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这小秘书的脾气偶尔炸起来也跟小辣椒一样
    许是大病一场,整个人还很虚弱,她疲惫地趴在床边,一手还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容承祯去给简水澜拿药,回来的时候发现简水澜就在床上睡下撄。

    病房里虽然开着暖气,然而简水澜一进来还是脱下了外套,此时外头就剩余一件白色的毛衣。

    在一旁看到她粉色的大衣,取过来给她披在身上。

    看着简水澜的手伸入了被窝里,应当是握住了顾琉笙的手,看到这样的场面,他突然有些羡慕起来偿。

    有一个人在身边不离不弃的感觉其实真的很不错!

    容承祯刚走出了病房,将病房的门轻轻掩上,长廊处,他的手机突然响起。

    一看到来电显示,容承祯想着应当是公司里的事情,本想不接的。

    可想到秦筝还是简水澜最好的朋友,想了想还是接起,也许秦筝是想询问关于简水澜的事情。

    省得将来告到简水澜那边,让简水澜对他印象不好。

    这小秘书的脾气偶尔炸起来也跟小辣椒一样。

    才刚接起电话那头很快就传来了秦筝憋屈的声音,“容**oss,你要给我做主啊,容昭熙那货他开着豪车撞坏了我车子的屁股,你之前还取笑过我,就是你弟弟给撞的,还有,在酒吧的时候,你知道他有多么恶劣吗?他偷偷摸了我的屁股还死不承认,摸完还嫌弃手感不好,这一次在公司里遇上他,他更是一口一个老女人地喊着……”

    秦筝的声音是憋屈的,到了后面担心自己的状态不够委屈,索性哭了出来。

    容承祯沉默地听着秦筝的哭诉,所以说容昭熙之前那一脸明显是被女人给挠伤的脸,就是出自秦筝之手?

    还真狠!

    一点儿完整的地儿都没给容昭熙那小子留下,让容昭熙躲着家人躲了好一阵子。

    一直等到他脸上的伤势完全好了,才敢出来在他们面前晃悠。

    见对方一声不吭,秦筝反倒有些急了,该不会容**oss打算偏袒那个可恨的货吧?

    “容**oss……”

    她憋屈地出声,要是容承祯在她的面前,一定可以看到一颗晶莹的泪珠从眼眶里滚落了下去。

    容承祯轻轻“嗯”了一声,“原来你们知道就认识了,昭熙的行为确实是可耻,但你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误会?”

    自己的弟弟,他还是了解的,虽然出身名门,但因为他们兄弟二人年纪相差较大。

    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他悉心教导,倒是不至于像秦筝所说的那样劣迹斑斑。

    他自然不会听信秦筝的片面之词,特别是亲眼目睹了容昭熙那一脸的伤。

    所以说容**oss这是不打算信她的话了?

    果然是打算直接偏袒自己的弟弟啊!

    “能有什么误会,你看我车子就知道了,真的凹了下去,在酒吧里他摸我屁股……难道我还能为了抹黑他连自己的名声都不要了?”

    “嗯。这事情等回去再说,我现在忙。这几天昭熙会常去公司走动,既然你们认识,就由你带他熟悉下公司的环境,之前他一直都在读书很少踏入公司,对于公司并不清楚,而且他今年才刚毕业,与你年纪相仿,应该能够聊得来!”

    容承祯很快就结束了通话,连给秦筝拒绝的时间都没有。

    秦筝傻傻地坐在豪华的沙发上盯着手机屏幕看,容**oss竟然挂了她的电话,还将容昭熙那货扔给了她?

    她跟容**oss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

    一想到下周一还可能遇上容昭熙,秦筝就恨不得再扑上去对他又啃又咬。

    她与容昭熙那货能聊得来?

    难道不是一见面就特别想要原地爆炸,炸伤对方?

    容**oss果然护短!

    这个可恶的小人!

    等简水澜回来了,她一定要打小报告!

