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就是觉得今天的你有那么点儿不一样
    乌黑柔软的头发,五官精致漂亮,合身的深色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挺拔如松,多了几分成熟稳重。

    此时应寒看到简水澜,面露笑容,“欢迎我进去吗?”

    “欢迎欢迎!撄”

    简水澜立即点头,“就是觉得今天的你有那么点儿不一样!”

    应寒看着眼前穿着白色毛衣与浅色系铅笔牛仔的小女人,忍住了想要摸她柔软的长发的冲动偿。

    “今天赴约,自然是要正式一点,之前几次见面倒是穿得太过休闲了!”

    简水澜笑着连忙让开让应寒进来,关上门之后,取了一双柔软的男性棉鞋给他换上。

    “这是新的鞋子!”

    顾琉笙有洁癖,别人碰过的东西他都嫌弃,但家里总会有客人过来,她索性空了一层鞋柜专门放了几双男女客人过来可替换的棉布拖鞋。

    应寒换上鞋子,嗅得空气中充满了食物的香气,忍不住出声,“好香,是你烧的菜吗?”

    “不全是,我和秦筝一块儿烧菜,一会儿你来尝尝!”

    她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并不见秦筝的身影,便让应寒先在餐厅入座,自己从厨房里端来已经准备好的食物。

    应寒自然不好坐着看她忙碌,也起身朝着厨房走去,接过简水澜手里那一锅炖汤。

    “我来!”

    简水澜折回去一手端上两盘菜,两人就这么一来一回地端了十几道菜,应寒看到满桌丰盛的菜色还真有些惊讶。

    “都是你们烧的?”

    他还以为过来这边吃,应当就是到酒店叫几样菜送过来,没想到是他们两个女孩子亲自下厨。

    “嗯。我跟秦筝一块儿准备的,一会儿你尝尝谁的手艺高,你等着啊,我去看看秦筝怎么还不出来!”

    都好几分钟过去了,秦筝将自己关在浴室里做什么?

    应寒从进来到现在并没有看到顾琉笙的存在,应当是不在家里吧!

    简水澜敲响了卫生间的门,“秦筝,你好了吗?吃饭啦!”

    “好了好了,马上就好了!”里面传来秦筝的声音。

    简水澜只好与应寒在餐桌等她,应寒笑看着对面的女人。

    “顾先生不在?”

    “出差了!这几天就我跟秦筝两人,平日里他性子闷,都没人喜欢过来。”

    原来是出差了,怪不得简水澜会邀请他过来吃饭。

    “两个女孩子住着,要是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电话,我就在楼上,下来很方便的!”

    此时浴室的门被打开,秦筝腼腆着笑容走了出来,简水澜一看到她与刚才的区别只觉得丢脸,吃个饭而已还需要化妆,不怕一会儿连口红都给吃了下去,怪不得进去这么久。

    秦筝眨着刚贴上去的睫毛,笑着朝他们走来,最后在他们二人的中间坐下,随即朝着应寒伸出了手。

    “男神,我是你的小雪花秦筝,还记得吗?”

    应寒伸出手握住了秦筝的手,“记得,秦筝,第一次见面是在电梯里遇上。”

    秦筝立即激动地点头,久久地握住了他的手,“男神的记性真好!”

    应寒笑着想将手从她的手里抽回来,奈何秦筝死死握着,只得以眼神示意。

    丢人!

    简水澜拉了下秦筝的手,估计今晚上秦筝可以不用洗手了。

    秦筝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我们吃饭吧!”

    这一双手她打算一星期不洗了,男神的手好温暖啊!

    简水澜想了想将手机设置好,询问他们二人。

    “开饭前,我们合照一张,可以吗?”

    应寒点头,“自然可以!”

    秦筝欣喜若狂,狠狠地点头。

    简水澜找来自拍杆,三人应寒的手最长,于是两个女人一左一右地围绕在应寒的身边,三人摆出了不少的表情与姿势,最终一一定格。

    简水澜取回手机,翻看着最后原图发给他们二人。

    秦筝夹了一块可乐鸡翅放到应寒的碗里,“你尝尝看,这道菜是我做的!”

