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顾琉笙何德何能可以娶到这样完美的自己
    第311章、顾琉笙何德何能可以娶到这样完美的自己

    “我的东西也就屋子里那些了,你有见过什么特别的吗?”

    顾琉笙摇头,“值钱的还真没几样,不值钱的倒是一大堆,而且对于顾家都没有任何用处。”

    不过这事情还是从她跟着秦臻去顾氏集团面试才发生的,那一天也许在休息室里丢了什么东西,然后怀疑到在里面待过的简水澜,也许他们也只是怀疑罢了。

    想到这里,顾琉笙又说,“罢了,这事情目前也无头绪,我再从我妈那边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这几日不管怎么样,你都别离开了我的视线,上班的话有朗月跟着,一有事情就让朗月出面,知道吗?”

    “嗯。”她轻轻地应了声。

    “这么晚了,睡觉吧!”

    他将身边的女人横抱起身朝着他们的卧室走去,直接将人往床上一扔,随即覆了上去。

    **

    简水澜隔日起了个大早,便将自己关在了画室里,顾琉笙也没有去打扰她,回到了书房里忙碌着,两人隔着一堵墙壁,安静而温馨。

    因为两个屋子合并,空出来的房间不少,所以拿了一间充当她的画室,里面摆放了不少的东西,不过整理得特别的整齐。

    有一段时间没有画画,但毕竟是她的专业,所以下笔并不生疏。

    她很快将一张画的轮廓大概地先勾勒出来,而后用调好的色彩一笔画上,没过一会儿一张画逐渐生动起来。

    她所画的是之前在江城赏雪的古城,还有顾琉笙的背影。

    因为颜料的透明性,使画面产生一种明澈的效果,整张画面比拍照的效果要多了一些自然洒脱的意趣。

    简水澜作画很快,不到两个小时一张画包括上色全部完工。

    她静下心来作画的时候,效果很不错,就是整个过程全神贯注脑袋放空,心中只有画画一件事。

    所以一般一幅画下来,颈椎有些酸疼,扭了几下脖子又站起来走动了几步,才觉得舒服了许多。

    桌上的水已经凉了。

    她端起杯子朝着外头走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喝下,想到顾琉笙也在书房里,便走了进去,给他换了一杯温水递给他,而后又重新回到了她的画室里。

    古城红墙绿瓦,白雪覆盖,几枝红梅似要吐露芬芳,梅树下是顾琉笙的背景,深色大衣,挺拔的身姿,只有一个背影,却极为生动,让人很想一探对方的容貌。

    本想再画上一幅,然而看了一眼时间,也差不多快到中午了,这么下去又要将近两个小时,她想了想干脆等到下午再作画。

    顾琉笙正在书房忙碌,她索性去冰箱里取了不少的食物,打算中午下厨。

    等到顾琉笙忙完之后,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12点了。

    这个时间点,想到简水澜可能还在她的画室里忙碌,便打算到冰箱里找点儿东西下厨。

    可当他推开书房的时候,一阵阵饭菜的香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顾琉笙在书房门口站了一会儿,唇角微微扬起了一抹笑意。

    简水澜在下厨!

    他朝着厨房走去,果然看到那一道忙碌的身影,瞬间觉得生活都明亮了起来。

    以前不上班的时候他都喜欢窝在家里,也就是换了一个地方处理工作的事情,但更多的便是看一些新闻资讯,或是财经方面的报导。

    而现在在家里就算什么事情都不做,只要有简水澜的存在他就觉得特别充实。

    结婚之后简水澜就很少吃到薯条,正在在厨房里的蔬菜区看到了几颗漂亮的土豆,便切成条状油炸了。

    炸了薯条,看到油还是热的,于是又炸了一包上校鸡块,此时厨房里满满都是香气,就是她都忍不住深深呼吸了口气。

    最后又炒了两盘青菜,看着一盘盘色香味齐全的菜装上了盘子,简水澜都忍不住感叹自己贤惠,顾琉笙何德何能可以娶到这样完美的自己!

