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突然有一种公主吻醒了王子的感觉
    简水澜感冒几天,加上没有好好的休息,确实消瘦了一圈,这些他们都看在眼里。

    简水澜冲着他们一笑,“感冒已经好了,这几天除了照顾顾琉笙,我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倒是不累,而且……知道他这两天就要醒来,我就安心了!”

    最起码,她现在又盼头撄。

    有了盼头,又怎么会累呢!

    所有的等待,所有的疲惫,都是值得的偿!

    姜紫瑜也点头赞成,“我也累了好些时候了,等琉笙出院之后,我也要给自己放个长假,每日里这样忙碌,救死扶伤什么的,我觉得我得先救救自己!”

    在这里他大多数也是忙碌着,回到燕城更是忙得脚不沾地。

    他倒是有些羡慕起他们几个从商的,动不动就有这么多漂亮能干的女秘书使唤着。

    而他进了手术室,有些时候一台手术就要十几个小时那都是正常的,累得腰都要快没有知觉了。

    **

    夜里的医院静悄悄的。

    因为这两天顾琉笙很有醒来的可能性,索性一屋子里的人也不回去酒店。

    病房里简水澜与宋微两人轮流守着,容承祯、姜紫瑜与苏焕三人都在客厅里。

    屋子里有沙发,三人打算在沙发上眯上一晚。

    宋微已经有些时候没有好好休息,如今眼睛底下一片较为明显的青黑。

    简水澜见此也知道宋微因为顾琉笙这事情,一直都处于愧疚自责的状态。

    这些时日宋微除去一开始被姜紫瑜劝回去休息了一天,其余都在医院里度过。

    “宋秘书先到外头找个地方睡一会儿吧,我晚点儿再去喊你过来守着,这样轮换才不会太累,谁知道他会在夜里醒来还是等明天再醒来。”

    宋微摇头,“少夫人不用劝了,我不困,倒是少夫人要不要睡一会儿?”

    简水澜也是摇头拒绝,“我也不困。”

    两人默默地守着,此时已经过了凌晨。

    姜紫瑜没过几个小时就会进来一趟,检查仪器上的显示,见没有别的大问题便又出去了。

    又一个小时过去,苏焕走了进来,看到屋子里的简水澜与宋微,他走了过去。

    “换我守一会儿,你们都去睡一会吧,也许琉笙等天亮才愿意醒来呢!”

    简水澜确实有些受不住了,眼皮有些沉重,但也不想错过顾琉笙醒来的时候。

    她摇了摇头,“苏焕,你去帮我买一杯咖啡吧,我受得住的。”

    苏焕也就不再说些什么,只轻轻点头,很快就离开了。

    再过来的时候,苏焕两只手都提了不少的东西,每人一杯热咖啡,还有几样糕点与面包。

    简水澜走了出来取了一杯咖啡,还有一块蛋糕就又回到了顾琉笙的旁边守候。

    宋微也出来取了一杯咖啡,很快又进去了。

    其余三人刚才稍微睡了一会儿,现在倒是都精神了起来,索性又开始斗地主。

    三个人的牌技都不错,然而苏焕更胜一筹,几次下来,都是苏焕赢的较多。

    他们也不玩钱,就是赢了请客,赢几次请几次,苏焕赢得也乐意。

    秒针滴滴答答地转着,没多长时间,外头的天色已经逐渐亮了起来。

    清晨,外头的三个男人东倒西歪地躺在沙发上,桌上的牌乱糟糟地堆着,咖啡杯子与面包袋子零散地放着。

    宋微在病房里的沙发上坐得笔直,目光不离病床上的男人。

    简水澜在三点多的时候因为太困实在挨不住,便在床边打了一会儿瞌睡。

    四点多的时候醒来见顾琉笙还没有醒来的动静,便一直守着,一直到了现在已经六点多了。

    宋微到浴室梳洗了一番,便下楼给一群人买早饭。

    简水澜也去梳洗了一番,她穿着粉色的毛衣,将一头长发绑成松散的丸子头,几缕短发垂落下来,带着几分的慵懒意味。

    在床边坐下,从被子里将顾琉笙的手取了出来,他手上的温度一直保持着淡淡的暖意。

    受伤到现在已经半个月了,如今身上的皮外伤都已经愈合结痂,甚至有些小的伤口上的结痂已经掉了。

    脑部上的伤势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姜紫瑜给他换药的时候她看到后脑偏右的地方有一道手术之后的伤口,并不算大。

