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清楚自己的心,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心里已经住进了他
    姜紫瑜将手里的盒饭递给他,“不吃不喝无济于事,明后天他就能够醒来了,难道等他醒来了之后亲眼看你被饿死?”

    “我不饿……”宋微摇头。

    “不饿也要吃了,我都买了,能让姜院长亲自给你送饭来,这样的面子你还不给?我成日里忙前忙后的,我可不想过两天还得给你医治!撄”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宋微只好接过,然而却是放在一旁。

    姜紫瑜也不逼迫他,只将目光落在依旧昏迷不醒的床上的人偿。

    爆炸之后,顾琉笙为了保护宋微直接扑到了宋微的身上,然而自己却被炸伤。

    也幸亏宋微秘密将他带到医院,并且迅速联系了他过来。

    否则顾家掌权人被炸伤,不知道顾家人对他这个身份虎视眈眈的人该会有多少的动作。

    宋微看向姜紫瑜,“你说,平日里顾总对少夫人那么好,如今这么多天过去,少夫人竟然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

    对此,宋微还是颇有微词。

    “我手机已经没电了,你的手机呢?”

    宋微这才去摸身上的口袋,发现手机并不在身上,而顾琉笙的手机……

    难道是掉了?

    宋微蹙起眉头,那手机里可是有不少资料,可别落在别人的手里。

    宋微正想着要不要让姜紫瑜在医院照顾顾琉笙,他去将手机找回来,姜紫瑜就已经先走了。

    出去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刚才充了些电的手机,开机之后发现不少未接来电,其中就有容承祯、苏焕还有简水澜打来的。

    姜紫瑜冲着宋微一笑,“谁说水澜不关心琉笙了?这不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只是一直没有接听,不过这么多天琉笙没有给她电话,估计得担心了!”

    听到姜紫瑜的话,宋微的脸色才算好看一些。

    “我的手机与顾总的手机应当都丢在了爆炸现场,你先看着顾总,我去将手机找回来!手机里面有不少重要资料,虽然设置了密码,然而以防落在别人的手里。”

    姜紫瑜只好点头,“你最好先将饭给吃了,看看你这样的情况别手机尚未找着,人就倒了下去。”

    宋微看了一眼旁边的盒饭,又看了一眼依旧昏睡的顾琉笙,最终提着盒饭走出了病房。

    宋微前脚刚走,姜紫瑜的手机铃声就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容承祯打来的,立即接起,那边容承祯的声音很快响起。

    “姜院长秘密前往江城,竟然没有告知我一声,我找你可是找得好辛苦啊!”

    “你自己也都说了我是秘密前往江城,你觉得我还会告诉你吗?”姜紫瑜笑了一下。

    容承祯却没有心情跟他贫,“我现在就在江城,琉笙他们现在还好吗?”

    “你来江城做什么?”

    “自然是跟着三弟没来的,三弟妹这几天没有琉笙的消息,都快急疯了!”

    “情况不是很乐观,但目前尚算稳定,既然水澜也来江城了,你们就过来吧,我们在江城医院,具体的情况等你们来了再说!”

    **

    容承祯结束通话,看着漆黑的夜色,最终还是松了口气。

    最起码现在有了他们的消息,虽然情况不容乐观,可姜紫瑜能用这样的语气,足够证明没有他所说的那么严重。

    回去的夜里,江城下了雪,纷纷扬扬。

    雪花飘落在身上,带着丝丝的凉意,他很快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钻入了车子里,开了暖气。

    外套上的雪花融化,车子路过一条热闹的街道,想了想还是给简水澜打了个电话。

    “晚上有什么想吃的,我帮你带上!”

    “不用了,外头很冷,你回来吧!”

    “好!对了,刚才已经联系到姜院长了,目前有了琉笙的消息。”

    正缩在沙发上的女人只觉得心口一跳,“有琉笙的消息了,真的吗?”

    “嗯,回头跟你细说,先这样了,再见。”

    “好!”

    简水澜的声音很明显地轻快了几分,不管怎么样现在已经有了他们的消息,她不需要在这里这样无奈地等待下去。

    想到这里,她在结束通话之后,立即离开了房间,朝着苏焕的方向走去,按响了门铃,苏焕很快过来开门,看到是简水澜立即让她进来。

    “怎么了?”

