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一想到顾琉笙现在可能受伤,可能在流血……
    这一次他去江城做什么事情,她并不清楚,顾琉笙没说,所以她便没问。

    是不是因为他知道江城可能潜伏着危险,所以才临时决定不让她去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一次爆炸或许就是针对他撄!

    “我请假几天,去一趟江城!”

    简水澜放下了手里的咖啡杯子便想要起身,她觉得自己必须去一趟江城,没有看到顾琉笙安全,她不放心偿!

    看到她要离去,顾琉笙立即出声,“你现在去也是如无头苍蝇,现在我这边追踪到他们的手机定位,从定位上显示他们虽然在燕城,然而并不在一块儿,我会亲自去一趟江城看看!”

    “你在燕城待着,一有消息我会联系你。而且……若是琉笙那边真出了什么事情,顾家怕是有人会想趁此机会从中作乱,你留在燕城就当是个障眼法。”

    “可是……与其在这里忧心忡忡的,我还不如去那边一趟,既然你也要去江城,就对外说我跟你一块儿出差,只要寻个理由就是了。”

    看到简水澜坚定的眼神,容承祯只得答应。

    “好吧,你回去简单收拾一下,两个小时之后在公司门口见,一块儿去机场。”

    他很快给秦筝电话,“秦秘书,帮我与水澜订两张下午1点-2点飞往江城的机票!”

    飞去江城!

    秦筝挂了电话之后就有些傻眼了,简水澜这是打算离开燕城?

    而且还这么着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很快订了两张机票,随即拨通了简水澜的号码。

    对方一接起,她立即劈天盖地地询问,“你怎么这么突然急着去江城,而且还容**oss,是不是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简水澜正忧心忡忡地开着车,听到秦筝的声音都差点儿就哭了。

    “我……我必须去一趟江城,楼下的钥匙我一会儿回公司再给你,这几天你住哪儿都好,照顾好自己!”

    “可是你这么突然去江城,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等到回来再说吧,现在我也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在开车,先不说了!”

    简水澜结束了通话,看到这个时候路况畅通,便将车子开得飞快。

    回到家里急匆匆地收拾了几件衣服,全都一股脑塞到了箱子里,特别是大衣。

    现在的江城温度已经很低,也不知道这一次要去多长时间,她索性往箱子里放了两件大衣,打算换着穿。

    稍微一整理,又检查了下证件与银行卡,这才拖着行礼匆忙离开了西江月圆。

    回到公司的时候,容承祯已经在公司外头等候了,她将钥匙递给秦筝,就匆匆离开。

    两人都坐在车后座,由司机送去燕城的机场。

    车内,看到简水澜忧心忡忡的样子,他觉得顾琉笙对这个女人的喜欢没有白费。

    认识顾琉笙这么多年,他从未见过他如此抛弃高冷的形象,在群里就跟个嘚瑟的毛头小子一样。

    当年琉璃没有离开的时候,都没有让顾琉笙如此过。

    “宋微当过特种兵,身手不错,而琉笙的身手也不比宋微差,所以你无需太过担心,他们不会有事的,只是暂时联系不上!”

    简水澜轻轻点头,她是知道宋微之前的身份,顾琉笙以前有说过,当日她被绑架,与顾琉笙先离开,剩余的人都交给宋微解决了。

    车子发动之前,一个身材纤细的黑衣女人拦住了他们。

    随即很快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利索地钻了进去,司机被她给吓了一跳,回头看向容承祯。

    “容总……”

    朗月神色泛冷地转过头看向简水澜,“我是你的保镖,你去江城,我自然跟着你去,这是我的工作,请少夫人配合!”

    简水澜轻轻地点头,“谢谢你!”

    她刚才一急,都忘记还有一个朗月了。

    朗月见简水澜答应,一声不吭地回头,将安全嗲系上,而后看向司机。

    “开不开车,不行的话,我来!”

