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我是对小澜鬼迷心窍了
    第308章、我是对小澜鬼迷心窍了

    若是他们几个兄弟,遇上这样的事情,看在自己的身份上也不会去泼一个女人酒水,顶多也就是警告几句。

    云水溶看着沈蓉蓉实在挺可怜的样子,走了过去。

    “蓉蓉,你先回房换一身衣服吧!”

    沈蓉蓉愤恨地瞪了一眼他们,很快就离开了。

    看了一眼时间,云水溶朝着薛长轩走去。

    “长轩哥哥,我们也回去吧!妈希望你能够回家,这么晚了,说不定爸妈还在等着我们回去呢!”

    “云水溶,当个好人是不是很开心?你现在这么眼巴巴地巴着沈蓉蓉那女人,可是又在谋划怎么害水澜了?我警告你,若是你胆敢做出什么伤害他的事情,我定然不会饶了你!”

    薛长轩留下来本想找机会与简水澜多待些时候,特别是顾琉笙被顾老爷子喊去书房,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然而却没想到还会有这么多人。

    这里似乎没有他什么事情了,留在这里不过是失了自己的格调。

    他只是看了一眼简水澜,随即很快转身也下了楼。

    想要再见到简水澜,不急于一时。

    知道薛长轩已经不在乎她,然而这样将她单独丢在这里,云水溶还是有些不能接受,怎么说她现在对外还是怀了他的孩子!

    在这么下去,万一婚礼到了,薛长轩不参加婚礼,那她该怎么办?

    想到此,云水溶还是惨白着一张脸朝着薛长轩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长轩哥哥!”

    简直就是一出闹剧,简水澜没有去看唯一坐在沙发上幸灾乐祸的苏燃,朝着被顾璟抱在怀里的顾琋走去。

    “顾琋,你刚才有摔疼了吗?”

    顾琋朝着简水澜眨了眨一双泪汪汪的大眼,随即笑了起来。

    “嫂子,我这演技不错吧?”

    简水澜无声一笑,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

    “以后这样的事情交给嫂子,包括泼酒的事情!”

    “前几天有个阿姨过来找我爸,我就看到我妈一杯水给泼了过去,那阿姨就哭着跑走了,没想到还真有效果,刚才那阿姨就跑了。”

    顾琋的一句话让一群人的脸色都有些微变,特别是顾璟。

    “以后这些话少说。”

    “为什么呀?”

    顾琋不明白,“那个阿姨分明就是打算来占着咱们妈妈的位置!”

    “谁都抢不走咱们妈妈的位置。”顾璟抬手擦干了顾琋脸上的泪水。

    许久没有回来燕城的顾晋暄听到顾琋的话,也是一阵唏嘘,“没想到四叔也要走上我爸那条不归路了!”

    要知道他父亲的红颜知己,那是从他父亲那个年纪的到十六这样的年纪都有。

    听到顾晋暄这句话苏燃就笑了,“顾家的男人大都多情且薄情,简水澜,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让顾少对你有多么长情,觊觎他的女人可不止我一个,而且都不会轻易死心,你这位置是不是坐得并不舒坦?与其如此,还不如早早地将位置让了出来!”

    简水澜扶额,“我倒是不知道这年头小三都如此猖獗了!苏燃,你还真是给苏家丢脸,没看到今晚上苏焕都懒得理会你吗?你再这么不知悔改,早晚有众叛亲离的一日!”

    “我是不是会众叛亲离,那也是我的事情,你管好你的位置就好,不过那早晚也是别人的!”

    苏燃笑着优雅地起身,抚平了下摆,踩着细高跟一步步离去。

    多情且薄情,他倒是不觉得顾琉笙会如此。

    最起码结婚之后,顾琉笙对她确实很好!

    一群人都尚未吱声,顾琋就冲着苏燃的背影喊,“苏燃,我要告诉大哥你欺负我大嫂,我还要告诉爷爷说你欺负宝宝!”

