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被自己的老婆无微不至地关心,真的很受用
    第292章、被自己的老婆无微不至地关心,真的很受用

    顾琉笙起身走到厨房门口看着里面忙碌的身影,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真是贤惠!

    当初幸好她就住在隔壁,幸好胆子大爬了他的阳台。

    也幸好自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与她领了证!

    顾琉笙朝着浴室走去,再出来的时候一身清爽,身上也换了干净单薄的居家衣服,屋子里开足了暖气,与外头有着天大的区别。

    简水澜将烧好的菜一样样地摆上了桌子,客厅里开足了暖气,而她还穿着外套,一到客厅就觉得燥热了起来。

    赶紧将外头脱下扔到了沙发上,才觉得舒坦了许多。

    顾琉笙看到简水澜脱了外套还穿了不少,“去换一身轻便的,屋子里暖气足,一会儿吃了饭你肯定要流汗,容易感冒。”

    简水澜只好听了他的话,很快到衣帽间换了一身秋天穿的连衣裙,腿上穿了丝袜,只觉得整个肩膀得到解脱一样。

    她一身清爽地出现在顾琉笙的面前,因为之前小病一场加上半个月的担忧,整个人看起来比夏天的时候还要消瘦一些。

    不过胸口的地方鼓鼓的,衬得腰肢极为纤细。

    这连衣裙的领口有些低,只要她稍微一倾身,就可以看到里面深深的沟壑。

    顾琉笙只看一眼便举得浑身都燥热了起来,无声一笑,给她盛了一碗汤,而后起身到柜子里取出了一瓶红酒,还有两只高脚优雅的玻璃杯子。

    “既然是庆祝,那就一块儿喝杯酒!”

    简水澜看到他就要倒酒,立即伸手接过了他手里的酒瓶子。

    “才刚出院没几天就打算喝酒?你忘记姜院长是怎么吩咐的吗?没一个月,你想都别想喝,就算是应酬也不许你喝,再说了什么应酬不是都让宋微喝!”

    她突然想起还有几天就是顾家老爷子的寿辰,“唉,爷爷过生日的时候你就别喝酒了,要是爷爷等人敬你酒,到时候我都替你喝了!”

    幸好她的酒量不错,几杯红酒下肚并无多大影响。

    让女人给他挡酒?

    顾琉笙无奈一笑,但还是轻轻地点头。

    “除了爷爷还有几个叔叔敬酒,别的就不需要喝了。”

    他今晚还想着趁着气氛不错喝上几杯,什么事情不是水到渠成?

    不过既然不让他喝,她喝上一些也一样。

    但被人这样无微不至地关心,真的特别受用!

    简水澜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喝了一小口,只觉得入口的味道极好。

    小馋猫!

    顾琉笙忍不住想到了这个词。

    饭菜的味道都很可口,顾琉笙在喝了一碗汤之后难得吃了两碗米饭。

    简水澜也吃了两碗米饭,两人将桌上所有的菜吃得见底,还小酌了两杯红酒,便见好就收。

    因为是庆祝顾琉笙平安归来,所以洗碗的活儿简水澜也包了。

    所以在吃完完饭之后,顾琉笙的任务便是坐在沙发上跟大爷一样看着电视,而简水澜就跟个小媳妇一样在厨房里忙碌。

    顾琉笙觉得自己挺享受这样的生活,就是几天没有在家里,似乎多了一层薄薄的灰层,明天就提前一些时间下班回家打扫卫生好了。

    此时已经过了新闻时间,电视上都是广告居多,他索性从桌上拿起了手机,点开了朋友圈,才发现自己的朋友圈有不少的信息。

    以前他还真不玩这个东西,倒是与简水澜结婚之后才开始玩起的,里面每一条也都跟她有关,昨天发上去的那一条信息被许多人点赞与评论。

    容承祯:这恩爱秀的不要太猛!

    苏焕:三嫂就是背影都这么迷人!

    姜紫瑜:这图拍的我给99分,多一分怕你骄傲。

    宋微:哎呀,顾总的手机快要没电了,不会觉得没有安全感?

    评论不少,几乎他微信里加的人一个个都回复了。

    顾琉笙也就挑了几条回复,正要回复宋微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眉头轻蹙了下,但还是接起。

    “妈,有事吗?”

    “我都这么多天没有联系到你了,没有事情就不能够给你电话吗?这几天我联系不到你,便联系了简小姐,可是你看看简小姐对我的态度!”

    顾琉笙却不以为然,这事情他醒来的时候,简水澜就告诉过他了。

    “首先,妈你要先想想你对小澜的态度,我也觉得没事情的话,妈可以不用找小澜。以往我想着小澜可以与你处理好婆媳关系,但是自从妈做了那样的事情,我觉得婆媳关系处理不好,也怨不得小澜了。”

    顾夫人冷笑了声,“阿笙,你这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没有听到顾琉笙的回答,顾夫人轻叹了声,声音里也染上了几分关怀。

    “阿笙,我听闻江城那边的事情,你没事吧?江城那边爆炸的地方似乎还是我们这一次选址之一,你都不知道我这几天一直没有联系到你,心慌成什么样子了,就担心你有个万一,你这一阵子不是正好去江城出差吗?怎么都没有给妈一个电话?”

    “事情太多了,索性就关了手机,只有一处选址爆炸,不过我并没有在现场,而是让宋微过去,并没有出什么意外,妈就不必担心了!”

