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你怎么可以跟我告别?顾琉笙,你可有想过我的感受?
    这一个晚上,简水澜并没有睡上多少时间。

    好不容易在凌晨三点多的时候睡了过去,确实一场又一场的噩梦袭来,不停歇的。

    一会儿梦到顾琉笙被石头给压住,一会儿梦到他浑身冰冷地躺在血泊里。

    还梦到了他被炸得血肉模糊的场面,整个画面让简水澜在梦境里差点儿崩溃偿。

    最后是顾琉笙在与她道别,说着永生再不相见的话,将她生生从梦境里吓醒。

    醒来之后,简水澜满身大汗,更是觉得后背流了不少的汗水,湿漉漉的特别难受。

    她爬了起来大口地喘着气,梦里的一切历历在目,让她心生不安。

    恍惚了好些时候,她才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不过才四点不到。

    简水澜再没有睡意,而是下了床到浴室里冲了个热水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便蜷缩在沙发上等待天亮。

    她还从没有如此迫切地希望天色赶紧亮起来,也从未如此迫切地想回到他的身边。

    她知道经过这样的心境,很多都变了。

    外头的天色却似乎没有体会到她的迫切,冬日的四点多外头黑得如墨一般。

    为了打发时间,简水澜索性拿着手机把玩着,电影电视剧或是小说却完全地看不进去,没一会儿就关闭了页面,一看时间,才过去不到五分钟。

    似乎越想时间走得快些,时间就偏偏静止不动了。

    等了许久,她从未觉得等待是如此的煎熬。

    天终于逐渐有了些亮度,虽然不明显,可已经足够让她欣喜了。

    5:50,她已经打开了房门,身上披着一件粉色大衣,手机包包都带在了身边,就这么安静地站在走道上等待着。

    六点准时的,一刻不差的左右两扇门同时打开,容承祯与苏焕同时走了出来。

    他们两人都是时间观念非常强的人,然而同时开门同时出来还是让简水澜震撼了一番。

    两人看到安静站在走道上的简水澜也没有多说,苏焕先朝着她走了过去,昨晚上没睡好?

    简水澜老实地点头,好不容易睡了点儿时间,却是噩梦连连,在惊吓与悲哀中醒来。

    三人很快离开了临安酒店,朝着江城酒店的方向行驶。

    **

    江城酒店,三人很快进了医院,上了电梯。

    住院部13楼的vip病房,宋微得知他们要来的消息已经早早在外头等候着。

    看到他们过来立即迎了上去,简水澜看到完好无缺的宋微立即就愣住了,难道受伤的真的是顾琉笙?

    宋微看到简水澜的时候,走到了她的对面朝着她深深一鞠躬。

    “对不起,少夫人!”

    简水澜因为他的道歉,一颗心又沉了沉。

    “他什么样的情况?请你如实地告诉我!”

    宋微的神色很是低落与自责,“发生爆炸的时候顾总分明完全可以躲开,可是他并没有躲开而是选择救了我。顾总被爆炸物击中了后脑,已经昏迷几日现在尚未醒来。”

    他多希望躺在病床上的人是他宋微,而不是顾琉笙,那个他想要追随一辈子的男人。

    爆炸至今已经五天,顾琉笙从那天就没有醒来?

    她只觉得腿一软,随即一双有力的手托住了她的手臂,容承祯走到她的身后扶住了她的手臂,神色也有些凝重起来。

    他们都没有想到顾琉笙会伤得这么重,昏迷多天。

    苏焕看向宋微,“姜院长去哪儿了?”

