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若不是这个女人,顾少会鬼迷心窍吗?
    第293章、若不是这个女人,顾少会鬼迷心窍吗?

    最好是挠花了她的脸,看她还怎么去勾人!

    若不是这个女人,顾少会鬼迷心窍吗?

    一想到她是顾少夫人的身份,苏燃几乎要忍耐不住,眼里都是对她的恨意。

    未等苏燃出声反驳,顾琉笙走了过来。

    “妈,你这是打算带个人过来我家吵?”

    顾夫人一下子就笑了,“阿笙,燃燃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哼上一句,你这是不是太过偏袒那个女人了?怎么说燃燃与你也算是青梅竹马,苏焕是她大哥,怎么也得看在苏焕的面子上给燃燃点儿面子,看看你现在这是怎么了?”

    苏燃也觉得特别的委屈,她都尚未吭声呢!

    “要是觉得委屈,就滚出我家!”

    顾琉笙也没打算给苏燃面子,直接出声,“朗月!”

    一直在暗中保护简水澜的朗月听到声音,很快就从阳台的地方攀附上来,打开了阳台上的大门。

    一身黑衣的她依旧看起来清冷,她一进来直接将目光落在顾琉笙的身上。

    “顾总!”

    “将苏小姐给我扔出去!”

    朗月二话不说直接朝着苏燃走去,一手拖上了她的手,轻巧地就将人给拽了起来,直接朝着玄关的方向大步走去,一路上苏燃就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顾少,顾少,顾伯母……”

    她娇娇滴滴的模样,岂是朗月的对手,没一会儿就被拖了出去,门一关,彻底安静了。

    简水澜在心底暗暗叫好,顾琉笙今晚上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对于苏燃,如果是之前她还觉得可怜,可现在完全是可恨!

    明知道顾琉笙已经结婚,却还是不死心地扒着不放,又想到当年云夫人小三上位的事情。

    心中暗暗想着如果顾琉笙不以强硬的态度解决这些破事,今晚她非要跟他开撕!

    顾夫人是自己知道儿子的脾气,然而没有想到竟然连点儿面子都不给她!

    那苏燃可是苏焕的亲妹妹,从小宠到大,而苏焕还是自己儿子从儿时到现在最好的玩伴,怎么样也得看在苏焕的面子上不让苏燃如此难堪。

    今晚上她带着苏燃过来,也是看中了这一点。

    “阿笙,你真要为了这个女人如此行事?那燃燃可是苏焕的妹妹!”

    顾琉笙看着站在一旁好整以暇盯着他看的简水澜,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顾夫人的身上。

    “妈,你最应该知道的是小澜是我的妻子,苏燃不过是个外人,我一开始就说了,我这屋子里不喜欢乱七八糟的人过来,可妈来这里就算了,还偏要带上外人,更何况如今两套房子被我强硬合并一起,现在这房子的主人是小澜,并非我。”

    苏燃是苏焕的妹妹,如果他给了苏燃一点儿希望,只怕与苏焕这么多年的兄弟就真的走到了尽头。

    “所以你这是打算连我也赶走了?”

    顾夫人站起了身,目光冷冷地盯着简水澜,“简小姐,你可真是好本事,将我儿子哄得服服帖帖的!”

    简水澜摇头,“不不不!我可没有顾夫人您的好本事,还在顾家老宅给我丈夫物色了这么多的女人打算当替补呢!顾夫人若是没别的事情就回去吧,我这边庙小怕是顾夫人看不上!”

    简水澜也没打算留在这里凑热闹,索性回了房间,打算好好地洗个澡。

    “你就这么放任她跟你的母亲说话?”

    顾夫人看向顾琉笙,眼里一片严厉之色。

    “我却觉得小澜也没有说错什么,妈,此时也有些晚了,我让司机过来送妈回去!”

    “如果我打算今晚在这里住下呢?怎么,连你也要赶我走?”

    “我跟小澜离开燕城已经有二十多天,今天才回来,这屋子里这么长时间没有打扫过都是灰尘,妈要是不介意的话,就自己找一间房间睡吧,不过怕是被褥上也都是灰层,妈素来养尊处优,怕是要不习惯了!”

