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顾琉笙,我们这样算不算一起白了头?
    第287章、顾琉笙,我们这样算不算一起白了头?

    简水澜想都不想直接掐断,没想到手机尚未放回包包里,铃声不屈不挠地又响起,依旧是唐卿打来的。

    简水澜只好迅速掐断,随即调整了静音塞到了包包里。

    “怎么了?”

    看到简水澜两次没有接听,顾琉笙疑惑地朝她望去。

    “没什么,吃饭!反正不就是广告的就是骗子的,这不是要过年了?骗子太多!”

    她随便瞎编了个理由搪塞过去,若是让顾琉笙知道唐卿三天两头地找她,估计得闹事。

    反正她也没打算跟那唐卿有太多的牵扯,更何况唐卿出现时间不对,让她有些戒备。

    顾琉笙笑了下,给她夹了些清淡的菜。

    “别一味吃着太过油腻的食物,荤素搭配最好!”

    此时的燕城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

    道路上一辆货车横在路边,旁边一辆黑色的路虎加长版后备箱的地方被压得变了形,道路被堵住,后面的车子被堵成了长长的队伍。

    驾驶座上一个穿黑衣的男子趴在方向盘上,头上的血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唐卿看着被掐断两次的手机屏幕,不死心地又打了一次,对方却依旧没有接听。

    简水澜,这是有多么地防备他?

    他不过就是想告诉她,他出了车祸,让她知道罢了。

    他也不知为何想要让她知道……

    此时意识已经逐渐模糊,唐卿知道这一段路上繁华,车流量不少。

    发生这样的事情后面的路只怕都给堵住了,很快就会有人发现并且报警,通知120过来,也就直接昏睡了过去。

    一顿饭下来,简水澜吃了个十一分的饱,虽然有些撑,不过吃得特别开心,江城的美食难得吃上一两次,还是特别有新鲜感。

    顾琉笙在简水澜的影响下,食欲好了许多,也吃了不少。

    简水澜唤来侍者付了账,又给顾琉笙倒了一杯温热的玉米汁。

    “这东西不错,多喝点。”

    顾琉笙将那一杯喝下,两人坐着休息了会儿,便离开了餐馆。

    外头很冷,不过刚吃了饭喝了不少的热汤,整个人都热乎乎的。

    顾琉笙握住了简水澜的手,他带着黑色的真皮手套,直接将简水澜的小手包在了掌心里,再放到自己的口袋里,里面热乎乎的,简水澜也特别享受。

    下雪的城市,多了几分浪漫,特别是这样的夜里。

    虽然寒冷,可街上还是不缺乏有恋人手牵着手走在这冰天雪地里。

    走着走着,就一起白了头。

    想到这样的句子,简水澜看着顾琉笙深色针织帽上的雪花,忽而就笑了起来。

    “顾琉笙,我们这样算不算一起白了头?”

    顾琉笙看着才走了没一会儿,简水澜那一顶红色的针织帽上就落了不少的雪花,想必自己也相差不大。

    “我们会在一起白头的,这一辈子你都休想抛下我!”

    他顾琉笙这辈子是不可能放任这个女人离开的。

    简水澜笑了起来,突然就不想纠结了,顾家是顾家,顾琉笙是顾琉笙。

    他们在一起就好,顾家的事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手机虽然关闭了静音,可之前简水澜开启了震动,关闭静音的时候忘记了关闭震动,此时只感觉包里的手机震动个不停。

    想到是唐卿打来的电话,索性也就不去理会,走了好一段路,总算是消停了。

    “还有不到一个星期就是爷爷的寿辰了,寿礼该怎么准备?我可是听容**oss他们说了每年爷爷的生日,你都花了不少心思准备寿礼,可这一段时日你都在医院里,这寿礼怎么办?”

    简水澜问他,想到回到燕城之后,还要去一趟顾家老宅,她是真的很不愿意。

    对于顾家老宅,她更多的想法就是能不去就尽量不去。

    除了顾夫人之外,还有两个女人,而且她之前听到苏焕他们聊天,似乎苏燃现在也住到了顾家老宅,她都有些搞不明白苏燃的想法了。

    以为住进去就可以当上顾家的少夫人?

