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小澜,我若是想死,定然拉上你陪葬
    顾琉笙有些挫败,脸色也阴沉了几分,踩下油门,车子直接冲了出去,吓得简水澜连忙紧紧拉住扶手。

    要不是系着安全带,整个人都会因为这惯性冲了出去撄。

    “顾琉笙,你想死也别想着拉上我!”

    她侧过脸狠狠地瞪他,才发现他的脸色阴沉。

    就说中午最好别跟他一块儿吃饭,好好地心情都被破坏了偿。

    她宁可中午对着白莲那张虚情假意的笑脸吃。

    “小澜,我若是想死,定然拉上你陪葬!”

    森冷的嗓音从他的薄唇吐出,带着不满。

    车子并没有减速,两旁的风景一路迅速倒退,这完全是在飙车了。

    幸好没过多久,车子就到了繁华的街道,里面车子不少,顾琉笙也只能够将车速放缓,最后朝着附近的一处新开的火锅店开去。

    简水澜见着车速放缓,才微微松了口气,她年纪轻轻地才不想给他陪葬。

    火锅店是新开的,装潢很不错,两人选了一处包间,才刚入座,顾琉笙的手机就响起。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还是他母亲的电话。

    犹豫了下还是接起,“妈!”

    “阿笙,刚才怎么没有接呢?”

    “开车!”他淡淡地应了声。

    话筒里传来顾夫人含笑而温婉的声音,“原来如此,阿笙,家里来了客人,有空就回来看看,你也认识。”

    “没兴趣,我现在很忙,没什么大事就不用给我电话了。妈,再见!”

    没几句话,顾琉笙就结束了通话。

    简水澜点了不少烫火锅需要的材料,又将菜单递给顾琉笙。

    “想吃什么自己点。”

    他接过菜单,看了一眼简水澜打勾的几样,又添加了不少,最后递给服务员。

    材料上来很快,堆满了一张小长桌,顾琉笙将几样东西倒入了鸳鸯锅里,知道简水澜喜欢吃辣,便望辣汤那边多放了些她喜欢吃的食物。

    而后给她倒了一杯苹果汁递到她的面前,“天气冷,少喝点儿。”

    简水澜正好渴了,接过几口就灌了一杯,只觉得肚子里一股凉飕飕的感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顾琉笙见此明显不悦。

    “小澜,别跟我闹脾气,让你喝点儿,谁让你全都喝了?”

    “谁闹脾气了?我渴了就喝,难道这就是闹脾气?”

    顾琉笙最终什么也没说,轻叹了声,从一旁取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我还是喜欢你以前跟我说话的语气,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但别让我等太久了。

    他很快发送,没一会儿就听到简水澜包里手机短信的声音。

    取出手机,发现是对面顾琉笙发给她的,眉头轻蹙了下,打开一看短信内容。

    一会儿默默地将手机塞回了包里,现在她又该怎么用以前的态度来面对他?

    垂下了眼眸,看着沸腾的鸳鸯锅,带着辣味的烟雾迷蒙,让她有些看不清楚坐在对面男人的眉目,却似乎更是柔和了轮廓。

    顾琉笙见她不语,便也没有说话,只是在等了些时候,便从红汤里捞出一颗丸子吹了吹尝了下。

    见丸子里面已经熟透了,才盛了几颗丸子放在碗里递到她的面前。

    “熟了!”

    取过简水澜面前的空碗,他往清汤那边捞了几样食物。

    简水澜默默地吃了两颗丸子之后才问他,“有没有顾家神秘人的消息?”

    “暂时还没有消息,还在查。”

    简水澜嘟了下唇,怎么这么慢!

    已经涮了不少的食物,看到她难得吃得缓慢,顾琉笙给她捞了一些羊肉串,又剥了涮好的虾放到她的碗里。

    “今天没有胃口吗?”

    “嗯。”简水澜老实地点头。

    顾琉笙的脸色便有些阴沉了下来,“是因为跟我一块儿吃饭才没有胃口?”

    简水澜自然不敢直接说是,却也没有回答。

    “小澜,别惹我生气,除了隐瞒你这一件事情上,我记得从来我都是事事顺从着你,将你宠着,可你别忘记了我脾气不好,万一惹恼了吃亏的还是你。”

    “所以,你这是在威胁我?”

