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顾琉笙,你下班不烧饭是打算饿死我?
    “……”

    顾老爷子也沉默了几秒,最后掐断了通话。

    顾琉笙直接将手机往桌上一扔,顾夫人看了过来偿。

    “你去就好了,怎么还要带着简小姐?蓉蓉现在情况特别,你带着简小姐过去,万一简小姐说了什么她不爱听的话,受了刺激可怎么办?现在大家都瞒着蓉蓉脸上的伤势不过是淤青,等过几天消肿就好了!撄”

    “首先,小澜是我老婆,我去了,为什么作为顾家少夫人的她就不能去?其次,沈蓉蓉受刺激那是她的事情,关我老婆什么事了?”

    顾琉笙冷冷一笑,“我也没奢望妈现在对小澜这样的心思会去承认她的身份,我只希望你少针对她,若是她出了什么事情,我第一个就不会放过肖蔺,没别的事情,你就回去吧!”

    再次从自己儿子口中听到肖蔺这个名字的时候,顾夫人的脸色有些惨白,可她还是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

    “既然你知道了关于肖蔺的事情,妈也就不隐瞒你。你也知道我为了你爸爸守寡了这么多年,女人是有需求的,而且肖蔺他对我很好!阿笙,我也没奢望你可以接受他,我们也不常见面的,妈以后会克制自己不与他经常见面,你别告诉你爷爷好不好!”

    如果被顾老爷子知道了,她的下场一定会很凄惨的。

    顾夫人的生活如此优渥,多少人艳羡她,她没有办法走出这样的光环。

    肖蔺……

    听到顾夫人的话,顾琉笙的眼里闪过一阵黯芒与狠绝。

    “爸意外离开也不过才六年,而你却与肖蔺在一起了十年!妈,你告诉我你这是什么行为?”

    当他开始查肖蔺的时候,却没想到会查到这一点,那时候他就对这个女人深恶痛绝,可毕竟是他的母亲。

    不管顾夫人做出了多少人神共愤的事情,在她的眼里,他始终是她的儿子,从小到大确实没有亏待过他,这也是他一直都在容忍并且包庇的最大原因。

    如果说刚才顾夫人的脸色是惨白的话,那么现在则是青白的。

    十年……

    顾夫人没有想到顾琉笙竟然还查得这么的清楚。

    她确实与肖蔺在一起有十年之久了!

    顾安和与她结婚不过是需要一个适合的女人,而她正好是被选中的适合他的女人。

    也因此婚后对她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态度,在有了孩子之后,他们两人之间更是很少再同房。

    她是个女人是有生理需求的,既然顾安和不能够满足她,那么她只好自己想办法了!

    毕竟守活寡的日子已经让她受够了!

    与肖蔺在一起之前的那一段时间,简直就是她人生中最为黑暗的时日,表面上锦衣玉食,可是她内心的孤苦又有什么人知道?

    “阿笙……”

    顾琉笙冷峻地起身,很快就朝着外头走去。

    **

    简水澜回到家里的时候,只觉得屋子里一阵冷冰冰的。

    若是平日里顾琉笙早就开起了暖气,她一回来直接将大衣一脱,舒服地在沙发上滚几圈。

    而顾琉笙不是在厨房里忙碌,就是在浴室里沐浴,或是在阳台洗她的衣服。

    可刚刚她分明在玄关处看到了摆放在鞋柜上他今天穿出门的黑色皮鞋,是也才刚回来,还是忘记开暖气了?

    她开启了暖气,没在厨房里看到人,又去房间找人,也没有找着。

    浴室里还是没有,甚至没有看到他换下来的衣服,倒是书房的门紧闭着,她勾起一笑,肯定是藏在了里面!