    想到简水澜又想到那边的情况,秦筝收起了眼里的泪水,以袖子将泪水擦拭干净。

    都去江城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她一个人居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反倒有些不是滋味,看来下午就打包好回去她的小窝里窝着。

    容承祯在走廊上的椅子上坐下,很快拨通了容昭熙的号码。

    那边倒是很快就接起,传来还带着睡意的声音。

    “大哥……你这是去了哪儿啊?在公司里都没见着你!”

    “出差了,我听说你开着豪车去撞了秦秘书的车子,还摸了她的屁股?容昭熙,我警告你,别对女孩子动手动脚,否则信不信大哥也对你动手动脚?”

    他的动手动脚自然是拳打脚踢。

    “啧!大哥你觉得你那老秘书的这句话可信度值多少?”

    此时的容昭熙正舒服地窝在暖暖的被窝里午睡,听到他大哥的话,便知道肯定是秦筝那老女人恶人先告状。

    幸好他大哥明辨是非,没有听信那老女人的话,否则回来直接一顿暴揍!

    “一半!所以我现在要听你的解释!”

    “我好好地怎么可能拿自己的新车去撞她那辆廉价的小破车,大哥你可知道吗?那老女人违法停车,方向灯都没打就停住了,我就在她的后面自然而然就撞了上去,我车头也修了不少的钱,都尚未找那老女人要赔偿呢!”

    “至于摸她屁股……哥,这事情我可真冤枉了,那老女人跑到酒吧里买醉,也不晓得是被谁给占了便宜,就一口咬定是我摸的,大哥你觉得我真能饥渴如此?”

    “既然没有摸,你怎么就嫌弃手感不好了?”

    容昭熙听到这话的时候,顿时有些无语,那个老女人怎么连这样的话也给他大哥说了?

    不知羞耻!

    “那么干瘪的屁股,就是大哥你没摸上去,也能觉得手感不好吧!肯定还没我自己的有弹性,我做什么去摸她的?”

    说到这里容昭熙就贱兮兮地笑了起来,“大哥不会是有些喜欢那个老秘书吧?大哥不是向来都不喜欢吃窝边草?你可别想不开啊,我可不想喊那个老女人一声大嫂,到时候见一次打一次,大哥你可别怪我!”

    怎么说着说着就漫无天际了?

    容承祯听到容昭熙的语气,忍不住就蹙起了眉头。

    “容昭熙,你这么一口一个老女人地称呼一个年级轻轻的女人,就是你的不对之处。我是不知道你们之间的恩怨,但回去之后好好地跟秦秘书道歉!还有以后少去酒吧,否则信不信我打断了你的腿?”

    “还有,从下周一开始,你就跟着秦秘书先好好地熟悉公司,至于职位,回去我再安排,别欺负人家小女生,秦秘书去年才大学毕业,也就大你一岁吧!”

    容承祯很快就结束了通话,留下容昭熙一个人躲在被窝里一阵哀怨。

    这个老女人再一次惹到他了!

    等下周一他去了公司,非要给那个老秘书一点儿滋味尝尝,惹怒他的下场!

    看她还敢不敢恶人先告状!

    **

    又两天之后,简水澜感冒已经完全好了,这两天她也一直陪伴在顾琉笙的身边。

    而经过姜紫瑜仔细地检查,发现顾琉笙苏醒的日子也就在这几天里。

    简水澜又是激动又是兴奋,而宋微除了激动还有这愧疚。

    至于容承祯,只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苏焕在苏家里照顾父母,并没有再过来江城,但还是每天都会打一个电话关心顾琉笙的状态,知道他即将要醒来的消息,心里自然也高兴。

    看到父亲的身子也在逐渐恢复,母亲也被他安慰好了,便收拾了下行李飞往江城。

    至于苏燃的事情,他现在是想管也管不得,只能随她去,磕碰疼了,也许就会清醒了。

    江城这几天都很冷,天空阴沉沉的一片,让人觉得压抑。

    这几日倒是没有下雪,但冰冷的空气让人难以忍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