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阿笙性子冷,多个孩子热闹
    刚走出大门就看到顾晋晗站在一辆黑色的车子旁,她看了一眼上面的标志啧啧出声。

    这顾家可真有钱,不论是谁开的都是名车。

    她可是见识过顾琉笙的车库,除了他常开的那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还有不少名牌的车子,倒是送给她的那一辆白色的劳斯莱斯,如今还堆放在车库出落灰尘。

    顾晋晗站在车旁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女人,松散的丸子头特别可爱,淡淡地妆容,浅蓝色的连衣裙,外头披了一件小香风的外套,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衬得一双腿更为完美偿。

    “大嫂稍微打扮下,真是迷人,大哥的眼光可真好!”

    简水澜走到他的面前,“你就少贫我了,我这么突然过去不大好意思吧,要不要等琉笙回来了再一块儿去?”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妈可是念叨了好几次让你过去,大哥这一次出差起码也要一个星期才能够回来吧,两天不见想大哥了吧!”

    想吗?

    简水澜很想白顾晋晗一眼,但最后还是选择了羞涩一笑。

    她还恨不得顾琉笙这一趟能够出差十天半个月才回来,等她逍遥过了。

    顾琉笙才离开两天,她就感觉到自己重温了一番未婚前的日子。

    没有人管着,简直太自由了!

    “走吧,我妈很喜欢你的,别说她是我母亲我就偏向她。大伯母虽然性子温婉,然而总有一股距离感,四婶出身名门看起来也很好接触,可四婶有点儿势力眼,就我妈最好了,没什么脾气也没什么架子,你会喜欢她的。”

    简水澜觉得这个男人看得应该只是表面,顾夫人哪儿性子温婉了?

    又何止是距离感?

    反正这一点她不服!

    当初顾琉笙用嫌贫爱富与尖酸刻薄来形容顾夫人,她觉得这些形容词还都是轻的!

    她觉得完全可以用狠毒来形容她了!

    顾晋晗刚打开副驾驶座的位置突然想起一事,“不是说还有你的朋友?咋么没有跟来?”

    “她还在睡,这么冷的天懒得起来。”

    顾晋晗笑了下,“这几天才降了点儿温度就喊冷,真正的冬天还远着呢!”

    简水澜最后还是上了顾晋晗的车子,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在一幢别墅前停下,远远就可听得里面流水的声音。

    别墅是现代简约风格,建筑占地面积不大,然而外头的绿化特别雅致。

    就算已经到了初冬,所见之处还是犹如明媚春日,处处绿意还有初初绽放的花朵。

    顾晋晗将车子在车库里停好,下了车绅士地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下来吧!”

    简水澜解开了安全带,拎着包下车,与顾晋晗走出车库,走到大门的时候,简水澜就有些退怯了。

    “要不……我改天再过来吧!”

    毕竟与二婶只有一面之缘,这么直接过去有点儿尴尬。

    而且三叔也在,若是顾琉笙也在的话倒也没什么,最起码她解决不了的可以交给他。

    顾晋晗好不容易将人给拐了过来,直接拉住了她的手不容她退缩。

    “我都信誓旦旦跟他们说过一定将你请过来,一会儿还玩牌,我跟三叔两个玩起来也没意思,上回让你赢了几局,这一回我非要赢点儿面子回来!”

    简水澜直接被顾晋晗给拽了进去,看到顾晋晗这般大大咧咧地拽着她的手,立即甩开了他的手。

    “我自己能走,你别拽着我,不舒服!”

    顾晋晗笑了下,那一双带着几分桃花的眼满是无害的笑容。

    真像!

    完全与唐卿的眼睛一模一样!

    不知道顾晋晗看到唐卿会是何感想!

    简水澜一路跟着顾晋晗进了客厅,看到正与顾安歌闲聊的顾二夫人立即打了招呼。

    “二婶好,三叔好!我是水澜!”

    顾安歌只是点了下头,“坐!”

    顾二夫人看到来了客人,立即起身上前拉住了简水澜的手。

    “听说水澜打牌不错,上回可是赢了安然与晋晗好几局,这不晋晗一直囔着要找你过来打牌,正巧今天周六都不需要上班,就在家里玩上一天,等天黑了再让晋晗送你回去。我都念叨了几次,阿笙也不愿意带你过来,还得晋晗亲自去接你。”

    简水澜见自己的手被她握在手里,偷偷深呼吸了口气,也露出完美无懈的笑容,反握上顾二夫人的手。

    “上回运气不错侥幸赢了几局,不值一提。琉笙一直都忙着不上班的时候又懒得出门,所以一直拖到今天也没能带我过来,其实我也早就想过来看看二婶了,上回二婶送给我的那一只翡翠镯子我真的很喜欢!”

