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我可是从没见过你对一个女人如此殷勤过
    这些钱虽然不少但也就是两三千,她只好接过,朝着顾安扬露出一笑。

    “那就谢谢三叔了!”

    简水澜将钱塞到了包里连同她刚才赢来的那一叠,今日收获颇丰撄。

    很明显今天输的是顾二夫人与顾晋晗,特别是顾晋晗到后面几乎是处于连一局都扳不回来的场面偿。

    长辈都散去,佣人送来了切好的水果与果汁,还有几盘精致的点心,简水澜端过果汁喝了一口,顾晋晗问她。

    “要是不累的话,我带你出去走走!”

    “去哪儿?”简水澜问他。

    “兜风!去吗?”

    他含笑的眸子直直朝她看了过来,笑得特别干净。

    简水澜摇头,“外头这么冷兜风不好玩,第一次来到你们家,要不你带我去走走,我看这别墅挺好看的。”

    “这别墅也没什么好看的,比起顾家老宅差了不止一点半点,占地也不大,不过你都这么说了,我自然舍命陪君子。走吧,我带你四处走走。”

    二人在外头逛了些时候,简水澜又给秦筝打了电话,告诉她晚饭自己解决,她会在晚饭之后回去。

    远远看到前方有几个秋千,简水澜指向秋千。

    “那边我能去坐吗?”

    “大嫂要有兴趣就坐吧,我帮你推,那些是我们三兄弟小时候荡秋千,长大之后倒是很少去坐了,我二弟晋暄,三弟晋曦你都尚未见过,回头有机会介绍给你认识,晋暄成日里忙着他跟朋友创出来的事业,几乎不在燕城,已经好些时候没有回来了。”

    两人走到秋千旁,简水澜坐了上去,顾晋晗倒是很自觉地在她后面推着。

    许久没有荡秋千一开始还有点儿恐高,但是随着耳边吹拂而来的风,带着自由与花草的香气,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倒是特别享受。

    推了几次,顾晋晗也在一旁的秋千上荡起来,看着身边擦肩而过的小女人笑得明媚璀璨,不知不觉也被感染。

    这个女人除了眼睛格外漂亮之外,笑容也很有感染力。

    这是顾晋晗对她的第二点认知!

    没有人推的秋千速度开始缓慢,简水澜只好借助脚的力道让自己高高飞起,几次之后倒也可以荡得很高,回头看着朝着飞去的人。

    “喂,我好几年没有荡秋千了!”

    大概她母亲离开之后,就没有这样闲暇的时候了。

    高二那年开始,各种打工,拼了命的读书,占据了她所有的时间。

    一直到出来工作之后,生活才逐渐好转,也开始有了悠闲的时候。

    除了工作,偶尔自己接点儿绘画之类的单子赚钱,便有了不少的时间可以与秦筝一块儿逛街。

    顾晋晗笑了起来,跳下了秋千,走到她的身后用力一推,看到那高高飞起的身影眼里的笑意加深了不少。

    远远的有女佣偷偷地朝着这边看了过来,看到这如画一般的场面,偷偷用手机记录起来。

    **

    晚饭之后,简水澜陪着他们说了些话,让她诧异的还是顾安扬并不是个严肃的人。

    吃饭的时候细心观察了她喜欢吃的菜,并且亲自将几样她喜欢吃的菜都摆放到她的面前。

    饭后还询问了一些她的事情,关于读书的,还有工作的,看起来是个很健谈的人。

    看起来很和谐的一家,顾安扬与顾二夫人的感情似乎也挺好。

    简水澜有些无法想象这个男人竟然喜欢在外头寻花问柳,甚至闹出那么多私生子的负面新闻。

    而顾二夫人确实如顾晋晗所言,是个很好接触的长辈,进退得当,说话也很柔和,不会有顾夫人的笑里藏刀,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顾家神秘人是不是与二叔家没有关系?

    晚上9点的时候,简水澜拜别了他们,顾安歌看了下时间也不早了便也打算离去。

    本来顾安歌打算送简水澜回西江月圆,但顾晋晗却说了人由他送来的自然得他送走,才有诚意。

    顾安歌想到他们都是年纪相差不是太多的年轻人,更有话题说,也就随了他们。

    简水澜最后上了顾晋晗的车子,玩了一天倒是有些睡意,但简水澜还是打开了车顶上的灯,迫不及待地从包里取出大叠的人民币一张张数了起来。

    刚才在二叔家里,毕竟当着长辈的面不好数钱,可现在就剩余一个同辈的顾晋晗,倒是不会觉得压力过大。

    仔细一数,竟然有4600元。

    看到简水澜数得津津有味,还生怕数错数了两遍,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是个小财迷。

    “啧啧——今天小赚了一把!”

