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唐卿说我们最终会离婚,我不过是替身罢了
    “这事,我没有骗你!”她确实是他第一个亲吻的女人!

    应该没有说谎!

    简水澜心底高兴了下,又一本正经地问他,“那……我也是你的第一个女人?”

    “是!”他没有丝毫犹豫地回答偿。

    “那我是你第一个喜欢的女人吗?”

    心底虽然雀跃,但她必须确认。

    此时顾琉笙沉默了下来,简水澜倒是有些慌张了起来,他不回答是因为之前有过喜欢的女人?

    这么说顾琉笙确实有欺骗的成分!

    顾琉笙深呼吸了口气,脸上染上几分不悦的神色。

    “你到底在怀疑什么?或者该说唐卿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事情?”

    “不管他跟我说了什么事情,我怀疑你什么事情,我只要你老实地告诉我,以前是不是有喜欢的姑娘?顾琉笙,你可别对我说话,否则等到谎言被揭穿的那一天,我怕你收拾不了残局!我绝对不会轻易原谅对我说谎的人!”

    “虽然不知道唐卿跟你说了些什么,但就你刚才的问题我可以如实地回答你,你是我第一次喜欢上的姑娘,在遇到你之前我没有喜欢过任何人!所以,小澜,可以告诉我唐卿跟你说了些什么吗?”

    为什么简水澜会这样问他,唐卿又到底调查了些什么是不是调查错人了?

    也就是说,她是顾琉笙第一次喜欢上的姑娘!

    听到顾琉笙这样的话,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次真情表白,简水澜只觉得心花怒放!

    看到他认真的模样,她一反刚才严肃的样子,夹了一颗狮子头放到他的碗里。

    “知道你之前没有骗我就好,赶紧吃,吃完了咱们回家,我今天可是被唐卿给吓得不轻,两次差点儿撞上他的车子不说,坐上了他的车,他哪儿是个司机啊,完全就是机长,开飞机啊!”

    顾琉笙却没打算这样放过,“告诉我唐卿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问我!”

    简水澜眨了眨眼睛,“那你可不许对我生气。”

    “好!”他很干脆地回答。

    “唐卿说我们最终会离婚,我不过是替身罢了,这事情你怎么解释?”

    她都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的替身。

    替身……

    顾琉笙也是一脸的疑惑,不明白简水澜到底是谁的替身。

    “你能是谁的替身?唐卿编造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你别听进去,压根没有的事情。”

    见顾琉笙似乎没有说谎的样子,简水澜才笑了起来。

    “好,我相信你今晚的话,可是顾琉笙,回头要是让我知道你欺骗我,我能把你给废了!”

    顾琉笙却是神色淡淡地盯着她看,“往后别乱听别人的话,唐卿捏造出来的谎言你倒是听到了心坎里去?”

    这个唐卿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你要是真没骗我,我问你一句又怎么了?我自然不相信唐卿的话,可他说得有眼睛有鼻子还一副我将来必然会让你抛弃的样子,我能不怀疑吗?再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谁晓得你以前会不会有一两个走到你心里的姑娘,你若是如实交代我也不至于与你计较什么,可若是欺骗……”

    说到这里,她张了张嘴,露出两排白净整齐的牙齿,“我能咬死你!”

    顾琉笙也知道这个女人闹起脾气的时候能将人给折腾惨了,他之前就为了他母亲的事情隐瞒过一次,这个女人可没少给他骨头吃。

    若不是之前协议上说了未满一年她必须支付十个亿,估计早就跟他提离婚的事了。

    他吃了七分饱的程度就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此时简水澜已经吃了十分饱的程度。

    他拉起了她的手,“回家吧!”

    简水澜背好了包包,起身跟上了他的步伐。

    **

    回到家里已经过了十点半,屋子里依旧飘散着一股食物的味道。

    她朝着餐厅走去,桌上还摆放了不少已经冷却的饭菜,顾琉笙走了过来。

    “不早了,先去洗澡吧!”

    说着开始收拾桌上的餐盘,将冷却的饭菜端到厨房里一盘盘倒入了垃圾桶里,又将盘子刷洗干净。

    此时简水澜尚未从浴室出来,他只好取了换洗的衣物到外头的浴室沐浴。

    再出来的时候,简水澜已经一身清爽地坐在沙发上,正玩着手机。

    他走了过去在她的身边入座,直接将刷洗得喷香的女人搂在了怀里,低头嗅着她发丝上的香气。

    “不去睡,在这里等我?”他低哑着嗓音问她。

    “太早了睡不着,没过12点就睡那不是我的风格!”

    也所以,他从原先雷打不动的11点之前必须入睡,到现在已经很少准时11点入睡了。

    这个女人严重地改变了他的生活。

    “睡不着的话,那我们来做点儿事情!”

    顾琉笙将她横抱起身,简水澜一下子就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整个人身子一轻,双手立即环抱住他的脖子。

    “等等等等,我有事跟你商量!”

    “什么事?”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好商量的?

    “你放我下来,这样子怎么商量?”

    顾琉笙见她确实有事相商,便抱着她坐回了沙发上,只是没有将她放开,直接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靠在他的怀里,他的手早就不规矩起来,惹得怀里的人儿很快红了双颊。

    简水澜呼吸了几下,阻止了他的双手。

    “你别乱动,我确实有事情要跟你商量,明天晚上白莲请我吃饭,一块儿去的还有杨总监与陆屿,这事情我跟白莲说了会考虑的,若是不去的话只怕要引起她的怀疑,估计以为我已经识破她了。”

    “怀疑就怀疑,别去!”

    此时顾琉笙一下子就扒开了她的睡袍,看到面前的景色眼里一阵阵幽暗,他欺了上去,啃噬着她的美好与芬芳。

    “你……”

    看着胸口埋着的脑袋,简水澜觉得此时跟他商量事情就是自己脑子抽了。

    酥酥麻麻的熟悉感觉很快袭涌而来,简水澜轻哼出声,浑身酥软下来。

    原本顾琉笙想着到床上好好地享受,可此时却已经管不得那么许多,狠狠地占有了她。

    这个女人只能是他的,其余的人想都别想!

    **

    昨晚上哪儿还有商量的余地,醒来的时候腰肢酸疼,可想而知昨晚上顾琉笙是怎么欺负她了。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饿狼附身,没将她啃噬干净决不罢休。

    许是昨晚上满足了,今早她提起事情的时候顾琉笙倒也干脆地答应了,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要她提防着白莲。

    千万不可放松对她的戒备,并且还提了条件,晚上八点他去接她。

    对于时间简水澜倒是没有反驳,她也不想跟白莲待得太晚,而且今晚上谁晓得白莲会不会使点儿手段呢?

    四个人也没有去太远的地方,就在公司附近的一家餐馆里。

    不过上菜的时候却发生了点儿插曲,白莲端来了饮料让陆屿一个不小心给撞在了地上,洒了一地。

    见此陆屿立即让服务员过来将地板清洗干净,自己重新让服务员送来了现榨的果汁。

    他朝着白莲望去,眼里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

    白莲不过回以一笑,之前在饮料里加了东西,她不至于会这么千篇一律。

    杨络看到他们两人眉来眼去的样子,轻笑了下,“陆屿,白莲是个姑娘家,不管怎么说还是得让着点儿!”

    陆屿无声一笑,“不喜欢自然要直接拒绝,总不能让对方越陷越深,这也是一种伤害!”

    “我可不怕你伤害我,说不定什么时候你伤害得深了,心底愧疚,就大发慈悲给我机会了,你们说是不是?”

    白莲举杯朝他们一笑,“今天若不是你们肯来,陆屿都不愿意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