    “这么早,他还在酒店,这几天辛苦姜院长了。大概八点的时候姜院长会过来。”

    简水澜听着他们交谈,已经有些等待不及,推开了病房的门。

    里面很暖,地方也很大,仅仅开着一盏昏黄的壁灯,病床上顾琉笙安静躺在病床上。

    她走了过去,看到了他略显苍白的脸,就这么紧闭着双眼安静地躺着,薄唇微抿,长长的睫毛刷出一排阴影。

    她在床边的椅子坐下,看着顾琉笙。

    无法想象那个从来高高在上,矜贵高冷的男人有一天会这样躺在病床上,吊着挂瓶,头上缠着纱布。

    让人看着特别的无助,那些噩梦在脑子里又重新过了一遍。

    颤抖着握上他放在被子里的手,紧紧地握上。

    泪水抑制不住地掉落下来,“你到底是怎么了?当初不是还让我遇上危险最要紧的就是保全自己的安危吗?可是你……你这样子,难道你不知道我也会担心?”

    “顾琉笙,如果知道你会昏迷不醒这么多天,我真的宁愿你这么多天没有联系我是因为有了新欢,而不是躺在这里,我还以为……”

    “你知道吗?我刚才做了好多的噩梦全都与你有关,最后还梦到你在跟我告别。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害怕,你怎么可以跟我告别?顾琉笙,你可有想过我的感受?”

    “我还梦到你浑身是血的躺在我的面前,如果知道这一趟来江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会阻止你过来的……”

    “对不起,之前是我不好,总给你脸色看,总是对你发脾气……”

    可是现在说得再多他也听不到,她就是道歉也没有用处。

    容承祯与苏焕此时也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宋微,三人站在病床前,看着那不可一世的男子,此时虚弱地躺在病床上。

    “除了脑部的伤势,还有别的伤势吗?”

    宋微点头,“脑部上的伤势是最为严重的,身上还有多处伤势,不过都是皮外伤,姜院长是说顾总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什么时候醒来还有些难说,不过庆幸的是顾总的伤势并没有恶化,恢复能力也很快。”

    什么时候醒来难说……

    简水澜听到这话的时候都忘记了哭泣。

    “他已经都昏迷了这么长时间了,如果再不醒来的话,很快就隐瞒不住,顾家人很快就会知道顾琉笙受伤的消息,顾家老爷子还没有多少天就过大寿了!而且……他不是恢复速度很快吗?怎么还没有醒来?”

    隐瞒不住是一个问题,若是顾家人知道这事情,有心人士肯定是要拿来说事的,甚至可能危及到他在顾家与在顾氏集团的地位。

    这些他们都知道!

    这一点宋微自然没有办法回答,顾家都是精明人,他们是隐瞒不了几天的。

    但顾琉笙的事情,就是他宋微的事情!

    “这件事情我会尽量解决,现在最重要的还是顾总赶紧醒来,只要他恢复了一切都不是问题,我相信顾总也一定会醒来的!对于顾琉笙,宋微还是很有信心的。”

    若顾琉笙的意志力就这么丁点儿,那么也不值得他宋微下定决心追随他一辈子了!

    看到宋微有这样的信心,简水澜含着泪水笑了,她紧紧地握住顾琉笙的手。

    “我对他也有信心,很有信心,他一定会很快醒过来的!”

    而后看向几日没有休息好的宋微,又说,“宋秘书这几天辛苦了,就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照顾着他。”

    宋微摇头,“顾总没有醒来,我就不会走,我会守到他醒来为止!”

    苏焕看向宋微,知道这个男人的脾性,也劝他。

    “回去休息吧,明天再过来接替少夫人,这几天少夫人也没有休息好,难道你们两人打算都彻底地倒下不成?”

    容承祯见宋微的脸色不好,抬手轻拍着他的背。

    “你也无需太过自责,你们顾总会这么奋不顾身,自然是有目的的,那就是打算让你愧疚,最好奴役你一辈子!”

    苏焕很赞成地点头,“容总说得没错,你这样的下属还能去哪儿找?你一个人就可以抵挡好几个人,你看看他几乎都不加班的,还不是你的功劳!什么时候你们顾总不需要你了,我这边随时都欢迎你!”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宋微淡淡地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病房——

    题外话——我这几天人在外地,更新时间会比较不稳定,但是每天都会尽量更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