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你说顾琉笙会不会被外头那些妖艳贱货给拐走了?
    简水澜勉强一笑,“我当初要生活费,要学费,打工不是挺正常的?”

    秦筝见简水澜笑得勉强,抬脚轻踢了她一下,“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先吃吧,这砂锅就该热气腾腾的吃起来才有味道。撄”

    想着她折回了厨房,取来一罐辣酱,喜欢吃辣的就自己放吧!

    秦筝知道简水澜这一副样子定然是心中有事,不过顾晋晗在这里简水澜不说她也不会逼着偿。

    只笑嘻嘻地直接将罐子打开,从里面挖了一勺子放到砂锅里一番搅拌,顿时辣味冲天,熏得顾晋晗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秦筝笑了起来,“不会吃不得辣吧?”

    简水澜也有些忍不住,想到顾琉笙也是吃不了辣。

    可是那一天一块儿吃火锅,为了看丸子有没有熟,他还是选择了从红汤里捞出辣丸子吃了。

    想到这里笑容缓缓地消失,男人嘛,前一刻能对你死心塌地,下一刻说不定就投入了别的女人的怀抱!

    更何况顾琉笙对他还没有死心塌地,或者仅有的只是合适!

    顾琉笙这混蛋,最好别让她抓住出轨的把柄,否则一定让他称为这砂锅里的鱼片!

    顾晋晗摇头,“倒也不是,微辣还可以吃,不至于像大哥一点儿辣都吃不得!”

    他挖出了小半勺的辣酱放到了砂锅里一番搅拌,随即看到简水澜也跟秦筝一样挖了一大勺进去,辣味飘散开来,又香又辣!

    秦筝看着香喷喷的鱼片砂锅,夹了一片鱼肉吹了吹热气吃下,刚放到嘴里的时候,神色立即就变了。

    是她的嘴巴出现问题了,还是咋的?

    为什么吃下去的鱼片是甜甜辣辣的?

    还是端错了,这是要给顾晋晗的?

    顾晋晗的口味可真是……

    她不动声色地将鱼片硬是吃了下去,撒了白砂糖的鱼片啊,她吃得泪水都快出来了。

    顾晋晗舀了一勺子的汤吹了吹,“大嫂这一手厨艺,大哥还真是幸福,现在会下厨又肯下厨的女人可不多了!”

    喝下勺子里的汤,随即顾晋晗就蒙在了那里,大嫂的厨艺果然好……好特别!为什么喝下去的鱼汤是甜的?

    难道这是她们女孩子喜欢的?

    但也甜得太夸张了,他觉得砂锅这样的食物最好还是放盐巴正常!

    顾晋晗将一口甜辣的汤喝下,看向秦筝。

    “秦小姐怎么不吃了?不合你口味?”

    “我在想……是不是端错了!”

    看到顾晋晗的表情,难道他喝下的汤也有问题?

    简水澜看到他们二人的表情不解地问,“怎么不吃了?”

    秦筝没有说话,想到简水澜今天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于是拿着勺子从她的砂锅里舀了一勺子的汤吹了吹,然后喝下,差点儿被那带着鱼香辣味的甜给呛死。

    “咳咳咳——你、你是不是放错了?将盐巴放成了白砂糖?”

    简水澜不明所以,舀了一口汤喝下,随即脸色大变忙将口中的汤吐了回去。

    “呸呸——”

    完了,她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被顾琉笙影响得连个砂锅都煮不好了?

    不就是三天没有给她电话,她打了两次都处于关机状态!

    虽然鱼片砂锅看起来很美味,可那滋味三人都没有胆子再尝试,只得全都倒入了厨房的垃圾桶里。

    顾晋晗看了一眼时间,最终决定叫餐,半个小时不到就送了过来。

    他订了两种口味的披萨,又要了两份小吃拼盘,还要了三杯热饮。

    口味不少,三人倒是吃得欢快,吃饱喝足之后,顾晋晗就接到了他母亲的电话。

    “我听说你又去了西江月圆?”

