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就算是喜欢她,可这行为太过恶劣
    她扬起了漂亮的下巴盯着他看,“没想干什么,我就是来告诫你,喜欢秦筝的话那就好好的喜欢,别想着用自己那破招式想要获得秦筝对你的注意,最重要的还是必须洁身自爱,否则的话就给我滚远点儿,秦筝是我最好的朋友,万一让我知道你还欺负她,给她气受的话,我简水澜一定不会放过你!”

    反正她有顾琉笙与容承祯作为靠山,而这两人很可能正好可以压制住这个男人!

    说完这些话,简水澜趾高气扬地从他的对面路过,顺脚直接踩了上去偿。

    只听到“啊——”地一声,简水澜心满意足地走出了停车场撄。

    留在原地的容昭熙抱着脚,龇牙咧嘴地看着远去的女人。

    他容昭熙在校园里可是风云人物,怎么到了职场里就遇上了这么不讲理的两个女人?

    而且还处处被她们拿顾琉笙与容承祯压制着。

    还有刚才她那是什么话?为什么一个个都觉得他喜欢秦筝?

    他怎么可能喜欢秦筝?

    一个当事人,还有一个当事人的朋友是从哪儿感觉出他容昭熙这样饥不择食?

    不过刚才她说她叫简水澜?

    看来回去得好好找他大哥好好了解这个女人。

    才刚刚走出停车场就看到一辆白色的车子从他的身边经过,突然响起的喇叭声让他吓了一跳。

    等他回头去看只剩余车子的背影,还有那一块明显凹下去的地方。

    这个老女人!

    他一大清早这是招谁惹谁了?

    为了避免一会儿与秦筝正面交锋,容昭熙大步朝着办公楼的方向走去。

    之前想着怎么整治这个女人,如今容昭熙却不这么想了,能躲就躲,否则只怕要被她缠上。

    简水澜是顾琉笙扯证的女人,而秦筝又似乎与简水澜关系不错,他确实惹不起!

    万一简水澜做出了什么让人误会的举动,他可就说不清楚了。

    就像被人误会他真的碰了秦筝一样。

    秦筝将车子停好之后,离开了停车场朝着外头张望,已经不见容昭熙的身影,她冷冷一笑,这兔崽子倒是跑得挺快的!

    占了她的便宜还想要安然无事,想得美!

    就算是喜欢她,可这行为太过恶劣!

    **

    刚签了个单子,宋微送走了客人,顾琉笙便先回了办公室,推门而入见着沙发上坐着的人时,眉头立即轻蹙了下。

    办公室里飘着一股咖啡的香气,还夹杂着一股香水的味道。

    他走了进去直接朝着窗子走去,也不管屋子里开着暖气,直接将窗子打开,一股冷风灌了进来。

    正在喝咖啡的顾夫人立即觉得一个哆嗦,她只好默默地将一件黑色的皮草披风给披上。

    对于这个儿子严重的洁癖,她也是有些无语的,就算她本身有些洁癖,可是与顾琉笙相比,还是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毕竟是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顾夫人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肯定是觉得她身上的香水味浓了,从小他就不喜欢女人身上的香水味。

    几个窗子打开之后,屋子里的气温立即就降低了下来,不过味道也吹散了许多。

    顾琉笙给他的助理黎景打了个电话,“冲一杯咖啡进来。”

    他在沙发上入座,目光落在上了年纪然而依旧保养得极好的顾夫人身上。

    看着她优雅的举止,不可否认燕城贵妇里还真没几个人能及得上他母亲的。

    可他更宁愿自己的母亲没有这么多的光芒,是个普通的妇人就好了。

    “妈这个时候来这里有什么事情?”

    顾夫人温婉一笑,“我以为你要问我怎么就来你办公室了,说真的你这里我来的还真少!”

    “毕竟是办公的地方,我这边忙得很,妈要是没别的重要的事情就回去。”

    “连跟妈好好说句话都不行了吗?你是忙,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将大部分的事情都给宋微处理去了,你接手集团之后,可加过几次班?”

