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你烦不烦?又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走开!
    第285章、你烦不烦?又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走开!

    “给妈打个电话,没别的事情就常回去陪陪她,我过两天也就回去了。”

    “知道了大哥。”他朝着外头走去,雪花飘落在他的发上。

    “还有,之前的事情可是跟秦秘书道歉了?”

    “道歉有用吗?那老女人非要认定了我摸她屁股,今晚上遇到,还打算请她吃饭,这不又让她给嫌弃了。不过……今晚那老女人似乎失恋了!”

    走到了他的车子旁,容昭熙打开了车门钻了进去。

    “秦秘书是个好女孩,你好好跟人家道歉,别一口一个老女人地喊着,这事情本来就是你不对在先,就算是她误会了你,那么你可能也做出了什么让她会误会你的举动。别的不多说了,其余的事情就等我回去再安排。”

    结束了通话,容昭熙刚启动了车子,就看到一辆白色的车子朝着他这边行驶过来。

    当他看到后面那一块凹进去的地方,立即就反应了过来,那不是那老女人的车子吗?

    容昭熙鬼使神差地启动了车子,缓缓地跟了上去。

    **

    在酒吧外头将车子停好,秦筝就进了酒吧。

    容昭熙没想到这么晚了她一个女孩子打扮成这样还敢单独进去,胆子还真是不小。

    不过一想到她发起酒疯的样子,那还真不是一般男人能够受得了的。

    秦筝进去之后,点了杯鸡尾酒,就找了个角落坐下。

    她觉得自己必须喝点儿酒,好好地祭奠她尚未来得及开放,就被掐死在襁褓中的爱情。

    打开了朋友圈,发现不少人都在安慰她,也有问她怎么了,更有一大群人点赞。

    让她觉得神奇的还是五分钟前,容**oss评论了一句:等我回去,你多加点班就好了!

    这一刻,秦筝觉得容昭熙真的是容承祯他亲弟!

    绝对不是从垃圾桶捡来的!

    倒是没有看到简水澜给她的评论,这几天她几乎不玩微信,估计也没有心情。

    “美女,一块儿喝一杯吧!”

    正当秦筝玩手机的时候,头顶上响起一道带着玩味笑意的声音。

    她抬起了小脸,看到一个穿着皮衣的男子,一头染得金灿灿的短发,一看就是混混。

    秦筝并没有理会她,继续一条条回复,唯独没有给容承祯那一条回复。

    那青年看到秦筝没有搭理他,直接在她的对面坐下。

    “这位美女怎么称呼呢?”

    “你烦不烦?又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走开!”

    她最烦街头混混了,把自己整成什么样子了,还以为这样很好看。

    而后想到容昭熙那一头棕色的头发,瞧着是还不错,但好好的人做什么将头发染成那样了?

    许是她父母都是教师的缘故,从小教育就抓得严,特别是在仪容仪表。

    初中的时候大伙都流行染发,那时候她就被告诫了许多次,一直到现在都保留着黑长直,心底也对染发有一些小小的意见,总觉得还是黑色的头发好看。

    那青年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是嫌弃他长得丑?

    他在酒吧里还算很吃得开的,女孩子不都喜欢这样的?

    青年并没有离开,反倒笑了起来。

    “你是我喜欢的类型就好!”

    秦筝恶狠狠地瞪了过去,“我先警告你,别在姐气头上惹姐,一会儿没你好果子吃!”

    所以当容昭熙进来的就是正好看到秦筝一脚踩在了那混混的脚上,疼得那混混一阵咬牙切齿。

    眼看到那青年就要动手,容昭熙立即走了过去,人高马大地站在他们两人的面前。

    “做什么?”

    那身高一看就是能打的,青年看到只有自认倒霉,狠狠地瞪着秦筝一眼,随即离开。

    秦筝没想到容昭熙也跟了过来,端起鸡尾酒灌了一大口下去。

    “你跟着来做什么?该不会是看上姐姐的姿色?”

