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1章 赶紧将秦筝嫁出去,就不会常来找他老婆了
    里面的灯光极为柔和,倒是有一种咖啡厅的感觉。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饭点,客人并不多。

    顾琉笙带着简水澜在里面找了一处靠窗子的地方,可见外头幽静的园子,有几株花草爬上了窗台,显得特别雅致。

    简水澜翻了翻制作精美别致的菜单,果然在里面也找到了拌面与扁食汤,她点了这两样又去点了一份招牌鸡汤面,还有一笼汤包偿。

    而后将菜单递给顾琉笙,“你也吃点。”

    顾琉笙点了一份香菇鸡汤面,又点了几样特色小吃,这才作罢。

    服务员很快将他们点的都送齐,看到一桌上的食物,简水澜突然觉得自己太过奢侈。

    一顿两个人的夜宵罢了,这么还点了这么一桌。

    但抱着尝尝的想法,倒也没有纠结太久。

    鸡汤面鲜美,吃了一口简水澜就喜欢上了这样的味道,拌面也与外头有些不大一样,她往里面又添加了一勺的花生酱搅拌一番,顿时香气四溢。

    而扁食吃起来有点儿脆脆的感觉,汤汁也有鸡汤的味道,上面撒了葱花,卖相特别好看。

    简水澜吃了一只汤包,味道也极为不错,就是个子小了点儿,其余的几样特色小吃她也都尝了一遍,觉得秦筝也会喜欢吃。

    看到简水澜吃得一脸满足的样子,顾琉笙觉得心情似乎也好转了许多。

    一只汤包夹到他面前的一只小碟子上,“很不错,尝尝看!”

    顾琉笙夹起汤包移到了汤勺上,咬破了一小口的皮,让汤汁流到了勺子里,喝掉了鲜美的汤汁,最后才一口吃掉汤包。

    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汤包并不算特别好吃,然而对面坐着的是简水澜,让他觉得汤汁都鲜美了几分。

    解决了拌面与扁食汤之后,简水澜又吃了几口鸡汤面。

    夹了颗肉丸子放到他面前的小碟子,这才问他,“对了,跟你打听个人。”

    “什么人?”

    难得听她打听谁,顾琉笙倒是有些好奇。

    “给我说说容昭熙是个什么样的人吧!”

    容昭熙,他当时也觉得奇怪秦筝怎么会认识容昭熙,而且将他暴揍了一顿。

    看来简水澜打听容昭熙的事情,便是为了秦筝。

    若是没有猜到这一点,顾琉笙听着简水澜想要了解别的年轻男人,自然不会跟她说,然而想到秦筝这个点上,他自然毫无保留。

    “容昭熙是承祯的弟弟,今年刚大学毕业,目前在致远公司从底层学起,如果说为人如何,因为承祯的年纪比容昭熙大了足足十岁,因此承祯对他来说是一个严厉的大哥。”

    “有承祯在,这些年容昭熙倒也没有长成纨绔子弟的样子,在校期间成绩优异,年年都获得奖学金,可以说是品学兼优的学生。听承祯说他现在在公司里从底层做起,倒也没有任何的怨言,前几天还谈了笔不错的生意。”

    能让顾琉笙给予这样高的评价,他们说的是同一个人?

    简水澜有些怀疑,毕竟三次所见到的容昭熙真的人品不怎么样。

    第一次在酒吧里,他正被秦筝揍得死去活来。

    第二次在致远公司,他正对秦筝耍流氓,证据还在她的手机里。

    第三次则是在停车场里面,虽然容昭熙解释了秦筝的事情,可能是个误会。

    然而一口一个老女人地叫唤着,这样的教育真的好吗?

    她与秦筝两人貌美如花,哪儿像个老女人了?

    “容**oss就一个叫容昭熙的弟弟?”她到底还是忍不住问了。

    “容家确实就一个容昭熙!”