    想到这里便有些飘飘然起来,也就顾夫人那老女人实在是没有眼光。

    有本事她让沈蓉蓉试试看下厨,让苏燃也试试看!

    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还得先抓住他的胃!

    在心底将自己赞美了一番,她才端着盘子朝外走去,却见顾琉笙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厨房外,目光正朝着她这边望来,她忍不住就沾沾自喜起来。

    “是不是觉得我特别贤惠?”

    “嗯!”

    顾琉笙老实地点头,“刚才还想着怎么就娶到了这样贤惠的老婆!”

    “只能证明你顾琉笙还是挺有眼光的!”

    “我也这样认为!”他的眼光确实很不错。

    顾琉笙走了进去接过她手里的盘子,“去餐桌坐着,这些我来。”

    简水澜也不与他客气,端了碗筷就朝外头走去,大爷一样地坐在餐桌旁等顾琉笙伺候。

    中午简水澜烧的菜极为丰盛,除了两道油炸的食物,还炖了猪蹄,炖了一只鸡,两道青菜,一道红烧鱼,最后炖了一道猪肚莲子汤。

    两个人的午餐已经足够了。

    顾琉笙看到这样丰盛的午餐,也知道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于是在盛好了汤与米饭之后用手机打开了拍照功能很快拍了一张。

    简水澜倒是有些诧异顾琉笙会有这样的举动,因为这样的事情一般只有她与秦筝喜欢。

    “早上都在画室里忙些什么?”顾琉笙边喝汤边问她。

    “画水彩!以前空着的时候我也会接一些单子赚点儿外快,最近倒是没什么单子,所以好一段时日没有画画了,这几天来了点儿灵感就算是为自己而画吧!”

    大学的时候在外头打工虽然能赚点儿,然而那些远远不够让她交学费。

    倒是封老师偶尔会帮她接点儿插画的单子,那些还能赚上一些,让她的生活多少得到保障。

    “一会儿我去看看!”

    画室里她的画也有不少,各种水彩、水粉、油画或是素描都有,看得出来她的功底很不错,人物肖像的神韵抓得很精准,写生也很有自己的味道。

    “不给你看!”因为他是画中的人物。

    顾琉笙扯唇一笑,笑意很淡,但笑意抵达眼里。

    见简水澜喝了汤之后便开始吃油炸的食物,顾琉笙往她堆满米饭的碗里夹了青菜。

    “别只顾着吃薯条与鸡块,多吃点儿青菜。”

    她用手抓了一块上校鸡块放到他的唇边,“尝尝看我炸的有没有比外头的好吃!”

    顾琉笙咬了一口,很满意地点头,“五星厨子级别!”

    虽然知道这是在哄她,可简水澜还是特别高兴。

    吃饱之后,顾琉笙负责收拾与刷洗,简水澜负责在沙发上消食。

    手机传来来消息提示,她打开一看是秦筝发来的:下午逛街不?

    翦水清澜:不去了,下午要作画,正好来了灵感与兴致。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哎呦我的大画家!那就改天约起,我下午接着睡。

    翦水清澜:小心睡成了猪的形状。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下辈子才有这样的可能,咱家狂吃不胖!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一条短信消息过来,简水澜打开一看,蹙了下眉头。

    “简小姐,请好好珍惜你所得到的,别人永远不可企及的,再见!”

    是华楚楚发来的短信。

    可是华楚楚发来这样的短信是什么意思?

    她知道华楚楚所指的是顾琉笙,可她也不至于会让她好好去珍惜,不应该想着要拆散?

    此时顾琉笙正好出来,他洗了所有的碗筷之后又榨了两杯果汁。

    看到简水澜正蹙着眉头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将杯子往桌上一放,问她,“怎么了?”

    简水澜将手机递给她,顺手取过杯子喝了一口。

    “华楚楚刚发来的,这不像是华楚楚能说出口的话,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