    顾晋晗走到了阳台,将玻璃门给关上,夜风吹过来有些冷。

    “妈,胡说什么呢,我想起来有事情急急回了一趟公司……”

    “我现在就在公司!”

    顾晋晗也就愣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接得特别顺口,“我取了文件就出来了,正在外头吃饭呢!妈这么晚了还去公司做什么?吃饭了吗?”

    “顾晋晗,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去当第三者,去破坏人家的婚姻,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顾二夫人一阵咬牙切齿,“你给我马上回家,往后能不去西江月圆就给我尽量少去!你这些行为若是让人知道了该怎么看你,你爷爷能够饶得了你?”

    脸上的笑容逐渐消逝,顾晋晗看着下面的夜景,只剩余闪烁的灯火。

    “妈,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也无需担心。我现在是在大嫂家里,我一会儿就回去了!”

    不等顾二夫人出声,顾晋晗已经挂了电话。

    他深呼吸了口气,抬头看到了繁星点点。

    再回到客厅里,简水澜喝着剩余的热饮,秦筝将最后一只鸡腿啃下,看到这样的场面有些忍俊不禁。

    他点的食物不少了,没想到这两个女人这样能吃,早知道应该多点一些的。

    “大嫂我要回去了,你们早点儿休息,改天再请你们吃披萨!”

    两人将顾晋晗送出了门,等到他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才将门给关上。

    秦筝轻撞了下简水澜的肩膀,“顾家基因果然强大,这顾晋晗看着真不错。”

    简水澜没有理会她,走到了沙发上,取出了手机,找出通话记录,已经是三天前的时候了。

    前两天顾琉笙没有给她电话,她还乐得自在,今天忍不住给他电话,发现是关机状态,难免会有些想多。

    她甚至有些郁闷,之前分明恨不得他十天半个月都别回来,现在不过是三天没有联系到人,怎么就有些患得患失了?

    尝试着又给顾琉笙打了过去,依旧是关机状态。

    她不死心地拨打了宋微的号码,依旧是打通了,可没有人接听。

    秦筝走了过来,看到简水澜魂不守舍的,忍不住还是问了,“你今天是怎么了?在公司的时候就发现你语气不对,今晚上煮个砂锅看看你都将白砂糖当成盐巴了,我还以为顾晋晗会喜欢这样的奇特的口味都不敢说呢!”

    简水澜咬着下唇,可怜兮兮地将自己的小脸埋在了柔软的抱枕上不语。

    秦筝看到被她扔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就恍然大悟了,她贼兮兮地笑了起来。

    “我记得顾大男神似乎有几天没给你电话了!”

    “你也觉得他没有给我电话很不正常?”

    简水澜突然就将小脸从抱枕上离开,看向了秦筝,一双眼睛带着求知欲。

    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秦筝在她的身边坐下,用简水澜的手指解开了手机的密码。

    果然就看到了屏幕上正显示在与顾琉笙的通话记录,已经是三天前了,也就是说顾琉笙已经有三天没有给她电话了。

    这确实有些不大正常!

    要知道前几天简水澜还抱怨过顾大男人太过啰嗦,一天恨不得三个电话问候。

    “所以这一整天心神不宁的就是为了这事情?还煮出了加了白砂糖的鱼片砂锅?”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简水澜还是点头。

    “你说顾琉笙那家伙会不会有外遇了?被外头那些妖艳贱货给拐走了?”

    秦筝一想到顾琉笙对简水澜的好,鉴定地摇头。

    “不会!外头的妖艳贱货若是想要拐走他,早就被拐走了,绝对不会等到现在都快成大叔了才被拐走!”

    “那你说他为什么不给我电话?”

    秦筝看着通话记录,今天简水澜倒是给他回了三个电话,但都显示未接通。

    “他不接你电话?”

    简水澜摇头,“也不是,就是关机了,他都三天没有给我电话,我今天想着给他打过去,结果三次都关机,宋秘书是跟着顾琉笙一块儿去江城的,然而宋秘书的电话一直没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