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顾琉笙,我很期待你们离婚,也做好接手你女人的准备
    而对不起她的简水澜,她自然也不会放过。

    要知道她姐姐的最美好年华都给了监狱!

    不就是咬了一口吗?

    有必要毁掉一个女人最美好的那几年时光偿?

    等她姐姐出来之后,有了坐牢的污点,往后她还能怎么过?

    仗势欺人,她不会放过他们的!

    深呼吸了口气,白莲平缓了下自己的心情,才朝着外头走去,最后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

    在医院里听从医生的话躺了几日,此时唐卿就有些躺不下去了。

    他的伤势虽然当时看起来严重,也伤到了脑袋,然而休养这么几日也差不多了。

    剩余的不过是些皮外伤罢了,这些伤势他还不放在眼里。

    他看了一眼外头,天色有些阴沉似要下雨的样子,不如等明天再离开医院好了。

    他去了一趟卫生间,出来继续躺在了病床上,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看了一眼是酒吧里的经理电话,他很快接起。

    “老大,东街这边的酒吧被人给砸了,里里外外没有一样是好的!”

    “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

    他的声音瞬间冷了下来,敢砸他地盘的人终于出现了。

    “不知道,十来个黑衣人一过来什么话也没说砸完就走了,咱们兄弟拦都拦不住,还打伤了我们的几个兄弟!”

    唐卿很快想到自己那一辆才开了一次的路虎,手段一样,看来此事与顾琉笙脱不了干系。

    “他们想砸就让他们砸,不需要拦着!”唐卿很快挂了对方的通话。

    通话一结束,手机里立即又响了起来,这一回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唐卿依旧很快接起,“哪位?”

    “顾琉笙。”那边传来淡漠低沉的嗓音。

    顾琉笙……

    唐卿听到这人的名字,缓缓地坐起了身,冷沉出声,“久仰大名!”

    “嗯,以后这个大名会让你更经常听到。唐卿,你车子是我砸的,往后再敢私自带走我的妻子,或是对她胡说些什么话,你那些产业我一定一天砸一家,不知道够不够我砸!”

    唐卿听到这话,倒是轻笑了声,唇角也勾起了一抹淡然的笑意。

    “顾琉笙,我很期待你们离婚,而且我也做好了接手你女人的准备,你敢说简水澜对你来说不是替身吗?”

    “所以这是从哪儿编造出来的替身?我问你,我的妻子是谁的替身了,我这当事人怎么就不清楚?”

    “顾少是真的不知道吗?还是将那个女人给忘记了?如此一来,还真是让人为她惋惜!”

    那个女人……

    听到唐卿的话,顾琉笙的神色立即沉了下来,沉声问他,“哪个女人?”

    “顾琉璃!这个被顾少忘了十万八千里却依旧对你心心念念的女人,不知道顾琉璃回来之后得知你已经结婚,她该如何伤心,当年她一心待你,顾总不会不明白顾琉璃的心思吧!”

    另一边总裁办公室里,顾琉笙站在窗边背影笔直挺拔。

    他看着外头的景色,周边不少高楼大厦,天空阴沉一片,似乎就要下雨的样子,不知道简水澜可有带伞?

    当他听到顾琉璃的名字时,眉头更是蹙紧了几分,“唐卿,你是怎么知道顾琉璃的存在?”

    看来唐卿确实对他的事情特别感兴趣,还去调查了一番。

    “我是顾琉璃的高中同学,为什么就不会知道她的存在了?我可是还记得好几次下课死顾总亲自去接顾琉璃回顾家的,当时顾琉璃一看到顾总……顾总可还记得当时顾琉璃的表情?不要告诉我顾总并不晓得顾琉璃对你的感情,这就太扯了!”

    当年顾总每次降临他们的学校,多少男生艳羡着他的身份,就连他唐卿也曾艳羡过他的身份。

    “你也知道她的名字是顾琉璃,便是我的妹妹,唐卿,你倒是能够异想天开。你记住我的话,我与小澜不会离婚,还有再敢私下见我的妻子,我一定会让你在燕城混不下去!”