    “你这个死小孩!”苏燃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顾琋立即扮了个鬼脸给她看。

    **

    书房里,顾老爷子先是打开了顾琉笙送给他的寿礼。

    盒子里安静地躺着一方朱砂红的砚台,比巴掌略大一些,顾老爷子将砚台取出。

    因为坚硬耐磨,质地细腻的缘故,所以这一方砚台倒也厚重,上头雕琢着一致简单独特的梅花,整体简约而大气,自内而外蕴含着儒雅之韵,柔美却不失刚劲,确实是宋朝该有的形。

    顾老爷子特别满意,这是真品啊!

    古澄泥砚如今稀少珍贵,倒不知自己的孙子从哪儿得了这么一块砚台。

    “你倒是有心了!”

    顾老爷子将砚台收起,放入了盒子里。

    “爷爷火眼金睛,孙儿岂敢拿赝品唬弄,这一方砚台是在去年的拍卖会得来的,价值不菲,爷爷喜欢就好。”

    顾老爷子回到沙发上坐下,将拐杖往旁边一放,轻咳了几声,目光带着几分严厉。

    “阿笙,你老实说这一段时日去江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别想着唬弄爷爷,爷爷虽然年纪大了,但心还不瞎,脑子也没坏。”

    看顾老爷子这样的架势,他是必须坦白了!

    顾琉笙轻笑了声,如今他已经醒来,爷爷与他也算是同一阵线上的,倒也不好再继续隐瞒。

    “爷爷,那一天我与宋微一块儿去的选址发生爆炸,此事我已经让宋微去查了,这一次有几处选址,江城刘家的人也特别中意,但是不是刘家人所为还需要进一步查明!”

    他就想着不止是刘家人,还有可能是他们顾家人也参与其中,但这事情就不必让爷爷知道了。

    顾琉笙所言,倒是与他派人去查的相差不多,顾老爷子点头。

    “你们没受伤吧?老实交代,爷爷当时可是也派了人过去找你们,然而一直都没有消息!不过那丫头还有你平日里那几个狐朋狗友可是同时都出现在了江城,甚至连姜家的那混小子也去了江城。”

    若是别人去的话他还不至于提心吊胆,可姜家那小子还是医院的院长,连他都出动了,必然事情不小。

    “是受了点儿伤,但也没多大要紧,这不好端端地回来了?”

    果然是受伤了!

    顾老爷子朝他望去,“哪儿受伤了?”

    “都是些皮外伤居多,就是脑袋被炸了个口子,但已经没事了,若是有事情还能过来给爷爷祝寿?”

    顾琉笙扯了下薄唇,看向顾老爷子,“爷爷,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跟小澜就先回去了!”

    顾老爷子看到顾琉笙如今也不像是有事的样子,只颔首,又听得他说要回去,脸就有些拉长了。

    “这个家就这样让你不爽,看看你这大半年回来住过几天?”

    “这里乌烟瘴气的,没有西江月圆来得清静。”

    “就你那丫头成日里叽叽喳喳的,能让你清静到哪儿去?”

    顾琉笙听到他说起简水澜忍不住一笑,“我那丫头是叽叽喳喳的,可我喜欢听!”

    这些时候简水澜很喜欢窝在他的身边说说公司里的事情,说说在江城的事情,或是说说以前读书认识秦筝的事情,然而他却不觉得烦,反倒特别享受。

    从她的一些话里,他了解了更多以往关于她的事情。

    “你现在就如同你妈所说的鬼迷心窍了!”

    “我是对小澜鬼迷心窍了,爷爷年轻的时候不也对奶奶鬼迷心窍了?都是过来人,爷爷也是清楚的!至于妈对小澜意见大,那是妈的事情,我也不指望妈能够承认小澜的身份,但我希望爷爷可以承认小澜的身份。”

    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觉得来了有些时候,顾琉笙起身告别。

    “爷爷,我先去接小澜回家了,改天再带小澜过来看爷爷!”

    顾老爷子是知道他的臭脾气,也就没有再阻拦,轻叹了声,“去吧!”

    顾琉笙回到了主屋,此时宾客已经走了许多,一楼有些冷清,他直接朝着二楼的地方走去,一道红色修长的身影将他阻拦在楼梯口。

    “阿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