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华楚楚的警告并非空穴来风
    第310章、华楚楚的警告并非空穴来风

    顾琉笙看了一眼站在他面前距离他一步之远就没有继续上前的顾琋,“发生什么事了?”

    顾琋绘声绘色地将所有的经过都说了一遍,他表达得很清楚,特别是泼沈蓉蓉红酒的时候,甚至将沈蓉蓉与苏燃辱骂简水澜的话都复述了一遍。

    一群人才知道原来顾琋的记忆力这样好,可以说是一字不落地全都说了一遍。

    越到最后顾琉笙的脸色越沉,最后还是给予顾琋表扬。

    “今晚表现很不错!”

    顾琋得意起来,“那是自然,回头大哥要有这样的重任还交给宝宝,宝宝一定完成任务!”

    **

    夜已经很深了,外头很冷。

    简水澜穿上厚厚的长款羽绒服紧紧地将手抱在了顾琉笙胳膊上,随着他朝着外头走去。

    外边车子已经少了许多,顾家的人还在送客,顾夫人最先看到顾琉笙,她走了过去。

    “阿笙,今晚不留在家里住吗?难得回来一次,明天早上一家人聚在一起多热闹,你爷爷也高兴!”

    “不了,家里乌烟瘴气的,我和小澜回西江月圆。”

    顾琉笙带着简水澜朝着外头走去,此时宋微已经将他的车子开了过来。

    顾夫人看着他们二人离去的身影,眼里闪过一丝阴骘。

    顾晋晗也跟了出来,看着那一道穿着厚厚羽绒服显得有些臃肿的女人,顾二夫人见着他终于舍得出来了,忍不住走了过去一把掐住他的胳膊。

    “都这么大了,怎么就不出来外头送送客人,还有晋暄呢?那小子又躲屋子里做什么?”

    还一个个将自己当成顾琉笙了?

    顾晋晗穿得多,并没有被掐疼,但还是后退了一步与他母亲保持了安全的距离。

    “妈,外头冷,我到里面暖和些,晋暄自然也不想出来吹冷风。”

    车子里暖气十足,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就有些热了,简水澜将拉链拉开脱下了羽绒服只盖在了身上,这才舒服了许多。

    反正宴会已经结束,她迫不及待地将耳朵上沉甸甸的珠宝摘了下来直接塞到了顾琉笙的口袋里,才觉得耳朵舒服了许多。

    “这珠宝虽然珍贵,然而戴耳朵上还是太重了!”

    人民币往他口袋塞,珠宝也往他口袋塞,在她身边他这口袋似乎也成为了万能的。

    顾琉笙听她这么说,抬手轻揉着她的耳垂。

    “不喜欢这么沉重的,往后我让人送轻便一些过来的,不过今晚上这样的装扮真的很好看!”

    顾琉笙很少夸人,用了很好看三个字,足够表示惊为天人。

    前面开车的宋微也吱声了,“我也认为今晚上少夫人在名媛当中鹤立鸡群,你们可看到苏燃大小姐那一张脸都拉成马脸了!”

    原本苏燃穿得那一身礼服倒也不错,然而在简水澜面前,还是被映衬得毫无特色了。

    回到西江月圆已经是11点多了。

    简水澜先到了浴室卸妆,顾琉笙将朗月喊了过来,“这几日好好保护少夫人!”

    朗月知道顾琉笙特意这么交代她,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她很快点头。

    “是!”

    随后,顾琉笙给顾夫人打了电话,那边顾夫人似乎还在送宾客,显得有些吵杂,没过多久就安静了许多,想是先回去了。

    “阿笙,怎么才一走就给妈电话了?”

    “我知道你又想对付小澜了,妈,之前我是怎么警告你的,可还记得?我本可将计就计,然而你毕竟是我的母亲,所以我不想让你丢了面子,甚至让爷爷对你失望,可你懂得我的良苦用心吗?”