    三叔与四婶出手十万的红包,看起来是不小,然而真正值钱的还是二婶送给她的缅甸翡翠镯子,她问过顾琉笙,目前市价百万起价。

    吓得她都不敢戴在手上了,这么贵重的首饰磕碰坏了她岂不心疼。

    看到简水澜落落大方的样子,顾二夫人也喜欢,连忙让佣人去准备午饭。

    几个人来到餐厅,简水澜选择坐在了顾晋晗的旁边毕竟都是晚辈这么坐总不会错。

    看到餐桌上少了个人,简水澜问顾晋晗。

    “二叔中午没有回来吗?”

    “嗯,我爸中午有饭局。”

    顾二夫人也笑了,看向简水澜。

    “你二叔平日里都忙着,午饭很少回来吃。家里除了晋晗经常回来,晋暄跟他的朋友合开了公司,成日里在外头不务正业很少回来,至于晋曦他出国留学,明年才能回来,家里可就剩余我一个人了,你要是有时间就常来陪陪我,反正也认得路,用不着阿笙带你!”

    简水澜立即点头,“那是自然的,回头我常过来就是,不过二婶要是无聊的话也可以常去西江月圆,平日里也就我与琉笙两个人,琉笙又是个不爱说话的人。”

    一提到顾琉笙,顾安歌也有了话。

    “阿笙那小子性子是冷了点儿,没想到是个疼媳妇的!”

    “可不是,将水澜都当成了宝贝!我去的时候都恨不得我赶紧消失,别耽误了他们二人甜蜜时光。”

    顾晋晗笑着给简水澜夹了菜,“在我家里,你可别跟我们客气,喜欢吃什么直接跟我妈说,跟我说也成,不喜欢吃什么也别勉强。在这里又不是顾家老宅,随意点儿!”

    顾二夫人笑道,“是是是!在这里你可别跟我们客气,喜欢什么直接说,不需要客气的,瞧你三叔就喜欢我们家这样的气氛,三天两头就喜欢过来一趟。”

    “谢谢二婶!”

    她尝了几样菜满意地夸赞,“这些菜的味道真不错!”

    顾二夫人见她吃得开心,心里也高兴,含笑问她,“新婚蜜月的,什么时候打算要个孩子?你们这结婚也有一些时候了,阿笙性子冷,多个孩子热闹!”

    “这……”

    简水澜尴尬一笑,“二婶,我年纪还小呢!”

    “是啊,妈,大嫂也才大学毕业一年多,现在说生孩子的话,不是太早了?”

    顾晋晗也在旁边点头,随即又将顾安歌给搬了出来,“妈,你看三叔到现在都尚未娶妻,大哥急什么?”

    顾安歌用筷子戳了下顾晋晗的筷子,“要你拿我出来说事?”

    顾二夫人懒得看他们二人的举动,只笑着看简水澜。

    “什么还不小,阿笙都三十好几了!”

    简水澜觉得自己再不应下,顾二夫人怕是要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于是乖巧地点头。

    “二婶说的是,琉笙的年纪确实不小了,是时候该要个孩子,我们会努力的!”

    听到这话,顾二夫人才算满意了,而后看向顾晋晗。

    “你大哥都准备要孩子了,你什么时候给我要个媳妇回来?年纪不小了,不上班的时候就懂得睡觉,除了睡你还会什么?大好青春,都快要让你给睡过去了!”

    顾晋晗夹了一块羊腿放到顾二夫人的碗里,“妈,咱们吃饭,大嫂难得过来一趟,你这么不消停的,回头阿嫂肯定不敢再过来了!”

    “嗯,二嫂吃饭吧,食不言寝不语,老头子说的。”顾安歌也发话了。

    顾二夫人看了他们一眼,只得默默地吃饭。

    看到这一幕,简水澜忍不住一笑,不过饭桌上也算是真正地安静了下来。

    除了一开始热闹,毕竟是顾家人,一群人用膳都是优雅的。

    简水澜也只得跟着他们一样,将自己与秦筝胡吃海喝的举动收了起来,举止还算优雅地吃了一顿饭。

    吃过午饭,顾晋晗就去取了两副牌过来。

    “妈,你也过来玩!”

    顾二夫人笑了声,“你们年轻人去玩就是,我在一旁看着。”

    “说得好像三叔也是年轻人一样。”

    顾安歌一脚踹了过去,“顾晋晗,你再啰嗦!”