    应寒尝了一口,点头,“很好吃!”

    得到应寒的肯定,秦筝觉得自己死都能瞑目了!

    “饭前一碗汤!”

    简水澜给他盛了一碗炖汤放到他的面前,“尝尝看,我炖的汤!”

    应寒看着她晶亮迷人的双眸,也尝了一口,“特别好喝!”

    看到她们两人还想给他夹菜,应寒有些无奈,但还是友好地出声,“你们也别光顾着给我夹菜,都吃吧,天气冷,这些菜容易凉了!”

    两人只好作罢,只是在吃的时候偶尔会偷偷地望他一眼。

    吃了一半,简水澜突然提议,“要不要喝点儿酒暖暖身子?顾琉笙那家伙藏了不少的好酒,我们去帮他喝了。”

    “好啊好啊!顾大男神藏的酒肯定名贵又稀少!”秦筝也来了兴趣。

    应寒看到她们两人兴致颇高,只好点头。

    “好!”

    得到他们两人的同意,简水澜朝着专门空出来的一间房间作为酒窖走去,屋子被反锁,她只好找来钥匙开门。

    看到里面满目琳琅的酒,她对酒懂得不多,但也知道能被顾琉笙藏在这屋子里的酒都是名贵的。

    与其藏在这里,不如拿出来喝了!

    她随手取了最边上的一瓶,看了一眼上面的字母:chateau-lafite-rothschild-pauillac-france。

    应该价值不菲,反正也是要喝掉的,还不如让他们三人喝了!

    找了三只玻璃酒杯,简水澜给他们一人倒上一些。

    “尝尝看,味道应该不差!”

    应寒出身名门,对于红酒自然是熟悉的,他自己也藏了不少的好酒,看到那一串字母还有下面标注的年份,也知道这一瓶红酒价值不菲,被他们三人这么喝了还真有些可惜。

    顾琉笙藏酒,自然是酒中之王,又岂会是普通的葡萄酒。

    他举杯看着成色极好的红酒,品尝了一口,口感顺滑,极为芬芳香醇,回味悠长。

    简水澜举杯朝他们两人敬酒,“我先干为敬!”

    她仰头一口喝完。

    秦筝也仰头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好喝!果然是顾大男神珍藏的酒!”

    应寒又品了一口无奈一笑,这么名贵的酒看来是被她们当成饮料来喝了。

    晚上虽然烧了不少的菜,应寒很给面子地每道都尝了,而且也吃了不少,加上秦筝与简水澜两人战斗力超强,倒是没剩余多少。

    饭后,秦筝收拾碗筷,简水澜在厨房里削水果,应寒在客厅里看电视,几次想去厨房帮忙都让两个女人给赶了出来。

    三人喝了一瓶酒,虽然酒量都不错,然而简水澜与秦筝还是被酒给熏得双颊通红。

    秦筝刷洗了所有的碗筷,简水澜削好水果,又榨了三杯果汁,让秦筝帮忙端了出去。

    应寒看到她们二人被酒熏得通红的双颊,忍不住一笑,那酒的后劲不小,她们二人还只是红了脸,酒量倒是不差。

    三人吃着水果,秦筝凑到了应寒的身边,腆着脸问他,“我能知道你的号码吗?我们两个女孩子住在这里,万一有什么事情你就住在楼上……”

    应寒伸出了手,“手机给我下。”

    秦筝立即点头,将手机奉上。

    修长匀称的手指轻快地在屏幕上点着很快拨通了自己的号码,随即挂断,并且存上自己的名字。

    “这是我的号码,有事情可以找我。”

    男神的号码……

    秦筝得意地朝着简水澜挑眉。

    啧——

    她早就有应寒的号码了!嘚瑟个什么!

    应寒又说,“我微信账号是手机号码。”

    这么明显的意思,秦筝自然懂得,于是很快加他为好友。

    应寒也取出手机将她的号码存入联系人,并且通过好友请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