    简水澜走了进去,很明显是松了口气的样子。

    “有顾琉笙他们的消息了,容**oss很快就能够回来,具体的情况我们并不清楚!”

    “有消息就好,应该是被什么事情给耽搁了才会没能联系上,既然承祯一会儿就要回来,你就在这里等着吧,顺道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但愿如此。”

    她朝着沙发上走去,而苏焕本来只穿着单薄的一件,见着一个女性深夜来到他这边,还是回到房间又套上了一件毛衣。

    期间简水澜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坐着,手机突然响起,铃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很是突兀,她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秦筝打来的电话。

    她很快接起,“你现在在江城哪儿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急匆匆地去了江城。”

    “一言难尽,我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具体的还是要等到最后才能够知道。”

    “啥?原谅我没有听懂!”

    “就是……之前不是在网络上看到江城爆炸案吗?很不巧地那边正是这一次顾琉笙给他们去考察的选址之一,刚刚得到了关于他们的消息,可是尚未见着人,我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正舒服躺在西江月圆沙发上的秦筝一听到这事情还涉及到江城爆发案的时候,整个人差点儿跳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哎,你别着急啊,顾大男神一定会没事的,不是已经得到了他们的消息吗?要不要我飞去江城陪你?”

    “这倒是不必了,容**oss在,苏焕也在,有他们陪着我呢。”

    “那就好,必要的时候容**oss还是很靠谱的,扔下了开了一半的会议就出去了。”

    “好啦,不跟你说了,我等等这边的情况。”

    秦筝知道她现在不好受,也许更想安静,也就不再多问什么。

    “那你自己多照顾自己,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我虽然不能帮上什么忙,可是我能陪着你啊!”

    “嗯,秦筝,谢谢你!”

    “咱两说什么谢字,不过经过这事情,我想你也应该看清楚自己的心了,喜欢就好好地喜欢,别让自己后悔。”

    结束通话后,简水澜看着屏幕发呆,喜欢他吗?

    或许真的喜欢吧!

    如果不喜欢的话,一开始她也不会让顾琉笙对她做出这么亲密的事情。

    如果不喜欢、不在乎,也不会在他没有联系的时候胡思乱想,以为他有了外遇。

    更不会在知道他可能受伤的时候心急如焚,无助彷徨。

    清楚自己的心,便是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心里已经住进了他?

    苏焕出来的时候,便看到简水澜一副失神的模样,他走了过去,笑看着她。

    “又怎么了?”

    简水澜摇头,“没什么,就是有些担心,不知道他现在什么样的情况。”

    苏焕本就不大会安慰人,只在她的身边坐下。

    “应该不会是大问题,琉笙并非普通人,这些年来他坐上这个位置多少人暗中对他敌意,特别是顾家人,可是每一次的危险他都避开了,这一次爆炸他一定也不会有事。”

    看到简水澜沉默不语,苏焕又说,“不过看到你这么担心琉笙,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琉笙很喜欢你。我本以为不会有人让他沉寂冷静的性子有些时候变得就像个刚刚恋爱的毛头小子,可是你做到了,在他拿着你跟我们炫耀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已经装入了你,只是很多的时候他不善表达自己的感情。”

    “如果他知道你对他这么担心,他一定很高兴,可是他更希望你开心,也许没有告知你这些事情,是不想你担心。很多事情,他喜欢自己默默承担。”

    苏焕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只希望他们二人的感情能够更好,简水澜对他可以更上心。

    顾琉笙很喜欢她?

    这一点简水澜倒是不认同,可是这个时候并非追究他喜欢不喜欢她,她更想知道的还是他现在的情况。

    苏焕的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肩头安慰地拍了拍。

    正在这个时候,隔壁的门铃响起,简水澜立即起身去开门,果然看到穿着大衣的容承祯正在按着她房间的门铃。

    “容**oss,我在这里呢!”

    容承祯听到声音回头去看,看到衣着单薄的简水澜就站在旁边的房间门口。

    那里是苏焕的房间吧!