    当她简水澜是死的?

    “每年给爷爷准备的寿礼确实是花了心思,这一段时间也没有什么好的拍卖会,不过我那边还有不少好东西,爷爷虽然是军人出身,可后来经商之后,也喜欢一些文人喜欢的舞文弄墨,我那边有不少好的字画还有砚台,回头挑个不错的给他送去。”

    他平日里就有搜罗好东西的爱好,一般大型拍卖会有好东西也会让宋微去参与,好东西确实不少。

    听到顾琉笙这么说,简水澜也就安心了,想到苏焕的妹妹苏燃时。

    简水澜又说,“你住院期间,我可是听说了如今顾家老宅可是又入住了一个女人,你知道是谁?”

    说到这事情上,顾琉笙蹙眉,家里已经有一个华楚楚还有沈蓉蓉尚未离开,怎么他母亲又给弄来了女人?

    “我妈找来的女人都是出身名门,怕又是名媛圈子里的人,不管入住了谁,那些都是妈的事情,爷爷没说什么,就随了妈,反正我们不住在老宅,住多少人也与我们无关。”

    也正因此,若非必要,他也不想回去老宅了。

    简水澜知道顾琉笙确实没有那方面的心思,所以多了一个苏燃住进去她也没多大的想法,就是替苏焕感到不值。

    好好的一个妹妹不在苏家里待着,偏要去顾家凑这个热闹。

    苏家怎么说也是燕城三大家之一!

    “是苏燃,苏焕之前为了这事情还回了一次燕城,怕是被气到不轻。”

    “只怕苏燃有这个心思,妈也有这样的心思所以才凑在一起,不管那么多,那些都是妈请进门的,到时候还是由她弄出去,反正除了逢年过节我们才会回去一趟,其余的我也已经跟爷爷说清楚了,不回去的原因,爷爷也明白。”

    两人在冰天雪地里走了些时候,便回到了酒店。

    抖落了身上的雪花,简水澜将大衣扔到了沙发上,就跑到房间里换了轻便的衣服,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几分。

    这大冬天的穿这么多的衣服都快压垮了她的小肩膀。

    换好衣服,她回到沙发上舒服地躺着,此时顾琉笙已经到浴室里沐浴。

    感觉到包里手机又有了动静,简水澜一想到可能又是唐卿打来的,眉头就蹙了起来。

    这个男人当真想着拽她出墙头?

    就不担心他那些娱乐场所都让顾琉笙一口气给吞了?

    最后还是从包里取出了手机,她看了一眼屏幕,是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显示燕城。

    应该不会是唐卿打来的吧?

    简水澜还是接起了电话,“你好!”

    那边很快传来焦急的女音,“是简水澜小姐吗?我是第一医院的护士,这个号码的主人发生车祸如今就在医院里,如果你是这个号码主人的家属,请马上过来医院一趟,病人需要手术!”

    简水澜被吓了一跳,这个号码是唐卿的,难道唐卿现在躺在医院了?

    她想到刚才唐卿还给她电话,是开车的时候打电话导致出了车祸,还是出了车祸随手拨打了她的号码?

    虽然不待见唐卿,可唐卿怎么说也帮过她几次,而且他现在出了车祸,听到护士的声音这样着急,怕是伤势不轻。

    “我是他的……他的朋友!我现在人在江城,马上安排人过去。再见。”

    简水澜很快结束了通话,穿上棉布拖鞋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她抬手敲响了浴室的门,才发现浴室的门不过是虚掩着,顾琉笙并没有关门,此时被她一敲开,门自然而然地敞开。

    顾琉笙身上还有不少的泡沫,整个人就这么光溜溜地被她看得一清二楚。

    特别是人鱼线一路朝下的地方,上面竟然还沾了不少的泡沫,她立即就想到了微信上顾琉笙发给她的那张图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