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早晚有一天,他要秦筝跪在地上唱征服
    “我们会有账要算吗?”她呵呵地笑了起来。

    “这一头一脸一身的水……”

    秦筝立即抽了几张纸巾递了过去偿。

    容昭熙没接,只是问她,“还打算报警吗?撄”

    “不报了不报了,刚才不就是误会一场嘛,你都不直接说出你的身份来,我那儿能够想得到平日里形象如此高大的容**oss会有你这样无赖的弟弟!”

    是真的无赖啊,摸了她的屁股还不承认。

    她秦筝还真没被摸过屁股,而且摸完了还嫌弃手感不好,欺人太甚!

    他哥形象高大,他无赖……

    容昭熙自己抽了几张纸巾,稍微擦拭了下身上湿漉漉的地方,笑得阴冷。

    “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你了!”

    “既然你是容家的小少爷,容**oss的弟弟,能来这里也是正常的事情,那些资料虽然很重要,可都是你家的东西,容**oss都没意见,我一个小小的秘书意见再大也没用……你忙,你接着忙,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办公室了。”

    看到秦筝急匆匆地就想走,容昭熙立即出声,“慢着。”

    秦筝才转过身,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留下来是打算找死吗?

    容昭熙看到这个跑起来比兔子还快的女人,冷冷地咧唇笑了起来。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早晚有一天,他要秦筝跪在地上唱征服!

    这个可恶的老女人,每次一遇上总喜欢动手动脚,一点儿教养都没有。

    下回遇上就别怪他不客气!

    千万别以为他容昭熙是好欺负的,欺负了之后还不吭声、不报复,要知道他这个人睚眦必报。

    而这个老女人还一而再再而三地让他失去了脸面,特别是在酒吧里的那一次。

    那一张不忍直视的脸,让他躲着藏着好几天都不敢回家。

    有一次被他大哥给看到了,他连解释都不敢,能说被一个女人给打了吗?

    **

    守了三天,顾琉笙依旧昏迷不醒。

    苏焕因为家里还有闹腾的妹妹,听说住到了顾家老宅去,他父亲被气得又晕过去。

    接到他母亲的电话时听着他母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时,气得前天夜里就赶去了机场,先飞回了燕城。

    倒是容承祯推掉了所有的工作,留在了江城陪着他们。

    简水澜本来这几天就没有休息好,三天之后向来很少感冒的她已经咳得撕心裂肺。

    一开始只是嗓子有些难受,应该是扁桃体难得发炎一次,隔天夜里就疼了起来,连喝水都疼。

    早上起来就开始咳嗽,老是觉得嗓子干痒,一开始还只是咳上几声,以为喝点儿水就能好些,简水澜也就没去理会,后来就变本加厉起来。

    嗓子疼加上咳嗽,让她这几天本就没多少的食欲几乎要化为零。

    姜紫瑜是在第四天的时候才发现简水澜咳嗽得厉害,给她量了体温还有些低烧,立即安排人抽血检验,而后开了些药给她,便命令她好好休息。

    简水澜一开始不愿意离开病房,但在姜紫瑜与容承祯的强烈要求下只好暂时回到了酒店。

    理由十分充足,让简水澜无从反驳,担心感冒病毒会传染给目前抵抗力十分脆弱的顾琉笙。

    姜紫瑜在简水澜离开医院之后,就给顾琉笙检查了一遍,发现恢复良好,已有即将醒来的迹象。

    宋微留下来照顾顾琉笙,因为简水澜咳嗽厉害,还有发烧的迹象,容承祯便也留在了酒店。

    午饭的时候,容承祯就去附近的餐厅打包了一份粥还有几样容易下咽的清淡小菜,还特意吩咐厨子一定要将粥熬得久一些。

    简水澜正躺在床上休息,低烧让她的小脸有些不正常的泛红,唇色却有些惨白。

    容承祯按响门铃的时候,简水澜正睡得迷迷糊糊,听到门铃声很快就醒了过来,一醒来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咳得最后眼泪都快出来了。

