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为何从她的眼里看不出她说谎的痕迹?
    第315章、为何从她的眼里看不出她说谎的痕迹?

    苏家这个女儿太不懂事了!

    顾夫人也没想到苏燃会惹上这样的祸事,想到之前为了他的儿子都能吞安眠药自杀,这样偏激的性子推到沈蓉蓉也有可能!

    听到沈夫人这样问,顾夫人勉强一笑。

    “这事情若真是苏燃所为,我会给沈家一个交代!”

    她站起了身,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

    “今晚沈夫人就留在医院陪陪蓉蓉吧,我会留下几个佣人在这里伺候,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尽量跟他们说,我先回去问问苏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毕竟只是沈蓉蓉的片面之词,她还是要回去听听苏燃这么说,沈家是湘城的首富,但苏家在燕城影响也不小。

    **

    顾夫人回到顾家老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她朝着苏燃居住的地方走去,看到苏燃正抱着手机玩,安安静静的。

    听到脚步声的时候,苏燃朝着她这边投来一眼,见着是她,立即眉开眼笑,将手里放一旁起身迎了上去。

    “顾伯母,回来啦!”

    顾夫人却没有之前对她的和颜悦色,只是深深地看着眼前笑得特别大家闺秀的苏燃,而后朝着沙发的方向走去,入座之后她指了对面的位置。

    “你坐!”

    苏燃一脸的疑惑,却还是乖巧地在顾夫人指定的位置上入座,忐忑地问她。

    “顾伯母,这是怎么了?”

    该不会是沈蓉蓉醒来,然后将她供了出来吧?

    她在心底一笑,她都检查过了,园子里并没有监控。

    顾家老宅地方是不小,安装监控的地方也有不少,然而园子里那一块却没有监控,她今天有胆子推沈蓉蓉就是看准了这一点。

    “苏燃,你给我老实交代为什么要将蓉蓉推下台阶?”

    对于沈蓉蓉的话,她还是有些相信的,毕竟沈蓉蓉一醒来就指控苏燃的不对,而且自己摔下去的完全不会摔得这样严重。

    在顾家老宅里与沈蓉蓉有过过节的人现在就也剩余苏燃了,绝对不会是华楚楚。

    沈蓉蓉是在华楚楚离开之后才出的事情,还有一点华楚楚没有多少心机,也不够狠。

    听到顾夫人的话,苏燃却是一脸的茫然。

    “顾伯母,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为什么要将沈蓉蓉推下台阶?我……将她推下哪儿的台阶了?”

    看到苏燃眼里的茫然,却似乎不像是装出来的,顾夫人蹙着眉头。

    “苏燃,别装了!”

    一瞬间,苏燃立即就红了眼眶。

    “顾伯母,我实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我昨天在顾爷爷的寿辰上喝了好些酒,后来就一直在二楼的地方待着,然后早早地回房休息了。”

    “今天一直睡到快中午的时候才起床,一整天都在顾家待着,哪儿也没去,更没有见着沈蓉蓉,我真的不知道顾伯母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沈蓉蓉出了什么事情?”

    顾夫人紧紧地盯着她看,是这个小丫头现在也心机深沉了还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为何从她的眼里看不出她说谎的痕迹?

    可是沈蓉蓉没有必要在清醒的时候立即指出苏燃是凶手,除非沈蓉蓉一开始就打算用这伎俩对付苏燃,但顾夫人又很快否认了这样的想法。

    沈蓉蓉的伤势太重,没必要为了一个苏燃用自己的脸去赌,毕竟一个女孩子最为注重的就是容貌,而沈蓉蓉还是个模样不错的姑娘。

    “蓉蓉受了伤目前在医院里,已经醒来,她说是你在园子里故意将她推下去的,如今沈家的人已经找上了门来,这事情我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苏燃,这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如果是的话只要你承认了,我就能帮你,否则的话,只怕沈家要与苏家为敌了,要知道沈家在湘城可是首富,沈家这一代的年轻人不少为政,势力不小,苏家能少一个敌人最好!”