    虽然是封闭式,楼层也高,然而几日不住人,还是会有些灰尘的。

    他母亲有洁癖,顾琉笙倒是不担心他母亲今晚还打算住在这里。

    “不用了,司机在楼下等着呢!”

    顾夫人也只是嘴上说说,她没必要放着好好地顾家老宅不住,住在这里,而且看情况,她的儿子还不一定会站在她的阵线上!

    “那我送妈下楼吧!”他取了外套披上。

    顾夫人看着眼前的儿子,心底有着一团气却无处可发,最终只冷冷一笑。

    “你现在是翅膀硬了,妈也管不了你,但是阿笙,你要知道不管怎么样,妈都是为了你好,那女人真的不适合你,早晚你得毁在她的手里!”

    “就算真毁在了小澜的手里,我也乐意!妈,别在诋毁小澜了,从头到尾,小澜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也没有阻碍到你什么,为什么你偏偏要这样针对她?”

    想到那一起车祸,顾琉笙深呼吸了口气,“妈,别让我再对你失望了,也别妄想去动她,否则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你这是在威胁我?”

    “你可以这么认为,我对你敬重是因为你是我的母亲,但如果连我最在乎的人也都伤害,我会如何处理这样的事情,目前尚未知晓,妈应该有很多的秘密吧,也有……自己在乎的人吧!”

    这是顾琉笙在她的面前提起的第二次。

    顾夫人听到他这么说,脸色有些难看,第二次提起这样的事情来,难道他真的知道?

    可这一次顾夫人没打算承认,只是冷冷地笑了起来。

    “我可真是养了个好儿子,这会儿连自己的亲妈都会威胁了,不过妈能有什么秘密呢?阿笙,我是你的亲妈,你这样威胁我,就不担心让我对你寒心了?”

    自从简水澜出现,顾琉笙已经多少次忤逆她了?

    之前还只是为了婚事会反驳上几句,如今可是直接连威胁都上了!

    如此,她怎么能够留下简水澜?

    顾琉笙没打算在这样的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我送你下楼吧,没别的事情,妈就少来西江月圆,顾家老宅景致怡人,更适合妈这样的贵妇。”

    顾琉笙打开了门,示意顾夫人离开。

    顾夫人深呼吸了口气,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让自己的儿子给赶出家门。

    顾琉笙离开之前顺道将苏燃换下的鞋子给扔到了外头的垃圾桶里,这才送顾夫人下了楼。

    一路上顾夫人一声不吭,心里生着闷气,一直到上了车后,直接让司机出发。

    顾琉笙看着车子离开了西江月圆,这才朝着里面走去。

    此时简水澜已经沐浴完,穿了一身单薄的睡衣,想到一会儿就要睡觉,索性内衣也不穿了。

    她做好了脸上睡前的保湿工作,这才抱着大堆换下来的衣服离开了浴室,直接朝着阳台洗衣机的方向走去。

    阳台并没有暖气,她直接将衣服丢在了盆里,便迅速地回到了温暖的客厅。

    才关上阳台的玻璃门,就看到顾琉笙回来了,一回来直接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看到门并没有关,她立即追了上去,瞧见顾琉笙正在洗手。

    “将大佛送出去了?”

    顾琉笙将一双手反复清洗,一直到干净为止才在那一条上面布满了不少蘑菇图案的粉色擦手布上擦拭干净,回头冲着简水澜扯唇一笑。

    “让你受委屈了!”

    看到他走了出来,简水澜干脆整个人就挂在了他的身上,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今晚表现不错,嘉奖你!”

    她狠狠地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一点儿都不温柔,但让人觉得特别豪爽。

    顾琉笙双手托住了她的臀部,省得让她掉了下去。

    只是从他的角度来看,很快就瞧见了对方胸口的波澜壮阔,还有胸口触碰到的绵软,顾琉笙忍不住就紧紧地将她抱住,直接朝着他们的房间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