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姜院长身娇腰柔,可不像你耐揍
    八点的时候,姜院长准时到了江城医院。

    姜院长准时到了江城医院,直接朝着顾琉笙的病房走去。

    他去的时候已经有护士测完血压与血糖,正朝着外头走来,他询问了几句见没有别的大问题就让人走了。

    病房里并不出乎意料之外,容承祯与苏焕都来了,而简水澜正坐在病床边守着偿。

    让他觉得惊奇的还是苏焕的一边脸上竟然有些淤青,嘴角也微微肿起,很明显是被揍了!

    他尚未开口,容承祯就已经抢先一步,“这一顿揍就先欠着,等回头再收拾你,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隐瞒不报!”

    “容承祯,你这是偏心!”

    苏焕立即站了起来,他脸上现在还疼着。

    “所以说,苏焕是挨了容承祯的揍,这打人不打脸啊!”姜紫瑜的唇角微微抽搐了下。

    “这不是暂时还有用,万一揍残废了可怎么办!姜院长身娇腰柔可不像你耐揍!”

    容承祯的一番话说得苏焕心花怒放,他得意地看向脸色逐渐阴沉起来的姜紫瑜。

    这个男人从小学医,在医术上天赋极好,然而对于武术之类的完全一窍不通,不耐打,加上又长得好看,他们几人最喜欢戳姜紫瑜的死穴了。

    姜紫瑜懒得再理会他们,瞧见眼巴巴盯着他看的简水澜,尚未开口,简水澜已经迫不及待地问他。

    “你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醒来吗?还有伤势如何了?”

    是否隐瞒不报,她并不关心,只想知道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问到正事上,姜紫瑜也恢复了一脸正经的样子,怕是没这么快醒来,如今他的伤势大部分都在恢复,然而脑袋上的伤势才是最为严重的。

    “你也别太担心,早晚会醒来的,琉笙的意志力并非一般人可以相比。”

    简水澜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

    “弟妹可别跟我客气,之前我忙得手机没电,几天后才想起还有手机这么一回事,所以没有及时告知你们,是我的错!”

    一句话也跟容承祯他们解释了他真的不是故意隐瞒不报,而是真的为这事情忙疯了,宋微可以作证!

    简水澜本想冲他一笑,然而还是笑不出来,最后将目光移开落在身边毫无动静的男人身上。

    **

    容承祯匆忙离开燕城已经过去三天,除非重大事件才可通过电话报告,其余的芝麻小事完全不需要麻烦到他。

    大老板不在,虽然事情还有不少,但还是明显轻松了许多。

    秦筝一边担心着江城那边的情况,一边整理资料,容承祯不过离开三天,留给他需要过目的文件资料已经堆成了山。

    当秦筝将大堆的资料打算送到容承祯的办公室,掏出钥匙就要开门,才发现办公室的门已经被打开了。

    难道是秘书办有人忘记关门了?

    她狐疑地收起了钥匙,推开办公室的门朝着里面走去,却意外地发现里面有人。

    秦筝蹙着眉头走去,看到对方竟然还坐在容**oss的座位上。

    正低头看着文件,听到脚步声并没有抬头,依旧坐在那里翻阅着手里的文件。

    只留给秦筝一个帅气的棕色头顶,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必定是个很年轻的男人所拥有的发质与发型。

    秦筝除了胃口好,眼神也是极好的,一眼就瞄出了那是他们公司里的重要文件。

    这个人竟然翻阅这么重要的文件,秦筝立即将手里的材料往桌上一放,二话不说直接抢夺过对方手里的文件护在了身后。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来总裁办公室?这些资料是你能看的?”商业间谍不成。

    对方见自己手里的文件被夺走,又听得那熟悉的来自噩梦的声音时,唇角勾起一丝笑意。

    是她吧,狭路相逢,她这回死定了!

    之前所有的仇啊怨啊,总算是可以如数归还。

    落在他的手里,不让她脱几层皮,那就太对不起彼此的身份地位了!

    容昭熙抬起了脸,果然看到了那张让他第一次想要杀千刀的脸,这个女人上回可是害得他颜面尽失。

    这一次可是有机会好好地扳回一局了,而且他非要让她好好后悔一番!

    惹上他,她死定了!

    当秦筝看到面前那张俊秀年轻的脸孔时,神色顿时大变。

    “卧槽!你怎么会在这里?趁我们容**oss不在,混来这里盗取商业机密,信不信我马上报警?”

    容昭熙扯唇一笑,“老女人,你快去报警吧,去让警察过来抓我啊,我倒要看看,我若是去告你酗酒伤人,你会被判什么罪,对了上回在酒吧里你泼妇一样的行为我可是直接让人将监控都给拷贝下来当证据,为的可不就是等着这一天?”

    容昭熙说完,很干脆地从口袋里取出一部手机递给她。

    “报警电话可需要我告诉你?”

    秦筝么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这么个混账,上回被撞车的仇好不容易才在酒吧里勉勉强强地报了。

    没想到他现在竟然还会出现在这里,可是打算再让她重新报一次被撞车的仇恨?

    她没有立即选择与容昭熙斗嘴,也没有接过他递来的手机,而是特别理智地将桌上的重要资料放在后面书柜里锁好。

    而后才朝着容昭熙走去,两人隔着一张偌大办公桌的距离,秦筝阴恻恻地笑了起来。

    两人各怀心思地笑着,最终秦筝先出了声,“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可不是你这样的混混能够随随便便进来的,信不信我将你丢给保安处理,接下来不晓得你会不会被以盗窃商业机密的罪责而被判刑,我们容**oss的办公室可不是普通的办公室,况且……这里面可是也有监控的,这简直就是罪证确凿!”

    容昭熙看着隐藏在角落的几个摄像头,而后一笑,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老女人,给你报警!还是要我帮你报警?”

    一句老女人简直就戳疼了秦筝,她也不过才大学毕业没多久,这个混账东西就一口一个老女人地喊着。

    真想让人将他扔回去回炉重造。

    怒瞪着对面笑得嚣张的年轻男人,恨不得一爪子上前挠花了他的笑脸。

    “早晚有你后悔的一天!”

    秦筝直接接过了容昭熙的手机,很快拨通了一个号码。

    “保安是吗?我是秘书处的秦秘书,容**oss的办公室被人打开,目前有疑似……”

    接听的保安很快打断了秦筝的话,“秦秘书,今天容家的小少爷过来找容总,这事情容家的小少爷刚才进公司的时候,就态度特别好地跟我们说了一声,想必秦秘书是不是有什么地方给误会了容家的小少爷?”

    “什么意思?”

    简水澜觉得自己的脑袋有那么点儿转不过弯来!

    什么容家的小少爷?

    她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听懂?

    保安倒是脾气与态度都很不错,“秦秘书,容总办公室的那个男人是不是看起来很年轻好看?”

    简水澜莫名朝着对方望去一眼,随即眉头夹得死紧。

    “年轻是年轻,可是至于好看,不觉得更像是街头混混吗?”

    看到这个可恶的混账还与保安都打好了关系啊!

    足够证明这就是惯犯!

    “秦秘书,对方是不是皮肤白皙,一头棕色的头发?个子还挺高的?”

    简水澜勉强点头,“是可以这么说!”

    “秦秘书是不是看上了容家的小公子?唉,我说秦秘书还是别白日做梦了,容小公子他早就……”

    简水澜觉得这个保安已经中了毒,她与他无话可说!

    掐断了通话,她朝着对方望去,“没想到你这个臭小子还挺能耐的,买通了我们公司的保安!”

    容昭熙笑了声,目光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