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第305章、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她死死地盯着那个身着紫色晚礼服,笑得灿烂的女人,眼里淬了了恨意。

    两人的出现因为都很安静,并没有引起一群打牌正欢的人。

    最终还是苏燃先出了声,“阿笙,你们都在这里啊!”

    她言笑晏晏地走了过来,最后看向苏焕,“哥,我可以和你们一起玩牌吗?你知道我也会打牌的。”

    看在她大哥在场的份上,他们也该给她苏燃一些面子吧!

    一群人这才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候跟上来的苏燃与薛长轩,看到苏燃的时候又去看简水澜。

    此时简水澜也看到了苏燃的穿着,那一身紫色的晚礼服与她身上的晚礼服是同色系,虽然款式不同,而且她这一身保守了许多。

    可是在名媛圈子里穿上同个色系或是同个款式的晚礼服,总是会让人觉得尴尬。

    将苏燃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她倒是没有多少表情与心理压力。

    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她对自己今晚的打扮还是很有自信的,毕竟顾琉笙在她的身上砸了不少的钱。

    她之前为了应苏焕的邀请,顾琉笙带她特意打扮了一番,就为了去参加苏燃的宴会,当时那一身行头可是花了不少的钱,如今她这一身行头简直可以秒杀当时。

    然而让她觉得无语的还是苏燃的死缠烂打,被顾琉笙拒之门外,又让朗月给扔出了西江月圆,她还不死心?这才经过几天又眼巴巴地凑了上来!

    顾琉笙也看到了苏燃那一身紫色的晚礼服,又见简水澜身上的晚礼服,极为满意。

    这是他亲自挑选的设计款式,再让人量身定做,虽是晚礼服,但还是选择了保守些的,他的女人只能给他看!

    苏焕自然清楚苏燃的目的,否则也不会这么主动与他打招呼了。

    不过看到苏燃主动问他,苏焕朝她看去。

    “六人的斗地主你玩不来,爸妈也来了,你下楼与他们好好说会儿话,记得住今天的场合,别想闹事!”

    “哥……我是没玩过六个人的斗地主,但是我可以在一旁看着学点。”

    苏燃很自然地走了过来,也没有挨着顾琉笙的身边,而是在苏焕的身边坐下,直接忽略了他后面的话。

    薛长轩也挑选了一处位置坐下,提议,“既然这么多人,不如分两组来玩,你们觉得如何?”

    苏燃听到薛长轩这么说,立即找到了话,“我觉得薛少这提议挺好的!”

    顾琉笙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时间差不多了吧,收拾一下,一会儿就要开席了!”而后看向简水澜,“开席的时候会有烟火,我带你去看烟火!”

    简水澜立即扔下了手里的牌,又将桌上赢来的钱往顾琉笙西装上衣的口袋一塞,朝着一群人望去。

    “你们玩吧,我跟琉笙去看烟火!”

    她将手递给顾琉笙,顺着他的力道起身,随即跟上了顾琉笙的脚步。

    顾琉笙带着简水澜朝着三楼楼梯的方向走去,苏燃看到了简水澜的背影,就算不承认,可也被那摇曳生姿的身影给惊艳到了。

    薛长轩更是冲着简水澜的背影痴痴地看着,又想到刚才云水溶的模样,他当年完全是瞎了眼,才会选择了云水溶。

    简水澜一离开,立即留缺一,容承祯看着手里的牌,一脸的哀怨。

    “好不容易这一局就该轮到我赢了!”

    他将手里剩余的牌子扔下,顾晋晗松了口气,也扔下了手里的一手烂牌,“幸好,不然这一局我准输!”

    他今天可是又输了不少。

    看到气氛有很大的变化,顾晋暄不明所以,便先起身。

    “你们玩,我难得回来,就下楼等开席了!”

    苏燃看到目标已经走远,看向苏焕的时候眼里多了失望与埋怨。

    “哥,你为什么不帮我?”