    “算不得威胁,只是希望我们可以回到以往,而不是一见面就带着火药味,更不是每次一开口就让我觉得话中有刺,我知道你最近对我有诸多不满,所以希望你可以将态度改变一下。”

    她又该怎么做到以往呢?

    那时候顾琉笙告诉她,在整个顾家,能够信任的人只有他,可如今……

    她可不这么认为,在顾家能够信任的人只有她自己!

    她觉得自己也是钻牛角尖的人,一旦被欺骗了,被隐瞒了,就忍不住耿耿于怀。

    许是因为前几年云家的事情,让她逐渐养成这样的习惯,一旦发现自己被欺瞒了,就忍不住地想要让自己变成刺儿,用刺儿将自己裹起来,隐藏在里面。

    这样子,用自己坚硬来的外壳来保护自己,才不会再受到伤害。

    许是因为对顾琉笙的喜欢也深不到哪儿去,如果现在与他分开,她觉得也不是太难。

    相反的,她也知道顾琉笙对她的感情也并不深,没有遵守协议结婚的内容,或许只是觉得适合或是习惯,而并非喜欢或者更深入一点儿的爱。

    就如她询问了两次为何对她这么好,他给予的回答从未都不是正面。

    如果有喜欢,也并非太深,就像她对他的感情。

    这样也好,彼此不用深陷,将来若是分离也不会是太疼的一件事。

    或许是刚才的气氛太过严肃,简水澜笑了笑,从白汤里捞了几颗丸子放到他的碗里。

    “多吃点,我没有胃口也并非是因为你,胃口再好的人谁能够每天都有好的胃口呢?再说了早上我吃了不少东西,喝了一杯咖啡,秦筝还给我带了面包还有几个汤包,才吃了一个小时所以并不是很饿。”

    说着,她往两边的汤里添了几样青菜。

    对于简水澜的解释,顾琉笙并不满意,然而也没发觉话里有什么不对。

    红汤虽然很辣,但还算开胃,简水澜便盛了小半碗慢慢地喝着。

    这些汤是用大骨熬出来的,加上其他的材料进去煮了这么久,特别鲜美醇香,小半碗汤,没一会儿就喝完了。

    既然早上吃了这么多,那就别吃太多了,吃撑了难受。

    这一顿火锅,两人都没吃上多少,桌上还有不少东西都没有烫完。

    顾琉笙忍不住想若是以往只怕连一根青菜叶子,简水澜都不会放过。

    吃饱之后,二人也没打算这么快就走,简水澜拿着手机把玩着,顾琉笙取了卡让服务员结账。

    看到低头玩手机的简水澜,忍不住伸手夺过了她手里的手机,看到页面正是网文,随即关闭了页面。

    “少看这些东西,每日里这么看着,也不怕看花了眼睛。”

    “要你管!”

    简水澜倒了一杯苹果汁喝了几口,刚吃了辣现在喝点儿果汁只觉得说不出的舒坦。

    “下周我打算出差一趟,大概要一个星期才回来。”

    简水澜双眼一亮,也就是说一个星期不用看到他?

    所以他的老婆这样不待见他,连他要出差也这么兴奋?

    下一句话,顾琉笙打碎了她所有的幻想。

    “我打算带你一块儿过去,有一场酒会我需要个女伴,你就是最适合的那个人。”

    本来这事情宋微去处理就足够了,但想着好些时候不曾与她单独出门,所以这一次他决定亲自去,顺道将这个女人带在身边。

    “那我这边的工作怎么办?”

    这一段时日她动不动就是请假,已经有不少人对她有意见了,同个部门的人虽然没有明面说,然而私下怎么聊她就不得而知了。

    “你会以出差的名义一起过去。这事情也涉及到致远,顾氏集团与致远有不少的业务来往,说不定承祯到时候也会过去。”

    “假公济私!”简水澜轻嗤了声。

    还以为可以一个人单独住上一段时日,不用每天都面对他,她都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单独住过了,从领证到现在。

    如果可以分开一段时日,或许她能够利用这些时日安静地想想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二人回到了车子里,顾琉笙将天窗打开,让外头清新带着冷意的风吹了进来。

    他并没有立即启动车子,而是从后座取出一只文件袋递给她。

    “看看,也许你感兴趣!”

    简水澜不明所以地接过,打开文件袋,见有不少资料,她将里面的资料细细地看着。

    发现有几张是黑白打印出来的监控,里面那女人是云水溶,而背景是燕南医院。

    将所有的资料都看了一遍,简水澜还真有些震惊,“云水溶假怀孕?”