    她仔细地将那一叠钱装回了包里。

    “不打算明天请我吃顿饭?怎么说今天这打牌还是我先提出来的。”

    “没问题,明天中午请你吃饭!就是担心去的地方小,怕你这二少爷吃不习惯!”

    “大嫂难得请我吃一顿饭,就是砒霜也得含笑吃下不是?”

    一路上两人贫了几句,气氛倒也欢畅,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就在西江月圆里面停了下来。

    简水澜想与他道别,才发现顾晋晗也下了车子。

    “大晚上的我送你回去吧,一个人乘电梯不安全!”

    西江月圆的治安是很不错的,毕竟在这里居住的人非富即贵,但见顾晋晗这么要求,简水澜也没有推辞的理由。

    两人上了电梯,一直到了16楼才出了电梯。

    门口,简水澜输入了密码推开门,回头看向顾晋晗。

    “这么晚了我就不请你进去坐了,屋子里我朋友还在,等明天中午请你吃饭!”

    顾晋晗也没有进去的打算,送到这里也算是安全了,朝她一挥手。

    “晚安,我先回去了,明天见,两个女孩子在这里住着,若是有什么事情立即给我电话。”

    一番告别之后,看到简水澜进了屋子将门关上,顾晋晗才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笑容不减地站在电梯门口等,没一会儿电梯就停下打开了电梯的门,里面还有一个人。

    头上戴着黑色的鸭舌帽,脸上除了墨镜还戴着口罩,一张脸蒙得几乎看不到。

    顾晋晗看到对方眉头轻蹙了下,虽然看不到对方的模样,但散发出来的气质倒也并非一般人有的。

    应当不会是什么歹徒之类的吧?

    想了想,他还是给简水澜发了一条信息:大嫂,电梯里遇上一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是黑衣打扮,戴着黑色鸭舌帽,脸上又是墨镜又是黑色口罩,很有可能是歹徒之类的货色,大嫂晚上还是别单独出来,有事情联系我。

    应寒被人这么打量着,忍不住也看了对方一眼,只觉得对方看他的时候莫名有些敌意,难道被认出来了?

    那也不至于啊,一般人都这么喜欢他,就算对方是个男人也不会对他流露出这样看坏人的眼神。

    难道他的女朋友也是他的小雪花之一?

    不过眼前这男人长相还真不错,若是放到娱乐圈里,或许很快就能够红遍大江南北。

    简水澜换了鞋子听到卫生间里传来流水的声音,应当是秦筝正在洗澡,她走了过去敲了浴室的门。

    “我回来了,你晚饭吃了没?”

    “吃过了,中午煮多了晚上热了下接着吃,还有剩点儿你吃不吃?”浴室里传来秦筝的声音。

    “我去看看!”

    才一转身就听到包里手机传来短信的声音。

    她从包里取出手机,发现是刚刚离去的顾晋晗发来的短信。

    只是看到短信内容的时候,她突然就乐了。

    电梯里遇上一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是黑衣打扮,戴着黑色鸭舌帽,脸上又是墨镜又是黑色口罩,很有可能是歹徒之类的货色……

    这形容的不正是应寒吗?

    应该是在电梯里遇上了应寒!

    不知道应寒被人以为是歹徒之后会有何感想?

    顾晋晗可真幸福,这个时候竟然还能够遇上男神!

    她很快编辑了一条短信:西江月圆有不少明星模特,出门都喜欢这样的打扮,你看看对方的黑色鸭舌帽侧面是不是有一个六瓣雪花的标志?

    “叮——”

    电梯很快降到一楼。

    顾晋晗的手机此时也来了一条短信,他细细看了一遍,又去看对方那一顶黑色的鸭舌帽果然在帽子的侧边缘看到了一个六瓣雪花的标志。

    “还真有。”

    在地方离开了电梯之后,顾晋晗发了一条信息。

    简水澜:“那是楼上的一个明星,琉笙也认得,小区里有不少的明星。”

    在厨房里看到了秦筝吃剩的面还有一些,她索性直接放锅里又热了一遍。

    在顾晋晗家里虽然吃了不少,可是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她还真有点儿饿了。

    秦筝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简水澜大口大口地吃面,她一脸嫌弃地走了过去。

    “你二婶就没给你饭吃吗?看看你堂堂顾家的少夫人吃的还是中午剩余晚上还热了两遍的面!”

