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当一个坏女人远远比做一个好的女人要舒坦许多
    第316章、当一个坏女人远远比做一个好的女人要舒坦许多

    当时沈蓉蓉摔下去的时候直接撞在了花盆上,她就看到了花盆上的血迹,看来这是很严重地破了相。

    她倒是很好奇被纱布包裹着的地方现在如何?

    不是说她的脸动过刀子吗?

    这一回她倒要看看沈蓉蓉是不是也需要动几回刀子了!

    若是破了相,严重点儿的,那该多好!

    心底虽然高兴沈蓉蓉的惨样,可是所有的情绪都让苏燃给很好地掩藏了,反而染上了几分担忧。

    “怎么沈蓉蓉会伤成这样?顾伯母跟我说起的时候我还以为只是摔了下是轻伤,这脸……还有怎么腿上还打了石膏?不过沈蓉蓉说是我推她的,没有做过的事情我可不能承认。”

    “沈阿姨,我也是刚才顾伯母回去的时候跟我说起这事情我才知道沈蓉蓉受伤住院,今晚上这么晚了,我跟着顾伯母来到医院一来是探望沈蓉蓉,二来是洗清自己的罪名!”

    面对顾夫人与沈夫人审视的目光,苏燃才发现原来她可以做到一点儿都不慌张。

    若是以往的话,只怕早就破绽百出,而现在连她自己都感觉到特别的安心,只要她不承认,她们也没有证据。

    听到苏燃的话,沈蓉蓉被气得张开了眼睛,也疼得泪水不自觉地溢了出来,然而左眼只能模糊看到一些光线,甚至连人的轮廓都看不到。

    “苏燃,是你将我推下去的,你竟然还不肯承认,是你将我害成这样的,妈,真的是她,我没有说谎,是她推我的!”

    看到沈蓉蓉激动的样子,沈夫人立即握紧了她的手。

    “蓉蓉不急,若真是她,妈不会放过她的,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妈一定给你讨一个公道!”

    沈夫人看向有些委屈的苏燃,冷冷一笑。

    “苏小姐,你说不是你推的我女儿,那么你可有证据?这事情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一旦让我找到伤害我女儿的凶手,必定严惩,我沈家的女儿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苏燃在心底冷笑,她沈家的女儿不好欺负,他们苏家的女儿就很好欺负?

    深呼吸了口气,苏燃看向沈夫人。

    “沈蓉蓉发生这样的事情,沈夫人如此气愤也是理所当然,只是这事情确实与我无关,如果沈夫人要证据的话,倒是可以去问问顾家老宅的佣人。”

    “我今天一直睡到快中午的时候才起床,就是到了现在也才看到沈蓉蓉,这些事情沈夫人可以去问问佣人,看我是不是说谎了,或者也可以找找监控,顾家老宅的监控不少。”

    顾夫人却在心底冷笑,顾家老早的监控确实不少,然而还是有不少地方没有。

    看到苏燃理直气壮的样子,一双眼睛甚至没有丝毫的躲闪。

    沈夫人蹙着眉头,躺在病床上被苏燃严重刺激到的沈蓉蓉气得心口都发疼了。

    “苏燃,敢做还不敢承认,我以前竟然没有发现你是如此心计的人,你会不得好死的,你现在不承认没有关系,早晚有让你承认的时候,别以为有苏家你就可以安然无恙,我沈蓉蓉早晚要让你为今天的举动付出代价!”

    沈蓉蓉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里含着恨意,而后拉上沈夫人的手。

    “妈,将她赶出去,我不要她在这里,妈……”

    如果苏燃不愿意承认,那么她沈蓉蓉就用自己的手段为自己报仇,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白白受这样的伤害!

    这个仇,她沈蓉蓉是记下了!

