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薛长轩,你是不是派人跟踪我?
    第298章、薛长轩,你是不是派人跟踪我?

    于是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行!”

    谢池见容昭熙也没有什么名门公子的脾气,一开始他还担心给他这么底层的职位,这个小少爷不好伺候,没想到他倒是自己一口气就应承下来了。

    容承祯看向谢池,“谢经理就先回去吧,一会儿我让昭熙找你报到!”

    谢池起身与他们别过。

    等谢池离开之后,容承祯才看向容昭熙,目光不善。

    “你这脸是怎么回事?”

    一接到容承祯不善的目光之后,容昭熙也知道自己逃不过被问的一劫了。

    毕竟脸上带着被女人甩上的痕迹,对于向来严肃的大哥,容昭熙还是有些发悚。

    “哥,这事情你就别问了!”

    “与那小秘书道歉过了?”容承祯抬眼问他。

    “这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那老女人……”

    一说到秦筝的时候,容昭熙就觉得恨不得一辈子都别再见她,可若是再也不见,岂不是便宜了她?

    “下去吧,业务部在二楼。至于小秘书的事情,容昭熙,我告诉你,我让你来这里是来学习的,而不是来这边欺负人!”

    容昭熙老实地点头,“知道了,大哥!”

    “先好好跟着谢经理学习,过两个月,你来给我当助理,一些关于管理的事情我会教你怎么做,等你有点儿经验了,回头我将底下的子公司弄一个给你学着管理。”

    容昭熙自然没什么意见,立即笑开,“那我能明天再去找谢经理报到吗?你看我这一张脸这么下去让业务部的人瞧见了,岂不是没面子?”

    “秦秘书打的?”

    那女人炸起来的时候,确实有这样的能力。

    容昭熙耸肩一笑,“就那老女人……”

    在接收到容承祯不善的目光,他很快消了音。

    最终容承祯还是批准了容昭熙先离开公司,等明天再去业务部报到。

    **

    下班的时候,因为她自己开了车子,也就没同意顾琉笙来接她。

    而且这么冷的天气,她男人窝在家里就好,没必要再出来吹这冷风。

    简水澜将车子开出了致远,打算去洗下车子,车子在停车场停了这么多天,早已落了一层灰尘。

    就这么开回去,放在他们家的车库里也觉得有些格格不入。

    却不不知道这一路上一辆红色的车子远远地尾随着她,简水澜将车子开到了洗车店,便在一旁坐着等候。

    一辆红色的车子也开了进来,因为是名车,所以简水澜多看了一眼。

    法拉利,还是红色的跑车,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包。

    车门打开的时候,一双长腿先跨了出来,简水澜饶有兴致地看着,一直到看到那一张脸的时候,简水澜就蹙起了眉头。

    怎么在这儿也能遇上薛长轩这个渣男呢?

    而后想到薛长轩身为富二代,从认识到现在他换了多少的名车,每一辆车子开上一段时间就腻味,而且现在是越发地***包了!

    这家洗车店是她常过来的,因为距离西江月圆不远,但是距离薛家或是薛家的公司,那是得绕多远的路啊!

    怕是薛长轩并非来这里洗车,而是自己被他跟踪了?

    想到上回见到薛长轩还让云水溶给泼了一杯咖啡,虽然后来她也泼了回去,然而这些事情可都是薛长轩给惹出来的!

    她依旧坐在那里,并没有上前打招呼的打算,倒是薛长轩似乎很意外在这里看到她。

    吩咐了店里的人,便朝着简水澜的方向走去,拉了一张布艺凳子在她的对面坐下。

    “水澜,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好久不见,之前听说你去江城出差,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含笑问她,目光不离她小巧温润的小脸,似乎这一段时日不见,她出落得越发水灵了。

    他当初是什么眼神,怎么会选择了云水溶?

    不论是从哪一方面,云水溶压根没法跟她比!

    简水澜好整以暇地盯着他看,唇角扯出一抹嘲讽的意味。

    她昨天才从江城回来,今天开始上班,薛长轩便找上了她,说不定还是安排了人在致远公司盯梢着她呢!

    “薛长轩,你是不是派人跟踪我?”

    “怎么这么问?我倒是觉得在这里碰上你是缘分,我打算去趟薛家老宅拜访姑妈,想到几日没洗车子了,所以开过来洗洗,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

    薛长轩轻笑了声,看着她的脸,眼里露出一抹怜惜。

    “去江城出差很累吗?怎么消瘦了一圈?”

    虽然穿着冬日的大衣,从身材上看不出消瘦,但是那张脸还是可以看出有些,特别是下巴似乎比以往尖了些许。

    一想到现在顾氏集团切断了几个与他们金荣合作的业务,他父亲就有些坐不住了,只好先让他去一趟顾家探探顾夫人的口风,让她想想法子。

    简水澜对这个男人从来就没有好感,也没打算与他纠缠下去,就看着自己的车子能不能快点儿洗好,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有薛长轩的地方对她来说,就是是非之地!

    看到简水澜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薛长轩沉默了些时候,心底还是有些受伤的。

    “水澜,这一段时间我经常回忆起还在学校的时候,那时候我们都很青涩,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个样子,那时候我只想对你好,想给你我的所有,可是到最后是我没有坚持下去,这一点是我错了!我只希望你可以再我一次机会……”

    简水澜听得很是不耐烦,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薛长轩,从头到尾我都没有给过你机会,也从没喜欢过你,你能不能别老是在我面前提起以前的事情?我想起来只会想到云家无耻的嘴脸,还有别少跟我见面也少跟我说话,说不定什么时候云水溶又蹦出来泼我一杯咖啡!”

    她忍不住想到云水溶假怀孕的事情,对于薛长轩反倒有些同情起来,这个男人其实耳根有些软,否则当年也不会被云水溶爬上了床。

    不过爬床一事,说不定你情我愿,谈不上云水溶使计。

    “好!我们不谈过往!”

    他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差不多到吃饭时候了,晚上一起吃饭吧!我知道附近新开张了一家餐厅,味道很不错,我带你去尝尝吧!”

    简水澜摇头,“不用了,我老公在家里烧好了饭菜等我回去呢!”

    被这么直接拒绝,薛长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听到那一声老公,忍不住还是皱了下眉头。

    他实在没有办法忍受自己喜欢的女人,喊别的男人一声老公。

    虽然他们已经领证了!

    而且堂堂顾家大少爷真会下厨吗?

    “如今你们两人住在西江月圆那边,听说没有佣人伺候,不论是打扫或是一日三餐都是由你来吧?这样岂不是太过辛苦了?若是我定然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如此辛苦,薛家的佣人就是拿来伺候主子的。而且我也不会让自己的女人这么辛苦地还在上班!”

    简水澜狐疑地盯着他看,“你一定不知道吧,在我家里一日三餐都是我老公下厨,洗衣打扫也都是他一手包办!”

    她伸出了一双纤纤玉指,“自然结婚之后,我都可以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了!”

    简水澜勾起一笑,挑眉看向他,眼里带着几分得意,“薛长轩,你能为自己的老婆做到这一点?”

    反正对于顾琉笙这一点,她是真的特别满意,估计打着灯笼去找,也找不到这样的男人了!

    纤纤玉指,莹白细腻,指甲圆润,色泽好看。

    他想起云水溶那一双手,那十个手指头总是喜欢涂上指甲油,却怎么样都比不得简水澜这一双手。

    她虽然高三之后过了好几年艰辛的时日,然而上天对她还是厚爱的,那一双手到现在依旧比任何的名门贵女还要好看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