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顾琉笙,你就是一老流氓
    第288章、顾琉笙,你就是一老流氓

    虽然这身子她已经看过了不少遍,然而此时这么一见,她一张脸立即就泛红了一片。

    顾琉笙倒是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甚至还朝着她走了过去,看着她面红耳热的样子,忍不住一笑。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谁迫不及待了……”

    简水澜熏红了脸骂了声,“顾琉笙,你就是一老流氓,怎么洗澡就不将门给关紧了?”

    谁洗澡不关门的?

    她都是反锁好不好!

    她很快顺手将浴室的门给关上,里面传来顾琉笙难得笑得爽朗愉悦的声音。

    “屋子里就你一人,我还关着门做什么?又不是你,不就是洗澡,每次还一定要反锁。”

    就算是夫妻,那也需要反锁啊!

    谁知道洗了一半,这老流氓会不会突然就冲了进去。

    听到外头没了声音,顾琉笙只好问她,“找我什么事?”

    他打开了喷头,开始冲洗身上的泡沫,热气袅袅,让他的一张脸都看得不真切起来。

    被顾琉笙这么一闹,简水澜才想起正事。

    “我刚才接到燕城那边第一医院的电话,有护士说唐卿出了车祸,现在正需要手术,也不知怎么就找上了我,你那边能安排个人过去吗?”

    唐卿……

    顾琉笙轻蹙了下眉头,这个人出车祸了怎么会留着简水澜的电话?

    他想起晚饭的时候简水澜那边响起两次却没有接听的电话,难道是唐卿打来的?

    顾琉笙并不知道唐卿那边的情况,不过正需要手术怕是伤势有些严重。

    虽然觉得唐卿的出现不怀好意,然而也帮了简水澜几次,这一次他就当做还了这个人情,往后互不相欠。

    “你给宋微电话,让他安排人过去一趟第一医院!”

    想到简水澜没有私下揽了这个活儿,而是过来与他商量,足以证明简水澜对唐卿并没有别的想法。

    简水澜很快就给宋微打了电话,将唐卿的事情告诉她,并让他安排个人过去处理。

    宋微在结束电话之后,很快给燕城那边的人打了电话过去,并安排好一切。

    夜里,两人温存了些时候,顾琉笙本来打算狠狠地要她一回,将这一段时日都给补回来。

    简水澜却以他刚出院,身子还没有完全好利索为理由拒绝了。

    这几日在医院里简水澜也没睡好,此时一沾酒店柔软的大床就昏昏欲睡,没一会儿也沉沉睡了过去。

    剩余顾琉笙看着早已起了感觉的地方,呼出一口热气,看到身边睡熟的小女人,也只有老实的份,安安静静地在她的身边躺下,又将她紧紧搂在了怀里。

    若是以往,怀里温香暖玉,他自然很好睡,可今晚却有些没有睡意。

    顾琉笙也知道自己为何睡不着,不过是因为对于唐卿的事情耿耿于怀。

    为何他出了车祸,医院的护士会找上简水澜,他手机里面的联系人总不可能只有简水澜一个吧。

    还有他什么时候有简水澜的号码?

    顾琉笙轻手轻脚地离开了被窝,在简水澜那边的床头柜上看到了她白色的手机,长臂一伸,将手机拿到了手里,用简水澜的手指解了锁。

    他看着来电显示,果然看到了吃饭的时候唐请打来的两个未接来电,除此之外,之前也有几次通话,更多的是未接。

    什么时候唐卿对于简水澜如此热络,而他完全不知?