    苏焕没有理会她,只叹了口气,沉默地起身朝着一楼的楼梯口走去。

    苏燃的事情,他们几人也是知道的,容承祯蹙了下眉头,也没打算惹上这个女人,默默地起身走了。

    顾晋晗见简水澜离开,也觉得有些无趣,索性也就离开了。

    一下子一群人就剩余他们三人,姜紫瑜盯着苏燃看,最终摇头。

    看到姜紫瑜嫌弃的目光,苏燃就有些火大。

    “你摇什么头呢!”

    姜紫瑜很快扬起一笑,“苏小姐这眼睛整得可以啊,对称了!”

    苏燃:“……”

    薛长轩:“……”

    **

    晚上七点的宴席,此时还差了不到五分钟。

    三楼的地方虽然也开了暖气,然而不如下面的暖和。

    顾琉笙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在简水澜的身上,带着她朝可以看到烟火的方向走去,隔着大片的玻璃可以清楚地看着外头的景色。

    简水澜倒是不觉得太冷,晚礼服是长款及地,很好地遮住了腿,但毕竟是无袖,所以两条胳膊还是有些冷,不过披上顾琉笙的外套倒是暖和了许多。

    她靠在他的身边,目光望着外头漆黑的天空,可以看到不少的繁星。

    “我与苏燃穿了同样色系的晚礼服,你觉得谁更好看?”

    “有可比性吗?”顾琉笙反问。

    简水澜笑了起来,一脸喜滋滋的,而后从他的口袋里将赢来的钱一张张叠放好,放到了她的手提包里。

    “今晚上又赢钱了,明天不用上班,明天中午请你吃好的!”

    顾琉笙笑着点头,“好!”

    他揉了揉她的小脸,“晚上跟紧我,别到处乱跑,知道吗?”

    “外头这么冷,我也就在屋子里待着,能跑到哪儿去?”

    两人聊了几句,突然外头传来一声声炸开的声音,瞬间一道道烟火冲上了天际,照亮了整片天幕,又在天空中炸开,星星点点的花火,还有犹如银河,各种烟火极为炫目。

    简水澜的目光完全被吸引,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盛大的烟火。

    外头的声音很响,她笑着尖叫了几声,但完全被烟火湮灭。

    顾琉笙没有去看外头的烟火,只看着身边的女人,那明媚的笑容比那漫天的烟火还要绚丽,还要吸引他的目光,忍不住地低头吻住了那一片柔软芬芳。

    简水澜被他突然吻住还有些惊诧,随即就笑了,配合着他的吻,目光不离空中的烟火。

    虽然不喜欢顾家老宅,也不喜欢回到这里,可她还是觉得今晚真的很美好。

    宴席已经开始,顾琉笙牵着简水澜的手下了楼,两人携手而行,从铺着红地毯的台阶一步一步走了下来。

    男子俊秀,气质清贵,女子高贵优雅。

    简水澜一手被顾琉笙牵着,一手提着自己的裙摆,两人缓缓地下了楼。

    不少人都将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眼里染上惊艳。

    顾琉笙带着简水澜朝着主桌的方向走去,那边果然给他们留下了两个位置。

    看来他母亲还是知道今天的重要性,没有只留下一个位置让他们尴尬,毕竟这么多的贵客。

    主桌坐的都是他们顾家人为主,顾老爷子坐在主位上。

    他虽然身为孙儿辈,然而已是顾家掌权人,自然是挨着顾老爷子的位置,而简水澜是他的妻子,便是他身边的位置。

    顾老爷子的另一边则是顾夫人,而后是二叔等人。

    顾老爷子看到他们姗姗来迟便有些不悦,“那么迟过来也不招待客人,宴席都开始好些时候了才下楼!”

    顾琉笙看向顾老爷子,“爷爷也知道我不喜欢热闹!”

    顾老爷子这才没再继续说他,这个孙子确实不喜欢热闹,能每年准时出席他的生辰宴会也算是给他面子了。

    顾夫人自然得帮自己的儿子说话,“爸,你也知道阿笙不喜欢热闹,要知道我每年的生日宴会他可是从来就不参加的,爸也别嫌弃阿笙了,阿笙就是自己的生日宴会都不参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