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傻瓜,我忘记了自己也不敢忘记了你
    “他好像……不认得我了,你说他会不会失去记忆什么的?”

    姜紫瑜摇头,“这样的程度虽然严重,然而还没有到失去记忆的程度,脑袋里面的淤血已经清理干净,也没有伤到中枢神经,大概跟你之前一样,刚醒来的时候记忆会处于混乱状态,或是短时间失去记忆,好好休养一段时日就会好了。”

    简水澜听到姜紫瑜的话,忍不住松了口气。

    刚才真是吓死她了偿!

    她还真怕顾琉笙一下子将她给忘记了!

    可千万别这样狗血,她承受不住!

    容承祯也似乎松了口气,“还真别把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也给忘记了!”

    苏焕笑着轻拍着简水澜的肩膀,“吓坏了吧,回头等他出院了,让他回家跪搓衣板!”

    简水澜看向姜紫瑜,“那他刚才还醒来了一会儿,大概两三分钟的样子,怎么又睡下了?”

    “身子还太疲惫,不过有醒来就好,看心电图的变化,他之前应该也有醒来过一次,只是我们没有注意到,等他休息够了会再醒来的!”

    他看向简水澜,“你与宋微两人也守了这么长时间,先去休息吧,承祯与苏焕轮流守着,我到外头睡一会儿,有急事喊我就是。”

    说着,姜紫瑜打着呵欠转身朝着外头走去。

    容承祯看向简水澜与苏焕,“你们都出去休息吧,我在这边守着,一会儿累了就让苏焕过来替换,特别是三弟妹,再不去睡一会儿,等琉笙醒来瞧见你两只熊猫眼。”

    苏焕并没有意见,简水澜见顾琉笙如今没有什么大问题,也微微松了口气。

    听到容承祯这么说,抬手揉了揉眼睛下方,回头问苏焕,“熊猫眼真的很明显?”

    苏焕认真看了一眼,随即点头,唇角含笑。

    “是有那么一点儿!”

    女人向来都是爱美的,特别是在心仪的男人面前,简水澜立即朝着外头走去。

    苏焕浅笑着跟上,容承祯在床边坐下,看着依旧昏迷的男人。

    “倒是有些羡慕你了,三弟妹对你可真好,给你守了这么多天!”

    什么时候,他也能等到这么一个女人?

    简水澜与苏焕才刚出病房来到客厅,就见着宋微推门而入,手里提着两大袋的早饭。

    一看到宋微回来,简水澜含笑朝他望去。

    “刚才顾琉笙醒来了一小会,你正好出门了!”

    正走过来的宋微听到这话,微一顿脚步,眼里闪过狂喜。

    “真的?”

    简水澜点头,“可是他不认得我了!幸好姜院长说了应该是短暂的失忆,会好的!”

    宋微走来将两大袋的食物都往桌上一放,“这些是早餐,挑你们喜欢的去吃,不够我再下楼买。”

    说完,宋微很快朝着病房走去。

    四人草草地吃过了早餐,就各自找了地方睡。

    沙发还算不小,加上屋子里开了暖气并不冷,姜紫瑜独占一块沙发。

    但因为身材高大的缘故,一双长腿都垂在了地面,身上披了一件深色的大衣,露出一张清俊秀气的脸。

    苏焕则是坐在了中间,坐着闭目养神。

    简水澜看到一旁单独的一张沙发,不算大,但是对于她娇小的身材也算是绰绰有余了。

    她蜷缩着身子躺上去,刚刚好,身上又披了一件大衣,倒是特别暖和。

    许是长时间没有得到好好地睡眠,才一躺下,很快就睡了过去。

    宋微在里面待了一会儿,虽说他买早餐的时候顾琉笙又醒来一次。

    可并没有亲眼目睹,如今看到他安安静静地睡着,也实在瞧不出他有醒来的痕迹。

    看到容承祯已经吃过早餐,守在顾琉笙的身边。

    想到自己一夜未眠,宋微便离开了病房来到客厅,桌上他们吃过的已经被收拾掉,还剩余几份没有动过的。

    他取了一盒粥喝了几口,便将桌上的东西都扔到了垃圾桶里,在苏焕的身边坐下,一样闭目养神。

    **

    顾琉笙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夜里,才又醒来一次,正巧轮到简水澜守夜。

    一个杏眼睁大着含着惊喜,另一个依旧带着几分迷惘。

    简水澜问他,“顾琉笙,这一回,你还记得我吗?”