    “老实说二婶家的厨子真不错,两餐都吃得特别满足,就是胃口大消化又快!二婶一家看起来倒是很好接触的样子,今天在那边玩得还挺开心的,我打牌赢了点儿钱,后来三叔也将他赢来的钱都给我了,细细一数,今天收获了4600元!”

    简水澜夹起一筷子热过两遍已经有些坨的面吹了吹热气,依旧吃得津津有味。

    秦筝看着她一脸嘚瑟的样子,啧啧出声,“真是羡慕,顾家人果然是不将钱当回事,可是你堂堂顾家少夫人能不能有点儿出息,区区4600元就让你嘚瑟成这样!你的终极目标是拿下顾家!”

    “我可没有那么远大的理想,估计到我白发苍苍也拿不下顾家的万分之一!我吃完就去洗洗睡了,今天打牌可是费了不少的脑细胞,得好好休养一番。”

    她虽然会记牌,然而桌上那几个人也不是好对付的,特别是顾安然打得一手好牌。

    要不是稍微摸清了点儿底细,她绝对赢不了几次。

    **

    顾晋晗回到了家里,夜里的家里一片寂静,他直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才发现房间里的灯亮着,莫不是他母亲在里面?

    推门而入,果然看到他母亲就坐在书桌前翻阅桌上的书籍,听到声音回头一看,露出一笑。

    “将水澜送回去了?”

    顾晋晗点头,“嗯,大嫂回西江月圆了,妈这么晚了不睡,这是……”

    定然是有话谈,可是他最近中规中矩的,没犯什么错误啊!

    顾二夫人站起了身朝着一旁的沙发走去,示意顾晋晗在她身边坐下。

    顾晋晗不明所以地走了过去,有些拘谨地坐下。

    “妈,有话好好说,你这样子我怕!”

    “你这小子有什么是你怕的?”

    顾二夫人冷笑了声,在他的手臂上掐了一下。

    “我才跟大嫂说妈你温婉可人,没有什么架子,你这么对我动手不怕损坏了你高大的形象吗?”

    他母亲什么都好,就是教训起人的时候,除了动嘴皮子还喜欢动手。

    “你可别说我温婉可人,那是世人给你大伯母的形容词,这词儿我可怕着呢!”

    一说到顾夫人的时候,顾二夫人的脸色有些沉了下来,随即又掐了一下顾晋晗。

    “晋晗,我可是从没见过你对一个女人如此殷勤过!”

    “妈这话是什么意思?”顾晋晗不懂。

    “什么意思你自己心知肚明!晋晗,我告诉你,我可不管你心底是怎么想的,如果对你大嫂有别的心思就给我收起来,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是你大嫂,是阿笙领证的媳妇,虽然还没有举行婚礼,顾家大部分人都不承认她的身份,可是目前阿笙才是顾家的掌权人,只要他坚持,水澜就永远都是他的妻子,是你的堂嫂!”

    “为了避嫌,往后你少与她有过多的来往,明白吗?”

    顾二夫人从未有过的严厉。

    那一双经常含笑的双眼此时黯了几分,顾晋晗无声一笑,“妈,你是不是想太多了?那是大嫂,我要是有别的心思,我能一口一个大嫂承认她的身份吗?”

    “谁知道你是不是欲盖弥彰,我可是从未见过你对一个女人如此殷勤!你可是我养了还这么多年的儿子,你心底想什么,你觉得我不能够猜出一二?”

    顾二夫人又掐了下顾晋晗的手臂,疼得他半夜里嗷嗷直叫,“妈——能动口就少动手!要是夏天我一手臂的淤青让人怎么看我?”

    顾二夫人长叹了口气,“话也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记得收收心,那是你大嫂,是你大哥的妻子,别对着别人的女人胡思乱想!否则回头我亲自押着你去相亲!”

    顾二夫人也不再多说什么,起身就离开了,顺手将房门关上。

    顾晋晗斜斜躺在沙发上,暗暗想着,难道他的心思真有那么明显?

    不可否认简水澜的那一双眼睛很吸引人,她的笑容也吸引了他。

    他从手机里打开相册,是今天傍晚与简水澜荡秋千的画面,也是他暗中让女佣给拍的——

    题外话——今天更新一万字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