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两人都不是好东西,只能说活该罢了
    许是因为沈蓉蓉的事情,沈夫人的眼里染上几分憔悴,不过沈蓉蓉的容貌倒是与她有五分的相似。

    沈夫人这才看向站在顾琉笙身边的女人,倒是长得不错,眉眼让人看着舒服。

    然而一想到是她暂时占了她女儿的位置,她并不是很热情地打着招呼,“原来这就是简小姐!撄”

    “沈夫人可以称呼我妻子一声顾少夫人!”顾琉笙提议偿。

    听到顾琉笙的话,沈夫人笑了笑,却没有出声,简水澜倒是无所谓沈夫人对她的态度,毕竟是个不相干的人,她笑着将手里的花递给沈夫人。

    “这是我与琉笙的心意,希望沈蓉蓉早日康复。”

    顾琉笙面色不善,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简水澜进入了病房。

    沈夫人只得跟上,她走到了沈蓉蓉的身边,放轻了声音。

    “蓉蓉,顾总过来看你了!”

    此时沈蓉蓉是醒着的,听到沈夫人的话心里一喜,可是一下子想到自己现在这一副模样。

    脸上还被纱布包裹着,双眼都看不到什么东西,那一边没有包扎的眼睛依旧肿胀难受,视物只有光线,只怕是也撞得淤青一片,而且她的一条腿上还打了厚重的石膏。

    顾琉笙难得来看她,怎么能够让他看到她最丑的样子?

    沈蓉蓉激动了起来,看不到东西,可是她挥着双手。

    “妈,妈,我不要见着阿笙,你快让阿笙离开吧,妈,我现在这样丑,我不要让他看到我这么丑的时候。”

    沈夫人立即过去握住了沈蓉蓉的手,担心她这么激动到最后伤到了自己。

    “好好好,妈这就让顾总离开,蓉蓉你别激动,万一再伤到了自己怎么办?”

    沈蓉蓉听到沈夫人的话,才缓缓安静了下来。

    而此时顾琉笙与简水澜才发现沈蓉蓉确实伤得不轻,脸上大半边的脸都藏在了纱布里,不知道纱布里面的伤势如何。

    而看得到的地方淤青红肿一片,特别是那一只眼睛整个眼皮高高地肿起,上面布满了淤青,看起来特别滑稽。

    沈夫人朝着顾琉笙望去,眼里带着乞求,“顾总,蓉蓉的情绪不好,不如等她好些了再过来看她吧!我担心她这么激动会伤到了自己,蓉蓉有轻微的脑震荡,医生说了不能受刺激,否则容易造成二度伤害。”

    顾琉笙能够亲自过来一趟,足以证明顾家对他们沈家的重视,然而沈蓉蓉这一副模样,确实不适合被看到。

    毕竟自己的女儿从小就爱美,能为了脸上冒出一颗痘痘不去上学,让自己的心上人看到自己这一副样子,怕是不能容忍的。

    “既然如此,那么就请好好养伤,所有费用顾家会出。”

    顾琉笙拉上简水澜的手,“小澜,我们走!”

    听到顾琉笙的声音,沈蓉蓉害怕了起来,为什么就连简水澜也来了?

    那么,他们是不是看到了她这么丑这么狼狈的样子?

    “妈,你快让他们走,不要让他们看到我……”

    沈蓉蓉哽咽出声,带着脆弱与无助。

    顾琉笙本就不想来,此时听得沈蓉蓉的话,正好如了他的意。

    “看来沈小姐不愿意看到我与小澜,那么我们告辞了!”

    没有给予对方任何的说话的余地,顾琉笙带着简水澜很快离开。

    沈夫人松开了沈蓉蓉的手,朝着外头走了几步,看到他们离开,她轻叹了口气将病房的门关上,而后走到沈蓉蓉的身边。

    “等你好些,顾总会过来看你的,如果他不来,妈就让你爷爷出面,不管怎么说,也得看在你爷爷是顾家老爷子旧识的份上,过来看你的。”

    沈蓉蓉想到好不容易顾琉笙过来一趟,她却伤得狼狈丑陋,心里一阵阵惋惜与伤心,不过今天顾琉笙能够出现,也许等她好了,还会再过来的。

    她哭着点头,“妈,我现在是不是很丑啊?”

