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这不可能是她她没有那么丑
    是不是蓉蓉发现了?

    她连忙开门进去,看到沈蓉蓉坐在床上惊恐地摸着自己的脸,一双手还颤着抖。

    看到病房的门被打开,她朝着沈夫人望去,慌张地问她,“妈,这是怎么回事,我脸上怎么会有一条东西,这是什么,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快给我镜子,快点!偿”

    沈夫人心疼现在的女儿,这个女儿从小就注重自己的容貌撄。

    本就生得好看,从她入学之后,从来都是校花的称号,如今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肯定得崩溃!

    她担心她的手会抓伤了脸上的缝合的地方,连忙走了过去拉住了她的双手紧紧地握着。

    “蓉蓉,只是一点儿小伤罢了,不会很严重,等过几天拆了线就会好了,你可别激动,万一再受伤了你让妈妈怎么办?”

    “给我镜子!快给我镜子!马上!”

    沈蓉蓉发了狠一样死死地盯着自己的母亲,凄然一笑,因为情绪激动眼白都泛红了,比刚才还甚。

    “从头开始你们就一直都在欺骗我对不对,苏燃一直想说的话才是事实,而你们一直隐瞒我!”

    苏燃这个贱女人,竟然将她伤得这样重,最好失踪一辈子,再不要被找到了!

    最好苏燃所承受的,比她的还要痛苦万分!

    知道沈蓉蓉如今的情绪再不给她镜子,绝对不会罢休。

    沈夫人无奈之下只好起身朝着一旁走去,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一只小巧精致的镜子,递给了沈蓉蓉。

    眼里的担忧依旧,一会儿若是闹起来,她该怎么办?

    迫不及待地接过镜子,然而这一刻沈蓉蓉却没有立即去看自己的脸。

    她深呼吸了口气,生怕看到自己可能恐怖的一张脸,特别是想到苏燃当日来看到的时候那一脸的幸灾乐祸。

    如果不是她的脸伤得太过严重,苏燃又这么会如此高兴?

    刚才指腹所触碰到的地方似乎有长长的一条,上面还有凹凸不平的痕迹……

    看到沈蓉蓉死死地抱着镜子却不敢去看自己的脸,沈夫人一颗心都揪疼了起来。

    “蓉蓉,咱们别看了好不好,过几天就好了,妈一定让你恢复以往的样子,依旧漂漂亮亮的!”

    沈蓉蓉没有理会沈夫人,犹豫了许久,最终下定了决心,她将手里的镜子对准了自己的脸。

    当她的目光落在镜子里看到那一条异常明显有手指长的黑色痕迹时,突然就惊恐地“啊——”了一声,将手里的镜子给砸了地上,一下子就碎裂了开来。

    沈蓉蓉惊恐地以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她刚才看到了什么?

    为什么眼角下方一直到颧骨的地方有一条长长的伤疤,上面还缝了好几针,看起来就像一张脸上爬了一只大蜈蚣,看起来恐怖至极。

    她刚才看到的镜子里的那个人是她沈蓉蓉吗?

    不——这不可能是她!

    她没有那么丑!

    “不——那不是我,那绝对不是我!”