    那一双迷惘的眼睛,此时逐渐清朗起来,甚至带着几分激动,他的目光落在被简水澜紧紧握住的手上。

    想要点头,才发现脑袋疼得厉害,却还是沙哑着声音出声,“傻瓜,我忘记了自己也不敢忘记了你!”

    听到这话的时候,简水澜实实在在地笑了起来,有些热泪盈眶。

    “早晨你醒来的那时候,就真的将我给忘记了,都快要将我吓死了!不过你说说,我是谁!”

    “顾琉笙的妻子,简水澜。”

    顾琉笙轻轻地笑着,反握上简水澜的手。

    “我这是昏睡了几天?”

    他就觉得自己好似在黑暗中度过了许久,久到他觉得自己只能一直处于黑暗中了,一点儿光亮的地方都没有,不知归处在何方。

    “整整半个月了,再不醒来能急死一群人!刚醒来你先别多说话,我去找姜院长过来!”

    这边的隔音效果很好,不过嗓子一喊外头的人还是可以听到的,但又担心自己的大嗓子吓着顾琉笙,简水澜只好松开了他的手,很快开了房门。

    “姜院长,顾琉笙醒来了!”

    此时姜紫瑜也才刚睡下不久,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整个人就清醒了过来,他很快起身朝着病房走来。

    其余几人也很快醒来,随后跟上。

    一群人进来的时候,顾琉笙还清醒着,姜紫瑜很快给他做了检查,发现没有别的问题,这才松了口气。

    “就你会折腾人,看看这一屋子里的人半个月的时间没有一个睡得好觉。”

    而后打了个呵欠,“过几天等你出院了,我必须给自己放个假!”

    一年到头都在忙,这么下去他会早衰。

    顾琉笙看向他们几人,虚弱一笑。

    “都去休息吧,我没事了!”

    容承祯上前问他,“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

    顾琉笙浅笑了声,随即将目光落在简水澜的身上,“你们都出去吧,小澜留下来陪我一会儿。”

    好像有一整个世纪没见了一样,这个女人就不能够好好地照顾自己,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那下巴都尖了不少。

    能记得简水澜,那应该都记得他们才是,容承祯摸了下鼻子,看到他醒来,也觉得自己大功告成,伸展了下懒腰。

    “既然不管我是谁,那我可要回酒店好好休息了!”

    而后看向苏焕,“去不去?都累了这么多天了,也没能好好睡一觉!”

    他可是放弃了不少的大单过来舍命陪君子了,结果还让人给嫌弃了!

    苏焕点头,看向顾琉笙。

    “你醒来就好,我就与承祯先回酒店了,有事情给我们电话。”

    容承祯与苏焕很快就离开了医院,姜紫瑜还有些走不开,直接又到外头的沙发上躺着。

    宋微看到这边已经不需要他了,便将空间留给他们二人,自己也到了外头,往沙发上一躺,他觉得自己终于能够睡个好觉了。

    病房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剩余两个人遥遥相望。

    简水澜走上前,在床边的位置上坐下,握上了顾琉笙带着淡淡暖意的大手。

    刚刚苏醒,虽然没有多大的力气,但顾琉笙还是将她的手反握住,紧紧地包裹在掌心里。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你醒来就好,别的就不多说了,只是……我希望下回有这样的危险,你尽可能地保护自己,来之前其实我更希望的是……我自私地希望受伤的不是你!”

    虽然不厚道,但看到顾琉笙倒下,她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有心疼与无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