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简水澜,也许你对他来说不过是个替身罢了
    不过幸好朗月先回去了,她倒是不怎么害怕唐卿,这个男人不至于会在这个时候伤害她。

    吃一顿饭能回去最好,顶多也就是那么一个多小时,她吃快点儿还不行吗?

    “口是心非!”唐卿轻轻地吐了一句撄。

    她简水澜这个时候能口是心非偿?

    这个男人果然高看了自己!

    “先说好了,我吃完晚饭就走,你可别再留着我,还得将手机还给我,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就你那开飞机的架势,敬谢不敏!”

    “我记得一开始你对我的态度,还不至于如此恶劣!”

    这是唐卿想不明白的地方,他三番两次地帮她解围,这个女人对她的态度还是很好的。

    可自从上回她在酒吧里买醉,态度就变了,特别是这一次,跟看到仇人一样。

    “一个处心积虑要破坏我家庭的男人,我需要给你好脸色好看吗?唐卿,我已经结婚了,也没打算离婚,明白吗?”

    “你确定不会离婚?不如我们来打个赌,你若是跟顾琉笙离婚了,就跟我结婚,如何?我可以不介意你二婚!”

    “可我介意你啊!”

    她就是离婚了也不会找这么恶劣的男人好不好!

    找他还不如找应寒,如果应寒肯要的话。

    唐卿只是盯着她看,一开始给人的感觉似乎与那个人有点儿相似。

    可是相处之后,才会发现她的性子与那个人南辕北辙,只是在容貌上给人的感觉有些相似罢了。

    想到这里,他勾起冷厉的笑痕。

    “你以为顾琉笙爱你?简水澜,你别想太多了,也许你不过是个替身罢了!”

    “什么意思?”这话简水澜有些不明白了。

    唐卿并没有打算说清楚,“具体是什么意思自己去琢磨,也许将来你就会明白了,但你要记得顾琉笙对你并非真正的喜欢,你不过是个替身!还有,我敢说你们一定会离婚!”

    看到唐卿信誓旦旦的样子,简水澜只觉得莫名其妙,她怎么就是个替身了?

    她又会是谁的替身?

    莫非顾琉笙眼前有爱过的女人?

    他如今年纪也不小了,以前若是有几个交往过的女人也是正常,而且在他的身边重来就不缺乏爱慕者。

    华楚楚更是爱了他这么多年,为了她可以放弃自己的骄傲。

    而苏燃也从小就喜欢他,更是为了顾琉笙连性命都不要了!

    可是他曾说过她是他第一个喜欢的女人,也是第一次与他亲吻的女人,更是第一次与他发生关系的女人!

    难道顾琉笙在骗她?

    “我不晓得你在说什么,而且也不会相信你的话,唐卿,为了破坏别人家的家庭,你还真是铆劲了力气啊!既然你对顾琉笙的过往这样清楚,想必你也是调查过他,那么你可知道顾家老宅现在还住着两个女人,那两个女人也是跟你一样千方百计地想要我跟顾琉笙离婚,你说我怎么就觉得你跟他们是一样的?”

    想当小三,还当得这样理直气壮也是少见!

    “别拿我与她们相提并论,她们还不配!我今天只是提前来告诉你,将来你的遭遇罢了。”

    唐卿也没打算再说话,倒是外头传来了敲门声,没一会儿门就被推开,几个长得还不错古风打扮的服务员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唐卿点了不少,每一样菜都烧得很不错,就是汤都有三样,服务员还打开了一瓶红酒倒入了杯子分别放在他们的面前。

    “唐少,菜已经上齐了!”

    几名服务员离开顺手将门关上,简水澜看到唐卿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个男人果然是不想活了,头上还缠着纱布就喝起酒来。

    唐卿朝着她举杯,“咱们喝一杯,我见你酒量还不错!”

    “不喝!”

