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贤妻,何时成为良母?
    第313章、贤妻,何时成为良母?

    “沈蓉蓉,我本不想动手的,若不是你管不住自己的嘴,也不至于如此!”

    看到摔下去的沈蓉蓉,苏燃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随即很快离开了此地。

    等到有佣人听到这里的惨叫声找过来时,只瞧见已经昏死过去的沈蓉蓉。

    **

    对于华楚楚的事情简水澜表示感慨了些时候,便继续跟着秦筝闲聊。

    顾琉笙将刚才拍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附加两个字:贤妻。

    这几日给自己休假的姜紫瑜正在玩手机很快就看到了顾琉笙发送的这一条信息,立即回复:何时成为良母?

    苏焕:何时成为良母?+1

    宋微:何时成为良母?+1

    容承祯:何时成为良母?+1

    顾琉笙采取了统一回复:很快!

    感觉到身边顾琉笙的好心情,简水澜凑了过去,正好看到他将信息发送出去。

    然后细细一看上面的信息,一张脸就有些红了,何时成为良母啊……

    看到简水澜欲言又止的模样,顾琉笙好心情地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

    “怎么了?”

    之前就想问的,此时简水澜更觉得应该问出口,她轻扯了下他的袖子。

    “你说我们从来没有做什么安全措施,可这么久了也没见怀上……”

    她咬着唇看他,小心翼翼地问,“你说会不会我们谁不正常?”

    该不会两人当中有一人不孕不育吧?

    看顾琉笙的体格挺健康的,不像是他有问题,而她体质不错,也年轻,也不像有问题!

    听到简水澜吞吞吐吐地问出这话,顾琉笙将手机往一旁一放,将她整个人搂在了怀里,低沉一笑。

    “原来老婆是想要孩子了!”

    简水澜顿时觉得老脸一红,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谁说我想要了?我才不急呢,我就是……就是想着肯定不是你有毛病,就是我有毛病!我才大学毕业一年多罢了,这么快就要孩子,你觉得可能吗?我青春年少的,才不会被你给蒙骗了,倒是你年纪可是真的不小了,大叔!”

    大她九岁半,喊他一声大叔也都适合了。

    “大叔……那你天天跟大叔滚床单,倒是滚得很热情!”

    顾琉笙直接将她扑在了沙发上,声音都染上几分沙哑,“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是你大叔还是你丈夫!”

    霸道的吻滚烫地印在了她的唇上,简水澜才觉得自己似乎又惹恼了他,赶忙想要制止,侧过脸躲过了他的亲吻,却没想到他的手早就迅速地深入了她的衣襟里。

    “顾琉笙,哥哥……老公……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们回到正题上好不好?”她再也不敢喊大叔了!

    哥哥……

    老公……

    听到她的轻吟声,顾琉笙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原来他还挺喜欢她在床上这么称呼她的。

    “等哥哥满足了,就回到正题上!”

    他重新吻住了她的嘴,将她所有的抗议都堵了进去。

    几番满足之后,顾琉笙才放过了被欺负得奄奄一息的女人,将两人清洗干净,顾琉笙抱着她直接回了房间,看着她依旧绯红的脸颊,神清气爽地笑了。

    “还回到正题上吗?”

    “不要脸!”简水澜有气无力地骂了声。

    回想刚才这个男人不要脸地一次次地要她喊老公才肯给予满足,老公喊完了还得将哥哥轮流再喊一遍,她之前怎么不知道他有这样的癖好?

    “既然不要脸,那么我们再来一次?”

    说着他再次将她覆在了身下,简水澜立即将他推开,“闹别了,我下午还要画画!”

    顾琉笙也知道她是被折腾狠了,只得放过了她,而后在她的耳边低沉一笑。

    “孩子的事情顺其自然,我们都没什么毛病,你别多想,若是担心的话,我们一块儿找个时间去医院检查一番,你觉得如何?”

    “反正我又不着急,没孩子最好!”

    都没问题那是最好的,要是有了问题……

    想到这里,简水澜抬手抱住了他的肩膀。

    “如果问题在我,那你怎么办?”

    “别胡思乱想!”顾琉笙倒是不认为她有这方便的问题。

    简水澜却是固执地想要一个答案,“我是问你如果真的有问题呢!如果!”

    “那就不要孩子了!”

    顾琉笙凑了过去,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在他心底,这个女人比孩子还要重要。

    简水澜这才心满意足地笑了,觉得刚才没有被白白折腾了。

    她笑着趴在了他宽厚的胸口,“下午不画了,睡一觉,等明天再画!”

    以顾琉笙的身份不可能没有子嗣的,可是刚才他这么说,确实让她感动了。

    这个男人最起码在这一刻觉得她比孩子来得重要!

    从他让宋微将婴儿房布置上之后,她就知道顾琉笙也是很喜欢孩子的。

    许是真的太累了,简水澜很快就在他的怀里睡下。

    顾琉笙将被子拉了过来盖住了两人,打算也陪她好好睡一会儿。

    才堪堪睡下,便听到外头传来手机的铃声,他蹙着眉头醒来,看着怀里依旧沉睡的女人,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这才放轻了动作起身下了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