不出区区一个应寒的身份。”

    宋微苦笑,“我可不是神,谁都能够查出来,不过……越是有挑战性我便越是喜欢,应寒的事情早晚弄个水落石出。至于唐卿的背景,只知道他从小被一个称为唐嫂的女人养着,家境还算不错,唐姓也是随了唐嫂,怕是这个姓氏也并非唐卿的真实姓氏。”

    “唐嫂……姿色如何?”

    “平庸的中年妇女!”

    顾琉笙边走边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查查唐卿与二叔有没有接触,查查唐嫂的来历,唐卿的眉眼长得与晋晗极为相似。”

    “你的意思是……”

    宋微忍不住微微张开了嘴,有些惊讶,“顾二叔的私生子?怪不得之前看到他的照片总觉得有些熟悉,原来眉目就在这里,不过早前我也有查过顾二叔,发现他的红颜知己确实不少,但除了琉璃之外,倒是没有查到他在外头还有多少个私生子。”

    “只是猜测,你接着查就是,有了眉目就告诉我。”

    听到顾琉笙的吩咐,宋微点头,他跟着顾琉笙进入了办公室,顺手将门给关上。

    剩余两个人的时候,宋微也就自在了许多,在沙发上入座,亲手泡了两杯咖啡,一杯递到顾琉笙的面前,朝他打趣一笑。

    “跟少夫人和好了?”

    这几天发的脾气次数明显少了许多,虽然偶尔还会发上那么一次两次,但比起之前吃过炸药的顾总好接触了许多,这一楼层的员工也好过了点儿。

    和好?

    或许是和好了,那件事情也翻篇了!

    然而他总觉得这不是他要的所谓的和好,简水澜对他并没有之前无条件的信任。

    她本来就是个独立的女人,如今更是独立得可怕,甚至对他许多时候爱理不理。

    想到这一点,顾琉笙的脸色就阴沉了许多,抿了一口热咖啡,他看向宋微。

    “你很闲?”

    “当然不!就是跟顾总认识这么多年,多少有点儿了解,最近顾总的心情似乎好了那么丁点,但尚未回到之前的春风满面,顾总也好长一段时日没有更新朋友圈与微博了!”

    眼前从来不玩这些的,可自从结婚之后,没多久就必须现一下,到现在都很长时间没有秀恩爱了。

    顾琉笙很快拿起手机查看了下朋友圈他更新的状况,看到上一次的更新还是两人约会的时候,算一下日期确实有好些时候不曾更新了。

    他又点了简水澜的头像,入了她的朋友圈,也发现她好些时候没有更新朋友圈。

    想了想,很快地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过去。

    听到微信来信息提醒,正在忙碌的简水澜拿起手机查看了一下,是顾琉笙用微信方式发来的信息:很想你,中午一起吃饭,我去接你。

    简水澜想也没想直接拒绝,翦水清澜:不用了,我中午有约。

    简水澜回复得很快,顾琉笙很快打开消息去看,随即脸色阴沉了一片。

    宋微看到顾琉笙这样的表情,觉得自己很可能遭到池鱼之殃。

    很明显,怕是顾总跟顾少夫人提出了什么要求,被拒绝了!

    顾少夫人威武,第一个敢拒绝顾总的人啊!

    连他宋微都没这个胆子,顾少夫人这算是恃宠而骄?

    顾琉笙没想到简水澜这么快就拒绝了,他很快又发了一条:谁的约,比老公还重要?

    翦水清澜: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我没胃口!

    顾琉笙:乖乖地,别惹我生气,中午我去接你,半个小时到。

    简水澜这一次回复得更快,一连串不满的表情,刷了顾琉笙的屏幕。

    见简水澜最后还是妥协了,顾琉笙的心情好了许多,看向宋微。

    “中午陪我老婆吃饭,没别的事情就出去吧,我们夫妻二人的感情,你是不是管得太多?”

    “顾总哪儿的话,我这不是为了我们这一层楼的员工着想,顾总在顾少夫人那边碰了钉子,所有的脾气就得我们这一层楼的员工接收。顾少夫人的脾气也闹了好些天,如今应当不气了吧?”宋微笑着问他。

    顾琉笙并没有回答,倒是想起一事。

    “对了,与薛家的业务合作,今日起慢慢地抽离。”

    他必须给薛长轩一个教训,还有他母亲所作所为,也必须给点儿教训。

    让他们明白,顾家掌权人如今是他,顾氏集团的总裁,也是他顾琉笙。

    薛长轩敢觊觎他老婆,不想活了!