    她边咳边去开门,容承祯一进来就看到简水澜正在咳嗽,连忙朝着里面走去,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简水澜勉强止住了咳嗽接过杯子喝了几口的温水,而后又是好几声咳嗽,容承祯只好轻拍她的后背。

    一番剧烈的咳嗽之后,简水澜整个人都虚弱了几分,咳嗽加上喉咙疼痛眼睛都湿润了。

    容承祯将喝完的杯子往旁边一放,“姜院长到底是不是庸医,这药都吃了一次了,怎么也不见效果,你这越咳越是厉害,琉笙醒来要是看到你都瘦了一圈,还不心疼死?”

    简水澜又去倒了一杯温水灌下,无声一笑。

    “我这早上才吃了一次药,哪儿有那么快就好!”

    她突然想起上回自己被佟莉咬了一口之后给姜紫瑜包扎,回去还是疼得厉害,顾琉笙立即就给姜紫瑜电话了,问他是不是庸医。

    想到这里,她笑出了声音。

    容承祯看到她这几日难得一笑,整个人也轻松了许多,将带来的午饭递到了他的面前。

    “白粥加上一些容易吞咽的清淡小菜,白粥我特别吩咐厨子了,应该容易吞咽,多吃点儿!”

    简水澜接过,打开了几只盒子,见白粥确实熬得香糯,几样小菜也是比较容易吞咽的。

    她这几日连喝水都困难,吃饭对她已经是折磨了,吃一口疼一下。

    容承祯给自己打包的饭菜,两荤两素,还有一道汤,看得简水澜有些眼馋。

    等到她病好了,顾琉笙也醒来了,她非要好好地拉上秦筝出去大吃大喝一顿。

    特别是海鲜,那螃蟹一定要多吃几只才够本。

    她喝了两口的粥,看向坐在旁边的容承祯。

    “容**oss这么忙,要不要先回去,在这里有我,还有姜院长与宋微都在,忙得过来的。”

    “现在公司的事情还好,等过两天再看看,把粥都喝完了,大老板亲自给三弟妹打饭送来的,外头可还下着雪呢!吃完之后,记得将药吃了,早日康复!”

    简水澜含笑点头,“我知道了!我也想着早点儿好起来。”

    她很少生病,这一次病起来还真有些严重,特别是咳嗽,咳得她连胃都要咳出来了。

    吃了几口因为吞咽实在困难,简水澜只好放弃,看着剩余的菜都有些舍不得,而且肚子里还空着,要知道她没病的时候胃口有多好。

    容承祯看到她吃不下,蹙着眉头,以命令的口气吩咐,“多吃点!”

    “我疼……实在吞不下了!”

    因为刚才咳嗽,现在一说话嗓子都还有几分沙哑。

    “疼也要吃些,不吃怎么会受得住,一会儿还要吃药呢,不多吃点儿伤胃。”

    容承祯觉得她虽然是自己的员工,但重要的还是顾琉笙的妻子,如今顾琉笙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他就有责任照顾好她。

    在容承祯的命令与目光下,简水澜只好又吃了几口,吃到最后真的疼得受不住,容承祯看到她泪眼汪汪的模样,也就不再勉强她。

    “既然真的吃不下了,那就别吃了,去将药给吃了,一会儿我去趟医院,你有什么事情记得及时给我电话,天气冷,可别出门了。”

    在容承祯的监督下,简水澜将中午的药和着温水吃了。

    这些药有安眠的效果,吃过不久之后,就打起瞌睡来。

    容承祯没有打扰太久,又吩咐了几声才离开了酒店。

    昏昏欲睡的时候,简水澜将房门反锁,便躲在了被窝里,没一会儿就昏昏沉睡过去。

    **

    尽管已经是冬天了,但顾家老宅里的景色依旧一派的郁郁葱葱,显得生机勃勃。

    苏然看着眼前的美景还有偌大的古风庭园,她想象着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这里的女主人,就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

    如今她已经成功地进入了顾家老宅,与顾琉笙的距离拉近了许多——

    题外话——好感动,终于更新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