    但据说爆炸的时候又一块铁片飞溅到他的后脑直接插了进去,手术的时候周边的头发都剃掉了,半个月的时间那些头发又长了不少。

    “都昏迷半个月了,再不醒来,爷爷的寿辰怎么办?你若是没有参加,顾家人又该怎么想?只怕你受伤一事想瞒都瞒不住吧!”

    “对了,前两天你妈妈找不到你,还打电话到我的手机里,你知道我怎么回答她的吗?我就跟她说了,‘你都不晓得你儿子去了哪儿,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可想而知你老妈那脸色,若我在她的面前,说不定她会想亲自动手将我给撕了!”

    与顾夫人的婆媳关系,她觉得往后只会更恶劣,无法修复了。

    若是以往她还能够看她是婆婆的份上不与她太过计较,可一想到顾夫人曾经差点儿要了她的性命,她就觉得自己与她不会有和睦相处的日子了。

    幸好没有住在一起!

    不过往后会怎么样她也不知道,但是现在她只想顾琉笙好好地。

    “你赶紧醒来吧,醒来了我就不怪你当时隐瞒真相的事情,还和你好好地过日子,也不总是随便对着你发脾气了,我知道自己脾气臭,很多时候控制不住想要对你发脾气,你醒来了,我就好好的改造我的脾气好不好?”

    看到顾琉笙还是没有动静,简水澜轻叹了声,低下头薄唇覆上他的紧抿着的薄唇,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再睁开的时候,简水澜看着那一张近在咫尺放大了许多的脸,一双刚醒来的眸子带着疑惑正安静地盯着她看。

    长长的睫毛,清亮的眸子,目光迷惘疑惑。

    而她的唇正贴着他的唇,紧紧地,两人就这么相互望着,一动不动,一眨不眨。

    最后还是简水澜意识到了这是顾琉笙已经醒来,她很快地离开了他的唇。

    突然有一种公主吻醒了王子的感觉!

    “顾琉笙,你醒来了是不是?”

    这一刻,简水澜有些热泪盈眶,盼了这么久,总算是将他给盼醒了!

    她看着一直睁着双眼的男人,目光一直追随在她的身上,似乎是在打量。

    简水澜紧紧握住他的手,晶莹的泪水从眼眶里滚落下来。

    “看到你醒来就好了,我好担心你醒不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顾琉笙,谢谢你,醒过来了!”

    “你……你是谁?”他沙哑着嗓子问她。

    半个月没有开口说话,声音很粗糙,可简水澜还是听清楚了他的话。

    顾琉笙问她,她是谁!

    该不会是……

    “顾琉笙,你别这么狗血好不好!”她整个人愣在那里。

    “你是谁?”顾琉笙又问。

    “我是你的妻子啊!简水澜,你还记得吗?”

    看到他迷惘的眼神,简水澜再也没有忍下去,很快松开了他的手,起身朝着外头跑去。

    将门打开,看到客厅里三个男人睡得东倒西歪。

    “姜院长,顾琉笙醒来了!”

    她的声音带着激动,在这个清静的早晨显得很是突兀,而三个男人也几乎在她出声的时候一同醒来。

    姜紫瑜最先起身,朝着病房走来,其余两人也都匆匆赶了过来。

    简水澜带着他们几人回到病床前的时候,顾琉笙又闭上了双眼,似乎已经睡下。

    双眼紧闭,薄唇也微微抿着,就好像从未醒来过一样。

    若不是刚才那一幕,简水澜都要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没有醒来过。

    不过姜紫瑜很快给他做了检查,最后回头问她,“他醒来的时候有什么症状吗?醒来了多长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