    他很快走了过去,并将房门关上,屋子里开着暖气,让他被冻僵的双手舒服了许多。

    此时苏焕也走了过来,却是直接挨了容承祯实实在在的一拳头,苏焕生生挨下,被打得后退了一步,捂着被打过的脸看向容承祯。

    “打人不打脸,你犯规了!”

    简水澜被吓了一跳,正打算上前,容承祯已经开了口,“你这混蛋,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自己倒是偷偷来到了江城,竟然隐瞒不报,有你这么当兄弟的吗?”

    苏焕怒目以视,“你怎么不去打姜院长,你这是迁怒!”

    姜院长自然也逃不过,“你到时候也可以向他讨要回来,我现在就只是讨我自己的份!”

    容承祯朝着里面走去,屋子里的暖气很快让她整个人都热了起来,特别是对着苏焕动气,他脱下了大衣直接扔在了沙发上。

    简水澜眼巴巴地跟上,“你说有了琉笙的消息,现在他们是什么情况?人在哪儿?他们还好吗?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我们?”

    她一下子问了这么多的问题,反倒让容承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们在江城医院,具体的要等过去了才会知道。姜院长确实与他们在一起,但是琉笙应当是受了伤,你要有心理准备,不过伤势如何我还不知晓就是。”

    顾琉笙还是受伤了……

    简水澜只觉得心底一沉,却不知道他伤成什么情况。

    看到简水澜的脸色一瞬间苍白了起来,容承祯又说,“三弟妹别这样,我这不是说了具体伤势如何我还不知晓,你就先自己吓自己了?也许就是个小伤口,那姜院长就喜欢夸大其词。”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江城医院?”

    简水澜自然也希望一切犹如容承祯所言,但她也知道,以顾琉笙的性子如果不是太重的伤势一定不会去医院。

    她甚至有些卑鄙地想着受伤的人是宋微,而不是顾琉笙。

    此时苏焕走了过来,依旧揉着被揍疼的脸,虽然没有肿起,但已经泛红。

    容承祯看了一眼苏焕,等明天早上再过去,那边路况不大好,外头的雪下得有些大。

    明天早上……

    简水澜迫不及待地恨不得现在就能够飞到他的身边一探究竟,怎么等到明天?

    看到简水澜失落的眼神,容承祯也知道她在担心,轻叹了声。

    “等明天早晨再去吧,也不差那么几个小时!”

    简水澜只好点头,“那明天早晨什么时候过去?”

    “六点大概天也亮了,你现在回房好好睡觉,等六点我们去喊你。”

    最后还是容承祯将简水澜送回到房间,看着她将房门锁好,这才回到苏焕的房间,以目光挑剔地看他。

    “下回再有隐瞒,可不止是打脸了!”

    苏焕无声一笑,“还不是发现不对劲这才飞来江城,当时不想让水澜担心,所以没有告诉她,后来在飞机上关了手机,下飞机之后也一直都在忙着,完全忘记了开机,更别提还能记得你!”

    他扯了下嘴唇,被磕破的唇有些生疼。

    看到容承祯的脸色有些阴沉起来,苏焕在沙发上入座。

    “不过你刚才所说的都是真的?琉笙与宋微都在医院?他们伤势如何?”

    说到这事情,容承祯蹙了下眉头。

    “我也不知道情况但能够让姜院长来到江城,怕是伤势不轻,不过姜院长的语气轻快,应当是没有危及到生命才是,刚才我那些话有些是哄着三弟妹,她已经够担心了!”

    “爆炸案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有查出什么消息来?”

    容承祯摇头,“我来到这边之后都在找琉笙,哪儿有心思去想爆炸案的情况!不过这事情很明显是针对琉笙的,不是竞争对手,就是顾家人所为,顾家顾老爷子这一脉本来就有不少不好对付的,加上顾老爷子兄弟那一脉错综杂乱,都不简单!”

    苏焕自然也清楚顾家并不简单,“此事早晚水落石出,你先回去睡觉吧,明天早点儿起来!”

    容承祯知道他这是在赶人了,便去了大衣离开了。

    这一个晚上,简水澜并没有睡上多少时间,好不容易在凌晨三点多的时候睡了过去,确实一场又一场的噩梦袭来,不停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