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哥,你快告诉你那个老秘书我是你的什么人?
    “那保安大叔人挺好的,我还打算等大哥回来了建议大哥给保安大叔升工资呢!老女人,这一回我看你怎么折腾,撞车之仇,酒吧之恨,这一次我可是要连本带利地要回来!”

    秦筝却是从这话里,捕捉到了一些消息,什么是大哥…撄…

    看到秦筝发懵的目光,容昭熙更是得意了!

    这一次他一定要这个老女人落在他的手里,这么一想来公司上班似乎也不错。

    最起码特别方便他将新仇旧恨,给一并解决了!

    这个老女人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会让她仔细体会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狱偿!

    看到他得逞的笑容时,齐整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这个男人不会是在谋划些什么吧!

    容昭熙从她的手里取回了手机,继续笑得阴恻恻的。

    “秦秘书,往后我们会有很多合作的时候,而我也会有很多报仇的机会,当日给我羞辱啊,早晚有一日我容昭熙非要一点一点地为自己讨回来!”

    容昭熙……

    字眼定格在这个名字的时候,秦筝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容昭熙!

    她怎么觉得这个名字好似有点儿耳熟,好像还有点儿眼熟,似乎在哪儿曾见过。

    但秦筝很快就回呛了过去,“你撞我车子到现在都尚未赔偿,在酒吧里你若是不摸我屁股,你觉得我会那么无聊打你?色胚!无赖!什么容小少爷……就凭你!我呸——”

    她粗俗地呸了一声,气势十足。

    容昭熙很快笑了起来,“我摸你屁股,就你那么丁点儿大能有什么手感?我容昭熙想摸女人的屁股也不至于会找上你这样的老女人吧!又不是饥不择食!你是不是有被摸屁股妄想症?”

    那一天在酒吧里无缘无故被这个女人缠上暴打,最后自己被她打得狼狈不堪,简直是落荒而逃。

    他容昭熙还真从未有过这么窝囊的时候,重点对手还是个女人,老女人!

    秦筝听了这话的时候特别想原地爆炸,炸死这个不要脸的混账!

    她冷冷一笑,看到这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还给自己倒了杯水,索性二话不说直接端起杯子朝着容昭熙的脸狠狠地泼了过去。

    “你说谁的屁股丁点儿大了?你谁说的屁股没有什么手感了?容……容什么昭熙的,你给我记住,下回别让我见着,否则见一次揍一次,揍到你犯贱!”

    温水顺着清俊白皙的脸庞很快低落下来,就连胸口的白衬衣都被打湿。

    那一头棕色的头发更是塌了一小块,水顺着胸口的位置往下,贴在了胸口,倒是贴出了胸肌完美的轮廓。

    秦筝在心里暗暗赞叹,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这个男人的身材真的很不错。

    但再如何不错,一想到他所做的事情,就恨不得像之前一样跳他身上又抓又打,当个泼妇她也乐意。

    容昭熙有那么一瞬间是完全处于懵的状态,脸上遭受温水的洗礼,发上的完美造型他也感觉到似乎塌了那么一块。

    他清亮的双眸一下子爆发出腾腾怒气,死死盯着面前再一次惹怒他的女人。

    他抬手擦拭去脸上的水,“老女人,不要以为我不打女人,你就可以如此放肆。你可知道惹怒小爷的下场是什么?”

    “小爷……哈哈哈,笑死我了,惹怒你的下场……哎呦呦,姐姐好怕怕啊!”

    秦筝抬手抚着小心脏的位置,笑得腰肢都要颤抖起来,后来实在受不住,只好一手扶着肚子。

    容昭熙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老女人,你笑什么,你可知道小爷是什么人?”

    “是什么人?”

    秦筝好不容易才停止了下来,“我管你是什么人,惹怒我秦筝的也从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你这个臭小子还想要打我?令尊没有教过你什么是尊老爱幼吗?年纪上姐姐可能比你大,那就是老,容貌上姐姐看起来比你小,那就是幼!”