    司机毕竟是个男人,一听到不行整个人就较真起来了,将车子开得飞快。

    容承祯没想到顾琉笙还给她配了保镖,而且这个女人他认得,是鬼门关这样一个黑暗组织里的第二号人物。

    别看她身形纤细,还是个年轻的女流之辈,然而几个大汉在她面前完全不是她的对手,她的狠绝连男人都害怕。

    “鬼门关的朗月,琉笙可真舍得!”容承祯淡淡一笑。

    朗月权当没有听到,目光直直地盯着前方。

    简水澜也是知道朗月的特别,如果朗月只是一般的保镖还不至于能够让顾琉笙看上,并且安排在她的身边。

    此时听得容承祯这么一说,倒是对于朗月更是刮目相看了。

    这个看起来冷漠纤细的年轻女人能够让容承祯另眼相待,怕是她想的太过简单了。

    **

    下了飞机,已经有车子过来接他们,容承祯带着她们两人上了车子,一路上直奔酒店。

    到了酒店之后,简水澜就被容承祯留在了酒店里。

    此时,她才现在她来这里除了等待,真的帮不上任何的忙,可不来这里又不安心。

    一想到爆炸案,还有姜紫瑜也来到了江城,她便有不好的预感。

    这个时候,顾琉笙会在哪儿?

    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

    尝试着给苏焕打了个电话,没想到一下子就打通了,她整个人都觉得喜悦来得太过突然了。

    “苏焕,你现在是不是到了江城?”

    对方一接听她就急匆匆地询问。

    “我……”

    听到苏焕还在犹豫着,简水澜立即又说,“我现在也到了江城,在顾氏集团旗下的临安酒店,容**oss也来了,不过他现在不在酒店里,他追踪到你们的手机定位,发现你们都到了江城。苏焕,你那边有顾琉笙的消息吗?”

    苏焕倒是有些惊讶容承祯竟然带着简水澜来到了江城,“水澜,对不起,一开始我不想你担心,所以早上并没有直接告诉你,我早上就来到了江城。不过你既然来到了江城因为对这边发生的事情有了些许了解,我这边找到了琉笙与宋微的手机,是在距离爆炸现场不远处发现的,然而现在除了这两支手机之外,并没有他们二人的行踪。”

    一听到找到了顾琉笙与宋微的手机,简水澜只觉得心口剧烈一缩,带着一丝丝从未有过的疼意,就连出口的声音都带了几分颤抖。

    “找到他们的手机却找不到他们,苏焕,这话是什么意思?姜院长也来到了江城,你知道吗?”

    那边苏焕却是松了口气,“姜院长来到江城那就好办了许多,现在只要联系上姜院长兴许就可以找到他们。”

    可苏焕也知道就连姜院长也都秘密来到了江城,只怕他们两人有人受了伤,而且绝对不会是轻伤!

    顿了些时候,苏焕又说,“你在酒店里别乱跑,我马上过去!”

    结束通话之后,简水澜只觉得一阵心神不宁,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始终没有掉落下来。

    千万别是顾琉笙受伤了,宋微也不要受伤!

    若是受伤了,那轻伤就好,千万不要严重!

    眼里的泪水终于掉落下来,简水澜缩在沙发上将自己抱成一团,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如此地担心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还是顾琉笙。

    想到她受伤的时候,顾琉笙无微不至的关怀。

    想到他每日里好脾气地哄她,回到家里更是主动下厨,就连她的衣服,他也给洗了!

    虽然也有做错了事情,可是他最后也诚恳地道歉,并且出自于行动。

    更甚至,这么一个高冷的男人,会耐心地陪着她去逛街,亲自给她挑选衣服,等她一件件地试穿完,并且给出赞美。

    这么一个男人已经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点一点地开始占据了她的心。

    喜欢上这个男人其实很容易,他本身就足够优秀。

    一想到顾琉笙现在可能受伤,可能在流血,或是比这还要严重的伤势,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

    苏焕来到临安酒店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江城的温度比燕城要冷了许多,外头风声呼啸。

    他按响了门铃,简水澜很快就过来开了门。

    看到苏焕裹着黑色的大衣,上面有一层白白的薄薄的雪花,就连他的头发上也是。

    她立即让苏焕进来,顺道将房门关上,屋子里开着暖气,一进来苏焕就觉得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

    他将大衣脱了下来又到了卫生间将头发上的雪花清理干净,有些已经融化,发丝便有些湿润。

    简水澜手握着一杯热水,站在门边看着卫生间里面穿着白色毛衣的清俊男人,也知道外头有多么冷,她们来的时候尚未下雪,现在已经下了。

    苏焕稍微整理好,走了出来接过简水澜递来的热水,借此温暖着双手,而后朝着简水澜一笑,看到她泛红的眼眶,怕是今天并不好过。

    “被吓到了吧!”