    沈夫人心疼不已,“不丑,只是有些肿罢了,谁受了伤还完好无缺的,等伤好之后咱们家蓉蓉又是小美人一个,顾总一定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的。”

    顾琉笙生得这样出众,能力也强大,配她的女儿,她是极为满意的。

    **

    离开了病房,简水澜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但对于沈蓉蓉的伤势还是有些唏嘘的。

    “你说沈蓉蓉她是怎么摔,怎么将自己摔得那样严重?而且,这事情真的与苏燃有关吗?”

    苏燃是疯狂的,这一点她早就见识过了,然而也没想到苏燃会伤人,伤的还是湘城沈家的沈蓉蓉。

    要知道伤了沈蓉蓉她也得不到什么便宜,还会为苏家惹上麻烦。

    “两人都不是好东西,只能说活该罢了!”

    顾琉笙停下了脚步,揉了揉她的头发,而后顺手将她抱在了怀里,不顾周围断断续续有护士或病人路过的目光。

    长廊处,简水澜因为身高的缘故被他这么一抱一张脸都埋在了他的怀里,并没有人看到她的模样,所以也无惧别人的目光。

    顾琉笙的怀抱很温暖,带着一股清冷的香气,特别怡人。

    “这两人我也不喜欢,不过苏燃伤到的地方不少,特别是脸上的伤势似乎不轻,如果真的是她所为,那么会不会给苏家带来麻烦?毕竟沈家并不好惹。”

    “苏焕也不好惹,苏燃不吃点儿苦头是不会懂得苏燃为她做了多少,所以这件事情咱们不需要去理会或是插手,最好借着这个机会最好让苏燃吃点儿苦头,但没想到的是苏燃的心计竟然如此,看起来自从她上回自杀一事,整个人的心境完全就变了,再不是当初的苏燃。”

    说到这里,顾琉笙便没打算继续谈论这两人的事情。

    “咱们不说她们这些不相干的人的事情了,不管是沈蓉蓉,苏燃还是我妈,想必都会从中得到一些教训。晚上你并没有吃上多少,有没有想吃的?我带你再去吃上一些。”

    简水澜的胃口她是见识过的,然而今晚上许是因为他的情绪不好,间接影响了她的食欲。

    被顾琉笙这么一说,简水澜也觉得有些饿,晚上她确实没有吃上多少东西。

    简水澜想了想,“那么……我们到附近找一家面馆吧,我想吃拌面跟扁食汤,这是我跟秦筝都很喜欢吃的食物,觉得拌面与扁食汤简直就是绝配!”

    而且这天气这样冷,吃上一碗扁食汤浑身都能热乎乎的。

    面馆……

    顾琉笙想了想,这附近确实有家面馆不错。

    “我带你去吃,这附近有家面馆是以土鸡汤作为汤底,味道鲜美。里面面的种类不少,应当也有你所说的拌面与扁食汤,可以去尝尝味道。”

    “好啊,先去尝尝看,回头我带秦筝也去尝尝!”

    顾琉笙却有些沉默,他老婆找人吃饭,是不是代表就剩余他单独吃饭了?

    车子开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终于停了下来。

    因为面馆的位置是在里面一些的地方,而里面的路太窄,车子过不去,所以顾琉笙便带着简水澜朝着巷子里走去。

    周边的景色很不错,路灯照亮了两旁的红砖墙壁,墙壁上爬着郁郁葱葱的三角梅,还有一些从人家院子里伸了出来的不知名树木,在这冬日里枝头开得热闹。

    夜风有些大,顾琉笙一手将简水澜的手放在他的口袋里,另一手搂着她的腰,朝着上坡的方向走去。

    路段很清静,简水澜有些怀疑开在这样的地方,面馆生意能好吗?

    毕竟有些偏僻了,外头大街上多么方便,而里面车子还进不来。

    可不能否认的是这边的景色确实很不错,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清幽意境,红砖头似乎也有了些历史,爬上了青苔。

    两人在铺着水泥地的巷子里走了一些时候,终于来到了顾琉笙所说的面馆。

    两层楼高的洋楼,装修精致,外头有一处院子,种满了花草——

    题外话——谢谢qiangwei88662送给本文6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