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顾琉笙,我找你有急事,怎么关机了?
    “会不会是忙着什么事情?秦筝也觉得有些奇怪了。”

    “不知道,说不定真让外头的妖艳贱货给拐走了!原本这一次出差也有我的份,可是最终顾琉笙没带我走,他一定是有了新欢,关了手机就不用担心被我知道,宋微不接,一定与他狼狈为奸去了!”

    “我看未必是外头的妖艳贱货,你咋不认为是宋秘书与顾大男神有一腿?偿”

    秦筝觉得这个可能性比顾琉笙被外头的妖艳贱货给抢走还要可信些撄。

    听到这话简水澜微愣了下,突然想起之前她也怀疑过顾琉笙的性向,毕竟苏焕就不喜欢女人。

    他们混在一起这么多年,说不定耳濡目染之下……

    加上宋微长得很不错,两个男人在一起***……

    顾琉笙要有这样的胆子,回来她非要打死他!

    她从秦筝的手里夺回手机,重新给宋微拨打电话。

    可响到最后,宋微依旧未接。

    她只好给宋微发了短信:看到未接来电,请立即回复!

    而后又给顾琉笙电话,都这么晚了,还是关机状态!

    他是不是关机上瘾了?

    她恨恨地将手机往旁边扔了过去,抱着枕头缩成一团,“还是关机状态!”

    秦筝看到她为一个男人烦恼成这样,不厚道地笑了起来。

    “之前不是还想着过一日是一天,只恨不得将他都给扒皮了,怎么才三天没有来电你就着急成这样?我看若是真有妖艳贱货那岂不是让你得逞了,正好找到理由结束这一段婚姻。”

    简水澜阴森森地盯着她,随即又将小脸埋在了抱枕上,六天不见,之前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确实有那么点儿想念了。

    可是她想念有用吗?

    顾琉笙说不定这个时候正关机与哪个妖艳贱货混在一起呢!

    甚至可能不是外头的妖艳贱货,而是宋微!

    简水澜带着手机进了浴室洗澡,一直等到沐浴之后,手机还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她实在忍不住给他发了一条短信:顾琉笙,我找你有急事,怎么关机了?

    什么想他念他,什么是否外遇了,这些都不是她简水澜擅长说出口的,所以这么一条公事公办的短信。

    她又打开了微信,点了下他的头像来到聊天页面,当看到那一张让人血脉偾张的图片时,小脸还是忍不住滚烫起来。

    她很快用表情刷了整整一个屏幕,才在上面输入一段文字:我找你有急事,你怎么就关机了?是不是不打算混了?

    发送成功之后,她偷偷地将屏幕往下拉,露出刚才被她刷上去的那一张图片。

    不可否认,是有那么点儿想他了!

    走出了浴室,她朝着客厅走去,想了想还是打了个电话给苏焕。

    那边传来苏焕疲惫的声音,“水澜?”

    “将你吵醒了?抱歉啊!”

    想到苏焕可能在睡觉,简水澜连声音都忍不住放轻了几分。

    苏焕笑了下,“不会,刚在沙发上躺了会儿没想到给睡着了,幸好你给我电话,否则在这里睡一晚上明天估计得感冒了!”

    迟疑了下,简水澜还是问了出口,“那个……苏焕,最近琉笙有跟你联系吗?”

    “没有!他几天前不是出差去了,没有跟你联系吗?”

    “嗯!已经三天没有给我电话了,我今天找他,结果一直都处于关机状态。宋秘书的电话虽然打通了,可是一直没有接听。”

    苏焕也觉得顾琉笙三天没有给简水澜电话,确实有些奇怪。

    “许是有什么事情给绊住了,我这就给你查查看,有些晚了你先睡吧,我明天给你答案。”

    有了苏焕的话,简水澜安心了许多。

    “那就谢谢你了,你也别忙得太晚,晚安!”

    “晚安!”