    简水澜老实地点头,她确实被吓到了!

    “琉笙的本事不小,你倒是不需要太过担心,而且还有宋微了,目前的情况来说还不算糟糕!”

    他倒是不太担心,就是清楚这一次必定有人受伤,能将消息封闭如此,怕是顾琉笙,但苏焕并没打算明说,省得简水澜过早担心。

    他走到沙发上将那一件黑色的大衣取了过来,从口袋里取出他的手机,很快拨通了容承祯的号码,那边很快传来容承祯的声音。

    “苏焕你可是愿意出现了,出了这样的事情竟然还瞒着我,现在在江城的哪儿?我与三弟妹今天傍晚就到了江城。”

    苏焕轻笑了声,“我就在临安酒店,在水澜这边。琉笙与宋微的手机就在我这边,你去找姜院长的手机定位就是,应该可以找到他们。”

    “好!”容承祯很干脆地应了声。

    结束通话后,苏焕将手机扔到一旁,又从另一边的口袋里取出两部手机,将顾琉笙的手机递给了她。

    “你看看,这是我在爆炸现场不远处找到的琉笙的手机,被摔坏了,另一个是宋微的手机,虽然没坏,但应该是没电了。”

    简水澜接过顾琉笙的手机,屏幕已经摔裂,内部应该也已经被摔坏了。

    爆炸现场找到的,两人的手机都在这里,那么他们人呢?

    简水澜有些心慌地看向苏焕,他们会不会在爆炸选址附近的医院里?

    苏焕摇头,“尚未确定,不过承祯已经去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找到,这个时候担心是多余的,还不如陪我吃一顿饭,早上赶飞机过来,一直到现在都还没吃过饭……”

    未等苏焕说完,简水澜已经打了酒店前台的电话订餐。

    苏焕满意地盯着她看,将手里的手机放到了一旁。

    饭菜很快就送了过来,依旧是简水澜平时喜欢的中餐,不过菜色都很不错。

    苏焕三餐未吃,看到那一桌的美食立即食指大动。

    见着简水澜拿着筷子却迟迟没有动,忍不住出声,“味道挺不错的,不吃点儿?可别让琉笙知道了,说我没有照顾好你!”

    简水澜苦笑一声,“我吃不下……也不知道现在琉笙他们怎么了!早知道我就应该跟他来江城的,那时候……因为一些事情我还与他闹脾气!”

    “该发生的事情自然是阻止不了,但你要相信琉笙,他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但愿如此!”她轻轻地点头。

    “所以,多少吃点儿吧,晚点儿就会有姜院长的消息,有他的消息说不定也会有琉笙与宋微的消息,别让琉笙回来了还要担心你!”

    听着苏焕的话,简水澜虽然没有胃口,但还是逼迫自己一口一口地吃下。

    菜色美味,然而在她的口中味同嚼蜡。

    倒是苏焕是真的饿了,这一顿饭吃了不少。

    吃完晚饭,苏焕就去订了间房,就在隔壁。

    苏焕离开之后,简水澜看着那一部已经摔裂的手机,取来充电器很快充了电,而后就一直缩在沙发上。

    虽然担心顾琉笙的安危,然而想到他有这么多好朋友,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如果没有苏焕与容承祯,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顾家依靠不了,而她对顾琉笙的一切都还是那样陌生,幸好还有苏焕他们。

    **

    忙碌了几天,姜紫瑜才想起似乎好些天没有听到电话铃声了。

    他从包里取出手机,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手机已经没电,只好找了充电器充上。

    而后他提着一盒饭朝着病房走去,里面宋微正坐在病床前。

    目光正盯着床上已经躺了几天尚未清醒的人,目光悔恨而自责,他走了过去轻拍他的肩膀。

    “别太自责了,琉笙这么做是想让你死心塌地地给他卖命,你还真被他给感动到了?”

    宋微摇头,“本来就该我保护他的,可没想到最后还是……”——

    题外话——今天会更新一万字,剩余的5000千字晚点儿更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