    “阿笙,不是我说你,不管宋微再如何深得你的信任,他始终是外人,你这样将大部分的事情都交给他,就是重要的决策也赋予他权力,就不担心什么时候整个集团都给宋微卖了?”

    她可是知道宋微如今在顾氏集团里扮演的角色,甚至不少大单子只要宋微签字就可以。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妈可以怀疑宋微,我信任他就足够了,毕竟他是为我办事!”顾琉笙简单地几句话就堵住了顾夫人的嘴。

    顾夫人轻叹了声,“罢了,公司的事情我不管,不过是提醒你罢了!今天除了来看看你,就是……蓉蓉在我们家摔成那样子只怕那张脸是暂时毁定了,蓉蓉醒来之后指控是苏燃将她推下了台阶摔伤的,然而苏燃并不承认,而且也没有找到苏燃伤害蓉蓉的证据。阿笙,这事情你怎么看?”

    毕竟人是她请到顾家才受伤的,如今沈家对这事情的态度是肯定要追究到底的,她也不想因为这事情让顾家与沈家不和,而且这事情还牵扯到了苏家。

    “叩叩!”

    此时办公室的门传来了敲门声。

    顾琉笙抬眼望去见是黎景端着咖啡站在门外,他轻颔首,黎景这才进来。

    将咖啡往桌上一放,黎景便离开了。

    顾琉笙端起咖啡并没有喝,只是闻着咖啡的味道。

    “对于此事怎么看待,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此事与我无任何关系,之前我就不同意让你将人给请进来,一次次让你将她们赶走,可是你存了心思如此,我也没有办法,毕竟只要人不放在我西江月圆的家里就可以!”

    “可不管怎么说顾家老宅也是你的家,你是顾家的掌权人,伤的人又是蓉蓉,蓉蓉可是沈家人的掌上明珠,沈老爷子还是你爷爷的旧友,难道你愿意看到为了这事情弄得你爷爷与沈老爷子翻脸吗?你去一趟最好,这样子我们对沈家那边也好交代。”

    见顾琉笙无动于衷,顾夫人只好搬出了顾老爷子。

    顾琉笙喝了一口咖啡将杯子放回了桌上,脸上一派的冷然,他面无表情地盯着坐在对面的顾夫人。

    “搬出爷爷也没有用,这事情妈自己处理吧,我说了管不管是沈蓉蓉还是苏燃或是别的人,她们的死活与我无关!我一会儿还有会议,没别的事情,妈就回去吧!”

    顾夫人叹了口气,“这事情我跟你爷爷说过了,你爷爷也赞同你去医院看看蓉蓉,也许一会儿就会给你电话,我来此就是先告诉你一声。也没别的事情了,我就先回去了,对了,有空多回家吃饭,现在见你一面可还真是不容易啊!”

    顾琉笙只是蹙了下眉头,最后什么也没说。

    有些事情说得多了,他自己也烦。

    顾家如今乌烟瘴气,加上他母亲对简水澜的心思,他也觉得没必要回老宅住,而且他清静习惯了,两个人在西江月圆那边住也挺好的。

    只是顾夫人才起身,顾琉笙这边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正是他爷爷的来电。

    顾琉笙很快接起,板着脸出声,“爷爷!”

    顾夫人原本就要离开,听到顾琉笙的声音时便又坐回了沙发。

    “阿笙,就去看一眼蓉蓉吧,毕竟是在我们家里摔伤的。你沈爷爷对此已经有些不满了,蓉蓉毕竟是他最喜欢的孙女,你去一趟,权当给爷爷面子!”

    顾老爷子原本以为几个女娃娃除了斗嘴之外,也折腾不起什么风浪,哪儿会知道最终还出了这样的事情。

    “爷爷,这事情还是交给妈解决吧,沈家的态度如何我不放在眼里。”

    “你这臭小子,好好跟你说话你这翅膀就硬,让你去就去,啰嗦那么多做什么?”

    那边顾老爷子见自己软的不行,干脆来硬的。

    顾琉笙沉默了几秒,最终还是妥协了。

    “既然爷爷希望我去一趟,可以,我下班之后会带小澜去探望沈蓉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