    “听你这么一说,妈也就安心了,要知道我就你一个儿子,后半辈子还得依靠你,你可千万别出了什么事情,知道吗?”

    “想我出什么事情也不容易,没别的事情就这样吧!”顾琉笙并没有聊太久的打算。

    “你长大了妈也就放心了,就是……你就这么多与妈说几句话也如此不耐烦?我在楼下呢,看到你屋子里的灯亮了起来,今天才从江城回来的?”

    顾夫人说到这里的时候,抬手按响了门铃。

    顾琉笙听到门铃的声音时忍不住蹙起了眉头,想到简水澜还在厨房忙碌,只怕两人见面,必定又要闹得不痛快了!

    那边简水澜一双手都沾得都是洗碗的泡沫,听到门铃声时走了出来。

    “顾琉笙,有客人呢!”

    她朝着玄关处走去,看到了那张风韵犹存的容颜时,神色微微一变。

    这么晚了,顾夫人找上门来做什么?

    他们可是第一天回来呢!

    顾琉笙轻叹了声,“我知道了!”

    随即他掐断了通话,起身朝着外头走去,发现简水澜就站在玄关处,目光正盯着可视对讲机。

    “是妈过来了,去将碗洗好了,一会儿跟妈打个招呼,其余的事情都有我在。”

    他浅笑了下,抬手揉了揉她有些凌乱的花瓣头。

    有些事情回来燕城肯定是要面对的,简水澜只是没想到今晚就要遇上。

    对于顾夫人她再不喜欢,意见再大,可她依旧是顾琉笙的母亲。

    默不作声地回到了厨房,顾琉笙解开了锁,便站在玄关处等着。

    没过多久,就又传来门铃的声音,他走了过去将门给打开,看到顾夫人便侧过了身子让她进来。

    “妈!”

    “顾少……”

    站在顾夫人的身后,苏燃却生生地喊了一声,目光炙热地盯着那张俊美无双的脸,眼里更多的是惊喜,她在顾家住了这么多天,一直到现在才看到他。

    今晚上若不是顾夫人说了要带她过来,她还不一定能够见着顾琉笙呢!

    顾夫人尚未踏进门的时候,顾夫人在看到苏燃便又上前一步,将两个女人给堵在外头。

    “妈,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夫人浅笑了下,“你是说燃燃是吗?燃燃是苏焕少爷的妹妹,与你也算是青梅竹马,如今就在我们家小住,今儿看到你们这屋子里亮着,我便想着带燃燃过来见见你!”

    “妈如果想要进来的话,我自然不会堵着,可你也知道我这边不欢迎不相干的人!”

    顾琉笙冲着苏燃望去,“苏小姐,我这边不欢迎你,请离开!”

    苏燃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双眼溢满了泪水,这是又拒绝了她?

    连让她进屋子都不愿意吗?

    苏燃虽然难堪,但也没有像以往一样死缠烂打,或是当着他的面哭泣,虽然眼里一片晶莹,但她还是努力地扬起了一抹笑容。

    “顾少,是我让顾伯母带我过来的,如果你要怪就怪我好了,不过这一段时间顾伯母没有联系到你,真的很担心,一直到今晚上联系到你,顾伯母一颗心才放了下来。我也很担心你,现在看到你平安无事,就好了!”

    顾夫人直接拉上了苏燃的手,冲着顾琉笙埋怨地说,“难道我现在进自己儿子的家门都还要儿子批准了?还是简小姐不愿意让我过来?”

    她带着苏燃走了进去,玄关处的地方,看到几双女性的棉布拖鞋,想到可能是简水澜穿过的,顾夫人就没了换鞋子的打算。

    苏燃却还是礼貌地将换上了棉布拖鞋,跟着顾夫人走了进去。

    顾琉笙见此一张俊脸立即就阴沉了一片,也没打算理会她们,直接朝着厨房走去。

    里面简水澜已经将碗洗好,正在冲刷她的手。

    十指纤细莹白,极为好看,顾琉笙就在一旁看着她将双手清洗干净,又用擦手巾仔细地擦拭干净,而后将身上的围裙解下挂了起来。

    厨房距离玄关处并不远,刚才外头的情况,简水澜还是有听到,也知道是谁来了。

    她微微一耸肩,自己解决,我先回房沐浴睡觉,反正你妈也不希望我与她打招呼。

    简水澜走了出去,看到客厅里顾夫人与苏燃坐在沙发上。

    很快就将目光挪开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却听得顾夫人出声,“简小姐就是这样子对待客人的?没看到燃燃在这里吗?客人来了,怎么说也得打个招呼,泡杯茶水招待吧!”

    简水澜回头去看顾夫人,双手环胸,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我这个主人还觉得不欢迎你们呢,去问问顾琉笙现在这房子的主人到底是谁的?顾夫人不愿意承认我是你的媳妇,与我可就没有任何的关系,那就请出去吧,至于苏大小姐……”

    她轻扯了下唇角,“苏大小姐时时刻刻想着小三的位置,这样的想法实在不可取,简直是给苏家丢脸,如今还皮都不要地住到了顾家老宅,可有想过苏家人的感受?枉费了你大哥这样疼你!”

    苏燃来此之前已经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气,一定要让顾琉笙知道她是个识大体的。

    可是她当了这么多年的苏家大小姐,什么时候不是被人捧在掌心里的?

    如今被简水澜这样骂着,只恨不得冲上去甩她几巴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