    为了薛长轩,她还真什么都做得出来,或许不全是为了薛长轩,而是为了薛家少夫人的位置。

    现在的云家已经不行了,苦苦支撑着,只剩余宣告破产。

    如果云水溶没有紧紧地攀住薛家这一根高枝,云水溶怕是只能够回到未来到云家的时候。

    “嗯,这一份资料我也才拿到手,燕南医院有医生被云水溶收买,此事紫瑜尚未知道,不过目前先不打草惊蛇,等到最有利的时候再拿出来。这事情我先告诉你,别到时候被她给算计了。”

    顾琉笙将她手里的资料全都装回文件袋里,又说,“云水溶目前给薛长轩戴了一顶绿帽子,但如果没有如愿以偿怀上孩子,到时候担心被拆穿,怕她用肚子里孩子的事情算计你,或是算计你身边的人。”

    简水澜明白了,如果到时候云水溶找个机会与她见面,结果将所谓的孩子给弄没了,那么她简水澜只有百口莫辩的份儿。

    幸好顾琉笙查到了这些事情,到时候如果云水溶采取这样的手段,她便有了证据指出云水溶假怀孕收买医生的事情。

    她看着顾琉笙将手里的文件袋又放回了后座,突然就有了主意。

    “这一份材料好好藏着,确实别打草惊蛇,我倒是想看看薛长轩知道云水溶将来怀的孩子并非是他的骨肉,会如此?”

    给薛长轩戴绿帽子,这云水溶竟然还做得出这样的举动来,不是口口声声说爱他吗?

    不过这样大胆的行为,只怕并非云水溶能够想象出来的,那云夫人的手段更高明!

    看到云家倒霉,她怎么就觉得浑身说不出的畅快?

    顾琉笙感觉到简水澜的情绪有些变化,勾唇一笑,揉了揉她的长发。

    “云家欠你的我会一样样帮你拿回来,包括你母亲辛辛苦苦打下的百盛的事业。”

    简水澜挥开了他的手,“百盛我又没打算要,等查出我妈当年车祸的内幕,若是跟云家跟有关系,我非要让他们一无所有,让云盛用余生来后悔,让云夫人与云水溶也尝尝一无所有的滋味。”

    还有她背了这么多年黑锅的事情,也没打算放过陷害她的人。

    “可你毕竟是云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百盛现在虽然是个空壳子,但若是放在你手里我可以让它回归当年的辉煌,甚至让它走上巅峰。”

    简水澜摇头,“我知道你有这样的本事,可云盛的东西我还不屑要,我妈当年与他离婚一毛钱都没带走,百盛更是不放在眼里,那些东西对我来说也没有意义,还不如让云盛看着百盛消失。”

    云盛的心血都在百盛,没有了百盛,云盛也就一无所有了。

    她觉得这是最好的报复。

    而且云水溶不用她出手,她自己就被能够被薛长轩给毁了!

    至于云夫人,虽然不少心计,手段也高明,可她也没打算放过。

    顾琉笙拉上了她的手,“不需要百盛就算了,你还有我,我的便是你的!下午别去上班了,我带你去看电影,或者你有什么地方想去游玩的?要不我带你去逛街,你冬天的大衣不多,我带你去买几件!”

    又想让她旷班?

    “不去,下午要干活,成日里请假旷班,你以为致远是我开的?”

    “你可以选择去我办公室与我一块儿办公!”

    顾琉笙也没打算让简水澜同意,直接拨打了杨络的号码,那边杨络很快接起。

    “杨总监,我是简水澜的丈夫,下午与她有重要的事情,代她请假半天,有意见吗?”

    顾总给他电话……

    但请假是这么请的吗?

    杨络深呼吸了口气,“既然有重要的事情,当然没有意见,不过既然小简是致远的员工,让她明天回公司补一份请假条。”

    “好!”

    顾琉笙应了声,很快掐断了通话。

    所以说,他这是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为她请假了?

    简水澜张着嘴看着一意孤行的男人,“我都说了我下午有事,谁跟你看电影、逛街了?”

    还有他什么时候手机里存了杨络的号码,她怎么不知道?

    “杨总监让你明天上班补一份请假条就是,你若是担心被扣了工资……”

    他打开储物箱,从里面取出钱包递给她,“扣了多少,自己拿!”——

    题外话——今天更新一万字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