    宋微点头,“这一次有一个合作不小,原本我还想询问顾总是跟薛家合作还是跟致远合作,看来已经有了答案,致远公司虽然没有薛家大,但不可否认容总手下的精英不少。”

    “那就与致远合作吧!”

    他看了一眼时间,“有事情全都你揽着,别给我电话,下午我会晚点儿回公司。”

    顾琉笙取了外套又拿了车钥匙便朝外走去。

    宋微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喝尽杯子里的咖啡,也起身离去,并且锁好了办公室的门。

    看着顾琉笙远去的身影,宋微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尚未与他说。

    想了想,觉得算了。

    顾家的家事,他也插手不得。

    **

    这几天中午简水澜都是跟秦筝一块儿吃饭的时候比较多,偶尔白莲也会加入。

    但一有白莲加入,简水澜便将地点选在食堂,但有一点很奇怪,每次与白莲到食堂之后,总能够遇上陆屿。

    陆屿口口声声说了不喜欢白莲,却每次都能够出现并且与白莲坐在一块儿吃饭。

    难道男人也会口是心非,分明是喜欢的,却还是一副别扭的模样?

    她刚给秦筝发了短信说明中午无法一块儿吃饭,短信才发出去,就接到了顾琉笙的来电。

    “我到了,你在哪儿?”

    “一会儿就出去,你在外头等我吧!”

    “好!”

    顾琉笙很快结束了通话。

    简水澜将手机扔回了包包,收拾桌上的东西,并且关闭了电脑。

    看到简水澜拎包要离开,一旁的白莲问她,“中午不跟我们一块儿吃饭?”

    “嗯,中午有约,我先走了,拜拜!”简水澜含笑朝她挥手。

    **

    致远大门口,黑色的劳斯莱斯很不低调地停在正中央。

    还好简水澜一下班就跑了出来,此时出来的人并不多,她很快开了车门进去。

    顾琉笙并没有马上开车,而是侧过身子给她系好安全带,又在她的唇边落下一吻,揉了揉她柔软的发丝。

    “中午想吃什么?外头吃,还是回家?”

    要不是因为车子停在正门口,里头有车子过来不停地按响喇叭,他多想直接来个法式长吻。

    “回去还要烧菜太过麻烦,到外头吃吧,吃过了还不需要刷碗。”简水澜建议。

    “好!带你去吃火锅。”

    放下手刹,车子缓缓地前进,简水澜看着身边的男人,没一会儿便将目光移到了前方。

    “我允许你多看一会儿。”一旁顾琉笙突然开口。

    “谁看你了?”简水澜嗤笑了声。

    此时手机铃声响起,顾琉笙示意简水澜帮他接,手机放在座间储物箱,简水澜从里面取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名字,当即就想直接掐断。

    “你妈来电话了。”

    听到这话顾琉笙轻蹙了下眉头,“你接。”

    其实他想说我妈也是你妈,可是说到底他母亲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让简水澜再喊她一声妈,也确实有些为难她了。

    简水澜直接掐断,将手机往储物箱塞了进去。

    “没心情接你妈的电话。往后你妈是你妈,我连婆婆都不想喊她,就称呼她一声尊贵的顾夫人吧,这样子你妈高兴,我也不会太过勉强!”

    “再如何不是,也是我的母亲,你不喊妈也没关系,就喊婆婆,但顾夫人的话……”

    简水澜很干脆地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你要是有意见的话就在这里停车,我回公司食堂吃饭,别好好地心情被你三言两语给破坏了,顾琉笙我告诉你,我简水澜可没欠你们顾家什么,倒是你们顾家欠我不少!”

    如果不是顾家有人要对付她,当初她也不会为了寻求保护而选择与顾琉笙协议结婚,两人也不会扯上这么多的关系——

    题外话——谢谢soso678送给本文1张月票,谢谢shuangbo送给本文9张月票,今天收到好多票票!!!嗯,今天会加更哦,先更5千字,一会儿还有!!月底啦,还有月票的亲们可以扔给鱼儿,用乐文app投票,一票变成三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