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 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只怕琉笙也不好自己做主
    鞋子的款式确实都很不错,目光一扫,顾琉笙很快挑了两双出来,一双是平底,一双是高跟。

    “都取35码的过来试试看!撄”

    “好!”请先生稍等。

    此时简水澜已经换上了大衣,瞧见顾琉笙正朝着这边走来。

    她整理了下领子站在落地镜前面,蓝色的倒也适合她,顾琉笙的眼光还真不错偿。

    顾琉笙走了过来替她整理了下后面因为换衣服而有些凌乱的发丝,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

    “这件也适合你!”

    之后,简水澜又试穿了几件,顾琉笙都觉得很不错,于是全都买了下来,两双他挑中的鞋子在试穿之后也一并买下。

    冬天的大衣装了好几个袋子,顾琉笙先将袋子都送到了车子里,又带着她逛了几家店,最后顾琉笙也给自己买了两件简水澜挑选的大衣。

    两人可以说是满载而归。

    在外头吃过晚饭之后,玩了一整个下午都有些累了,在买了几样甜点之后顾琉笙就开着车子回了西江月圆。

    东西不少,他两只手提了好几只袋子,简水澜一手提着两只袋子,一手拎着刚买回来还带着热气的甜点,默默地跟在顾琉笙的身后。

    当两人看到大门口白色的保时捷时简水澜微微顿了下步伐,在西江月圆里面白色的保时捷不少,然而那一块车牌上的数字却只有一个人有!

    顾家的顾夫人!

    顾琉笙回头看简水澜,见着她的神色很快沉了下来,心里有些郁闷,好不容易将他的小妻子给哄得高兴了点儿,他母亲怎么就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

    “我先上你上楼。”

    “不请你妈妈上去吗?”

    “她肯定不乐意,走吧!”

    坐在车子里等候的顾夫人从后视镜里看到走来的男女,目光落在顾琉笙双手提得满满的袋子里,她很快推开了车门看着走来的两人。

    走得近了,顾琉笙才出声,“妈!”

    “这么长时日没见着你,你也不愿意回去老宅,我只好过来了!”

    顾夫人瞥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简水澜,随即扯出一抹笑意,“简小姐,不打算跟我打个招呼?”

    “顾夫人这么晚了来这里做什么?”

    简水澜也朝她一笑,随即看向顾琉笙,“不是说要先送我上去吗?难不成你还想着将顾夫人请到楼上,我那一处房子可不大欢迎凶手!”

    “妈,我先送小澜上去。”

    顾夫人浅浅一笑,“不请我上去看看?自从你这房子重新装潢之后,我可是从未去看过。”

    “顾夫人也说了是重新装潢之后的,很抱歉那一处房子现在是我的,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只怕琉笙也不好自己做主!”

    说着,她嫣然一笑,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便朝着里面走去。

    房产证的人改成了她,倒是也有好处,最起码现在那一处房子是她简水澜的!

    “我一会儿下来!”

    眼看大门就要合上,顾琉笙便提着手里的东西大步走了进去。

    看到离去的两人,顾夫人的神色很快就冷了下来,刚才温婉的笑容已经消逝。

    西江月圆的房子,顾琉笙竟然过户到简水澜的名下!

    一处房子罢了,她并不看在眼里,然而给这个女人,她始终觉得咽不下去。

    如果她能够拿了房子离开顾琉笙,倒也没什么不好,可简水澜肯离开吗?

    回到了家里,顾琉笙将东西都放在了沙发上,看到简水澜闷闷不乐的样子,走了过去将她抱在了怀里。

    “别胡思乱想的,也别不高兴,先去洗澡,我下楼一会儿马上回来。”

    看到桌上的甜点,顾琉笙又吩咐,“今天吃了不少的甜点,这些等到明天再吃!”

    见着简水澜不语,他只有低头封住了她的唇,一番浅尝辄止,若不是他母亲还在楼下,他真想直接将她给推倒了。

    简水澜离开了他的怀抱,再怎么讨厌顾夫人,可终归是顾琉笙的母亲。

    “你下去吧!”