    顾琉笙也没打算追究什么,只是很快将唐卿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看到联系人里总算是干净了,这才觉得心里舒坦了许多。

    此时顾琉笙也没有睡意,就这么半靠着柔软的枕头检查简水澜的手机。

    看到她侧着身子沉睡的容颜,满足一笑,很快将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将几个社交软件都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他住院期间的时候她很少玩社交软件,就偶尔与秦筝聊上几句。

    倒是看到了应寒在微信上给她的留言,不过简水澜并没有回复。

    他将两人的聊天记录都看了一遍,见只是平常的问候,也就没有动手删除。

    应寒就住在楼上,现在就算他强硬给删除了,早晚还是会有碰面的一天。

    本来想让应寒离开燕城的,开的片酬可以说是天价,可应寒依旧不为所动。

    这一点就足够让他好奇应寒的真实身份了,只怕出身不会比他们几人差上多少。

    许是屋子里还有光亮,简水澜迷迷糊糊醒来了过来,看到顾琉笙并没有睡觉,而是捧着她的手机看。

    她忍不住嘟囔了句,“你又偷偷地想对我的手机做什么事情了?”

    “我将唐卿拉到了黑名单,你不介意吧?”

    “拉就拉了,我与唐卿本来就不熟悉,如果不是他今天发生车祸那边的护士打电话到我这边,我也不会去理会,毕竟是一条生命,加上之前唐卿也算是给我解围,就当做……还了人情,我可不欠他什么了!”

    简水澜抬手抱住了他的腰,将自己的小脸枕在他的大腿上,轻轻蹭了几下,醒来发现他就在旁边,这样的感觉真让人安心。

    听到她一副不在乎的语气,顾琉笙还是很满意的,便将手机扔到了床头柜上,顺势将简水澜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很快就封住了她的唇。

    简水澜低呼了几声想要阻止,奈何顾琉笙完全不给她反抗的权力。

    身上的衣服一下子就被扔到了一旁,酥麻的感觉很快袭击而来,这么多日顾琉笙没有碰过,此时比以往多了几分急躁,力道也不轻,简水澜很快就气喘呼呼。

    “小澜,今晚上你是逃不了的!”

    话音一落,突然之间的充实让她忍不住轻吟出声,整个人在他的身下浮浮沉沉,她只有抓住了身下的被单,无力地承受他的狂风暴雨。

    他的粗暴虽然带给她些许不适,但是更多的是从未体会过的快乐,让她很快也沉沦其中。

    顾琉笙从清醒到出院也有一个多星期了,一开始他虽然也热衷这样的事情,然而有心无力。

    后来身子逐渐恢复,他几次表示想要她,都让简水澜给拒绝了。

    今晚他本就死了心,打算好好睡,若是她没醒来也就罢了,可看到她清醒过来,自然不会再让自己忍下去。

    顾琉笙狠狠地发泄了几次,动作虽然因为迫不及待而有些粗暴,可他还是保持了理智尽量不去伤到她。

    在满足之后,整个人都舒爽精神了几分,倒是简水澜被他折腾得够呛。

    他抱着简水澜在浴室里沐浴了一番,又抱回了床上,此时简水澜已经沉沉睡了过去。

    他看到了她胸口上的痕迹,抬手轻轻地抚上,要不是因为看到她实在太累,他还打算再来几回,可现在也算是稍微满足了,只好放过了她。

    他很快躺下,将怀里一丝不挂的女人抱在了怀里,还是觉得这样的肌肤相贴更让他舒服。

    胸口的地方软绵绵的,这样抱着,可真是再舒服不过。

    **

    因为晚上的放纵,隔天两人都睡到了十点多。

    看到简水澜还在被窝里睡得舒服,顾琉笙想到今天还想带她去看江城的雪景,便先起了床。

    梳洗之后又换了衣服,才去将简水澜喊醒,“起来梳洗了,一会儿吃过饭,我带你去赏雪。”

    简水澜的速度本就不快,等她整理好估计也都中午了。

    简水澜翻了个身,嘟囔了几句,也没听清楚她说了什么,很快就又睡下了。

    顾琉笙的目光却死死地盯住了被子滑落的那一片莹白细腻的肌肤,周围还有不少红色的斑驳,都是他昨晚上给印上去的!

    顾琉笙觉得这一眼就有些火气大,他在床边坐下,将她柔软的发丝都拨到一旁,露出她美丽的脸庞。

    睫毛长而浓密,特别是闭上双眼的时候,看得更为真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