    沈蓉蓉崩溃地大叫出声,将床上能砸的东西全都砸到了地上,周边手能够到的东西也一并扫落。

    沈夫人压根就没有办法去阻止她,最终看到沈蓉蓉笨重地从病床上摔了下去。

    因为腿上还打着厚厚的石膏,所以当她摔下去的那一刻似乎砸碎了腿上的石膏,而后是沈蓉蓉凄厉的哀嚎声。

    最终沈蓉蓉的折腾还是以她腿上传来剧烈疼痛而告终,沈夫人立即让人去将医生找。

    此时的沈蓉蓉已经疼得没有闹腾的力气了,只苍白着脸一个劲儿地流着眼泪。

    医生过来之后,看到沈蓉蓉腿上的石膏被摔裂,之前接好已经开始长的骨头又折了,只得又重新给她接骨。

    这个时候沈蓉蓉也不闹腾了,死气沉沉地躺在那里任医生给她接骨。

    **

    相比苏燃与苏蓉蓉这些时日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简水澜倒是惬意着。

    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总算将一组古风背影图用水彩画好,目前这一组画了十二张。

    都是之前在江城古都所拍的照片,而她按照之前挑选好的几张照片进行描绘,不过里面也多了一些她的改变,使得整个画面看起来更有意境。

    画面里的背影自然是顾琉笙的背影,除了当天所穿的那一套黑色的大衣之外,她还分别用了一些古风装扮。

    唯独他的发型不变,有正在散步的,也有微微回头的样子,然而看不到五官,只有简单的线条描绘,却因此让人疯狂地想要看看对方的容貌。

    此时十二张画好的图,被架在了画板上,简水澜欣赏了些时候,见没有什么需要的修改的,这才满意地一张张收起。

    她看一眼日历,已经是年底了,年前一个星期就开始放假,也就是说再上两天班就放假了!

    以往过年大都是在燕城一个人过,偶尔也会随秦筝回她老家陪着她的父母一块儿过个热闹的新年,然而今天却又不一样了。

    多了一个顾琉笙,今年应当会随他回顾家老宅过年才是。

    自从与顾琉笙住在一起之后,虽然经常吵架,但不可否认热热闹闹的,比她一个人住的时候确实要好了太多。

    等过两天就开始着手准备年货,而她之前在网络上订购了不少的零食,这些天包裹也逐渐到了。

    简水澜正在她的画室里想着今年过年怎么过的时候,连接着顾琉笙书房的门直接被推了开来。

    顾琉笙一进来就看到正在翻看日历的简水澜,他勾起一笑,朝着她走去,手轻放在她的肩上。

    “这几天在画室里忙碌着什么,画了什么东西就不能给我看看?”

    “就不想给你看!”

    要是让他看到了,不晓得尾巴是不是会立即翘上天际。

    看到她的样子,顾琉笙忍不住一笑,倒也没有强求。

    “过来跟你说说今年过年的情况,除夕那晚必须回顾家守岁,这是爷爷以往定下来的规矩,我虽然已经成家,但也不能坏了这个规矩。还有到时候顾家人都会都聚在一起,你也别担心妈,我都会护着你的,等到大年初一我们再回这里。”

    简水澜没有想到顾琉笙竟然与她想到一块儿去了,“我刚才也想着今年的春节怎么过,以往我都是一个人或是随着秦筝回她老家一块儿过年,现在有你,过个年一定可以热热闹闹的,回顾家老宅就回,反正也就是一个晚上的时间!”

    说到这里,她回头扬起小脸冲着顾琉笙一笑。

    “那给爷爷拜年,会有红包吗?”

    见她笑得开怀,顾琉笙俯下了身子低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你是新媳妇爷爷自然得给你压岁钱,还有几个叔叔婶婶也会给你红包!”

    顾家人出手大方,那个潮老头应该不会太过小气才是!

    想到此简水澜立即点头,“那成,为了这几个红包说什么也得陪你回顾家老宅过年!”

    至于顾夫人,见招拆招吧,而且到时候人那么多,估计顾夫人也不想在那么多的晚辈面前丢了脸面。

    “你那边什么时候开始放假?”

    按往年来看,应该也差不多是这几天的时间。

    “前几日下了通知,再上两天班就放假了,等过大年初九再上班,算起来也有半个月的假期。”

    在致远上班,放假的时候倒也干脆。

    顾琉笙想着自己平日里虽然忙碌,然而有些活还是可以交给宋微的。

    “我这两天忙完之后,也就不去上班了,在家里陪着你购置年货,有什么想吃的想买的都列个清单出来,对了,等你放假了我带你去买几套喜庆一些的衣服,过年的时候穿。”

    “啧——”

    简水澜一脸的嫌弃,“又买衣服,衣帽间的衣服能让我穿好几年了!”

    “要不下午没什么事情就下午去看看,去换身衣服,我带你出去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