    简水澜走了过去,“二婶一块儿玩吧!”

    “好好好!”

    难得简水澜发话,顾二夫人倒也干脆地答应。

    四人入座,顾晋晗将牌放在桌上,看向顾二夫人。

    “妈,你可要小心了,大嫂玩牌厉害!”

    “水澜看着就是个聪明伶俐的,不过你三叔也不差!”

    这一次依旧赌钱,幸好简水澜出门的时候往钱包里塞了十几张百元大钞,凭她玩牌的技术总不至于都输光吧!

    果然第一局依旧是顾安歌赢,众人纷纷给钱。

    第二局是顾二夫人赢,简水澜又心疼地给钱。

    摸透了顾二夫人出牌的套路,加上之前对顾安歌的套路有些了解,至于顾晋晗似乎也没打算想赢,出牌的套路有些乱,更可以说是出其不意。

    第三局简水澜总算是赢了一把,看到又赢回来的钱,有点儿小小的心花怒放。

    玩牌的时候过得很快,几局之后,就听到外头爽朗的笑声,“家里这么热闹啊!”

    “二哥回来了!”顾安歌朝他一笑。

    顾二夫人看到顾安扬回来,立即放下了手里的牌,朝着他走去,接过他递来的大衣。

    “你倒是回来了,阿笙他媳妇过来玩牌呢!”

    简水澜看到顾安扬回来立即乖巧地起身,朝着他礼貌地喊了声,“二叔好!”

    “好好!你们玩,我这边还有事情先回趟书房。”

    顾安扬朝着简水澜一笑,似乎也没有多看,便朝着二楼的楼梯口走去。

    顾晋晗将简水澜拉回了座位上,“别理会我爸,成日里忙着,见到他的机会可不多!”

    简水澜也不好去说顾安扬什么,而且自己对他的认识不多,只是微微一笑,继续玩牌。

    又玩了几局,一个佣人走了过来在顾二夫人耳边低语了一番,顾二夫人轻轻点头,等到佣人离开之后才看向简水澜。

    “你二叔刚让人过来传话,让你晚上留在这里一块儿吃饭,对了,阿笙不是出差去了,你回去也是一个人住着,不如就在这边住上几天,这边空房间还有不少,我让人给你收拾一间出来。”

    听到这话顾晋晗双眼一亮,“妈考虑得是,大嫂就在这里住上几天吧,正好陪陪妈!要不明天我带你去玩!”

    简水澜将手里的牌打了出去,“二婶,我家里还有朋友过来陪我住,放她一个人在家里也不大好意思,等改天琉笙回来了,他若是高兴我们就过来二婶家里住几天,二婶家的别墅真好看!”

    “那你是别想过来住了!阿笙那性子宁可自己窝在西江月圆那小地方也不愿过来。”

    顾安歌将手里最后一对黑10打了出去,“又小赢了一局,给钱给钱!”

    三人纷纷将百元大钞给了顾安歌,简水澜有些嫉妒顾安歌赢的那一堆人民币,不过她面前也堆了不少。

    倒是顾晋晗面前一叠崭新的人民币已经越来越少了,看来他输了不少。

    顾二夫人也给了钱,才道,“也罢,家里有朋友在,让人家单独一个人在家里也不大好,那就吃过晚饭让晋晗送你回去,改天等你朋友回去了,你再过来住几天。”

    简水澜自然不会反驳,立即点头,反正改天的借口多的去了。

    一整个下午打了不少的牌,将近四点的时候众人就有些疲惫了。

    顾二夫人有午睡的习惯,难得今天不用去公司忙碌,陪他们几个年轻人打了这么久的牌也有些累了,便让顾晋晗好好招待简水澜,自己与简水澜打了个招呼就回房休息了。

    顾安歌没别的事情做,打算去书房找顾安扬,朝他们两个年轻人一挥手。

    “你们去玩吧,我去书房找你爸!”

    他收拾了桌上迎来的钱也没数直接递给了简水澜,“三叔赢来的都给你!”

    简水澜受宠若惊,要知道顾安歌可是赢了不少,她也没敢接。

    “三叔……这不大好吧,可是三叔赢来的钱!”

    看到简水澜没胆子收下,顾晋晗直接发话,“三叔的钱多,这些搁放身上难受,他都习惯用卡,你就收下吧!别与三叔客气。”

    简水澜虽然不好意思,然而也知道顾安扬并不缺钱,见面礼都能给十万现金——

    题外话——今天会更新一万字,还有5千字正在酝酿中……先更新5千字。有月票的亲,记得扔点儿给鱼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