    与苏焕结束通话之后,简水澜捂着手机又给宋微拨打了电话,那边依旧没有人接听。

    而顾琉笙的电话,也是处于关机状态。

    但不管到底是什么原因,苏焕明天就会给她答案了。

    简水澜倒了一杯温水喝下,关了客厅的灯朝着房间走去。

    房间里,秦筝正坐在沙发上抱着她的手提看片看得津津有味,见着她进来,她将电视剧暂停,朝她一笑。

    “顾大男神平日里老在你面前出现你觉得烦,现在几天不见就开始想念了吧!”

    她就是觉得他们两人不会离婚,这么一直生活下去不是挺好的?

    前提是顾夫人滚边去!

    简水澜反驳,“谁说我想他了,我就是想到他可能背着我玩别的女人我就……”

    她朝着大床走去,整个人舒服地躺在了上面。

    秦筝索性将视频关闭,又关了手提电脑,这才朝着简水澜走去,也舒服地在她的身边躺下。

    “先不说顾大男神的事情,说不定他就是想让你着急下,借此机会看看你心里是不是有他的存在。咱们来说说这个顾晋晗吧!”

    简水澜不明所以,“顾晋晗怎么了?该不会……你看上他了?”

    秦筝嗤笑了声,“你觉得我能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女人吗?我就是挺欣赏长得好看的男人,顾晋晗是长得不错,但顾家我觉得是火炉,不适合我!”

    “那你想说顾晋晗什么了?”

    简水澜伸了手朝着她的脸蛋掐了下,只觉得手感真好。

    说到这事情,秦筝坐起了身难得一本正经。

    “那个顾晋晗……你少跟他又太多的接触,我觉得他看你的眼神有那么点儿不大一样。”

    今天顾晋晗站在厨房门外朝着里面看得那一记眼神正好让她给捕捉到了,那绝对不会一个看嫂子的目光。

    “什么眼神?仇恨的?”

    难道顾晋晗是顾家那个想从她手里取得东西的神秘人?

    “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你是说……”

    简水澜随即摇头,“不可能,我现在还是顾琉笙的妻子,是他的堂嫂!”

    秦筝也觉得这事情很难让人相信,“我今天亲眼目睹,你不是正在厨房忙碌吗?我从浴室出来还没有走到厨房就看到顾晋晗目光一片温柔地朝着里面看,厨房里也就你一个人,难不成他会对着那几只炉子或是里面碗筷露出看女人的眼神?”

    简水澜知道秦筝不会骗她,可是顾晋晗他……

    这几天顾晋晗的出现频率确实高了许多,就是来西江月圆都来了好几趟。

    可如果说顾晋晗对她有什么感情的话……

    她一个已婚有什么好觊觎的?

    又不是人人都是唐卿,就算是唐卿当日所说的话,她也不当真。

    “不管怎么说,往后我与顾晋晗保持一定的距离就是正确的,今天也多亏了你的提醒,回头我注意下,这几日尽量不与顾晋晗见面了,说不定是见多了,才会有这样的情况。”

    秦筝松了口气,“你能这么想最好!那顾晋晗真不是个东西,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就对自己的大嫂……唉,反正这样的想法要不得,怎么说你也是他的堂嫂呢!”

    两人正聊着,一旁的手机突然传来了来信息的提示音。

    简水澜接过手机一看,是顾晋晗发来的信息:大嫂,睡了吗?

    秦筝凑过去看,见是顾晋晗的双眼就瞪圆了。

    “大嫂睡没睡关他什么事情了?”

    若是秦筝没有说刚才那些话,或许她会回复,然而现在只能当做她睡下了。

    不管顾晋晗对她是否别有心思,都该与他保持距离。

    将手机扔到一旁,简水澜将棉被盖在了身上裹着被子慵懒地翻了个身,看向秦筝。

    想了想还是问她,“你说他是不是有外遇了?”

    秦筝白了她一眼,躺了下去,随即将房间的灯光关掉。

    “他若是敢出轨,回来了就将他阉割了,婚内出轨的男人不可原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