    “嘟嘟嘟——”

    对方已经结束通话,唐卿将手机扔到了一旁,重新躺回了病床上。

    顾琉璃是顾琉笙的妹妹?

    他还真不知道顾琉璃是顾琉笙哪门子的妹妹了!

    简水澜不是替身?

    若非不是替身,为什么顾琉笙会找上一个与顾琉璃给人有些感觉相似的女人?

    虽然两人的容貌并没有相似之处,但给予人的第一感觉相差不大,都是同一个类型。

    可是相处之后便会发现其实他们两人并无相似之处,相比起来,他更喜欢简水澜的样子。

    这个女人胆子可不小,已经引起了他的兴趣!

    **

    顾家老宅不小,警方拷贝过去的监控也有许多,当天的监控全都拷贝走,苏燃越想越觉得心惊。

    万一有监控拍到了她,那怎么解释她的出现?

    想到此,坐立难安的苏燃想起了一个人,她没有直接给对方打电话过去。

    生怕被查到这个号码的通话内容,于是在离开了顾家老宅之后她去买了一张无需身份登记的卡,直接用新卡拨给了对方。

    “想必我的事情你也听说了,想办法去弄到被警方拷贝走的监控资料,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如果有,想办法去掉我的身影,明白吗?”

    “苏大小姐放心好了,这事情我绝对给你办妥。”话筒那边传来一声很年轻的声音。

    听到对方的回话,苏燃这才松了口气,她很快掐断了通话,并且关机换上旧卡,将新卡放在了包里面的内格里。

    若是真的被留下了证据,她一定第一时间销毁,绝对不会落下任何的把柄。

    想到这里苏燃觉得一颗心都安定了许多,看着外头的街道,她想起好些时日不曾逛街。

    这些时日几乎都将自己关在了顾家里,不过说起逛街,她不如去医院看看沈蓉蓉现在如何!

    若是可以跟沈蓉蓉说上几句话,那就更好了,她得想想怎么去刺激她!

    想到这里苏燃觉得心情更是好了几分,就算沈家人不给她好脸色看。

    但是她看到沈蓉蓉那一副样子,心底就莫名高兴着,那一张脸,可是完全毁了吧!

    她抬手抚上自己妆容精致的脸,敢嘲笑她苏燃动刀子,这不是活该吗?

    去之前苏燃又觉得空手去不好,看到附近还真有花店,打算去买上一束花送过去。

    从受伤到现在已经有好几天的时间了,纱布也换了几次,脸上与眼睛依旧疼着,倒是另一边的眼睛可以模糊地看到人像,不再是以往只有模糊的光影,别的都看不到。

    这让沈蓉蓉对自己也有了些许的信心,相信再过几天她就可以看清楚东西了。

    只要双眼看到了,脸上的淤青消下去,腿部上的伤势慢慢恢复。

    等她好了一定要让苏燃好看,如果不是她,这些时日她不会在这里窝囊地躺着,浑身都是疼痛。

    甚至还让顾琉笙看到了她这一副模样,他好不容易来上一趟,都没法与他说上几句话。

    想到此,她就觉得将来有朝一日非要让苏燃也尝尝她这几日的滋味!

    苏夫人带着几样顾夫人托人送来的清淡食物回到了病房,看到沈蓉蓉已经醒来,她提着保温盒走了过去,握住了沈蓉蓉的手。

    “蓉蓉,顾夫人那边让佣人送了些适合你现在吃的食物,你中午吃得不多,多吃点儿,这腿才能好得快些!”

    “妈,我不饿!”沈蓉蓉直接就拒绝了。

    成日在这里躺着,还吃那么多,她可不想等到出院的时候就将自己吃成了胖子。

    到时候她还怎么去见顾琉笙?

    所以这些时日她还是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饮食,就担心都躺在病床上没有运动,她母亲还一天喂她吃个四五餐,只要她一醒来就问她饿不饿渴不渴,早晚得吃成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