    这一点,顾琉笙特别地肯定。

    “撞秦筝车子,摸秦筝屁股,将她电脑里所有的资料全都删除,如此三番两次地欺负秦筝,那容昭熙在校当真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

    想着顾琉笙可能不相信,简水澜取出手机将那几张照片打开给顾琉笙看。

    “你看看证据确凿,我可没有污蔑他,而且还是我亲眼目睹,并拍照作为证据。”

    顾琉笙看着照片上的清晰无比的画面,脸色有些阴沉。

    这容昭熙竟然在简水澜面前做出如此下流的举动,他就不怕被容承祯打死?

    简水澜见顾琉笙相信了她的话,收好了手机又吃了几口面才看向对面的人。

    “你说容昭熙可适合秦筝?我觉得他喜欢秦筝,如果不喜欢的话,怎么会做出这么多的事情想要引起秦筝的注意!”

    容昭熙是不是喜欢秦筝他并不知道,“这事情,别去插手,顺其自然吧!容家倒是还都不错,容夫人也不是个嫌贫爱富的女人,容父早早将致远公司交给承祯打理,他痴迷于茶道,开了一家茶业自己打理。”

    嗯,最好赶紧将秦筝嫁出去,这样也不会三天两头想着找他老婆吃饭、逛街、看电影。

    感情的事情,简水澜倒也没有想去插手,只是打算在这边打听一些关于容昭熙的人品。

    如果人品不错的话,她倒是可以放心,就怕秦筝遇上了渣男。

    因为点的食物不少,所以两个人吃到最后还是剩余了几样吃了一半的小吃。

    吃饱喝足之后,在车上简水澜就抵挡不住睡意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顾琉笙看到身边的人这么快睡着,便放缓了速度,将车子开得平稳。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回到了西江月圆。

    他将车子停好,也没打算喊醒简水澜。

    打开了车门,解开了系在她身上的安全带,又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这才将她抱了出来。

    才堪堪走出了车库,一辆白色的宾利开了过来,车灯耀眼。

    路过他们的身边车速放缓了许多,最后停了下来,车窗摇下,顾琉笙便看到了那一张漂亮的小白脸,眉头细微地蹙起。

    应寒看到他们,特别是简水澜被顾琉笙抱在怀里的场面,她应当是睡着了吧!

    应寒朝着他们露出一个漂亮的笑容,“顾先生,好久不见!”

    他这几天都在外地拍戏,今天才刚刚回来,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上了他们。

    算起来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曾见着他们了。

    顾琉笙轻轻颔首算是打过了招呼,“我先回去了!”

    看着顾琉笙抱着简水澜离开,应寒只是轻笑了下,随即将车窗关上,车子缓缓地朝着他的车库方向行驶过去。

    **

    顾夫人让人将几个可能拍到园子里的监控都找了出来,但确实没有看到苏燃。

    询问过佣人,也都一致表示那一天苏燃睡到很晚才起床,也就是说苏燃确实与沈蓉蓉受伤无关。

    可为何沈蓉蓉一口咬定就是苏燃推她的?

    为此,她甚至怀疑是不是沈蓉蓉一开始想使点儿伎俩污蔑苏燃,将苏燃赶出顾家,然而没想到会将自己摔得这样严重!

    这两个姑娘算起来沈蓉蓉的心计可能还比不上苏燃,一方面沈蓉蓉年纪尚小,不过是个从小被宠坏的丫头,没有多少心计。

    可苏燃却是死过一次的人,也许心境已经改变。

    否则她也不糊想着入住顾家,并且几乎与苏燃翻脸。

    但没有证据,顾夫人也不能对苏燃说出什么话来。

    倒是经过这事情苏燃似乎有些难过,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很少出来走动。

    沈夫人见沈蓉蓉这样确定就是苏燃推她的,自然也相信女儿的话。

    见顾家迟迟没有给他们交代,而且也没有找着苏燃伤害沈蓉蓉的证据,无奈之下便想着出动警方的力量好好调查此事。

    这一次不论如何,她一定要找出伤害沈蓉蓉的凶手,将她绳之以法,让他们知道他们沈家并非好欺负的!

    此事顾夫人虽然不愿意,毕竟这关乎到他们顾家的名声,然而沈夫人坚持。

    无奈之下只得妥协,毕竟沈蓉蓉确实是在他们顾家受伤——

    题外话——谢谢h_5pq0racik送给本文3张月票,kimmyliu送给本文1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