    沈夫人看向苏燃,眼里有着冷漠。

    “苏小姐,我女儿现在不想看到你,请你出去吧,还有请务必记住我一定会为蓉蓉讨回公道的,如果真是你害她如此,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苏燃朝着顾夫人望去,看到她点头,这才轻轻颔首。

    “既然这里不欢迎我,那我就先回去了,还有……”

    她朝着沈蓉蓉望去,眼里有着真挚与诚恳,“沈蓉蓉,我们虽然不对盘,共同喜欢一个男人,你也经常找我麻烦,可是我却从来不曾主动找过你的麻烦,今天的事情也许有什么误会。”

    “然而清者自清,我并不怕你们去查,你好好养伤吧,女孩子都注重自己的脸,你伤得这样重,可别落下了什么伤疤,我改天再来看你!”

    最后她朝着顾夫人望去,“顾伯母,沈蓉蓉的情绪这样激动,我想我改天再过来,我就先回去了!”

    顾夫人没有出声,神色有些不好,苏燃见此也知道这里并不欢迎她,便先离开了。

    一走到外头,她依旧保持着刚才的神色,一直到上了车子才觉得松了口气。

    黑暗中,她微微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没想到她这么一推,沈蓉蓉伤势惨重,特别是伤在了脸上。

    那简直比伤在哪儿都让她还要满意!

    敢嘲笑她整容,这一次她倒是要看看沈蓉蓉会在脸上挨上多少刀!

    如果让顾琉笙看到沈蓉蓉如今这样一幅惨样,一定永远都不会看上她吧!

    想到这里她就觉得特别的解气,原来当一个坏女人远远比做一个好的女人要舒坦许多。

    沈蓉蓉想要跟她斗?

    以往是她苏燃让着她,不与她一般见识!

    可如果不是沈蓉蓉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她,她今日也不至于会对沈蓉蓉动手!

    病房里沈蓉蓉伤心地哭着,一方面是愤恨苏燃竟然不敢承认,另一方面则是自己的现状。

    听着苏燃的话,难道她脸上的伤势真的很严重吗?

    会不会毁容?

    眼睛所见之处,一片朦胧,另一边则是漆黑一片。

    “妈,我的脸是不是伤得很严重?为什么苏燃要这么说,是不是真的会毁容?你不是说了只是淤青了吗?”

    淤青的话不至于会毁容,这样的常识,沈蓉蓉还是有的。

    “不就是一些淤青罢了,等到淤青消下去也就差不多,现在你有些脑震荡可别乱动,还有小腿也骨折了,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摔的,能把自己给摔成这样,让你爸爸看到还不心疼死?”

    说到这里沈夫人一脸的心疼,她现在压根就不敢让沈蓉蓉知道自己脸上的伤势到底有多么严重。

    颧骨骨裂虽然已经修复,然而上面那一道伤疤可是不小。

    若是让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只怕是不肯好好静下来养伤,刚才苏燃那么一说,她都担心沈蓉蓉会怀疑。

    想到这里,沈夫人突然觉得苏燃是故意在沈蓉蓉面前说这些话的。

    顾夫人也走了过来,握住了沈蓉蓉的另一只手。

    “难道你妈妈还能骗你不成?脸上确实只是淤青了,不过撞得太用力,加上眼睛有些浮肿,只能先包住,等过几天消肿了之后就好了!”

    沈夫人也点头,“是啊,妈妈还能骗你不成?这几天你就老实点儿别乱动,等消肿了咱们就让医生将纱布给取下来,到时候淤青一散,你就可以看到了!”

    听到两个长辈左一句有一句说的都是一样的话,沈蓉蓉才微微放了心。

    **

    简水澜在公司的停车场将车子停好,才下车走了几步尚未走出停车场,就感觉似乎有人正盯着她看。

    简水澜疑惑地回头果然瞧见距离她十来步的地方容昭熙正朝着她走来,目光不离她的身上,带着疑惑与探究。

    而在容昭熙身后不远处就停着一辆宾利的车子,豪车果然气派。

    在一堆车子里显得特别出众,那就是他的车子吧!

    也就是这一辆车子去撞了秦筝的车子,现在秦筝那一辆车子的后边被撞凹的那一块,可是尚未维修。

    原本秦筝是想去维修的,毕竟一辆才买了没几天的新车就被撞进去了一块,她自己看着也不是滋味。

    可现在她并不急着去维修了,而是每天看着爱车上面的那一块缺陷,就能想起这个罪魁祸首!

    简水澜也停下了脚步,似在等待容昭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