    “有事情就打我手机,我会马上回来。”顾琉笙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

    简水澜将买回来的衣物整理了一番,便进了浴室。

    下楼之后,顾夫人坐在车里等候,顾琉笙直接打开了车门也钻进了后车座,随即将车门关上。

    “妈这么晚过来,有事情吗?”

    “没有事情就不能够过来,看看那个女人刚才是什么态度,阿笙,这就是你想要的女人吗?浑身是刺,心计不少,出身也不好,名声更是别提了……”

    见着顾夫人还想继续说下去,顾琉笙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我只知道小澜很好,还有妈似乎没有资格这样说她吧,小澜是哪儿得罪了你,需要你如此?”

    “我与她的感情很深厚,不管妈用什么手段,都无法将我们分离。如果妈这一趟过来只是为了嫌弃我的妻子的话,那么就请你回去吧,西江月圆并不欢迎你。”

    见着顾琉笙就要去推开车门,顾夫人很快阻止了。

    “等等,我今天过来找你,是想让你回去一趟,过几天就是老爷子的寿辰了,你可有什么想法?这几天晋晗可是天天都去陪着你爷爷说话下棋,你爷爷不知道有多么高兴,难道你就不担心晋晗他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顾琉笙松开了搭在车门的手,看向顾夫人。

    “爷爷不喜欢人多,不喜欢宴会,就一家人吃个饭吧,寿辰到了之后我自然会带着小澜回去,但也希望妈可以将不相干的人都赶出去,否则那一天就别怪我没有去给爷爷祝贺了!至于晋晗……他也是爷爷的孙子,跟爷爷说话下棋,不是很正常吗?妈的年纪也大了,成日里忧心这么多,就不怕长了皱纹?”

    “谁知道他心里是不是有什么想法!晋晗也是个聪明能干的,虽然你现在是顾家的掌权人,是顾氏集团的总裁,如果你肯听妈的话娶了楚楚或是蓉蓉,这个位置你只会坐得更稳!实在不成,苏家也是不错的,苏燃又对你死心塌地,之前不是还为了你连性命都不要吗?”

    明明有这么多好的资源,可一想到自己的儿子选择了最差劲的一个,顾夫人便觉得心有不甘!

    “谁最适合我,我最喜欢谁,我自己明白就好。没别的事情妈就回去吧,往后就别来西江月圆了,小澜不想看到你!”

    他打开了车门,侧过脸去看顾夫人,“好好的婆媳关系,是妈要处成这样,也怨不得别人,自从妈对小澜做出这样的事情,小澜怎么做,我都不会怪她!”

    车门很快被关上,顾琉笙大步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徒留下顾夫人大口地喘着气,这个儿子长大了,就不听话了?

    计策不少,可若是太狠了,她又担心最终儿子怨恨她。

    可如今顾琉笙这样的态度,简水澜不能留!

    她是不能够亲自出手,可如果借刀杀人呢?

    这一次她一定能够将所有的嫌弃全部撇干净!

    反正简水澜得罪的人不少!

    深呼吸了口气,顾夫人终于出声,“开车,回去老宅!”

    “是!”司机很快发动了引擎。

    **

    回到楼上,简水澜正沐浴好,将换洗下来的衣物直接扔在了阳台上的盆子里。

    洗净了双手,看到桌上刚出炉的蛋糕,刚打算吃一个,便听到外头输入密码的声音。

    顾琉笙走到玄关处就看到简水澜拿着蛋糕小口小口地吃着,换了鞋子后他走了过来,眉头轻蹙了下。

    “怎么又吃上甜品了?你今天吃了不少!”

    “连我吃东西也要管?”

    她朝着他的身后望去,见着没有别人才松了口气。

    她可不想大晚上的还大动肝火,伤身!

    顾琉笙知道她在看什么,“妈回去了,只是过来提醒我过几天就是爷爷的寿辰了,我们一块儿给爷爷准备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