    她秦筝除了胸口没几两肉,小脸蛋还是长得不错的。

    容昭熙嗤笑了声,“就你这姿色还是省省吧,看上你的人那叫眼拙!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还敢来酒吧,你这不是来找搭讪的吗?我跟着你来,还不是为了那十万块钱,你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那十万块找谁要?”

    “堂堂容家小少爷还需要那十万块?还想讹我?说出去不笑话人?”

    秦筝懒得理会他,将杯子里剩余的酒都喝下了,付了钱就离开了酒吧。

    容昭熙跟了出去,见她刚喝过酒还敢开车,还真是不怕死。

    不领情就算了,容昭熙觉得自己疯了才会跟过来,就那老女人能发生什么事情?

    出了事那才是她活该!

    想到自己被她甩了那么几巴掌,容昭熙更是鄙夷自己。

    索性又折回了酒吧,打算趁今晚好好放纵,省得他大哥回来了,他又得老实回家。

    **

    “各项指标都差不多正常了,没别的事情就别在这里占着病房!”

    姜紫瑜检查一番之后,一脸嫌弃地盯着顾琉笙。

    顾琉笙松了口气,早在几天前就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出院了,可姜紫瑜一直不松口。

    简水澜自然也不会放他出院,他只有忍着每日躺在病床上。

    幸好白天夜里都有简水澜陪着,否则他还真是一天都待不下去。

    身上的伤势差不多都好齐了,最严重的是头部的伤势,手术之后目前还有一块伤疤,不过他头发素来长得浓密,用简水澜的话来说,倒是看不到。

    顾琉笙对于多一道伤疤的事情并不在意,唯一在乎的就是担心简水澜会嫌弃。

    既然看不到他也就放心了。

    听到顾琉笙可以出院,简水澜松了口气,这几日顾琉笙在这屋子里感觉都快待得发霉了。

    “姜院长,那伤在脑部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目前是没有发现,那往后呢?”

    “这几日的观察结果就是后遗症的几率很少,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希望没半个月到医院检查一遍,半年之后若是没别的问题,就痊愈了。”

    其实并不需要这样麻烦的,但毕竟顾琉笙并非一般人,他也不想顾琉笙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影响了他的前途。

    顾琉笙却觉得没必要如此麻烦,握住了简水澜的手。

    “无需如此,我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

    他没那么娇贵,虽然伤在头部,但这么点儿的伤势他还不放在眼里。

    简水澜却不这么认为,“在医院里姜院长的话就是圣旨!姜院长说什么就是什么!”

    看到这么坚持的简水澜,顾琉笙倒是很享受,在简水澜看不到的方向冲着姜紫瑜得意一挑眉,他现在可是有媳妇儿疼的人了。

    姜紫瑜觉得顾琉笙又开启了虐狗模式,还是躺在病床一动不动的他可爱一些。

    “好!我答应你就是!把东西收拾一番,我们先回酒店,在这里玩上几天再回去。”

    既然来了江城,又遇上大雪,自然要在这里好好晚上两天,燕城也会下雪,可远远没有江城下得这般欢畅,这几日下的都是鹅毛大雪。

    姜紫瑜一拍手,“那你们玩吧,我现在也可以说是功成身退了,先给自己放几天假。我明天就先回燕城了,看看苏焕他们要不要也回去。”

    姜紫瑜整理了一番,就离开了病房。

    简水澜也开始收拾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要带,除了两套换洗的衣服。

    傍晚的时候,宋微开了车子过来接他们出院,而这个时候姜紫瑜、苏焕与容承祯已经上了飞往燕城的飞机。

    外头大雪纷飞,道路上也被雪花覆上了一层,宋微尽量将车子开得平稳。

    两人坐在后座,无端的简水澜觉得安心。

    这大半个月以来,第一次可以如此地放松自己的心境,想到前半个月度过的日子,已经好几年没有这样恐慌担忧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