    顾夫人看着苏燃的眼睛,没有错过丝毫。

    苏燃却是显得极为镇定,没有丝毫的心慌或是手忙脚乱。

    听到顾夫人这么说,苏燃沉默了许久,眼底却都是受伤的情绪。

    “顾伯母,沈蓉蓉受伤一事我完全不知,也不是我所为,我甚至是顾伯母回来告诉我我才知道沈蓉蓉受伤,我是与沈蓉蓉不对盘,毕竟我们所喜欢的都是顾少,相互敌对也是正常,然而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她!顾伯母,我住进来的时日虽然不长,可顾伯母应该很少看到我主动挑衅沈蓉蓉吧!”

    她确实很少挑衅沈蓉蓉甚至是华楚楚,倒是沈蓉蓉经常惹事找上她与华楚楚的麻烦。

    看到顾夫人没有给任何的反应,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苏燃知道她不过是想从她这边看出她是不是在说谎,若是以往她肯定不会这样镇定。

    可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她也不再是以往的苏燃,如今的苏燃若是没有把握,又怎么会入住顾家老宅?

    她抿着唇看顾夫人,“不过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我想我也该去看看沈蓉蓉,也顺道洗清她给我的罪名。如果顾伯母不愿意相信我今天所说的话,大可以去问问佣人或是查看监控。”

    她是很想去看看沈蓉蓉,看看她如何伤势如何,是否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顾夫人站起了身,“好,那么就去医院看看蓉蓉,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是谁在说谎!”

    苏燃毫不慌张地起身,“因为没有做过,所以我没有必要说谎,顾伯母等我一会儿,我回房间取下包包!”

    苏燃很快离开了客厅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拎着包,身上的大衣也换了一件粉色的皮草,将她整个人衬得明艳了几分。

    半夜里回到了医院,病房里外头守着顾夫人安排的几名佣人,里面沈夫人陪伴着已经醒来的沈蓉蓉。

    沈蓉蓉虽然没有伤到要害,都是皮外伤为主,也正因此浑身疼得睡不下,特别是脸部的地方麻醉药一过,她就疼得不行。

    开始怀疑自己的脸是不是比她母亲所说的还要严重,若只是淤血又怎么会疼得这样尖锐?

    可是一半脸的被纱布包在里面,她完全触碰不到,也不敢去触碰。

    顾夫人推门而入,看到沈夫人正陪着沈蓉蓉说话,她走了过去,朝着沈夫人打过招呼。

    “这就是苏燃,燕城三大家之一的苏家大小姐,目前与蓉蓉一样住在顾家。”

    而后看向苏燃,“燃燃,这是沈蓉蓉的母亲,沈夫人!”

    苏燃乖巧地朝着沈夫人打招呼,“沈阿姨好!”

    沈夫人看了一眼苏燃,只觉得对方的容貌也不在于她的女儿之下,又想到她是害沈蓉蓉的凶手,而且现在沈蓉蓉一张脸可算是暂时被毁了!

    于是眼里便流露出不悦,“就是你将我们家蓉蓉给伤成这样的?”

    未等苏燃出声,那边躺着的沈蓉蓉虽然看不到可以也听到了苏燃过来,当即就激动了起来。

    若不是身上的伤势太重让她压根就起不来她早就爬起来跟苏燃拼命了。

    沈蓉蓉紧紧地抓住了沈夫人的手,指甲几乎就要陷阱肉里。

    她激动地出声,因为太过激动就连声音都有些沙哑,“妈,就是她,就是她将我推下去,就是她将我害成这样,妈……你要帮帮我,我不要放过她,妈,你快报警将她抓走,我要让苏燃在燕城身败名裂,让大家都知道她的恶毒,妈……”

    “好好好!蓉蓉别担心,若真是她这么害你,妈绝对不会放过!你好好躺着,别乱动啊,妈不会让害你的人好过的!”

    看到沈蓉蓉这样的激动,担心她伤到自己,沈夫人立即安慰。

    苏燃看着躺在病床上腿上打着厚重石膏,脸上有大半边的地方裹上了厚厚的纱布。

    能看到的小半边脸也都高高地肿了起来,特别是眼睛的地方,下边还有严重的淤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