    “不管从哪一个方面来说,姐姐都是你该要敬重的人,你这臭小子还想打我?信不信姐姐一个不爽,找人爆你菊花?让你菊花残,满地伤!”

    这个是女人该说的话吗?

    围绕在他身边的可都是名梦闺秀,哪个不是知书达理的样子,说话都是温温柔柔的,可眼前这个女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他哥眼光这般差,去哪儿弄来这个暴脾气的女人?

    就算不吃窝边草也不能这样委屈自己啊!

    若不是隔着这么大张的桌子,他一定跳起来将她狠狠地揍一顿消气!

    看到容昭熙被气得脸色发黑说不出话来,发型还塌下了一块,秦筝心情大好。

    “今天看在姐姐心情不错的份上,还不赶紧滚,别让我真报警抓了你,我告诉你盗窃商业机密那可是大罪,回头关你个几年,让你这毛头小子在牢里好好地改造改造!”

    “你这个老女人,这一回是真的死定了,可别怪小爷么有提醒你啊!”

    他呵呵冷笑了几声,直接拨打了个电话。

    “哥,你快告诉你那个老秘书我是你的什么人?”

    说着将手机递给了秦筝,“还不接吗?”

    “我为什么要接?”

    秦筝反问,完全没有要接的打算。

    不过他刚才那话又是什么意思?

    哥,你快告诉你那个老秘书我是你的什么人……

    哥……

    你那个老秘书……

    她狐疑地盯着对方看,将他浑身上下打量了一遍,一个不好的念头在她的脑中响起。

    容**oss的弟弟!

    容承祯!

    容昭熙!

    还有刚才保安所说的容小少爷!

    一点一点的信息量,汇合成一个可怕的信息量!

    难道这个人真是容承祯的弟弟?

    握草,真的不要太吓她,她在致远待得好好的,可不想因为这事情被赶出去,否则她还不委屈死?

    可一想到简水澜的关系,容**oss可是一口一个三弟妹的喊着,应该会看在简水澜的份上不至于将她给赶出致远吧!

    看到秦筝多变的表情,容昭熙还是第一个看到一个女人会在这么短短的瞬间有这样多的表情,简直太过丰富了!

    他看着手里的手机,又看了看面前神色多变的女人,得意地笑了起来。

    重要的时候,他这个大哥还是很有用处的啊!

    所以说,这个老女人现在是知道了他的身份,也知道害怕了吧!

    “老女人,我大哥让你接电话啊,快啊,怎么,怕了小爷不成?”

    简水澜小心翼翼地接过电话,放到耳边。

    “那个……”

    她刚一出声,容承祯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秦秘书,容昭熙是我的弟弟,目前刚大学毕业,会过来我们公司上班,至于职位我会等回去再安排,现在昭熙在公司里,就麻烦你先接待下。没别的事情,告诉昭熙不要给我电话!”

    容承祯一说完就掐断了通话,简水澜将手机递还给对方,暗暗地打量着。

    这个男人真的是容承祯的弟弟啊!

    仔细一看,眉眼还是有那么点儿相似的,身形也同样高大,这货不是容承祯的弟弟还能是谁的弟弟?

    秦筝有些懊恼,她似乎将眼前这人给得罪得太过狠了!

    “你要是不撞我车子,不偷偷地摸我屁股,不对我口出不逊,我们也不至于会闹成这样啊……你说是不是?”

    她觉得自己现在更够补救的似乎就是放低姿态。

    容昭熙收回了手机,得瑟地盯着那张瞬间又变得小心翼翼的脸,心情突然大好!

    “我哥跟你说什么了?现在可相信我容昭熙的身份了?”

    她垂下了眼眸不去看他,“容**oss让你没别的事情千万别给他电话了,他很忙的,日理万机!”

    “你说我们之间的账,该怎么清算呢?”容昭熙加深了脸上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