    以往还有敲门的习惯,现在对于顾琉笙来说,她敲门的技能早就丢干净了。

    直接拧开了门把,推门而入,见着顾琉笙就在书房里忙着,但她很明显地感觉到了今天的顾琉笙有那么些许的不一样,似乎看起来比往日还要冷漠许多。

    书房里也没有开暖气,显得特别阴冷,她一打开门就受不住地打了个寒颤。

    简水澜走了进去,开了屋子里的暖气,走到顾琉笙的身边用她带着几分冰凉的小手捧住了他的脸。

    “你这是怎么了?回来都不开暖气也不烧饭,这是打算冷死我饿死我?”

    她一双小手冰冷的温度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怎么一双手这样冷?”

    说着握住了她的小手直接往怀里揣着,“这样暖了许多?”

    怀里的温度确实比脸上的温暖了许多,简水澜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有这么一个男人在她冷的时候会将她的双手揣在怀里暖着,丝丝的暖意从他的怀里将她的双手包裹住。

    “很暖和!”

    简水澜笑了起来,看着顾琉笙冷峻脸色,还是忍不住再问,“怎么看你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清冷的眸子里此时多了几分暖意,顾琉笙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脸。

    “没什么,不过晚上我们出去吃饭,一会儿你陪我去一趟医院。”

    去医院?听他这么说,简水澜蹙起了眉头眼里流露出担忧。

    “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还要去医院?”

    “沈蓉蓉摔伤了,爷爷让我去医院探望,你作为顾家少夫人难免也需要去一趟,去看一眼很快就回来了。”

    说到这里,顾琉笙又将沈蓉蓉摔伤的缘由说了一遍。

    听到是沈蓉蓉住院,简水澜才松了口气,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后又觉得自己有些不厚道了,毕竟沈蓉蓉还受了伤。

    两人在外头找了个地方吃饭,顾琉笙并不着急去医院,不过是个沈蓉蓉,若不是有简水澜陪着,他压根就没有去的打算。

    简水澜看着情绪不高的男人,给他夹了菜。

    “怎么今晚看你不大对劲?”

    平日里虽然不爱说话,然而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一片阴沉,连她都觉得难以靠近。

    顾琉笙将她夹的菜吃了下去,“顾家的一些事情,也没什么,看到你心情好了许多。”

    简水澜却不觉得,这个男人哪儿叫心情好了许多,要不是她胆子大,才不愿意坐在他的对面呢!

    她嘟了嘟嘴,但见顾琉笙不愿意说,也就不再多问。

    若是顾家的事情,她也无能为力。

    那地方她本就不喜欢!

    一想到一会儿要去见沈蓉蓉,她也有些郁闷,那个妄想当小三的女人,凭什么要她这个正室去探望呢!

    想到这里,简水澜的心情也有些低落,可还是提议,“既然一会儿要去医院探病,我们吃完饭顺便买束鲜花过去吧,最起码诚意也到了!”

    “不需要!”

    顾琉笙直接回绝,他能去已经很给沈家老爷子面子了。

    虽然顾琉笙说了不需要,但最终还是拗不过简水澜,他们在吃了晚饭之后,还是到了附近的鲜花店买了一大束香水百合。

    第一医院里,简水澜捧着花,身边跟着顾琉笙,来到了沈蓉蓉的病房前。

    顾琉笙阴沉着脸敲了门,里面沈夫人好一会儿才过来开门,她本以为是医生或护士,没想到来的会是顾琉笙,愣了些时候才挤出一丝笑意。

    “原来是顾总来了,快请进!”

    对于这个男人沈夫人还是很满意的,年纪轻轻就将顾家带到了另一个高峰。

    当初从沈蓉蓉那边得知顾夫人对她的青睐,她也觉得能够配得上她女儿的,也只有顾琉笙了。

    若是沈家可以与顾家结为亲家,还算是他们沈家高攀了。

    只是没有想到顾琉笙却已经结婚了。

    顾琉笙并没有进去,而是看向身边的简水澜,做出了介绍,“这是我的妻子,简水澜!小澜,这是沈夫人!”

    简水澜捧着大束的香水百合朝着几乎将她忽略掉的沈夫人露出得体的笑容,“沈夫人好,我是简水澜!”

    她借此打量了一眼沈夫人,年纪也并不是太大,姿色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