    华楚楚的警告并非空穴来风,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想必她也看清楚了他母亲的手段与心思。

    毕竟沈蓉蓉与苏燃还住在顾家,那两个女人的存在犹如一面镜子,让华楚楚看清楚了自己的境地。

    那边传来顾夫人温婉的笑声,“阿笙,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什么叫我又想对付她了?”

    “妈,你要知道这一次我不会轻易放过就是,包括……”

    他顿了许久,才缓缓吐出一个名字,“肖蔺!”

    电话那一头的声音几乎全消,随后顾夫人的呼吸都紧促了起来,那边顾琉笙很快结束了通话,顾夫人听到肖蔺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顿时大变。

    原来他都知道!

    之前几次的警告,她以为顾琉笙并无把握,那么这一次呢?

    顾夫人没了之前的神采,失魂落魄地朝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但还是很快拨通了一个电话。

    “计划有变,先停下来吧!”

    顾琉笙结束了通话之后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扔,随即朝着房间走去,取了一套睡袍往浴室走去,里面被反锁,顾琉笙有些无语,但还是敲响了门。

    “小澜,开门!”

    里面正在淋雨的简水澜一听到顾琉笙的声音,立即警惕起来。

    “顾琉笙你疯了?我在洗澡!”

    这个时候开门,是准备让她羊入虎口吗?

    都已经结婚这么久了,一块儿洗澡也不是没有的事情,快开门!

    是曾一块儿洗澡,但那都是因为……跟现在清醒的情况完全不能比好不好!

    简水澜被他几句话说得脸上逐渐发烫起来,她果然脸皮还薄得很。

    “开门,不然我去拿钥匙了!”

    “不开,顾琉笙你是不是皮厚了,我对你脸色好看了几天你就开起了染坊?你要是敢去拿钥匙,今晚上我睡沙发!”

    外头顾琉笙沉默了几分,眼里透露出哀怨的神色。

    最终,他只能死心,朝着外头的卫生间走去。

    听到外头没有动静,简水澜才松了口气。

    洗过之后,她将头发出发,又在脸上涂抹上保湿水,这才离开了浴室。

    外头顾琉笙已经洗过了,正神清气爽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看了一眼时间,都已经过了12点。

    要知道这个男人以前都是11点之前准时睡觉,如今这是……

    她走了过去,直接跳到了他的身上,抱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就笑了起来。

    “生气啦?”

    她捏了捏他的俊脸,觉得手感还挺好的。

    顾琉笙有些无语,但见着她笑得明媚,心情也逐渐好转了起来。

    “我生什么气?”

    “那怎么拉着马脸看电视?”

    “谁让你洗澡还得反锁?以后不许这样了!”他抬手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我又不是暴露狂,洗澡不反锁还等着你进去?”

    “我不就没有反锁等着你进去?”

    顾琉笙笑着朝着她靠近,刚沐浴之后浑身都是清爽的气息,让人很是着迷,他凑了过去在她的脸上落下一吻。

    “这几日乖乖待在家里,妈那边可能会有动作想要对付你。”

    也许今晚的警告对她还有点儿作用,能让她暂时收手,但以防万一。

    简水澜本是亲昵地靠在他的怀里,此时听得他这么说,脸色就有些变化了。

    她索性将顾琉笙推开,下了他的怀抱在他的身边坐好。

    “你妈可真忙,这么时时刻刻地想要对付我,我简水澜何德何能让她老人家如此牵挂,不就是顾少夫人的身份?”

    她轻嗤了声,这个老女人要不是顾琉笙的母亲,要不是长辈的身份,她老早就想一巴掌扇死她了!

    若只是少夫人的身份那倒也不至于!

    “你说会不会你身上有我妈想要的东西,顾家那个神秘人是她?”

    这也只是顾琉笙的猜测,连华楚楚都能够察觉到他母亲的不对劲。

    此时二者一结合,他也觉得区区为了一个顾少夫人的身份,他母亲没必要赶尽杀绝,而且一次次地想要针对简水澜。

    婆媳关系再不和,也不至于想要她的性命。

    简水澜还真的不知道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他们顾家人想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