    简水澜直接拒绝,她要是喝了酒,而且还是跟这个男人一块儿喝,回去顾琉笙还不废了她,不会直接动手,但是在床上能将她往死里折腾。

    唐卿也不逼迫她,“那就吃菜吧,不够的话,再点。”

    这话她爱听,最起码这个男人不会太过抠门。

    今天吓得这样厉害,看来晚上得多吃点儿压压惊。

    只是当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刚放到嘴边,简水澜看着筷子上可口的红烧肉迟疑了下。

    “没有下毒吧?”

    唐卿头也不抬,“下了,春

    药,敢不敢吃?”说完也不再理会她,夹了一块红烧肉吃下。

    “你这人可真不会说话,说的话真是一点儿都不讨喜,那叫狗嘴吐不出象牙!”

    看到唐卿吃下,她也没再犹豫将红烧肉塞到口中,咀嚼了几下,果然与想象中的一样好吃!

    想到刚才服务员称呼他为唐少,简水澜问他,“这家餐馆也是你的吧!”

    “是不是打算下回过来这边吃报我名字免单?”

    “啧——”

    简水澜听到他这话的时候直接笑了起来,“我简水澜吃饭需要人家给我免单?唐卿,你也不看看我现在是什么身份,顾家堂堂少夫人,吃饭还要你给我免单?也所以,你觉得我可能会放弃顾琉笙这样的大金主,他就是想跟我离,我也不会跟他离!”

    听到简水澜这些话,唐卿并没有丝毫看不起她的样子,甚至漆黑的眸光闪过一丝光芒。

    “你看中的是顾琉笙的钱?所以不与他离婚?”

    “错!”

    简水澜又往口中塞了一块红烧肉,“我不止看中了他的钱,我还看中了他的颜!”

    说完,还带着几分得意与挑衅。

    **

    嘉熙路南街,顾琉笙找到了简水澜的手机定位。

    他一路上开着车子,一边注意着定位的变化,可从他查到定位一直到现在,定位不变。

    嘉熙路南街,顾琉笙将目光落在周围,寻找那一抹熟悉的身影,但一无所获。

    定位显示是在街道上,距离燕城银行门口不到十米的地方。

    顾琉笙索性将车子在路边停好,就下了车子。

    才刚下车就接到宋微打来的电话,“顾总,我查了些时候唐卿现在不在第一医院里,倒是去了致远公司,但经过几个监控所显示的理应上在嘉熙路那边的南街,具体的位置监控就无法找出来了,而唐卿的手机定位一直都在第一医院里,想必他是用了别的手机。”

    又是嘉熙路南街,看来是他带走了简水澜。

    “马上带些人过来找,少夫人在唐卿那边。”

    那边正打算去吃个晚饭的宋微听到又来事了,眉头一皱。

    “我马上带人过去!”

    这晚饭都不让他吃了吗?

    不过少夫人不见,只怕这个时候顾总也是尚未吃晚饭。

    顾琉笙在南城银行的周围找了一番,倒是有所发现,距离定位又近了许多,最终目光落在一辆崭新的黑色的路虎。

    之前调查出来的结果,唐卿那一辆路虎的车子已经在车祸中报销,如今这一辆黑色的路虎与之前的一模一样,他还真是钟爱这一款车子!

    外头看不到里面的场面,顾琉笙敲了几下车窗,里面没有任何的反应,难道里面没人?

    可是简水澜的手机定位就显示在这里!

    难道手机落在了里面?

    顾琉笙直接伸手拳头朝着车窗砸了过去,他的力道极大,只这么一下,车窗碎裂,玻璃一块块哗啦啦掉了下去。

    只剩余一部分还挂在那里,顾琉笙将剩余的玻璃拿掉,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朝着里面照明。

    车里没人,他便开始找简水澜的手机。

    果然在驾驶座上看到了被扔在上面的一把白色的手机,正是简水澜的手机!

    他伸长了手取过手机,很快就开了机,还有72%的电量。

    未接来电的提示音在开机之后就响了起来,只有一条,是他拨打的未接来电——

    题外话——新的一个月了,亲们有月票的都可以砸点儿给鱼儿啊!这个月,一张也没有收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